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高官曾给拜登讲两岸问题,我们请他谈了谈当前台湾局势
资讯

这位高官曾给拜登讲两岸问题,我们请他谈了谈当前台湾局势

2021年10月26日 17:59:41
来源:风向

这位高官曾给拜登讲两岸问题,我们请他谈了谈当前台湾局势

文/凤凰网《风向》作者 宋珂嘉 杨忆

编者按:10月24日至27日,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和商业代表团访问捷克和斯洛伐克,可能瞄准与捷克的军火生意,外交部对此严正表态:将采取正当和必要措施,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任何人都不要对此心存幻想。最近台湾频繁与欧洲小国发展关系,美国是否为背后推手?如何看待台湾未来的战略前景?台湾“天然独”的说法从何而来?两岸关系前景又将如何?凤凰网《风向》邀请台湾清华大学教授赵麟独家解读。赵麟,系台湾前“驻美代表处”政治组长、国会组长,连战“外交部长”任内机要秘书,曾在任内向拜登介绍两岸问题。

核心提要:

1. 台湾与捷克和立陶宛近期走近引发诸多关切,这可能仅仅是谈个朋友而非“谈婚论嫁“。是否有美国介入?赵麟认为,美国介入台湾“对外关系”几乎是常识,此次中东欧小国的举动有心理原因,也有打开亚太市场的考虑。这些自然引发了美国兴趣。但近期中美关系缓和,所以美国也不敢做得太猛。故而一些台媒铺天盖地炒作“民主价值胜利”,继续在意识形态上误导台湾民众,大可不必。

2. 台湾是地缘政治的棋手还是棋子?赵麟认为,这个不能光靠嘴上讲,需要耐心去探索,比如只有放弃所谓“不沉的航空母舰”的定位,抛弃过去的意识形态,成为全球事务的轴点,才能成为关键事务的“调解人”而非“棋子”。而且要知道美国只会“亲美”,绝不会“亲台”,可惜台湾领导人缺乏智慧和远见,只会灌输浅薄的意识形态想法,让台湾到处碰壁。

3. 台湾政治人物主张“台独”,甚至“去中国化”,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使日韩都做不到“去中国化”,台湾更不可能。何况民进党自己的办公地点就在“北平东路”。在华航华夏公司任董事长期间,面对民进党政客改名要求,赵麟也正面捍卫“华夏”的名称。

4. 台湾政府的官员,无论“蓝”“绿”,都对于大陆这些年经济成长、社会变化、科技创新等非常清楚。但利用信息不对等,对年轻人灌输“天然独”观念,怂恿年轻人对抗大陆。同时,两岸“网军”言论和文章,看得很爽,但会毒害心灵,让人丧失思考能力。更加深了两岸人民之间尤其是年轻人之间的“仇恨”。对于年轻人,我们要教育、帮助、引导和启迪。

5. 大陆惠台政策失效了吗?赵麟认为,大陆的友善态度是很正确的举措,惠台政策受到台湾商界和各行各业民众好评,两岸贸易额不断上升。而政治上的对抗是蔡英文刻意制造的结果,他希望大陆长久保持这份温度与耐心,台湾民众会慢慢会认清民进党的愚昧与短见,他期望台湾人民在未来会做出正确选择。

台湾与中欧小国突然走近,美国是否为幕后推手?

凤凰网《风向》:近期立陶宛和捷克纷纷与台湾加强联系,引发系列震荡。台湾媒体片面强调意识形态宣传(民主社会的胜利),而忽略了相关地缘政治考量,对此,您怎么看?

左一为台北市长柯文哲

赵麟: 这个问题分成几个层面来看。第一个正如我刚刚所讲,台湾多年的全球逆境使得台湾人民充满被压抑的挫折感、不公平感、和被剥夺感。也希望大陆方面能够冷静下来思考这个状况。台北市长柯文哲过去也说过“两岸一家亲”这样的话,虽然遭到了很多人抹黑和批评。柯市长他赞成这种看法,我个人也很赞成,我在北京遇到一些朋友的时候,他们跟我聊一聊,觉得好像两岸并没有那么大的差距,很多地方是有共同的历史的渊源,人不亲土亲。这是第一点观察。

您刚刚提到台湾的媒体针对立陶宛和捷克的事情,拿意识形态的角度来评论,好像变成一个不得了的大喜事,是历史性的创举等等。这点我个人是不以为然,不必夸大。因为我从旁观察,因为将近半个世纪以来,很多台湾人觉得“被压迫”,所以碰到一个大事觉得不得了,翻身了。台湾的媒体把它弄成小题大作,而且误导台湾的民众,继续在意识形态上去纠结这个问题,那台湾人永远长不大。所以这是我第二点看法,我并不赞同目前台湾媒体把它大肆的炒作,尤其是一些绿媒头版天翻地覆的报道,大可不必。

中国召回驻欧盟成员国立陶宛大使。而就吴钊燮“出访”捷克等事,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强调,中方坚决反对建交国同台湾地区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正密切关注有关人员窜访动向,将采取正当和必要措施,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任何人都不要对此心存幻想。

谈到立陶宛和捷克,这两个国家都不是欧洲的大国,还都是偏于东欧。欧洲尤其东欧这些小国家,这两个国家对台湾的看法是由于同情弱小的朋友,同时也注意到亚洲的崛起,希望能在科技、经济、商务等方面拓展亚洲市场。

