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来到小山村之后……(新春走基层·一线调研)

2022-01-25 10:18:09人民日报

上图:祥云湖边的神龙湾村。

王 超摄(人民视觉)

数据来源:商务部、国家邮政局

冬日的神龙湾村,有着别样的美。

雪后,清晨,山间,浓雾缭绕。7公里长的宑底沟,高山与深谷相伴,雪雾与峭壁相随,可谓步移景异。雾散去,太阳出来,神龙湾村跃然眼前。白雪皑皑间,石砖瓦顶上,家家户户升起袅袅炊烟,磨豆腐、蒸馒头,年味渐浓。神龙湾景区的门口,也已早早地挂上了一排大红灯笼。

这里是山西省平顺县。神龙湾村,一座被太行绝壁合围的村子。独特的地貌,长期的隔绝,给村庄留下了独特的美,也给村民带来过难挨的痛——路难行,产业难兴,日子紧巴巴。

近些年,这座静谧的古村,摁下了发展的加速键。

公路通了,网络通了,快递、电商进村了;城里货进村了,农产品出山了,电商直播火了,数字产业活了,一二三产融合,村庄面貌一新。

时代的春风翻山越岭,吹进山乡,吹进村民心里。村民们也纷纷跟上时代,赶上潮流,干上了全新的工作,过上了全新的生活。

不知不觉间,这个小山村的一切正发生着飞跃。

筑路,“老司机”的三次就业

年轻时的刘玉昌,吃饭时总是蹲在山腰上,仰望村西北角的月亮桥。

这座只有数米宽的石桥,是出村的路。早上,阳光打到桥边大片黄褐色崖体上,亮得如同过曝的照片。同样,阳光也把山那头的平顺县城镀上金色,让刘玉昌心生向往。

23岁那年,刘玉昌第一次去平顺县城,步行,用了5个小时去镇上,再坐班车。

步行的这段,得先从村里爬上月亮桥,要花几个小时。途中有条羊肠小道,石阶是硬靠村民在石崖上凿出来的,不规则且陡峭,走上几十分钟,人就容易喘粗气,发出“哈哧”的声音,“哈喽梯”的民间称呼由此而来。

从村里想要“出山”去县城——要么走“哈喽梯”去镇上;要么沿着东边的沟往河南省石板岩镇方向下山,再借道河北绕回到县城。

有路才有希望。刘玉昌人生中的几次就业都与路有关。

37年前,刘玉昌从村里的供销社辞职,拿出积蓄加上贷款买了辆六轮农用车——很快,他的车“满负荷”运行,“天天跑,拉石灰、沙子,还有供销社的东西,每天绕3个省,单程8个小时,从县城往回拉物料。”

当时,村里正在干一件大事——修一条挂壁公路,也叫挂壁隧道。

1.5公里,15年!从1985年修起,到2000年,千辛万苦之后,隧道终于通车。刘玉昌记得老党员胡书林带着“炒面糊糊”上工时的念叨:“我这腿是走山路摔断的。没有路,村里的娃娃还得摔。”他更记得路修好通车时全村唱戏的热闹,“像是重见天日一样。”

再次就业,刘玉昌跑班车。穿过太行山上腰带般的挂壁公路,刘玉昌的车专跑村子到县城,单程只要40多分钟。那是2005年前后,“每天要跑两趟。”

干的时间久了,他还兼职“干快递”。村所在的东寺头乡,有260多个村子,像散落在太行深处的明珠。“慢慢地,从县城寄到村里的东西多了起来。但东西只能送到镇里,人们还得到镇上取。我就把到村子沿线的东西都捎回来,都是帮忙,也不好意思管人家要钱。”

也正因为多年积攒的口碑,花甲之年的刘玉昌第三次就业,2021年10月高票当选神龙湾村党支部书记。“这回再上新征程了。”他笑着说。

晚上,刘玉昌带着记者到观景台看挂壁公路,那是一种别样的感觉——车灯从挂壁公路的33个崖洞穿出,前后相接,像是一条漫长的时光隧道。

一辆辆货车在隧道中穿行,拉着外面的东西进来,也拉着村里的东西出去。神龙湾通了路,路也改变了神龙湾。

触网,电商达人的“三大板块”

