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天津打响Omicron首战 我们应该注意什么?
资讯

唐驳虎:天津打响Omicron首战 我们应该注意什么?

唐驳虎
2022年01月09日 22:20:00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天津2例本土确诊病例溯源均为Omicron,这是中国内地确认的首组该毒株本土传播链。此外,这2例和天津此前已发现的境外输入Omicron不属同一传播链,所以有可能是物传人。

2.据介绍,天津新增的18例感染者目前至少已经传播了三代人。以Delta毒株、Omicron毒株的传染力,目前大面积疫苗接种后的隐秘传播、无症感染,一出现少数指示病例,就意味着社区传播已经隐秘传播多时。要避免出现西安的情况,天津需多轮核酸,反复排查。

3.Omicron毒株在欧美等地区已出现巨量无症状感染者。虽然一些病例显示该毒株导致的病症变轻,但从全球各地目前的真实死亡率来看,它和其余病毒完全不在一条线上,其毒力仍不是大号流感能比。

1月9日凌晨的辛庄小学采样点位灯火通明(津云新闻记者段玮)

1月8日凌晨,天津津南区2名人员新冠核酸检测分别呈阳性。清晨6时32分,市疾控部门复核为阳性。

天津疾控体系迅疾行动,在半天时间内完成了精确到分的基本流调。在中午时划定了封控区、管控区、防范区范围:

辛庄镇碧水世纪园、华远波士顿上东轩、鑫昱花园、林锦花园、义佳花园、鑫旺里;

咸水沽镇新祥园、新旭园、鑫洋园、金才园、丰达园、众惠里、紫江馨苑、益华里、南华里、龙湖紫宸、谷星里、东旺家园、宝业馨苑、沽上江南、合畅园、惠苑里、君汇名邸、水岸华庭;

双桥河镇兆合园;小站镇慧林园;北闸口镇尚礼园等28个小区,以及南开区竹华里14号楼为封控区。

封控区内实行区域封闭、足不出户、服务上门管控措施。建立物资保供机制,保障生活必需品供应。

津南区辛庄镇和咸水沽镇(除封控区以外的区域)为管控区。实行区域封闭、每户家庭每两天可派1人外出购买必要生活用品。

津南区以海河、外环南路、津港高速(含联络线),唐津高速、双桥河围合区域(封控区、管控区除外)为防范区,居民尽量减少出门,定期进行核酸检测。

天津防控指挥部还即刻公布了详尽的地图。

至晚上21时,已判定追踪密接者814人、次密接者553人,隔离管理75680人,核酸采样75502份;结果已出785人,其中阳性18人。

核酸检测相关场所物品和环境样本70份,阳性14份,其中病家所在楼宇电梯阳性样本2份,患者家庭内环境样本12份,其余均为阴性。

晚上23时,天津连夜召开新闻发布会。疾控中心副主任张颖用大白话解答了公众关心的流调溯源情况和本轮疫情分析。

首组2例指示病例,一位是辛庄镇课后托管机构(主要面向高庄子小学)工作人员;一位是直线距离7公里之外的咸水沽七小学生,近14天均未离津。

她们分别于1月6日出现寒战、咳痰、流涕等症状,7日自行到津南医院(咸水沽医院)检测核酸。

随后,在密接的咸水沽七小、高庄子小学、辛庄中学的学生以及家长中,又检出18位阳性感染者。

正如现在公众已经熟悉的那样,在社区中突然检出互不相关、有相当距离(7公里)的感染者,说明病毒已经在社区里隐秘传播了一段时间。

天津疾控部门估计,指示病例至少已经是第三代感染者。

摊开地图,目前检出的三所学校,分属于辛庄镇和咸水沽镇,是天津主城近年来向东南延伸扩展的新区,建有大量新建小区。

而在辛庄和咸水沽之间,是海河高教园。这里有天津大学、南开大学两所985高校的新校区(天大北洋园、南开津南校区);

以及商务职院、职业大学、机电职院、现代职院、轻工职院、海运职院、仪表无线电工业学校、电子信息职院、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天津开放大学等10余所职业院校,规划办学规模20万人。

更激发关注的新闻是凌晨3:30,天津疾控连夜对外宣布,已在0点完成首组2例病毒全基因测序,确认是Omicron变异株(BA.1进化分支)。

BA.1进化分支,是当前全球流行最广的Omicron亚型。而且与天津此前在负责接收的归国入境人员中发现的Omicron,应不属于同一传播链,有可能是物传人。

1月9日早上7点,天津启动第一轮全域全民核酸检测(津云新闻记者吴涛)

这是中国大陆确认的首组Omicron本土传播链!这将是内地首次正面迎战高传染性的Omicron变异株!

(香港特区12月下旬出现Omicron社区感染,台湾已于1月5日确认桃园国际机场的清洁工Omicron感染链。)

天津的防疫工作以及新闻发布的速度,一直做得很棒。但是很显然,天津这次要进入全城核酸检测和封控了。

数据显示,天津市常住人口1386.6万人,接种新冠疫苗人口1291.5万人,接种率93.1%。

Omicron或在社区隐秘传播,天津应注意什么?

