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控中,一只螃蟹顽强地活着
资讯

上海封控中,一只螃蟹顽强地活着

文/胡克非

短视频端的顶流可能是迭代最快的“网红”。

每一名UP主都渴望,自己睡前发布视频,能在次日清晨成为火遍全网现象级的作品。

也有人不这样想,他知道,不会有人愿意看一个十条腿都断了的螃蟹踽踽独行。打脸来得总是那么突然,竟然有那么多人在线围观螃蟹脱壳、重生的过程。

B站截图

他明白了,人们是把对生活的期待,寄托在了这个小家伙身上。

“腿全断了的螃蟹都能重生,我们的生活一定会好起来吧。”

封控中,百万网友为它庆生

今年3月,上海疫情暴发,34岁的电气工程师陈旻(网名:海王弗兰克)和生活在上海的普通人一样,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自诩为一个乐天派,看待事情总是向着积极的方面去思考。我最初感觉上海一两周就会解决问题,但事与愿违。”

“在现实生活带来的压力和大量信息带来的情绪中,依然会感到焦虑和无助。”陈旻说。

焦虑中,一只养了一年多的特殊螃蟹,为他带来了希望。

从小生活在南昌的陈旻,第一次养水生动物,是外婆从菜市场买回家的红色鲤鱼,他用脸盆养了起来,从而一发不可收拾。从上学,到工作再到结婚生子,买鱼、养鱼成为了他最大的爱好。上海本地乃至周边的鱼贩子,都和陈旻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陈旻还记得,自己刚工作的时候,每到发工资的日子,就会给自己租住的小屋里增加一个鱼缸,直到整个屋子再也没有安放鱼缸的地方。

“开门满地都是鱼缸,鱼缸中间是我的床。”

当疫情防疫要求城市封控的时候,陈旻和他的10个鱼缸,都将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吃什么?”

他早早备下了一个月的物资,其中包括两斤虾仁、两箱盐和其他的一些食材饲料。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没想到城市的疫情发展会到后来的样子。

“我只能拉大喂鱼的间隔,减少投喂的数量,即便是这样,缸中的鱼仍然发生了变化。”

“一条短刺鲀,被同缸的室友们啃烂了肚皮,它们活在一起很久了,在我看来,它们已经是朋友了,但还是发生了悲剧。”

陈旻四处打探团购,最后在朋友的帮助下,以200元的价格买到了两斤活的基围虾,才稍稍缓解了鱼儿们的食粮问题。

陈旻对女儿说,“你不吃这些虾没事,但是这些鱼不吃,可能就会死掉。”女儿从小在鱼缸旁长大,每一条鱼都是她的朋友,所以女儿表现得很平静。

陈旻饲养的玫瑰毒鮋

和鱼相比,人的生活也是艰难的,等物资,等到了却是烂掉的蔬菜,的确是一件很容易令人破防的事。陈旻的母亲感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全家人把每顿饭都吃精光的情况了。

工作、烧饭、陪家人,只有到夜深时的时光,才是属于陈旻自己的。

站在鱼缸前,看着游动的鱼,陈旻常常愣神,“我和它们究竟谁在缸里,谁在缸外面?”

即使是这样,那只被陈旻叫作“蟹坚强”的螃蟹,仍然在封控中度过了自己重生后的1岁生日。

那段生日视频,让陈旻获得了500万的播放量。

“这玩意还能活?”

去年4月,陈旻在鱼缸角落里发现“蟹坚强”时,它已经失去了自己所有的腿,肚子上还有一道深深的伤痕。

它躺在鲨鱼的缸里,本来就是作为饲料丢进去的,第一时间他并没有把它捞出来而是决定在第二天换水的时候再说。

“换水时抽出来,再丢掉吧。”陈旻睡前这样想。

天亮后,陈旻前往设计院工作,一如既往为发电厂设计图纸,下班回来还要应对4岁女儿的睡前故事,对于一个拥有10个鱼缸的人来说,一只断腿的螃蟹确实算不了什么。

直到第二天女儿睡去,陈旻才放下绘本再次走到了鱼缸前。

“它竟然还活着?”

那是一只肉球近方蟹,并不是什么珍贵品种,是个在中国非常普遍的螃蟹种类,在各类赶海视频中,UP主们会去防浪堤附近钓,一钓就是一大桶。

陈旻买它的初衷,是为了让它成为章鱼的饲料,但是买多了,就丢到鲨鱼缸里了几只。

“当时想的是,螃蟹既可以清理鲨鱼缸的残饵,鲨鱼饿了也可以随时吃自助餐。”

事实证明,鲨鱼确实不太喜欢吃它,但还是将它的十条腿全部吃掉,肚子上的伤口显然也来自于那条鲨鱼。

“大概率是觉得硬,咬不动,最后就放弃了。”陈旻说。

既然它没死,就捞出来试试看能不能活下来吧。2018年开始,陈旻就在短视频平台中分享自己和水生动物的故事,本意是为自己的兴趣爱好做个记录,一直以来粉丝数和点击率都寥寥,就有一次记录螃蟹脱壳收到了一波流量。

