八大山人仅有的印章“雪衲”“傳綮”被确定
资讯

八大山人仅有的印章“雪衲”“傳綮”被确定

日前,江西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了1.5万余件(套)新增珍贵文物名录,其中包含两枚明末清初画家八大山人的印章实物——“雪衲”和“傳綮”。据悉,这两枚印章实物是目前被发现的仅有的八大山人印章实物,为研究其艺术、思想价值提供了有力的物证。两枚印章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5·18国际博物馆日,江西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全省新增珍贵文物名录1.5万余件(套),其中包含了八大山人印章和海昏侯墓出土的一级文物雁鱼青铜灯。截至目前,江西珍贵文物数量达到6.3万余件(套)。在新增文物中,八大山人印章吸引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两枚印章分别名为“雪衲” “傳綮”,出土于江西省宜春市奉新县会埠镇耕香寺大殿西侧故土堆。

八大山人“雪纳”白文方印、“传綮”白文长方印,为国家一级文物。

八大山人“雪纳”白文方印、“传綮”白文长方印,为国家一级文物。其中,“雪衲”白文方印,高3.4厘米,印面边长1厘米;印面刻白文篆书“雪衲”二字,单刀浅刻行草边款“越馀郁守白为雪个禅兄”两行十字,镌刻流畅。“傳綮”白文长方印,高1.6厘米,略呈大小头状;印面刻白文篆书“傳綮”二字,笔画细劲犀利,无边款。

“雪衲”白文方印,高3.4厘米,印面边长1厘米见方,四角磨秃。青田石,单刀浅刻行草边款“越馀郁守白为雪个禅兄”两行十字,镌刻流畅。 “傳綮”白文长方印,高1.6厘米,略呈大小头状。青田石,色泽呈淡青黄色,微透明起冻,色泽莹润。有丝状石花,多见碎裂痕,印面刻白文篆书“传綮”二字,笔画细劲犀利,无边款。

“傳綮”白文长方印,高1.6厘米,略呈大小头状。青田石,色泽呈淡青黄色,微透明起冻,色泽莹润。有丝状石花,多见碎裂痕,印面刻白文篆书“传綮”二字,笔画细劲犀利,无边款。

“雪衲”印章边款:“越馀郁守白为雪个禅兄”

“雪衲”印章边款:“越馀郁守白为雪个禅兄”据了解,八大山人印章是奉新县自1955年发现八大山人个山小像以来的第二次重大发现,这次的发现比六十六年前那次的意义更为特殊,据鉴定专家介绍:清朝康熙年间以前,中国古代知名书画家,没有一位留存下来了印章实物,八大山人印章的发现填补了这一空白;还值得一提的是,“雪衲”印章,仅在八大山人的《传綮写生册 》中用过,此画现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

《传綮写生册》中盖有“雪衲”印章的画作

《传綮写生册》中盖有“雪衲”印章的画作八大山人(1626-1705),又名朱耷,号八大山人、雪个、个山、个山驴等。江西南昌人,为明朝皇族江宁献王朱权的后裔,是第九世孙。明亡后,遭国毁家亡之难,心情悲愤,寄意书画,后削发为僧,取法名传綮。是清初画坛“四僧”之一,其简笔写意花鸟画,以独特的面貌,开一代新风。

八大山人的友人黄安平所作《个山小像》

八大山人的友人黄安平所作《个山小像》据奉新县文物管理部门负责人许彬彬介绍,两枚印章均为青田石材质,于2018年在奉新县耕香庵遗址中被发现。现经国家文物局委派专家组鉴定,“雪衲”“傳綮”印章为八大山人用印,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考古人员是如何发掘出土这两枚印章的?它们有着怎样的考古价值?据江西省宜春市奉新县文物保护管理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8年5月5日立夏,江西省奉新县文联组织相关人员到耕香院(寺)进行栽菊花活动。期间,一名工作人员拍照时发现地上黄土堆中有一个黑点,这名工作人员扒出一个被泥巴裹着的小方石块,并在其中发现了两个小石块,工作人员将其全部洗干净后,认为这可能是一套三方石章,石章字缝中还残留有红色印泥。这名工作人员还为石章拍了照片。

同年5月15日,奉新县文物管理所所长许彬彬看到石章的照片,见其中两方小石章分别刻有“雪衲”、“傳綮”印文,推测很可能是八大山人(本名朱耷,字雪个,号驴、个山驴、传綮、拾得、雪衲、人屋等)用印。随后,奉新县文物管理所按有关规定将石章入藏库房。此后,经过国家文物局委派专家组鉴定,认定“雪衲”“传綮”印章为八大山人用印。

八大山人从小就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据记载,他8岁能诗,11岁能画山水。20岁时“遭变,弃家后避贤山中”;23岁削发为僧,释名传綮,号刃庵;31岁时“竖拂称宗师,从学者常百余人”;康熙十七年(1678)夏秋之交,病癫;康熙十九年(1680)还俗。之后,住江西南昌,以诗文书画为乐,直至去世。

《花鸟鱼虫图》,1688-89,八大山人画,法翊书法

《花鸟鱼虫图》,1688-89,八大山人画,法翊书法

《花鸟鱼虫图》,1688-89,八大山人画,法翊书法

《花鸟鱼虫图》,1688-89,八大山人画,法翊书法

八大山人画作署名看似“哭之笑之”

八大山人画作署名看似“哭之笑之”八大山人其画醇、书朴、诗奥,其山水初师法倪云林,又承董北苑、米襄阳、 黄子久等,晚年又学董玄宰,其花鸟画可见徐熙、徐渭陈淳笔意。八大山人正是继承前辈大师们优良传统继承的基础上,另辟蹊径,创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作品。

八大山人《双雁图》1700

八大山人《双雁图》1700清代以来的郑板桥、吴昌硕、赵之谦、潘天寿等无不醉心于八大山人。郑板桥在画上题云“八大名满天下,而石涛名不出吾扬州,何哉?”吴昌硕曾题八大山人画松图称“高古超逸,无溢笔无赘笔”。齐白石谈及对自己画作的影响曾有诗云:“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

八大山人 《墨荷图》

八大山人 《墨荷图》

八大山人 《孤松图》 吴昌硕题

八大山人 《孤松图》吴昌硕题八大山人的书法与他的绘画风格相似,极为简练,到晚年喜用秃笔,一变锐利的笔势而变成浑圆朴茂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