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室里全是钱”?这家医院曾多次因过失导致胎儿死亡
资讯

“手术室里全是钱”?这家医院曾多次因过失导致胎儿死亡

1月26日,一张“康华医院”举办年终总结大会的图片在网上流传。大会现场悬挂的条幅上写着“虎虎生威迎新年,手术室里全是钱!”引起网友争议,央广网随后也发文批评。

这家民营医院是港股上市公司康华医疗的主要收入来源。但它涉及多起医疗司法纠纷,还曾因医疗事故被监管部门警告。在该医院就诊的孕妇,不仅一次出现过胎死腹中的情况。多份判决书显示,法院经审理认为,该医院对胎儿的死亡负有部分责任。

网传图片,社交媒体截图

央广网发文批评:不见“医者仁心”,只见疯狂逐利

对于网络热议,康华医院27日回应称,条幅是院内护士自行制作,用在该院手术室部分人员自发组织的聚餐中。对此该院郑重道歉,并第一时间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批评教育。

27日,央广网就此事刊发评论文章:悬挂如此刺眼的横幅,实在不是医院该有的样子。即便横幅内容只是戏谑调侃,这样的玩笑也并不好笑,甚至会让人觉得,横幅上所写就是医院真实想法的流露。试问哪个患者敢走进“手术室里全是钱”的医院?不见“医者仁心”,只见疯狂逐利,这样将医院描绘成赤裸裸追求利益的场所,完全背离了初心和本质,更损害了社会对医院的认同。

“医院是有公益属性的,社会也对医院寄予了救死扶伤的道德期待。仁心仁术应是医务工作者的共识,应该成为其价值底色,而不是动辄就用‘钱’去衡量生命的价值。”

媒体报道截图

因医疗事故被监管部门警告,过失行为曾导致多位患者胎死腹中

公开资料显示,东莞康华医院是民营医院,2018年6月通过三甲复审。康华医院的关联公司为东莞康华医院有限公司,它是港股上市公司康华医疗的(03689.HK)全资子公司。

据“信用中国”披露的公开信息,2020年11月,东莞康华医院有限公司因违反《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五条规定,被东莞市卫生健康局处以行政警告处罚;此前的2019年12月,东莞康华医院因未按照规定书写病历案,违反了《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被依法给予警告、并处罚款人民币1万元的行政处罚。

信用中国网站部分截图

此外,据启信宝网站初步统计,近年来东莞康华医疗有限公司卷入多起医疗纠纷,为被告身份的就至少有23件。其中大多数案由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不乏一些备受关注的案件。

启信宝截图

其中较为典型的案件是:康华医院因其过失行为,导致胎儿在母亲腹中死亡。

判决书显示,患者张某控诉称,在发现自己再次怀孕后,她2012年11月在康华医院建档,被该医院产科门诊标注为“高危妊娠门诊专案病例”。2013年5月5日凌晨6时左右,她下腹持续疼痛,并于10时许入住并告知住院部。康华医院方面当时表示胎儿存活。

张某称,她多次要求尽快进行剖宫产手术,但被告知“星期天不安排手术,加强监测即可”。此后直至下午14时20分,病房及医生办公室都没有值班医生,她无法得到医生的治疗。值班医生出现后,于14时30分经B超确定胎心停止。

下午16时许,张某被安排手术,将胎儿取出,确认为死胎,原因是重度胎盘早剥。

张某称,在自己手术后,医生并未对她安排特殊护理,只是按照一般产妇护理。当月8日早上,张某出现心、胸、腹、喉咙等多处不适,经其母亲多次反映,康华医院均未给予妥善处理。张某向康华医院院长提出请求后,才被安排了专家会诊,并转入CCU病房。当月11日中午,张某被转入妇科抢救室。张某称,当晚22时许,因为康华医院的操作失当,将氯化钾针的浓度提高了一倍,致使她的身体再次受到伤害。

张某认为,康华医院在整个就诊过程中,疏忽懈怠,没有责任心,存在严重的医疗事故,导致原本存活的胎儿死于腹中,且在手术后未对她进行适当护理,侵犯了其生命健康权。因此,张某提起诉讼。

裁判文书网截图

一审法院认为,东莞康华医院未对下腹痛进行鉴别诊断、未持续胎心监测的过失行为与原告胎儿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是导致胎儿死亡的另一因素,被告的过失行为在原告胎儿死亡后果中的原因力大小属于同等因素,建议参与度为41%-60%。结合本案实际情况,一审法院认定康华医院应对张某的损失承担50%的赔偿责任为宜。至于损害后果的范围,结合《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以及《答复函》,损害后果为原告胎儿的死亡,一审法院对此予以确认。

这样的行为,之后再次上演。

裁判文书网截图

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2017年4月5日作出的《鉴定意见书》显示,康华医院在产妇周某待产过程中,对胎监异常的结果未予重视,未善尽高度注意和关注义务,未采取措施充分评估和判断胎儿宫内情况及严密监测胎心,存在过失。

该过失行为使得胎儿宫内缺氧不能得到及时发现、诊断,及采取正确的分娩方式终止妊娠,最终胎儿缺氧不得到缓解而失去存活机会。因此,被告的过失行为与产妇胎死宫内亦存在因果关系。

一审法院认定:康华医院存在医疗过错,应对原告的损害后果承担60%的赔偿责任。

摇钱树?涉事医院是身后港股上市公司的核心资产

港股上市公司康华医疗2021年中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该集团实现综合收入8.71亿元,同比增长14.52%;实现归母净利润3088万元,同比增长129.04%。其业绩增长主要由于医院服务部门的收入增加,以及自有医院运营的患者整体就诊次数增加。

康华医疗集团下辖康华医院、仁康医院和康心医院。

数据显示,备受争议的康华医院是康华医疗的主要收入来源。去年上半年,康华医院门诊人次为512460次,较去年同期增加18.9%,占该集团同期患者人数的73.37%;住院人次为24191次,较去年同期增加16%,占该集团同期的77.27%。

康华医疗中报截图

康华医疗,早年曾浮现“中植系”身影

值得一提的是,身为港股上市公司的康华医疗,曾与赫赫有名的“中植系”有关。

官网资料显示,1995年,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公司成立,注册资本总额为5000万人民币。1997年,该公司主导产业为造纸材料和房地产。2001年,该公司进入金融产业,于次年开始大力发展信托业务。2013年,中植企业集团实施业务转型,形成金融、并购、财富管理和新金融四大业务板块。到2019年,该集团控股共9家上市公司。

“中植系”商业帝国的实控人为解直锟。

2019年5月28日,彼时的*ST宇顺公布《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文件曝光了当时“中植系”的部分持股情况,含*ST宇顺在内共涉及24家上市公司。其中港股上市公司有3家,其中就包括康华医疗。

公告文件截图

在康华医疗早年(例如2016年)的大股东名单中,湖州飞鹏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在列。

湖州飞鹏是湖州中泽泰富投资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湖州中泽泰富由中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其最后控制人是解直锟。据康华医疗2019年年中报披露,湖州飞鹏资本持有1671.97万股,占比为5%,但此后便再也寻不见湖州飞鹏的身影。

Wind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