一位媒体人这样写到:

动态清零决不能放弃,我们一旦动摇就将是一天几万几十万病例的不归路,后果不堪设想。所以那样的念头有都不要有。

与此同时,大幅提高动态清零的精准效率,把封控范围压缩下来,不能动辄一个城市因少数病例几近整体停顿,这样的探索努力已经变得十分紧迫。

我最想问的是,“不能动辄一个城市因少数病例几近整体停顿”,这种幻想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以D株、O株的传染力,目前大面积疫苗接种后的隐秘传播、无症感染,一出现少数指示病例,就意味着社区传播已经隐秘传播多时。

现在真实的传播链都是无症状传无症状。等到被检测出来,都已经社区传播好几代了。

而且西安的例子证明,即使全民检测也会有差错、遗漏。全民检测遗漏一个,过段时间又是一大堆。

必须全城清查、清零,而且是反复多次清查、清零,要经历多次核酸检测之后才能完成排查。

不迅速封锁,失误的前例就是西安;成功的例子,有去年的石家庄等多座城市。

但是,毋庸置疑,随着时间推移,随着D株、O株的传染力越来越强,随着疫苗接种普遍完成,随着秋冬以来疫情在全国多地频发不断,公众的疑问也在增加。

在舆论上,对一有疫情就必须迅速反复全民核酸检测、全城封控、社会停摆的质疑也从无到有,越来越多。

很多网友在问,既然大部分人都已接种疫苗,既然现在表现的重症率只有1%,既然绝大部分感染者都是无症状者,病毒体现的危害性已经大幅下降,为何还要坚持严防死守模式?

疫情至今已有两年,长期持续防疫带来的疲惫感、厌倦感,以及对经济发展的制约影响,对严防死守质疑的声音、反对的声音浮现也是正常的。

病毒毒力已大幅下降?先看看当前世界真实的病亡率

所以,还是得把眼光转向国外,擦亮眼睛看世界,用数据而不是用道德的大棒或者臆想的空谈,看一看病毒的危害性究竟有没有大幅下降?

仅从个体体验来看,大量海外华人报告,在接种2针甚至4针疫苗(国内灭活+国外mRNA)之后,依然不能防感染,“如果朋友圈没有确诊,就是根本没朋友”。

但是症状已经非常轻微,基本和普通感冒类似,头昏、嗓子有点痛,有些人肌肉酸痛,喝点热水,一天退烧,三天就好了。

现在在欧美,新冠确诊已经不是靠医院报告,而是政府发放自检试剂盒,检出阳性后爱干啥干啥,愿意填报就报,不报也没人管你。

所以,都说美国日新增确诊超过100万,实际上,真实检出量应该是3~5倍,大多数人都懒得填报。此外更有巨量的无症感染者。

可以说,在欧美,Omicron在人群中已经实现“普及”。

全球大多数国家的大多数民众,2022年都会感染新冠,无非是时间早晚,以及哪一种毒株的问题。

但是,公共卫生防控不能仅看个体体验,必须要看有起码可信度的统计数据,再进一步分析。

而一展开死亡人数统计,新冠的真实面目还是露出来了……

仅看美国和欧盟这两个最引人关注的发达世界,目前的新冠死亡人数,也就降低到了2020-2021冬季的70%而已。

俄罗斯的新冠死亡,由于疫苗接种率较低(很多俄罗斯人对本国疫苗不信任),死亡率创下新高,已经基本和欧美惨烈的2020-2021冬季相当。

而另一个曾经惨烈的大洲——南美,新冠死亡人数倒是降到了爆发以来的新低。但这一是和疫苗接种相关, 二是目前南美正值盛夏,到下一个冬天(5-8月),是否仍有如此表现,尚未可知。

而从住院人数来看,美国的新冠住院人数已经超过了13万人,日死亡接近2700人。

这两项数字都在接近去年冬季的峰值——住院14万、日死亡3350人。

在医院占床统计中,新冠占了16.2%,而流感仅占0.37%(新冠-流感复合感染0.04%)。而在ICU里,新冠占了26.1%,以往每年冬季的大BOSS——流感仅占0.32%。

可见Omicron和其余病毒完全不在一条线上,它的毒力仍不是大号流感。

看了这些真切的世界数据,就该明白,现阶段依然要坚持“严防死守”“动态清零”的策略。

现在正是疫情防控最吃紧的“马鞍期”、“瓶颈期”,现在疫情屡屡扩散,隐秘传播越来越多,必须在社会层面花费更大的功夫,创新新的招数。

天津迎战首次Omicron(津云新闻 李博婷)

否则,行百里者半九十,此时有丝毫放松,两年来严防死守的全部成果都将功亏一篑。

至于新冠的毒力、危害性,究竟何时能够降到流感“基准线”?这需要更多国家地区的数据比对,才能科学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