刘玉昌不知道,自己不经意间成了村里最早“干快递”的人。

10多年前,他还在跑班车的时候,村里又有两个新变化:一是村里多数人的家里买回了电脑,二是网线光缆顺着月亮桥搭了下来。

论辈分,90后周瑞锋管刘玉昌叫伯伯。周瑞锋的父亲,与刘玉昌是前后任村支书。2011年,周瑞锋大学放暑假回村时,网购了一双运动鞋,就是刘玉昌的班车给捎回来的。

正是这次网购让周瑞锋看到了商机,从此和“电商”二字结了缘。

接下来的10多年里,周瑞锋干了三件事:进货、卖货、快递。这一切,都和电商紧密相连。

2014年毕业后,周瑞锋在神龙湾村和周边村子开了几个小卖铺,进货渠道都是知名电商平台。“10件大豆油,10件饮料,20袋面粉……”打开手机,周瑞锋展示了最近一年的进货清单,随便点开一单,进货都是以“10”为单位,覆盖了日常食品、生活用品的方方面面,基本可以做到隔天送货上门。

这几年,城里的东西越来越频繁地在村里出现,假货、劣质货问题也越来越少了。如今,大伙儿买大件,也越来越倾向于在网上下单。经营者周继承的民宿“悬崖居”在村里开业后,他一口气在网上买了10台电视机:“价格合适,省事省心!”

电商产品下行,给了周瑞锋启发。

“外面的东西能进来,我们的农产品为什么不能出去?”周瑞锋的脑子很活。在太原读大学时,他很想念老家的特色面点“炒奇”。家里人寄给他后,周边同学尝了都说好吃,这相当于最朴素的市场调研经验了。于是,2016年起,周瑞锋又尝试开网店销售农特产品。

巧合的是,也就从这一年开始,平顺农特产品的上行迎来了发展的窗口期。“小米、潞党参、大红袍花椒,是平顺县的主力农特产品,也是网上卖得最好的几款农特产品。”平顺县委书记连树斌介绍,市场主体自发在网上销售,加上电商平台购物节的流量支持,平顺的初级农产品在大众视线中崭露头角。

那两年,“打开朋友圈,不少代售小米、潞党参的。”一些村民也赶起了潮流,这让周瑞锋清晰感受到,乡村对于寄件的需求在增长,做快递的念头,在他脑海里萌生。

2019年,他通过加盟的方式,让极兔快递在平顺落地,瞄准了乡村物流。他把平顺县的快递分成几个片区,每天4辆车,按照不同线路,从县城出发,跑到各个行政村。这个年轻人,想通过自己的力量,打通快递进村“最后一公里”。

布点,支撑电商发展的三级物流体系

“起步很难。收件费一个4毛5分钱,寄件费一个挣不到1块钱,一些村子快递量少,规模起不来,人员、车辆成本高,再加上包仓费,很难平账。”刚开始,周瑞锋干得很辛苦。

如果不是平顺县在电商服务上整体发力,周瑞锋撑不过最难的时候。

2019年是平顺电商大发展的一年。平顺承接了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围绕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开始建设县、乡、村三级物流体系。

三级物流体系的建设,帮周瑞锋解决了“痛点”。“给快递物流企业带来的不仅是补贴,还解决了配送的最后100米难题。”平顺县电子商务中心主任刘培培介绍,县里整合了13家快递公司,在县级层面设立仓储物流配送中心,打造覆盖150个行政村的物流体系。记者在县物流中心信息大屏上看到,各乡镇的配件情况及配送车辆位置都很清晰。

春江水暖鸭先知。2019年初,周瑞锋回村时,跟舅妈周志平说起了神龙湾村要搭建村级物流电商服务站点的消息。“妗子,你别在县城了,现在国家发展农村电商,在家门口弄个这,不比在外头打工强?”

听到这儿,周志平默不作声,但暗暗心动——这是一位做事认真、心思细腻的女子。38岁的她刚参加完县城的电商培训,并在手机上开设了自己的网店,其实早就有了盘算。

偶尔两声犬吠,让夜晚的神龙湾村更显宁静。英仙座如一张天弓高悬头顶,木星正奋力爬出西侧的山头。街面上的商户都已闭门,“吱呀”一声,周志平从自己的商店走出,抱着一摞资料,走向正对面的快递服务网点。“晚上才有时间整理一下今天的快递账单。”现在,她把大部分精力投在了神龙湾电商服务站点上。

桌上的一碗面已坨,但她没顾上吃。一旁的货架上,满是没来得及取走的快递。其中,有火龙果、香蕉等热带水果,也有生菜、牛奶等日常食物——网购生活化已成为村民的习惯。

周志平所在的村级电商服务站点,虽然是连接平顺县三级物流体系的末端环节,却不可或缺——就像是村级的“蜂巢”,做最后的分发工作。时间久了,周志平对农村电商网点认识深刻:“我干的是最后100米的事情。”

