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奶爸的心声
资讯

超级奶爸的心声

5月12日,员育国与同事交接工作。

婴啼声起,新生命呱呱坠地。在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护士在儿科监护室中忙碌,他就是被同事称为“超级奶爸”的员育国。

今年26岁的员育国主要负责新生婴儿的治疗护理工作。“我刚工作时手忙脚乱,十多分钟才能换完一片尿片,现在相同的时间已能为四五个婴儿更换完,并做好相关的检查备案工作。”员育国说。

除了基础治疗,作为儿科护士,员育国还要完成为小宝宝称体重、护理、喂奶、做抚触促进消化等工作。“每3小时喂一次奶、换一次尿片,虽然辛苦,但心里会觉得甜甜的。”员育国说,“工作中经常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婴儿的啼哭是一种召唤,我们愿意做孩子重要的守护者。”

目前,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有护士2700多人,其中男护士129人,男护士在医院护理队伍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员育国说:“今天,我在岗位上过护士节,希望今后我能继续当好‘超级奶爸’,陪伴一批又一批的小宝贝们健康长大。”

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 摄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责任编辑:徐海知 】

5月12日,员育国在安抚新生儿。

婴啼声起,新生命呱呱坠地。在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护士在儿科监护室中忙碌,他就是被同事称为“超级奶爸”的员育国。

今年26岁的员育国主要负责新生婴儿的治疗护理工作。“我刚工作时手忙脚乱,十多分钟才能换完一片尿片,现在相同的时间已能为四五个婴儿更换完,并做好相关的检查备案工作。”员育国说。

除了基础治疗,作为儿科护士,员育国还要完成为小宝宝称体重、护理、喂奶、做抚触促进消化等工作。“每3小时喂一次奶、换一次尿片,虽然辛苦,但心里会觉得甜甜的。”员育国说,“工作中经常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婴儿的啼哭是一种召唤,我们愿意做孩子重要的守护者。”

目前,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有护士2700多人,其中男护士129人,男护士在医院护理队伍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员育国说:“今天,我在岗位上过护士节,希望今后我能继续当好‘超级奶爸’,陪伴一批又一批的小宝贝们健康长大。”

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 摄

5月12日,员育国在记录病房环境数据。

婴啼声起,新生命呱呱坠地。在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护士在儿科监护室中忙碌,他就是被同事称为“超级奶爸”的员育国。

今年26岁的员育国主要负责新生婴儿的治疗护理工作。“我刚工作时手忙脚乱,十多分钟才能换完一片尿片,现在相同的时间已能为四五个婴儿更换完,并做好相关的检查备案工作。”员育国说。

除了基础治疗,作为儿科护士,员育国还要完成为小宝宝称体重、护理、喂奶、做抚触促进消化等工作。“每3小时喂一次奶、换一次尿片,虽然辛苦,但心里会觉得甜甜的。”员育国说,“工作中经常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婴儿的啼哭是一种召唤,我们愿意做孩子重要的守护者。”

目前,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有护士2700多人,其中男护士129人,男护士在医院护理队伍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员育国说:“今天,我在岗位上过护士节,希望今后我能继续当好‘超级奶爸’,陪伴一批又一批的小宝贝们健康长大。”

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 摄

5月12日,员育国在安抚新生儿。

婴啼声起,新生命呱呱坠地。在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护士在儿科监护室中忙碌,他就是被同事称为“超级奶爸”的员育国。

今年26岁的员育国主要负责新生婴儿的治疗护理工作。“我刚工作时手忙脚乱,十多分钟才能换完一片尿片,现在相同的时间已能为四五个婴儿更换完,并做好相关的检查备案工作。”员育国说。

除了基础治疗,作为儿科护士,员育国还要完成为小宝宝称体重、护理、喂奶、做抚触促进消化等工作。“每3小时喂一次奶、换一次尿片,虽然辛苦,但心里会觉得甜甜的。”员育国说,“工作中经常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婴儿的啼哭是一种召唤,我们愿意做孩子重要的守护者。”

目前,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有护士2700多人,其中男护士129人,男护士在医院护理队伍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员育国说:“今天,我在岗位上过护士节,希望今后我能继续当好‘超级奶爸’,陪伴一批又一批的小宝贝们健康长大。”

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 摄

5月12日,员育国为新生儿更换药物。

婴啼声起,新生命呱呱坠地。在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护士在儿科监护室中忙碌,他就是被同事称为“超级奶爸”的员育国。

今年26岁的员育国主要负责新生婴儿的治疗护理工作。“我刚工作时手忙脚乱,十多分钟才能换完一片尿片,现在相同的时间已能为四五个婴儿更换完,并做好相关的检查备案工作。”员育国说。

除了基础治疗,作为儿科护士,员育国还要完成为小宝宝称体重、护理、喂奶、做抚触促进消化等工作。“每3小时喂一次奶、换一次尿片,虽然辛苦,但心里会觉得甜甜的。”员育国说,“工作中经常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婴儿的啼哭是一种召唤,我们愿意做孩子重要的守护者。”

目前,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有护士2700多人,其中男护士129人,男护士在医院护理队伍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员育国说:“今天,我在岗位上过护士节,希望今后我能继续当好‘超级奶爸’,陪伴一批又一批的小宝贝们健康长大。”

