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毕业的大学生 这届车企为何不爱?
资讯

刚毕业的大学生 这届车企为何不爱?

“真是毕业即失业。”一位自称被车企解约的校招生表示,去年试用期裁应届生,今年直接毁三方,还是在春招结束毁三方。“我们毕业生被逼上绝路了。”

把这些毕业生逼上绝路的,是两家当红的造车新势力。

5月11日,有用户在职场社交平台透露,理想汽车因近期对业务架构进行调整,部分2022年毕业的校招生面临解约的情况。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5月19日,小鹏汽车也被曝出了同样的情况。一时间,“小鹏汽车被曝毁约20余名应届生”的话题被推上了热搜榜。

网友供图

实际上,过去科技公司解约校招生的情况时有发生,只是在今年出现了集中爆发。此前,哈啰出行、字节跳动、快手等互联网大厂都传出对“校招生”进行人员调整的报道。有的是对校招生直接解约,有的是对已经入职快一年校招生进行转岗、离职等处理。

而原本就在风口浪尖上的造车新势力,因为“解约校招生”事件,再度卷入舆论的旋涡。

裁员先裁校招生?

“不道德!”

对于“解约校招生”一事,某互联网大厂的HR向虎嗅表示,“我们不会有这个动作”。他进而分析道,这些被解约的校招生,很可能浪费了应届生的身份,“错过了很多公司的校招。现在出去,确实大概率只能去社招了。”

以理想汽车为例,这批被解约的校招生原本是在2021年秋招中通过了面试,并与理想汽车签订了《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以下简称“三方协议”)。理论上来说,三方协议是明确毕业生、用人单位、学校三方在毕业生就业工作中的权利和义务的书面表现形式。它属于一种要约,是具有法律效力。同时,也是学校用来约束学生和企业的手段。

但是,过来人都知道,三方协议和教育主管部门对学校的就业率考核挂钩。因此,学校更多希望的是学生在毕业时都找到工作,但并不会在意每一个学生是否满意自己去的这家公司,更不用说去关切企业是否能够接纳、培养好这位学生。不管怎么样,最起码对学生来说有工作了,对企业来说有新鲜血液进来了。

但如今,原本平衡的体系,被大厂们开始逐步击破。

从近几年开始,互联网大厂的高薪待遇不断被渲染,比如这次理想汽车解约的应届生,月薪最高一位达到了2万元。相比之下,年初冲上热搜的“本科毕业月平均起薪5825元”,就显得高下立现。在大厂的前景、高薪的待遇面前,这些还没踏入社会的应届毕生们,可能已经脑补了一片大好的职业生涯。

但谁又能料到,这两家市值上千亿港元的造车新势力,也会因为几十位校招生的去留问题而犯难。这背后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把原因都归因于——业务调整、部门调整。

理想汽车在回应虎嗅时表示:“近期理想汽车进行了业务调整,部分岗位被关闭,涉及部分今年尚未入职的校招生伙伴。鉴于可能对这些学生重新找工作造成的不便,我们提供了调岗选择和解约赔偿的方案,目前正在与相关学生进行沟通。”

小鹏汽车对于“解约校招生”的回应也几乎雷同,“由于部分部门岗位调整与绩效优化,涉及了少量应届毕业生和相关员工的调整,我们会继续沟通,妥善处理。”

从这两份回应可以看出,两家新势力都在进行整体人员调整。而并非只针对校招生,或许还有更多的社招员工,被调离原岗位,甚至有些已经默默地卷铺盖走人。

但对于理想汽车而言,其员工的离职率明显要高于行业水平。

据理想汽车公布的2021年度《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在11,901总员工人数的基础上,当期的员工流失率达到27%——该数据即使放在整个国内互联网行业中,都是一个较高的比例。作为参考,腾讯公布的最新数据是:2021年,腾讯员工年流失率12.37%。

理想汽车2021年度《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理想汽车在29岁以下的员工流失率,放在汽车行业里是显著偏高。作为对比,据长城汽车公布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显示,其年龄30岁以下员工的流失率在2020年仅为10.22%,到了2021年虽有小幅提升,但还是远低于理想汽车的36%。

长城汽车2021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

不过,员工流失率高并不一定就意味着企业出现了问题。因为从另一方面来看,理想汽车2021年全年的员工总数相较于上一年有大幅度增长。据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理想员工总数同比增长了185%,一年增加了7720人。而小鹏汽车方面的增长更大,2021年初至今,小鹏新增员工超10000人。

由此可看出,人员的高速增长和高流失率的背后,确实存在比较多的人员变动,这类操作比较像互联网公司的作风。“互联网公司快速增长,就会出现各个部门突然就成立、业务成立,然后赶紧招招招。做了一段时间发现不合适,然后要收缩,所以可能会要裁人,这种还是蛮常见的。”一位互联网大厂的HR向虎嗅分析道。

对企业来说,确实是正常的人员调整,但对于刚入社会的应届毕业生来说,着实是被上了一课。上述人士说道:“要裁员,肯定先从便宜的下手。”

应届生,显然就是不二之选。

到底哪错了?

