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丨特朗普的“时代遗迹”,把93种濒危物种推向灭绝
资讯

风向丨特朗普的“时代遗迹”,把93种濒危物种推向灭绝

风向
2022年01月13日 16:07:05

文/John B. Washington

原文于2021年12月20日刊载在《大西洋月刊》,原标题为:“特朗普的大型边境墙已沦为一堆锈铁——这些钢柱虽价值2.5亿美元,却不过是特朗普时代的一处遗迹”。

核心提要:

1.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计划修筑边境墙。但现在,一些价值至少2.5亿美元的,计划用于修筑边境墙的材料正在美国西南边境地区的露天环境中慢慢生锈报废。赶工完成的边境墙,现在除了作为特朗普的“纪念碑”之外,其他用途也尚不清楚。

2. 拜登一上任就宣布了一系列措施来叫停边境墙的修建工作,但并没有具体说明将如何处理所有钢铁以及剩余的物料,鉴于不可估量的回收难度,这些物料目前闲置在沙漠中,无人看管。并且,有关边境墙的一切都不受公众的审查和监督,人们无从得知这一切的成本及具体开支。

3. 边境墙不可能继续修筑,但边境墙的危机也绝不会结束于此。暂停和终止边境墙项目的费用可能高达14亿美元;现有的边境墙迫使移民进入更偏远危险的过境区;至少有93种濒危和受威胁物种被边境墙进一步推到灭绝的边缘;最后,这堵墙也构成了政治和组织上的困境,而拜登似乎已经深陷其中。

2019年1月6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灵感十足的海报“墙要来了”,有网友却讽刺称“墙没用”

特朗普“纪念碑”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计划用成千上万根钢板条修筑边境墙。但现在,这些钢板条正在美国西南边境地区的露天环境中慢慢生锈。这些护柱有18或33英尺(约5.5或10米)长,大部分用混凝土和钢筋加固,价值至少2.5亿美元。大部分钢板条归美国国防部所有,但如何处理它们仍是未知数。目前,这些护柱已经布满蛛网,堆积在边境墙沿线的集结地里,曝晒在太阳下。

自从特朗普支持修建的边境墙在亚利桑那州瓜达卢佩峡谷停止施工以来,数百个钢护柱一直闲置着

现任总统拜登在竞选中曾坚决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划清界限。对特朗普的批评者而言,他们或许最希望看到的是对移民和边境政策大刀阔斧般的逆转。可惜事与愿违:拜登政府尽管曾作出诸多承诺,但目前仍继续贯彻、甚至收紧了特朗普严厉的反移民措施。说不要边境墙不难,但叫停如此大规模的项目绝不容易。

2020年6月23日,特朗普在亚利桑那州视察边境墙时同美国边境巡逻队(U.S. Border Patrol)负责人罗德尼·斯科特(Rodney Scott)交谈

在特朗普执政的最后几个月里,建筑工人忙得不可开交,甚至需要夜以继日地赶工,为的就是把边境墙多修那么几英里。瓜达卢佩峡谷位于亚利桑那州的东南角,小山圆耸,峡谷陡峭,是美洲虎和其他在边境地区生存的濒危物种的重要栖息地。在这里,建筑工人曾用炸药爆破山坡,目的就是“建墙”。

过去四年,大部分施工在亚利桑那州开展。现在,边境墙已经覆盖了该州大部分边境。一天下午,当我穿过边境公路上那堵墙的阴影时,我发现了一些残存的施工痕迹:一辆缓缓滴着水的卡车、一堆积满灰尘的车辆和一台停止运行的发电机。这堵墙的奇怪之处就在于,它看起来就像一处崭新的遗迹,虽未竣工,却已锈迹斑驳。

在瓜达卢佩峡谷附近的一处小驼峰下的路上,躺着一堆护柱:30根巨大的柱子摆成一个环,中间堆放着灯杆、PVC管道、电线、预制混凝土、缠在一起的钢丝网和长长的螺纹钢筋。这些物料都只是静静摆在那里,无人问津。

