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放话“不再受约束” 俄罗斯:危险
资讯

北约放话“不再受约束” 俄罗斯:危险

中新网5月7日电 (记者 孟湘君)俄乌冲突开始以来,“核武器”成为高悬各方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认为,俄罗斯可能因形势不利而抛出战术核武器,以扭转局势;俄方则得出一个相反的看法:北约才是到处部署核武、加大威胁的主要推手。

北约近期一系列言行,的确引人注目:其一,表态变化;其二,加深介入;其三,宣布“换将”;其四,加速扩张。

近日,随着北约宣布不再受与俄签署文件的“约束”,外媒分析,其一连串举动将推高核对抗风险,或引发误判,招致严重后果。

资料图:北约防长会议现场。

资料图:北约防长会议现场。

【“不再受约束”】

5月4日,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罗伯·鲍尔上将的话表示,虽然目前政治层面的普遍共识是,1997年签署的俄-北约基础文件不会“被扼杀”,但北约“要做的任何事,都将不会受条款约束。”

这种表态的危险性在于,北约有否认历史和改变未来的可能性。

在1997年5月27日签署的《俄罗斯联邦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相互关系、合作和安全基本文件》中,北约曾承诺不在其新成员国领土上,长期部署实际作战部队。

如俄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所说,北约如今这样做的后果是:可将核武器拖到新成员国境内,比如瑞典和芬兰;在俄边界附近举行“挑衅性”的军演。

俄罗斯总统普京。

俄罗斯总统普京。

看起来,北约正公开抹杀这份文件的政治意义,从而试图更大胆地出手,将俄罗斯逼向绝境,似乎想看看进一步激怒普京,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此前,普京指责北约国家对乌局势煽风点火,并曾计划通过克里米亚半岛及顿巴斯,作为“入侵俄的路线”,历史上试图遏制俄罗斯的国家“才是威胁全世界的人”。

【增加误判风险】

从不断加码资金大手笔对乌供武,到与乌扩大情报分享和直接训练乌士兵,北约国家行动上的介入程度,日趋加深。

2月24日,俄军入乌开展行动当天,北约就授权欧洲盟军最高司令沃尔特斯启动防御态势,把40000名士兵组成的北约快速反应部队等力量,部署到“任何需要的地方”。

资料图:北约多国士兵在立陶宛参加联合射击比赛。

资料图:北约多国士兵在立陶宛参加联合射击比赛。

据介绍,这是北约在其历史上首次启动快速反应部队。

北约创始协议框架中的第5条强调,对任何成员国的任何攻击,都被视为对其余成员国的攻击,需立即启动联合自卫机制,包括动用武力。

俄事务评论员尼古拉斯提出,战斗中的混乱或导致灾难性错误,使人们离核冲突更近一步。这些可能性包括:

·俄方错误估计航向,可能向北约飞机开火;

·俄方可能错误地认为,俄飞机遭到北约部队袭击;

·北约部队可能错误地向乌境内的俄军开火。

近日,俄方明确警告,乌境内载有供乌武器弹药的北约运输工具被视为合法打击目标,将被摧毁。

资料图:北约在挪威及周边地区举行为期两周的联合军事演习。

资料图:北约在挪威及周边地区举行为期两周的联合军事演习。

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哈里斯认为,北约对乌军援已有升级风险,对俄的敌对行动,将使华盛顿及其盟国更接近与莫斯科发生直接冲突。

“如果俄与北约成员国间发生激烈冲突,那么核武器最终就会摆在桌面上”,他补充说,“不管人们喜不喜欢”。

【走马换将的抉择】

当地时间5月3日,美军欧洲司令部司令兼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走马换将,将军卡沃利将接替美空军四星上将沃尔特斯。

北约高调“换将”。图片来源:北约官网首页。

北约高调“换将”。图片来源:北约官网首页。

卡沃利目前负责美国驻欧洲和非洲陆军部队,其提名获确认后,将领导驻扎欧洲的约10万美军。据介绍,这一职位在五角大楼颇有实权。

这不是一次“非常规”的任命,一切按部就班进行。

因为该职任期一般为两到三年,沃尔特斯就是特朗普政府时期,2019年5月3日上任的。精准地在三年后换将,说明北约机器正在美国操持下,有条不紊地运作。

沃尔特斯(左一)、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中)在2019年5月的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交接仪式上亮相。北约供图

沃尔特斯(左一)、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中)在2019年5月的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交接仪式上亮相。北约供图

这其中,一些细节值得关注:

一、卡沃利通晓俄语,拥有耶鲁大学俄语和东欧问题研究硕士学位。

二、卡沃利曾在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办公室担任俄罗斯事务主任。

三、截至目前,北约历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均由美军将领担任。

说卡沃利是“俄罗斯通”,并不为过。在俄乌冲突背景下,北约三年一换将必然是精挑细选,着力应对局势可能的长期化。

以及,没有意外,这一次还是美国人来当欧洲盟军最高司令,欧洲防务控制权,仍牢牢握在其手中。

【欧亚两线“进军”】

再看看北约扩张的“大动作”:

一、再创先例,吸纳第一个亚洲国家韩国,加入2008年成立的北约合作网络防御卓越中心(CCDCOE)。

资料图:2017年,北约举行大规模网络防御演习。

资料图:2017年,北约举行大规模网络防御演习。

据外媒报道,该机构是全球最权威的网络安全机构,韩国已连续两年出席全球最大规模网络演习“锁盾”演习。

2022年度,32国的2000多人参与该演习,操练保护所在国IT系统、关键基础设施、军事基地等免受大规模网络攻击,并在危机情况下合作做出战术和战略决策。

3月23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承认,只要一个成员国提出要求,北约就可能对潜在的网络攻击作出集体回击。

美国认为,俄可能通过网攻反击制裁,俄方否认了这一点,并指出俄网络信息空间每周受到数十万次破坏性攻击,地址主要来自北美、欧盟成员国和乌克兰。

二、芬兰和瑞典开始认真考虑加入北约。

两个长期中立的国家,准备放弃传统了。

资料图:北约年度演习在波兰进行。

资料图:北约年度演习在波兰进行。

这本身就意味着欧洲安全秩序的巨大变化,《华尔街日报》评论称,乌克兰危机代表了近代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北约变得更强大、团结和有效,其扩张将不可避免。

瑞典外长林德说,瑞典和芬兰在加入北约的过渡期间,如遭俄“威胁”,美国“准备好给予各种形式的安全承诺”。德国和英国政府表达了支持。

另一方面,也有人质疑北约“为何不停下来”。克罗地亚总统米拉诺维奇就表态,要在6月的马德里峰会上,否决瑞典和芬兰在巴尔干地区问题解决前加入北约,并称之为“危险的套路”。

英国绿党联合主席拉姆齐称,一待乌冲突结束,英国就应退出北约。

新西兰前外交部副部长兼裁军和军控部长罗布森表示,华盛顿赞助乌克兰的冲突,在各国部署军事基地,北约一直想包围俄罗斯,而俄进行了反击。为此,该对莫斯科“说声感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