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 摄

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员育国(中)与同事合影留念。

婴啼声起,新生命呱呱坠地。在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护士在儿科监护室中忙碌,他就是被同事称为“超级奶爸”的员育国。

今年26岁的员育国主要负责新生婴儿的治疗护理工作。“我刚工作时手忙脚乱,十多分钟才能换完一片尿片,现在相同的时间已能为四五个婴儿更换完,并做好相关的检查备案工作。”员育国说。

除了基础治疗,作为儿科护士,员育国还要完成为小宝宝称体重、护理、喂奶、做抚触促进消化等工作。“每3小时喂一次奶、换一次尿片,虽然辛苦,但心里会觉得甜甜的。”员育国说,“工作中经常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婴儿的啼哭是一种召唤,我们愿意做孩子重要的守护者。”

目前,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有护士2700多人,其中男护士129人,男护士在医院护理队伍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员育国说:“今天,我在岗位上过护士节,希望今后我能继续当好‘超级奶爸’,陪伴一批又一批的小宝贝们健康长大。”

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 摄

5月12日,员育国为新生儿更换尿片。

婴啼声起,新生命呱呱坠地。在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护士在儿科监护室中忙碌,他就是被同事称为“超级奶爸”的员育国。

今年26岁的员育国主要负责新生婴儿的治疗护理工作。“我刚工作时手忙脚乱,十多分钟才能换完一片尿片,现在相同的时间已能为四五个婴儿更换完,并做好相关的检查备案工作。”员育国说。

除了基础治疗,作为儿科护士,员育国还要完成为小宝宝称体重、护理、喂奶、做抚触促进消化等工作。“每3小时喂一次奶、换一次尿片,虽然辛苦,但心里会觉得甜甜的。”员育国说,“工作中经常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婴儿的啼哭是一种召唤,我们愿意做孩子重要的守护者。”

目前,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有护士2700多人,其中男护士129人,男护士在医院护理队伍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员育国说:“今天,我在岗位上过护士节,希望今后我能继续当好‘超级奶爸’,陪伴一批又一批的小宝贝们健康长大。”

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 摄

5月12日,员育国与同事收治新患儿。

婴啼声起,新生命呱呱坠地。在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护士在儿科监护室中忙碌,他就是被同事称为“超级奶爸”的员育国。

今年26岁的员育国主要负责新生婴儿的治疗护理工作。“我刚工作时手忙脚乱,十多分钟才能换完一片尿片,现在相同的时间已能为四五个婴儿更换完,并做好相关的检查备案工作。”员育国说。

除了基础治疗,作为儿科护士,员育国还要完成为小宝宝称体重、护理、喂奶、做抚触促进消化等工作。“每3小时喂一次奶、换一次尿片,虽然辛苦,但心里会觉得甜甜的。”员育国说,“工作中经常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婴儿的啼哭是一种召唤,我们愿意做孩子重要的守护者。”

目前,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有护士2700多人,其中男护士129人,男护士在医院护理队伍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员育国说:“今天,我在岗位上过护士节,希望今后我能继续当好‘超级奶爸’,陪伴一批又一批的小宝贝们健康长大。”

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 摄

5月12日,员育国在转运医疗设备。

婴啼声起,新生命呱呱坠地。在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护士在儿科监护室中忙碌,他就是被同事称为“超级奶爸”的员育国。

今年26岁的员育国主要负责新生婴儿的治疗护理工作。“我刚工作时手忙脚乱,十多分钟才能换完一片尿片,现在相同的时间已能为四五个婴儿更换完,并做好相关的检查备案工作。”员育国说。

除了基础治疗,作为儿科护士,员育国还要完成为小宝宝称体重、护理、喂奶、做抚触促进消化等工作。“每3小时喂一次奶、换一次尿片,虽然辛苦,但心里会觉得甜甜的。”员育国说,“工作中经常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婴儿的啼哭是一种召唤,我们愿意做孩子重要的守护者。”

目前,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有护士2700多人,其中男护士129人,男护士在医院护理队伍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员育国说:“今天,我在岗位上过护士节,希望今后我能继续当好‘超级奶爸’,陪伴一批又一批的小宝贝们健康长大。”

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 摄

5月12日,员育国为新生儿喂奶。

婴啼声起,新生命呱呱坠地。在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护士在儿科监护室中忙碌,他就是被同事称为“超级奶爸”的员育国。

今年26岁的员育国主要负责新生婴儿的治疗护理工作。“我刚工作时手忙脚乱,十多分钟才能换完一片尿片,现在相同的时间已能为四五个婴儿更换完,并做好相关的检查备案工作。”员育国说。

除了基础治疗,作为儿科护士,员育国还要完成为小宝宝称体重、护理、喂奶、做抚触促进消化等工作。“每3小时喂一次奶、换一次尿片,虽然辛苦,但心里会觉得甜甜的。”员育国说,“工作中经常听到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婴儿的啼哭是一种召唤,我们愿意做孩子重要的守护者。”

目前,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有护士2700多人,其中男护士129人,男护士在医院护理队伍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员育国说:“今天,我在岗位上过护士节,希望今后我能继续当好‘超级奶爸’,陪伴一批又一批的小宝贝们健康长大。”

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