在其中一个钢材堆附近,我看到山腰上有一条专为施工人员凿出的“之”字型道路。这条路就像一道爪痕,平行于瓜达卢佩峡谷上被炸毁的山峦所形成的深裂缝。陡坡上没有安装护柱,但在山顶地势平缓的地方,筑起了一段孤零零的边境墙,大约只有50码(45.72米)长,人们可以轻松从墙的两边绕过。由于瓜达卢佩峡谷地形复杂,修建这堵墙的成本高达约4100万美元每英里。但现在,这面残缺不全的边境墙,除了作为前总统的“纪念碑”之外,其他用途尚不清楚。

叫停后,如何善后?

特朗普竞选连任失败后,建筑工人仍在继续炸山、开路、筑柱,直到1月20日拜登政府上台,并宣布无限期暂停施工,修墙工作才告一段落。拜登总统在上任第一天就宣布:“本届政府的政策是,不再挪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修建边境墙。”(话虽这么说,目前在南德克萨斯州,一座堤坝兼边境墙正拔地而起。)

拜登上任第一天就宣布了一系列措施来叫停边境墙的修建工作,其中包括结束特朗普对南部边境宣布的“国家紧急状态”,以及撤出边境墙项目(由美国陆军工程兵团管理)的资金。然而建筑公司已经和政府签订了合同,并且交付了物料。尽管拜登的声明并没有具体说明将如何处理所有钢铁,一些承包商仍然获得了资金,以维护已经建成的部分墙体及保护剩余材料。此外,据美国陆军工程兵团发言人透露,除了钢铁,承包商们还留下了总价值约3.5亿美元的物料,包括灯杆、电气设备、碎石、处理过的抛石、沙子、涵洞材料和管道。这些物料目前闲置在沙漠中。该发言人未透露各种材料的花费,但根据反对修建边境墙的监管机构的估计(及一些粗略计算),实际总成本要高得多。

俄克拉荷马州的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兰克福德(James Lankford)支持修建边境墙,他的助手撰写了一份报告并提交给政府运作和边境管理小组委员会。该报告称拜登政府每天支付多达300万美元给项目分包商,以看护建材及工作场所。至于这一数字如何得出,兰克福德的办公室未作出相关回应。为了了解政府在这些钢材上的具体花费,我向多个政府机构和一家主要的钢铁制造商阿特拉斯钢管公司(Atlas Tube)反复咨询,但未收到答复。我还向陆军工程兵团申请查阅公共档案,但被告知约9个月后才能看到相应的档案。白宫也没有回应我的详细置评请求。

Wildlands Network 的边境项目协调员迈尔斯·特拉法根 (MylesTraphagen) 站在亚利桑那州瓜达卢佩峡谷边境墙建筑工地的一堆钢柱旁

迈尔斯·特拉帕哈根(Myles Traphagen)负责监测边境执法对环境的影响,并汇报给环保组织“荒野网络”(Wildlands Network)。他告诉我:“我们知道一架F-35战斗机的成本,也知道新一代航空母舰杰拉尔德·福特号的部件成本。但有关边境墙的一切都不受公众的审查和监督,我们无从得知。”

虽然将那些未使用的灯杆、钢筋等材料用作他途可能相对容易,但那些大部分已经被浇筑成护柱的钢铁才是更大的问题。根据航拍测算结果,单是新墨西哥州的一处就有大约3.1万根护柱。在亚利桑那州有2万根护柱,分布在四处位置;还有数千根放置在圣地亚哥郊外的灌木丛山中。我采访了一家为边境墙供应物料的钢铁制造商。在谈及政府合同时,该名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公司发言人估计,每根护柱的成本约为9000美元,这还不包括改装(焊接到钢板上并填充钢筋混凝土)或安装的费用。如果这个数字接近真实值,那么在新墨西哥州、亚利桑那州和加利福尼亚州,有价值约5亿美元的钢铁躺在阳光下缓缓生锈报废。

图森区位于亚利桑那州,占地面积极大,属于边境巡逻区,有多个钢铁储存库。在那里私营公司西南谷建筑公司(Southwest Valley Constructors)获得了一份价值5.24亿美元的合同,“用于图森区隔离墙更换项目的设计建造”。预计完工日期为2021年9月7日,但该项目至今仍未竣工。

