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韬志略|日首次向澳提供“武器防护”,防务合作向纵深发展
资讯

兵韬志略|日首次向澳提供“武器防护”,防务合作向纵深发展

2021年11月27日 07:30:24
来源:澎湃新闻

热点新闻:据日本《东京新闻》报道,日前日本与澳大利亚在四国岛以南地区开展了联合海上军事训练,日本海上自卫队护卫舰“稻妻”号对澳大利亚海军护卫舰“瓦拉蒙加”号实施了基于安全保障相关法的“武器等防护”。日本防卫省表示,这是日本首次对除美军以外的对象实施“武器等防护”。

澳大利亚海军护卫舰“瓦拉蒙加”号。

澳大利亚海军护卫舰“瓦拉蒙加”号。

点评:

近年来,随着亚太安全形势变化和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与日俱增,日澳在防务合作中的共同利益点越来越多,合作机制和指挥一体化程度也在不断提高。两国不断加强在高层互访、国防技术合作、军事装备转让和情报沟通与分享等领域的合作,加大双边和多边联合军事演习的力度和深度。此次日本首次对美军以外的他国军队实施“武器等防护”,具有很强的标志性意义,预示着日澳这两个美国亚太同盟体系的主要国家,正逐渐向“准军事同盟”迈进。日本和澳大利亚不断加强军事联系,对亚太地区安全形势将产生重要的影响。

日澳防务合作向纵深方向发展

日本和澳大利亚自1976年两国签署《友好与合作基本条约》,从法律层面结束了两国关系敌对状态后,双方在安全防务方面签署了大量的合作协议,为后来的两国安全防务合作奠定了法律基础。在该条约的框架下,两国发表了《日澳安全保障联合宣言》,确立了外长和防长 “2+2”定期会晤,同时又签署《军事防卫合作协议》,强调要扩大双方在地区多边安全合作框架下的合作范围,展开军队人员交流、舰队访问及联合军演等多领域合作,使得双方防务合作日趋机制化,为后来防务合作的全面展开奠定了坚实基础,并实现了多个“首次”之举。例如,2021年10月10日,日澳再次就《互惠准入协议》磋商,讨论建立双方军事人员互访、开展训练和联合行动的法律框架。如果该协议得以最终签署,澳大利亚将成为继美国之外首次与日本签署此类协议的国家,大大简化了双方在防务等领域合作的相关手续,极大促进两国防务合作向纵深发展的进程。

此次日本向澳大利亚提供所谓的“武器等防护”,实际上是2016年实施安保法后给自卫队新添的一项任务。根据新的安保法,日本政府允许自卫队可以在自身未受到武力攻击或威胁的情况下,根据需要为别国舰艇和飞机提供保护,即所谓的“武器等防护”运用指针。当时,由于该指针设想是以保护美军舰船为主,因此也被称为“美舰防护”条款,并于2017年5月进行了首次实施,日本海上自卫队直升机护卫舰“出云”号在太平洋一侧海域为美军补给舰提供了护航。随后,日本实施“武器等防护”行动的数量不断增多,据公开媒体报道,2018年为16起,2019年为14起,2020年为25起。日本通过上述行动,不仅拓展了地区影响力,在美日同盟中的地位不断上升。

而随着日本野心的不断膨胀,开始将实施“武器等防护”的对象扩大至除美军以外的他国军队,特别是那些处于“灰色事态”中开展“有助于防卫日本的活动”的国家军队,其中澳大利亚成为其重点合作的对象。为了准备此次“武器等防护”演习,日澳两国早在去年10月的防长会谈中,就开始展开了相关事务的协调,并于今年6月的日澳“2+2”会谈中,正式把澳大利亚列入日本的“武器等防护”对象。此次日本将“武器等防护”付诸实践,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表明日澳两国防务合作已经向纵深和多层面拓展,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密切合作阶段。

日澳战舰参加“马拉巴尔”联合军演。

日澳战舰参加“马拉巴尔”联合军演。

背后受多重利益因素驱动

日本与澳大利亚不断深化防务合作,既是两国追求本国多重目标的利益角逐和战略博弈的结果,也是各自提升在亚太地区战略地位的需要,同时还受到了美国等外部力量推动的影响,是美国 “印太战略”不断深化的结果。

