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美国操弄舆论只会导致信誉破产
资讯

国际观察:美国操弄舆论只会导致信誉破产

新华社北京1月16日电(国际观察)美国操弄舆论只会导致信誉破产

新华社记者韩冰 柳丝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些政客在新疆、香港、人权、病毒溯源等问题上罔顾事实,持续向中国泼脏水,企图通过无下限的舆论攻击,在国际上歪曲中国形象、制造“中国威胁”,以达到其维护霸权私利、遏制中国发展的目的。然而,美国越是不遗余力颠倒黑白、信口雌黄,越是费尽心机摇唇鼓舌、渲染炒作,就越是让国际社会看清其信誉账户的累累赤字。正如《纽约时报》所言,“美国已经失去信誉”。

  “美式心术”阴险毒辣

“那些不相信精神的压力、宣传的压力能产生效果的人,就是太无知了。”1953年,时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鼓吹“和平演变”时说的这句话,道破了美国热衷于操弄舆论的目的。

美国是世界上最早成立制度化的、政府主导的宣传机构的国家之一,长期以来是全球范围内国家宣传体系最精密、实力最雄厚的国家。从一战时期威尔逊总统设立公共信息委员会、二战期间罗斯福总统成立战争新闻办公室和战略情报局,到杜鲁门时期出台《外国信息宣传项目与心理战计划》、里根总统签署指令将开展舆论外交纳入国家安全等,美国国家宣传体系从最初为战争服务不断拓展到更广泛层面,舆论工具箱不断扩充,以宣扬所谓“美国价值”为手段打击“假想敌”和竞争对手。2010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交《国家战略传播构架》报告,美国政府主导的对外发动舆论攻势的国家体制进入更复杂也更具联动运作能力的阶段。

这是1月13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新华社发,沈霆摄)

在操弄舆论的长期实践中,美国逐渐形成一套“美式心术”,即从好莱坞到新闻媒体、从非政府组织到互联网,无所不用其极地把美国简单化的意识形态口号灌输进目标国家与地区民众的头脑,通过造谣煽动等手段,利用内部问题挑起民众对政府不满,使得人们逐渐丧失独立思考能力。例如古巴政府去年7月公布证据显示,从去年6月中旬起,美国境内一些反古势力在美国政府资助下,通过社交网络蓄意散播“新冠疫情下古巴医疗体系崩溃”的谎言,并以此为借口煽动对古巴发动军事干预。

特朗普政府时期,共和党参议员全国委员会给党内各阵营发送了一份长达57页的备忘录,详细列出在应对涉及新冠疫情问题时攻击中国的主要路线和“标准答案”,这样一个“剧本”堪称美方在舆论战上的“典范”之作。

正如德国作家吕德斯在《伪圣美国》一书中所揭露,美国政府及利益集团善于通过选择和歪曲事实、刻意窄化新闻来源,来混淆是非、左右公众的判断。

  虚假叙事套路太深

编织虚假叙事,是美国操弄舆论的常用伎俩,这一伎俩有至少三个常见套路。

套路一,捏造“二元对立”叙事。二战结束后,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就通过捏造所谓“自由与专制之争”,将人类社会引上冷战轨道。冷战时期,美国不断渲染苏联对西欧的安全威胁,借此维持西欧多国的恐惧情绪,令其甘愿聚集在美国保护伞下。事实上,苏联解体后披露的秘密档案中,从未发现苏联在二战后有武装入侵西欧的计划或设想。

去年12月,美国政府拼凑所谓“民主峰会”,企图故伎重施,以意识形态划线,通过制造所谓“民主与专制”的二元对立叙事,挑动分裂对抗。然而,近年来美式民主制度弊病不断暴露,幻象早已被打破,这场闹剧最终惨淡收场。

套路二,自说自话自我标榜。一个典型案例是,去年美国彭博社在发布所谓“全球抗疫排名”时,罔顾美国抗疫不力的事实,通过删去关键疫情指标数据、把他国行之有效的防疫政策反转列为负面因素等手段,标榜美国抗疫“世界第一”,遭到全球网友群嘲。美国抗疫真相是,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双双全球第一,一些政客把党争、资本看得比人民生命还重,是不折不扣的“全球第一抗疫失败国”。

这是2021年12月7日在美国纽约拍摄的新冠疫苗接种车。(新华社记者王迎摄)

套路三,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在涉疆问题上,美方给中方贴“种族灭绝”等标签;在涉港问题上,美方污蔑中方“削弱民主”“打压新闻自由”;针对“一带一路”建设,美方给中方扣“新殖民主义”“债务陷阱”等帽子;美方还把中方维护国家主权的正当举措歪曲为“经济胁迫”,把中方对恶意挑衅的坚决回击污称为“战狼外交”。形形色色的帽子、标签,没有一个尊重事实、站得住脚。指责他国做的正确的事,只会让世人更加认清美国的本来面目。

  美式“三招”翻云覆雨

美国操弄舆论、翻云覆雨的手段还有“三招”:伪证、“水军”和封杀。

美国炮制伪证的案例不胜枚举。为给自己攻打伊拉克寻求支持,美方可以在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把一小管不明来路的白色粉末说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证据;为污蔑俄罗斯违反军控条约,美方可以用明显伪造的照片误导国际社会;为支持所谓“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论”,美方不惜捏造数据和炮制“模型”。

美国政府长期精心培养“舆论水军”。扶植与其关系密切的专家、记者等,通过不断“喂黑料”,借助这些“传声筒”散播虚假信息。美国政府还悉心培植唯其马首是瞻的组织或个人,所谓“学者”郑国恩就是此类典型之一。美国独立新闻网站披露,此人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所谓“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课题组”骨干,一手炮制了所谓“百万维吾尔族人被拘押”等世纪谎言。

这张2020年9月8日拍摄的资料照片显示,在英国伦敦议会大厦外,一辆写有“不要引渡阿桑奇”标语的汽车从两名警察身旁驶过。(新华社记者韩岩摄)

当理性客观之声威胁到美国霸权时,美国会毫不留情予以封杀。“维基揭秘”网站创始人阿桑奇因曝光美军射杀平民和记者等战争罪行和披露美国干预他国内政、窃听成癖的大量证据,被美国政府以多项罪名指控。据媒体报道,中情局和美国政府高层人士还曾讨论绑架甚至暗杀阿桑奇。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知名记者彼得·阿内特在接受伊拉克媒体采访时坦言美国在战争中“失败了”,结果很快被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以危及新闻报道客观性为由解雇。美国政府背后施压的迹象十分明显。

为了掩饰自己操弄舆论的行径,美国政府用所谓“信息活动”“公共外交”“心理运作”“战略传播”等话术对其国家宣传体系加以美化、包装。然而,事实是一切谎言的“照妖镜”,美方操弄舆论的心术和伎俩可能在一时一事上欺骗一部分人,但不能长久地蒙蔽所有人。(参与记者:杨定都、刘阳、杜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