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所困 不缺疫苗的南非何以至此?
资讯

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所困 不缺疫苗的南非何以至此?

澎湃新闻
2021年11月29日 20:20:15

在南非11月24日向世卫组织报告发现新冠变异毒株B.1.1.529—“奥密克戎”(Omicron)后,6天内超过10个国家和地区报告发现了该变异毒株,波及非洲、亚洲、欧洲、大洋洲和北美洲。

眼下,“奥密克戎”(Omicron)正裹挟着外界的怀疑和恐慌情绪冲击南非。沮丧的气氛笼罩南非约翰内斯堡国际机场,大量旅客滞留,没能比各国的旅行禁令跑得更快。实施入境限制的国家名单迅速拉长,南非正在被动地与世界隔离。

南非政府27日、28日连续发声,对其他国家或地区发布的旅行禁令表示不满,认为其快速上报新变异毒株的行动反而遭受了惩罚。南非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宣称本国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旅行禁令没有科学依据,不能有效防止变异毒株传播。

近2年来,疫情反复早已让人们生成了应激反应,动辄收紧入境限制严防死守,这一次非洲大陆成为了其他大洲多国的防守目标。新冠病毒不断变异,迅速开启自我保护模式的发达国家被指难脱其责。

非洲联盟疫苗交付计划联合主席阿拉齐亚表示,发达国家要为“奥密克戎”的出现负责,因为世界无法公平、迅速分配新冠疫苗,这是富国抢购、囤积疫苗的结果。

新一轮疫情风险下,围绕旅行限制和疫苗分配的争论再度升温。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技术官玛丽·斯蒂芬(Mary Stephen)28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多国仓促实施旅行禁令,无益于全球团结抗疫,奥密克戎的风险还有待评估,关闭国境不是抗击疫情的终极方案,目前的压力在于南非及其他非洲国家的疫苗接种率仍然很低。

南非病例突增与奥密克戎无关?

在南非上报变异毒株后,仅时隔1天,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就宣布限制来自南非的航班,随后多国跟进采取措施,与“奥密克戎”赛跑。尽管各国反应迅速,但路透社29日援引多名许流行病学家的观点称,旅行限制可能为时已晚,无法阻止“奥米克戎”在全球范围内传播。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声称发现新变异毒株的南非病毒学家德奥里维拉(Tulio de Oliveira)表示,旅行禁令没有效果,就像美国是新冠疫情开始时第一个对中国实施旅行禁令的国家,但其最终成为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当谈及旅行禁令和封锁国境的必要性时,玛丽·斯蒂芬表示,在尚未掌握奥密克戎的准确信息之前就断绝与南非的航班往来,这种做法可能让该国陷入困境。南非率先报告变异毒株,这不代表它是奥密克戎的传播中心,南非不应受到歧视。当下奥米克戎的传染性和症状异同都还不明确,倘若盲目采取行动,不利于抗疫团结,这也关系到疫情上报的透明度问题。

南非是非洲最为发达的经济体之一,该国依靠较富裕的北半球游客为旅游业带来丰厚的收入,故旅行禁令将给该国经济带来了较大的冲击。南非卫生部声称,与一些欧洲国家相比,南非的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并不多,暗指这些国家“双标”。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28日在演讲中表示,该国单日平均新增病例数从两周前的约500例激增至上周的约1600例,新冠阳性率在一周时间内从2%上涨至9%。

南非负责疫苗的部长级咨询委员会主席巴里·肖布(Barry Schoub)对英国天空新闻台说,近期住院人数没有随确诊病例的增加而显著上升,且多数病例为轻症和中症患者,“这是一个好迹象。”

“自今年8月第三波疫情达到峰值后,非洲大陆的新增确诊病例一直在下降,虽然南非上周新增病例数显著增加,但这并不是全国性的现象,只出现在某些省份,该国医疗系统处在可承受的状态。”玛丽·斯蒂芬表示,世卫组织正在调查南非的确诊病例增加是否与奥米克戎有关,并在支持南非和其他非洲国家扩大基因测序、增加检测能力,确保它们对潜在的疫情风险做好准备。

不过,玛丽·斯蒂芬指出,疫苗接种率低是不少非洲国家在抗疫过程中面临的严峻问题。

南非真的缺疫苗?

根据Our World in Data数据网站统计,截至11月29日,人口近6000万的南非只有24.1%的人完成了全程接种,约41%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不只是南非,非洲的疫苗接种率普遍偏低,其中马拉维更是低至5.6%。

据联合国新闻网站消息,南非卫生部门26日称,截至当天,确诊感染奥米克戎的病例不到100例,主要发生在该国疫苗接种率最低的年轻人中。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全球卫生问题高级研究员迈克尔·黑德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奥密克戎毒株的出现“是全球(疫苗)接种速度过慢的自然结果”。他指出,较富裕的国家囤积的剂量超过实际所需量,这是南非等许多国家缺乏疫苗的原因之一。

然而,南非疫苗接种率低似乎与供应不足无关。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南非官员托比·弗里克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南非目前新冠疫苗供应充足。路透社24日称,南非卫生部门还曾通知强生和辉瑞公司推迟新一批疫苗供应,因为该国还有库存。

联合国网站11月26日消息称,自2021年2月以来,非洲已从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非洲疫苗采购工作组和双边协议中获得3.3亿剂疫苗,其中83%的疫苗在8月前就已交付。随着疫苗供应的回升,解决接种意愿瓶颈和加速推广变得更加关键。

与许多欧美国家一样,南非政府正在和疫苗怀疑论和阴谋论做斗争。“选择是自己的民主权利,我只想说,生与死掌握在上帝的手中。”在南非阿什顿参加礼拜的一民众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宣称,他不相信疫苗可以保护其生命安全,并认为富人借疫苗捞取更多财富。

南非公民权益组织DearSAfrica执行理事罗布·哈钦森(Rob Hutchinson)对澎湃新闻表示,该国政府考虑推行强制接种政策引发了舆情反弹。对于疫苗接种的效力和副作用,公众接收到的信息是混乱且自相矛盾的,例如此次奥密克戎的确诊患者中有人已经完成疫苗接种,这条新闻在社交平台上传播广泛,加深了疫苗怀疑论。

针对疫苗接种瓶颈,玛丽·斯蒂芬解释说,由于对南非的大批量疫苗供给主要集中在10月和11月交付,因此目前该国疫苗量足够。各国都存在疫苗怀疑论,但这不是南非疫苗接种率低的主要原因。

联合国新闻网站26日报道称,世卫组织指出,疫苗接种覆盖率低的原因可能是疫苗接种服务的可及性不足,特别是在农村地区,以及人们对疫苗的犹豫。最近的研究发现,虽然所有非洲国家都在其疫苗接种计划中优先考虑了卫生工作者,但在加纳只有约40%的卫生工作者打算接种新冠疫苗,在埃塞俄比亚则不到50%。对疫苗安全性的担忧和疫苗的不良副作用被认为是他们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由于卫生工作者是普通民众的主要信息来源,故他们的态度可以影响普通民众疫苗接种意愿。

世卫组织强调,其支持各国努力推动卫生工作者接种疫苗,正在协调有关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培训和对话,以帮助消除围绕新冠疫苗的疑虑或误解,并倡导各方就接种疫苗的好处和副作用进行公开和诚实的沟通。

“世卫组织仍然希望能持续向南非提供疫苗,扩大疫苗接种覆盖率至关重要。”玛丽·斯蒂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