日澳加强军事安全合作有利于实现各自的国家战略目标。对于日本来说,加强与澳的合作,有利于其“摆脱战后体制”,实现“正常国家”。近年来,日本通过新的安保法和《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从实质上已经突破了“专守防卫”的和平宪法限制。日本希望通过与澳大利亚的合作,借助其地处南太平洋之枢纽的优越地位,增强其在南太平洋和东印度洋的军事活动能力,实现向海外拓展影响力,参与更多地区安全事务的目标。而澳大利亚作为南太平洋地区的“中等强国”,则希望通过加强与日本的合作,强化其针对朝鲜半岛、东海和南海等亚太热点事务的反应能力,实现其在亚太世纪向亚洲靠拢的政治目标。由于日澳双方都有合作的意愿,这也就推动了两国防务关系的不断深化,这次“武器等防护”行动也就“水到渠成”。

此外,美国“印太”战略的不断深化也是推动日澳军事关系升温的重要因素。日本和澳大利亚在美国亚太同盟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被称为“南北双锚”,是美国实施“印太战略”的重要支柱。两国加强防务合作,不仅可以支持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行动,而且还可以巩固美国构建的“印太”战略安全网络体系。拜登政府上台后,更加强调构建基于共同价值观下的“民主国家联盟”,极力打造盟友体系。此次日本对澳大利亚实施“武器等防护”,就是美国从中操弄的结果,企图通过深化日澳军事关系,将其作为核心,逐步推动 “大国对抗联盟”甚至“亚洲版小北约”的形成。

美国“印太”战略的不断深化也是推动日澳军事关系升温的重要因素。

美国“印太”战略的不断深化也是推动日澳军事关系升温的重要因素。

未来“准军事同盟”存在较多变数

由于拥有共同的西方国家意识和民主价值观、相近的地缘安全属性以及同时都存在欧亚二元身份认同的摇摆性,因此日本和澳大利亚在进行军事合作时具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都理解对方的“身份焦虑”,希望通过双边合作来体现自身防务的独立性,降低在美国同盟中的不对等地位,提高安全自主性和地区话语权,从而导致两国在未来合作也带有较强的“联合自强”动机,希望“抱团取暖”,让自己更有“安全感”。日本防卫省表示,澳大利亚是特别的战略伙伴,实施“武器等防护”可提高相互运用性,表明双方可以进行紧密合作,同时明确表示将计划加快日澳“互惠准入协定”的签署,简化日本自卫队与澳军的互访手续,以促进在联合训练等情况下让两国部队顺畅往来,为两国军演创造便利条件。此次日本向澳大利亚提供“武器等防护”行动后,未来必然还将会继续实施,从而将两国的军事合作关系进一步推动深化。

此外,在美国因素的推动下,日澳的双边防务合作还将向更广泛的多边防务合作框架拓展。近年来,地区大国军事力量不断增长,而美国自身实力则相对不济,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一直在鼓励其盟友及伙伴加强彼此间的横向联系,不断推动构建“美日韩”、“美日澳”、“美英澳”、“美日澳印”等多边安全网络,形成更为多元的地区安全秩序。日澳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同盟体系的核心,其防务合作关加深必然会进一步推动该多边安全机制的发展,从而形成以“美日澳”为主体的多层次、深领域的多边安全合作体系并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

日本和澳大利亚今年举行多次联合演习。

日本和澳大利亚今年举行多次联合演习。但是,我们也看到,由于受到目标追求、政策观点以及大国意图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日澳两国军事合作的未来发展进程也存在诸多变数。其中最大的制约因素在于美国的态度。对于美国来说,既希望日澳两国关系走近,帮助其分担在亚太地区的“重负”,但又担心两国关系过分密切,影响其在亚太地区的主导权,这种矛盾心态将会直接影响未来日澳两国关系的发展走向。此外,日澳对于加强防务合作的目标并非完全一致,两国在具体安全事务中还存在诸多观点和政策分歧。例如,日澳对自身在地区安全秩序中的定位并不相同,日本将自己定位为亚太地区安全秩序的塑造者,但澳大利亚更多的想扮演的是倡导者和参与者,同时两国还具有不对等的军事资源和实力,这些都将会影响双方防务合作关系的深化。

总之,对于日澳两国来说,能否结成军事同盟,并非仅取决于两国的战略意愿,而更多受制于美国推行“印太战略”的决心与能力、地区强国崛起的方式与意图以及地区重要力量关系的对比与趋势等因素,充满诸多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