陈旻与“蟹坚强”

陈旻为断腿螃蟹起名“蟹坚强”,花了5分钟剪辑了视频,草草丢到了平台上。2021年4月12日,这是网友们第一次见到这只不一般的螃蟹。

又过了一夜,“蟹坚强”还活着,而陈旻的短视频因此获得了巨大的流量。

“既然它这么坚强,人们又这么愿意看,我就做一个系列试试看。”那时,陈旻心理很清楚,掉光腿的螃蟹活下来的可能性极低,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太倒霉了。”“这玩意能活?”“给它一个痛快的不行么?”“蟹坚强”的视频下面,充斥着大量此类留言。

“蟹坚强”想要最终活下来,唯一的可能是完成脱壳,腮和胃将同时完成脱壳,但是由于缺失了腿,没有支撑和着力点,脱壳的成功率极低。

“如果脱壳失败了,那注定不会存活。”陈旻说。

陈旻将“蟹坚强”安置在单独的盒子里,每天给它喂不同的食物,每天更新它的视频,记录它重生之前的这段日子,很快它在断腿处长出了新的肉芽,这给予了陈旻不小的信心。

野生虾仁、黄条鰤、高背大眼鲷、日本囊对虾,这些普通人平日中都鲜有品尝的食材,被陈旻当做了“蟹坚强”的病号饭,悉心照料着。

吃虾仁的“蟹坚强”

就这样20多天后,蟹坚强脱壳成功了,长出了全新的10条腿。

在陈旻拍摄的视频中,“蟹坚强”始终以“坚强”的面目示人,这并不是摆拍,而是动物求生的本能。

第一次吃到虾仁的“蟹坚强”,大快朵颐,丝毫没有因为身体的残缺而影响胃口。

吃黄条鰤的时候,由于缺少支撑点,没有地方着力,“蟹坚强”一直在原地转圈,被网友称为“好吃到转圈圈”。

吃高背大眼鲷的时候,观众惊叹“我没吃过这么贵的鱼,可以到你家当螃蟹么?”

视频中,仅剩的两条抖动触角,配合进食的画面,让观众仿佛看到了久违的“吃播”,上百万网友每天定点蹲守“蟹坚强”进食。人们惊异,如此小小的身躯,缘何有着这么强的生命力。

在视频中,陈旻用《海贼王》中甚平开导路飞的话作为旁白,令很多人泪目。

“别总数着自己失去的东西,失去就是失去了,想想你还剩下什么。”

一切都会好的

和一些养鱼爱好者不同,陈旻养水生动物,并不是图品种多稀有、单价多昂贵,而是他喜欢观察动物的行为方式。

“这么多年养鱼,我发现不同种类的鱼,有着不同的行为方式,每一种鱼的肢体语言都不一样,它们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仍然可以通过肢体语言传递内容。”

陈旻甚至还发现,在不同种类的鱼之间,甚至有跨越种族的情感。

“两条不同品种的鱼养在一个缸里很长时间,突然有一天其中一条死掉了,另外一条也会表现出来悲伤。”

重生后的“蟹坚强”

曾经,在陈旻的鱼缸里,一条锯大眼鲷和一条枝异孔石鲈成为了朋友。有一天,锯大眼鲷因为感染了寄生虫死去,枝异孔石鲈一直推着它,希望把朋友重新唤醒,再一起游起来,甚至在锯大眼鲷死后的一段时间,枝异孔石鲈还会将鱼缸中想要靠近朋友尸体的鱼赶走,这样的行为持续了6-7个小时。

鱼类已经在地球上存活了5.4亿年,最早的脊椎动物也出自鱼类,在陈旻看来,原始鱼类可以说是人类的老祖宗。

“或许我们是机缘巧合进化成为了如今这样的高智慧生物,但是鱼同样是具有复杂感情的动物。”

“养鱼无分贵贱,价格都是人赋予它的,就像‘蟹坚强’的坚强一样,起初它就是个饲料,没人会对饲料本身产生怜悯之心,与其说是我救了‘蟹坚强’,不如说是‘蟹坚强’自己救了自己。”

近来,陈旻的生活得到了可见的改善,一家人也不再为了下一顿吃什么而发愁。他依然很乐观,“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最后都真的发生了,‘蟹坚强’活下来了,说明一切都会好的。”

作为UP主,陈旻经常会收到观众的反馈,陈旻还记得,有一个留言说,自己正面对考研的艰辛,是“蟹坚强”给了自己鼓励,最终考上了理想的学校。陈旻没有能力证明留言的真实性,但是他仍然很开心,“动物总是在不经意中给予我们特殊的感情。”

因为短视频,陈旻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很多网友遇到不明鱼类,都会向陈旻请教,就连一些商家都会发来信息,这让陈旻感到欣慰。

“人们逐渐在改变看到一条鱼,就问怎么烧来好吃的旧有观念,而是去试图了解,理解这个世界。”

至于“蟹坚强”的未来,陈旻说他会一直把它养下去,必要的时候再给它找个“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