“解约校招生”事件发生后,网络上开始流传着另一种声音,劝应届生去相对稳定的传统车企。

有网友表示,“应届生混车圈最好还是优先去国企传统整车企业,比如一汽上汽广汽这种。钱虽然没那么多,但至少你能在里面成长,不怎么裁员,以后再跳也可以。这种带有互联网基因的风气就很不好,钱多但很卷也喜欢裁员再招新的应届生,说实话就是用钱买你的青春再一脚把你踢走,老渣男了。”

还有网友发布一张截图显示,某高校的就业指导中心称,对于理想汽车裁员的应届生,比亚迪给该学校开了绿色通道,可以直接投简历过来。

截图来自小红书

不过,这些实力雄厚的传统车企,真的就比“渣男”新势力好吗?

真实情况可能并非如此,一位曾在北汽新能源、小鹏、宝马、奔驰等车企工作过的业内人士告诉虎嗅,汽车行业对于校招生的友好程度要分企业性质,“国企的话有指标,一般对刚进去的都还行,但是后续也不给机会。而外资企业很少招校招,一般会喜欢招有2-3年工作经验的人。”

产生差异的原因之一,是不同类型车企之间文化存在差异。“新势力能跑出来,是因为敢于试错。最大风险我认为也是试错成本,其中人和薪资还是其次,关键是隐形的时间成本”。上述车企内部人士进而向虎嗅透露,“新势力的思路就是,要完成一个目标,不管目标制定过程中逻辑怎样,只要高层决定了,下面团队必须完成。完成不了,不是要目标要调整,而是调整团队。”

当整个行业顺风顺水的时候,新势力的快速试错能力就是其优势所在。这些公司新产品、新技术的迭代速度也会随之加快。比如在最近一次财报电话会中,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都提到了下一款新车的量产计划。但当市场增速放缓的时候,所有企业就必须把资源集中在能够保证生存的地方。

4月国内汽车市场销量为104.3万辆,同比下降35.5%,环比下降34.0%。除此之外,整个乘用车市场产量也来到了96.9万的低谷期,同比下降近40%。其中,理想和蔚来的4月销量都出现了“腰折”的情况,小鹏的情况即使稍好一些,但环比也跌去了四成。

于是我们也很快就看到了小鹏汽车的成本调整动作。比如取消终身免费充电权益,新增部分车型及附送辅助驾驶软件包。

不过,市场环境差就业务调整,真的就有理吗?一位造车新势力的内部人士告诉虎嗅,“去年还在疯狂扩张的新势力们,如今因为成本压力大导致频繁裁员,说明其对人才市场没有战略判断。其背后,是对市场趋势研判和战略定力的不足,总是寄希望于短期调整。”

这位内部人士总结道:“战术上的勤奋,掩盖不了战略上的懒惰。”

然而,与新势力的“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传统车企谋定而后动,充分论证再执行。就比如现在业内最火热的高端电动车市场,比亚迪直到最近才“复活”了腾势,长安的阿维塔也刚亮相新车不久,北汽的极狐傍着华为的大腿,也都延迟了近半年才交付Hi版车型。

“传统车企缺乏灵活性,但他们只要论证的时候方向没错,大概率就能干成。”总体来说,传统的大型主机厂会严格按照原有的那套工业流程去搞研发、做产品。虽然在整体市场节奏上要慢,但企业内部的人员相对稳定,并且有足够多的岗位调整空间。

但无论你是在风险与机会并存的新势力,还是在工作条件相对稳定的传统车企,你总会在工作中遇到意料之外的问题。要知道,汽车行业发展至今,很多企业也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那么,在这个变化多端的时代,自我管理和自我成长的能力就尤为重要。“这年头都靠自己,培养都为辅,个人主动学习成长才重要。”上述车企内部人士总结道。

写在最后

在对校招生这件事上,同为造车新势力的蔚来,其做法就值得称赞。近日蔚来发布海报称,公司开启了新一轮2022届春季补招,并且预告2023届提前批校招即将开启。

图片来自蔚来招聘

对于校招生这样的新鲜血液,小鹏和理想也都曾表示过“热烈欢迎”。

2021年,何小鹏曾亲自下场去招募大学毕业生。他们甚至为此推出了《挑战吧!新鹏友》的微综艺,让企业领导亲自与大学生交流并面试。一篇报道中还称何小鹏是蔚小理三家公司老板中,唯一一个这么做的人。而理想汽车曾在官方渠道表示:在2022年,理想汽车必须有一半以上的新人是校招生。

然而,2022年,疫情的反复对汽车行业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否则,以创新和突破著称的造车新势力,也不会在如此重要的企业发展阶段,进行部门收缩的动作。

但不管车企有多难,解约校招生都不是一件体面的事情。

说到这,不禁让人想起李书福说过的一句名言:“一个没有社会责任心的企业,最终总是会被市场无情抛弃,这样的企业是不可能实现永续经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