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峰会”:数字时代美国民主的衰朽
资讯

“民主峰会”:数字时代美国民主的衰朽

2021年12月9日到10日,美国将召集110余个参与者,召开所谓“为了民主”的峰会。但讽刺的是,这个峰会召开的背景,是数字时代美国民主的衰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此次峰会的召开,正值30年前苏联解体的前后,历史老人以其特殊的幽默感,颇具东方神韵地在30年后,让全球看到了冷战后唯一超级大国在政治理念上正日趋走向破产的边缘。

无论从学理上对衰朽如何进行定义,今天人们对美国民主被贴上衰朽的标签都不会有任何的怀疑,直白的说,作为一种具体的国家政治制度设计,美国民主今天暴露出来的最大问题就是无法输出有效的政策,实现对美国面临的诸多问题的有效治理。当然,如福山这样的学者,会认真地告诉你,民主是一种政治制度,是一种政治理念,不应该和治理的绩效直接挂钩,与绩效挂钩的是国家治理能力,国家治理能力与一国是否民主无关。这个逻辑从形式上是完整的,在美国的学术规范体系里面是自洽的,但是在实践中属于正确的废话:当初营销民主最具吸引力的内在逻辑是什么?就是采用西方民主制度之后,有更高的概率过上和西方发达国家一样的生活;换言之,这意味着,采用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比非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有更高的概率过上幸福美好生活。

但是,这个逻辑在冷战结束30年后,被戳破了。从实践层面看,戳破这个逻辑的是美国政府在新冠疫情、经济发展、族群问题等具体问题上的拙劣表现;从更加宏观的时代背景上看,戳破美国塑造的西方民主神话,催生美国民主衰朽的,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革命。美国因为无法适应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冲击和挑战,让这个原先以为是民主政治最大增量的革命,变成了最大的变量;考虑到与美国本届总统同属一个党派的前任国务卿希拉里曾经不可一世地倡导所谓“互联网自由”战略,并以此在全球范围煽动颜色革命,不能不让人感叹历史老人的锱铢必较,以及在长时段上的公平。

数字时代带来的冲击,最具辩证性的一点,就是提供了实现真实民主的技术手段,然后在此情况下进行了一次全球范围的民主制度成色检验,而美国倡导的民主制度,被检验出来是一种成色不足的半成品,被历史系统性淘汰的风险,已经清晰的展现在了地平线上。简单来说,被数字时代检验为半成品的美国民主,是一种少数精英用精心设计的程序/过程取代乃至掩盖结果高度不平等的所谓民主,这种精英主义的民主,建立在金融资本高度发达的美式经济基础之上,与美国作为一个金融霸权,一个数字时代的帝国主义国家,高度契合:对内,美国的运行本质上是2%的精英对98%平民的统治;对外,美国的运行本质上是4%人口的美国作为霸权,协同7国集团、五眼联盟、北约以及全球军事体系,对全球超过60%人口的发展中国家的压榨性的统治。

从护持西方霸权的角度,美国民主在此过程中,主要发挥三个作用:第一,美化和粉饰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真相,放大其过程设计的形式化特征,以此构建统治的合法性;第二,系统性地消减发展中国家上升成为发达国家的可能,以向西方学习的名义尽可能扼杀发展中国家成为发达国家的可能性;第三,在无法阻挡的情况下,进行选择性的吸纳,确保新成员的国内政治制度具备结构性的后门与缺陷,让美国随时可以为所欲为。

因此,从民主的视角出发,尽管在早期为美国的发展发挥过积极的作用,但是从1945年开始,美国的民主其实就已经走到了民主的反面。然后,当数字技术革命来临时,美国民主遭遇到的真正挑战,其实就是美国的民众,第一次接触到了真正实践其民主权利所必须的技术手段和工具,那就是互联网以及社交媒体;而对希拉里这样的美国精英来说,对运营推特、脸谱、谷歌这样大型的垄断性平台的精英来说,民众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正常的意见表达,实质上就是民主在信息技术革命背景下的真实表现,对这些精英构成了极大的冲击和惊吓;而经过2020年延续至今的新冠疫情的检验,人们看清了美国精英对所谓“民粹主义”崛起感到惊恐的核心不是误解,而是脆弱、无能、衰朽;民主已经成为了一层被精英操控的遮羞布,掩饰治国无能的遮羞布,然后这层遮羞布,在数字时代,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被捅穿了。

在此背景下,美国召开高喊美国民主口号的大会,自认为此种方式能够解决问题,扭转颓势,而无需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调整和深刻的变革。这将是在2021年上演的影响未来数十年乃至更长时间历史发展的标志性事件,未来人们回望历史,或许会发现,这将是美国霸权走向衰退,美国民主趋于衰朽进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沈逸:复旦大学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基地)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