今年8月,边境墙的多处金属栅栏被洪水冲垮

在图森区,未使用的物料基本上没有得到保护。根据陆军工程兵团的说法,私人承包商(即西南谷建筑公司)负责维护物料的安全。但当我走在钢材堆中间,敲打着如同野兽派管风琴般的护柱时,却无人理会。我在不同时间到多个地方进行尝试,结果如出一辙。(西南谷建筑公司还获得了另外三份建造边境墙的联邦合同,合同总价值超过7.5亿美元。)

在德克萨斯州,最近有价值近100万美元的钢铁失窃。这些钢铁曾计划用于修筑边境墙(警察在几天后找回了这批钢铁)。

尽管这些钢铁在风吹雨打下会逐渐氧化生锈,它们对恶劣天气仍具有一定耐受性。美国钢结构协会主席查尔斯·卡特(Charles Carter)告诉我,这种材料“可以放在那里很长时间,没什么关系。”

然而,除了数量庞大以外,许多护柱已经填充了一些钢筋混凝土,这也使得重新利用这些钢材变得困难:首先必须把混凝土切掉,接着把钢筋切开,再把它变成废金属。但这样一来,转售价格将大大降低。

20世纪90年代,联邦政府沿着美国西南部的主要城市(德克萨斯州的埃尔帕索、亚利桑那州的诺加莱斯和圣地亚哥)修建了第一批边境墙,当时使用的是从越南战争中留下的直升机降落垫上回收的钢材。(还有一些建材来自以前的日本拘留营。)但反过来,想要将边境墙或者还未使用的护柱变成军用材料,或许就没那么简单了。

陆军工程兵团的公共事务官员杰伊·菲尔德(Jay Field)告诉我:“政府在考虑捐赠或出售材料之前,会首先尝试将可用的材料转让给其他联邦机构。”他还特别提到了混凝土:“我们不打算把多余柱子的混凝土分离出来进行处理。”

后患不绝

根据国会研究服务中心的计算,特朗普政府将164亿美元资金用于修建南部边境墙,其中大部分资金(约100亿美元)来自国防部。国防部4月的一份备忘录估算,暂停和终止边境墙项目的费用可能高达14亿美元。

亚利桑那州瓜达卢佩峡谷的边境墙景色

今年10月,德克萨斯州和密苏里州同时起诉拜登政府停止修建边境墙,且未使用国会的专项拨款,希望迫使政府加高沙漠中的护柱,继续沿着边境线上把墙修下去。尽管政府面临诉讼,但大规模修筑边境墙的情况不可能发生,至少在本届政府下不可能。特朗普在竞选时提出了修边境墙的承诺。但他绕过国会并扩大国家紧急状态的定义,以此来宣布了一个颇具争议的国家紧急状态,才得以筹集资金炼钢筑墙。

一件描绘了一个孩子在美墨边境墙上偷看情景的艺术品 图源:Paul Buck/欧洲新闻图片社

边境墙的反对者声称,危机在于边境墙本身,而不是移民问题。即使项目尚未竣工,现有的边境墙也迫使移民进入更偏远危险的过境区。其中一些地区的移民死亡人数创下了纪录。此外,生态系统也受到了边境墙的威胁。生物多样性中心的鲁斯·麦克斯帕登(Russ McSpadden)告诉我:“至少有93种濒危和受威胁物种(如美洲虎、猫鼬、墨西哥灰狼)被边境墙进一步推到灭绝的边缘。野外的围墙会破坏栖息地,改变水流,扰乱野生动物的迁徙。”

“边境墙”绝不只是物理维度的概念。这一屏障很容易被锯穿,有缺口和缝隙,需要长期不断的维护和监控。特拉帕哈根说,这堵墙代表了“对民主进程的侵蚀,对环境法权威的损害,以及一种虚假的紧急状态。”这堵墙也构成了政治和组织上的困境,而拜登似乎已经深陷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