说是100米,又岂止100米。有一年夏天,太行山大雨,挂壁公路封闭维修,快递只能送到挂壁公路那头。好几天,她都要步行往返几公里取快递,扛着大大的编织袋,手上伤痕累累。

“虽然辛苦,但能帮到村民。收发快递,一个月能收入1000多元。村民取快递时会顺手在商店买东西,也能收入1000多元。好的时候,有好几千元呢。”周志平说。

前不久,国家邮政局公布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快递业务量累计完成1083亿件。这一年,神龙湾村共完成33693件物流快递的上行、下行。听到记者介绍数据,周志平意识到自己也是其中一分子,神情颇为自豪。

通达,产业融合助推乡村振兴

“人呢?”周志平手拿着快递,站在村里一家养殖场门口,后面跟着几个人。周志平的突然到访,让养殖场老板方亮两口子有点意外:“最近没买大件啊,怎么还‘组团’送货?”

周志平腼腆一笑:“有人看见你们直播,跟着手机定位到了村头找不到,我就顺便把他们领到后沟来了。”

“啦啦啦”的声音在山谷回荡,方亮一嗓子喊完,一只只家畜跑得飞快,从两边的山坡奔下来。方亮从三轮车上搬下一颗冻得瓷实的南瓜,投摔在地上,立刻遭到哄抢,场面甚是热闹。旁边的妻子刘静拿着手机直播,实时解说着:“大家可以看到,我家养殖场不喂饲料,喂的都是南瓜、野党参和连翘……”

在这条山沟里,年近不惑的方亮、刘静两口子,已经坚守了8年。如今,通过互联网直播,夫妻二人已经小有名气。“连续播的那几个月,每天都有5000多人观看,产品卖到了不少地方。”

从通路,通网,到通畅物流,偏远的神龙湾村接通并融入了大市场。红火的电商直播进一步泛起涟漪,正一圈圈地在村里、县里荡漾开来,乡村振兴之路的探索也在这里次第展开。

——直播带动了农产品的线上销售。连树斌介绍,目前平顺县电商团队逐渐成长,小微个体已有400余家,“直播达人”扶持计划孵化出100多个带货主播,各类电商培训5548人次。2021年,平顺县网络销售额达2.76亿元。

——销售旺盛促进加工业升级,推动产品标准化、品牌化。“一根两年生的潞党参,网上卖50元。这一小瓶5毫升的精粹口服液就要5元。”正来药业负责人范孝忠开着玩笑,“别看贵,2020年我们销售了3000多万元。”在平顺县电商服务中心,党参挂面、党参饼干、小米炒党参等30多款产品颇受市场欢迎。

——电商直播拉动数字产业发展。桑淑青是村里的90后大学生,毕业后在平顺县电商小镇的一个电商数字标注基地上班。“这个工作很有挑战性,需要在数以千计的直播间画面里,从人物信息、展示物品、环境、事件等不同维度进行标注。”短短4个月间,桑淑青从一名数据标注员成长为小组长。

——电商直播更让旅游业风生水起。“近几年,随着短视频和直播的兴起,神龙湾村的太行绝壁风光吸引了越来越多人。”平顺县东寺头乡党委书记张璞说。沿着神龙湾往沟里走,一路清潭飞瀑,太行精华被旅游打卡者发到网上,村子知名度不断扩大。

如今,周瑞锋又动起了脑筋。“我注册了神龙湾旅游产品开发有限公司,在特色农产品包装上印了村里的风光,吸引网购的人来我们这儿旅游,也让更多游客成为特色农产品的‘回头客’。”

“过段时间,扫一扫神龙湾景区门票上的二维码,就能登录特色农产品网上商城!这发展的路呀,太宽了!”周瑞锋憨憨一笑,美滋滋的。

版式设计:沈亦伶

责编:杜震 PX287

为您推荐

星火成炬|这精气神,赞!

央视网2022-05-28 22:43:59

端午将至,北京老字号都出来摆摊啦!

北京新闻广播2022-05-28 22:21:42

北京朝阳南新园小区居民返家!

北京新闻广播2022-05-28 22:20:02

刑事立案!核酸检测岂容黑手牟利作乱

北京日报客户端2022-05-28 22:16:23

北京本轮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

人民日报客户端2022-05-28 22:04:37

黑山总统年度记者会重申:从未后悔与中国合作

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2022-05-28 21:43:05

新漫评:美国枪支暴力为何无解

中国新闻网2022-05-28 21:42:27

已显示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