眯眯眼辱华了?这是一场大型PUA
资讯

眯眯眼辱华了?这是一场大型PUA

2021年12月28日 13:04:04
来源:中国慈善家

眼睛据说睁开了,却没有睁眼看世界。

零食品牌“三只松鼠”产品宣传海报中的“眯眯眼”妆容被部分网友认为是在故意丑化国人形象,引起争议。

在《红楼梦》中,王熙凤一出场便是“恍若神妃仙子”:“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

在《三国演义》中,关羽的霸气形象是“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关羽平日里喜欢眯着双眼捋着胡子,“半闭不闭,眼中流光溢彩”,一瞪眼往往是动了杀心。

尽管《红楼梦》里没有明确写到林黛玉的眼睛,但从87版《红楼梦》的选角来看,导演显然认为陈晓旭的单眼皮细长眼睛更符合她的黛玉想象。

从中国古代的审美来看,以丹凤眼为代表的“细长窄”眼睛至少是美女的经典范式之一。从唐宋仕女图到雍正时代的《十二美人图》,“细长窄”眼睛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上流社会的主流审美,而大眼或者睁目的多是刻画精怪人物,比如所谓“金刚怒目”。

当然,我们也并不能由此得出结论说:中国古人的主流审美就是小眼睛眯眯眼。更合适的说法应当是,中国古代对眼睛的审美是多元的,退一万步说,眼睛“细长窄”至少没有被视作丑陋和怪异而被“另眼相看”。

更不用说所谓的“容貌歧视”和辱华。

而在2021年的岁末,眯眯眼却突然成为了中国社会的众矢之的。

从陈漫迪奥照片事件,到动漫电影《雄狮少年》,“眯眯眼”都被上升为“辱华”事件,引发了轩然大波甚至全网追讨。而最新的被追杀主角则是“三只松鼠”,在这个知名坚果品牌发布于2019年的一则广告中,女模特狭长的眼部轮廓十分醒目,网民批评海报形象是“故意丑化国人”,声称三只松鼠是在迎合西方认为“中国人是眯眯眼”的刻板印象。

Dior的“眯眯眼”模特形象也一度引发争议。

没错,从这个时代的审美来看,大眼睛是比小眼睛更符合主流审美的存在。从中国古代的“细长窄”偏好到这个时代的大眼睛审美,这虽然不能看作一种时代进步,但也的确是一个正在持续发生和自我强化的事实。这就好比唐代的以胖为美只是一个时代的审美。

因此,如果当代网民认为“大眼睛更美”,这本身并没有问题,时代的审美偏好有变迁很正常。

但是,就连更偏好“细长窄”的中国古代都能兼容对大眼睛的审美,比如“杏仁眼”,我们这个更偏好大眼睛的时代难道就可以顺势得出一个推论——小眼睛丑陋么?

更不必说,即使你认为小眼睛不好看,就可以再进一步推论:把小眼睛作为辱华的证据么?正如三只松鼠涉事模特菜嬢嬢委屈地自辨称:“眼睛小就不配做中国人吗?长成这样就是辱华了吗?”

我们这个以开放多元文明自居的时代对眼睛大小的兼容度竟然还不如中国古代了?

从“大眼睛更美”到“小眼睛丑陋”,再到“小眼睛不配做中国人”,这其中的两次逻辑跳跃都是极其荒谬的。

这在本质是一种PUA。很多网民固然更喜欢大眼睛,但在这种有心人通过偷换概念操纵的PUA中,他们莫名其妙地完成了思维转换:是啊,我的确觉得大眼睛更美——是啊,小眼睛不好看——是啊,说中国人是小眼睛就是辱华。

《雄狮少年》中主角因为吊梢眼和宽眼距被网友认为是丑化国人形象。

当然,对眯眯眼的追杀并非仅仅是一个审美事件,辱华背后自然也有“思想资源”。

的确,在西方近现代的语境中,细目塌鼻、身材矮小等等,曾经是西方社会长期对东亚人歧视和猎奇的刻板印象。这对在西方生活的亚裔显然是一个真问题,他们通过政治正确的话语体系,致力于矫治所谓的审美歧视。

且先不说这种西方式的政治正确有没有可商榷之处,我个人是严重存疑的,当这种西方语境中的政治正确被原封不动地迁徙至中国社会时,“正确”有时就变得荒腔走板。在西方,眯眯眼曾经是一种文化歧视,而在中国,并没有这样的社会环境和思想资源,在古代甚至更偏好小眼睛,这种舶来品式的“反歧视”就显得不知所谓。

这样的“反眯眯眼”霸权,不仅背离了中国的历史主流审美传统,更直接歧视了这个时代中国社会的“小眼睛”人群,这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辱华”吧——侮辱了中国古代的文化传统,侮辱了当代的部分中国人。

辱华论最神奇的设定是:他们是在用完完全全来自西方的政治正确语系,来营造一个反西方的社会议题。很多辱华论的拥趸者,平日里对西方政治正确嗤之以鼻各种讽刺,但具体到“眯眯眼”,他们就突然对政治正确服膺了起来。

你要是真的是一名中国文化本位主义者,大可以声称要“克己复礼”,重返中国古代的“细长窄”审美,以此达成与西方主流审美的对峙姿态,这才说得通吧?

否则,这让作为中国传统文化重要象征的关羽情何以堪?

如果说在陈漫迪奥照片事件中,你还可以将其上升到这是中国艺术家对西方品牌的一种文化迎合的话,那么,在三只松鼠事件中,公司是正宗的中国公司,消费者是正宗的中国消费者,产品是并没有什么西方色彩的现代零食,这种“文化迎合”和“辱华”的动机何在呢?

一个中国公司为何要冒着得罪自己唯一消费群体的风险,去深文周纳地刻意辱华呢?正如三只松鼠的事后澄清所说:“该页面中模特为中国人,其妆容均基于其个人特征打造,无刻意丑化。”

这名模特就更冤枉了,她不是整容整成了“中国人仇恨的样子”,而是天生长相如此。按照她自己的说法,“我眼睛就是这样,甚至生活中比这还细,那不是说长这样了就不该选择模特这个职业?长这样了出生那天就在辱华了?”

在我们过去的认知中,“辱华”是西方跨国公司的专属人设,这些年发生了很多很多轮的攻讦,但到了2021年,辱华界竟然内卷到了连中国本土公司也不放过的地步。

那么,再下一步,难道就要将辱华内卷进行到底,在人群中进行眼睛大小甄别,将小眼睛都视作天生的辱华者。如果这还是不够,将中国历史上的小眼睛也一并开除出中国人,比如关羽,比如武则天,比如王熙凤,比如乐山大佛。

有些人,眼睛据说睁开了,却没有睁眼看世界。现在,连睁眼看中国都做不到了。

作为一名普通中国人,我们干嘛要甘于这样被PUA呢?

(作者系历史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