但要注意到这两个国家并不是要跟台湾去建交,台湾也没提这个事,这是不可能的。如果讲得比较直白,咱们是交个朋友,并没有谈到婚嫁,并没有谈到结婚的事情。

我是从很理性很实际的角度来判断这个事情,所以我个人觉得两岸问题还是根结所在。当然还是那句话,希望北京方面如《伊索寓言》所讲“做太阳,不要做北风”,让台湾慢慢觉得舒服,自然就会变成良性的循环。我今天坦白讲,我反对台独。但是要给台湾岛上的一些志士和理性之士一些说服的筹码,政府做一些良性的谏言。我觉得两岸最好都是用知性、理性之士的意见,慢慢形成大多数的共识。这样两岸的和解、和平才有希望,千万不要凭感性去做事情。

凤凰网《风向》:事实上,在地缘角度,台湾与立陶宛频繁互动有美国因素存在,目前立陶宛等国被打造为亲美典范,两岸学者普遍认为,立陶宛等国的行为背后,美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您看来,美国在台湾与欧洲小国改善关系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赵麟: 最近这几年来,在民进党执政的氛围下,台湾“对外关系”受到美国的关注跟影响,这是毫无疑问的。几年前,一些国家跟台湾“断交”的时候,美国还公开表示关切,要这些跟台湾有“邦交”的国家维持现有的“外交”关系。这种做法引起了台湾内部的一些评论,说美国是不是要先跟台湾恢复“邦交”再去指责和批评别人?这种行为是站不住脚的。尤其目前在民进党的作为下,美国在相当程度上介入了台湾的“对外关系”,这几乎是一个常识性的判断。

2018年5月8日,唐纳德·特朗普展示他签署的关于退出伊朗核协议并重新向伊朗实施制裁的备忘录,美国对与伊朗开展业务的欧洲企业进行“次级制裁”,严重侵犯欧洲利益 图源:美联社

第二,在特朗普时代,美欧关系虽不至破裂,但也有松动。拜登总统就职一年多的时间里,始终希望能够恢复与修补与欧洲的关系。美国也希望能够联合欧洲,把欧洲加入到所谓的“抗中联线”组合拳的阵容里面。但是欧洲对美国的这种行为,我有各种不同的看法,至少这德国和法国这两个大国,并不完全认同美国的政策,它们不愿意完全顺应美国的意思,在实际的贸易方面,德、法依旧重视中国大陆市场。

捷克和立陶宛这两个欧洲小国近期与台湾的密切接触,自然会引发美国驻立陶宛和捷克大使的兴趣,但是美国是否扮演推动者的角色,还有待观察。美国在眼下不会持反对意见,因为这两个国家与台湾也没有建立所谓的“外交关系”,触及到中美政策。所以美国对于这两个国家与台湾的“小本生意”持观望态度。

2020年8月30日,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斯特奇尔抵台 图源:美联社

最近台湾与捷克的关系进展也有内在逻辑 ,去年捷克的国会议长以及首都布拉格的市长都访问了台湾,对台湾印象很好。最近台湾外事人员访问捷克,也是受了捷克内部政局的影响,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最近因病住院,政府改组之类的传闻甚嚣尘上。泽曼赞成目前的与中国大陆的邦交关系,但是捷克在野五个政团的联盟里面,有国会的议长、参议院议长、还有布拉格的市长,都访问过台湾,都是在野联盟的要长(重要官员)。目前捷克总统还没有出院,情势并不明朗。在此情况下,台湾的外事人员想过去一探虚实,看能够有机会改善跟台湾的关系。

总结来看,捷克和立陶宛与台湾发展一些密切的关系,美国不会反对,但是美国是否扮演了幕后推手的角色,仍需观望。

美国贸易代表戴琦 图源:IC Photo

第三,从目前事实和报道来看,拜登也希望能缓和跟中国大陆的关系。前不久美国贸易代表戴琦,表明她曾与中国大陆的刘鹤副总理进行沟通,希望改变特朗普时代的“脱钩”关系。前不久,拜登与习主席也进行通话,双方都表达了对改善中美关系的意愿。近期,许多人也在持续讨论与关注拜登跟习近平主席是否会在11月有线上会议,美国也在继续沟通,希望能和习近平主席实际见面。这都表明,中美关系开始慢慢向和解的方向发展。所以在台湾的“对外关系”方面,眼下的美国不敢做得太猛,这会让北京方面觉得是“玩两手”的做法,反而不利于“友中”。

台湾是棋子还是棋手?放弃当“航空母舰”,才能避免棋子命运

凤凰网《风向》:您初任“外交官”时,常以晏婴和蔺相如的事迹自我勉励,并表示要把“零和”变为“邻合”,您怎样看待台湾的处境?

赵麟: 今天台湾的处境是很艰困的。我以前在美国华盛顿的时候,有一次非常巧合地遇到了时任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现任美国总统的乔·拜登。他的幕僚长介绍我俩第一次见面后,拜登的第一个问题就说“你们台湾跟大陆之间怎么样了?”

年轻时的乔·拜登 图源:法新社

这其实也代表了一般人的看法,大家都知道两岸的对立。但实际上从二战到现在,二战之后的一些情况,在今天全变了,可只有两岸的对峙到现在依然没有变。有时候我觉得咱们中国人是不是很有延续性(笑),很坚持过去的传统,到现在一直在对立。但这并非是个好现象,当谈到台湾“外交”的逆境,必须要以现实且务实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事情,用智慧来衡量目前的利弊。

凤凰网《风向》:您提及,美国是影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一个重大因素,这与蔡当局的政策紧密相关。在您任职期间,台湾与美国的关系经历了哪些变化?美国对台政策更多是基于意识形态还是实际利益?其政策制定与实际操作之间是否存在差异? 有观点称,美国撤军阿富汗时抛弃了为美国服务的大批阿富汗人凉了台湾亲美分子的心,您认为美国此举是否影响了蔡当局对美国的认知?

赵麟: 根据我担任台湾驻美行政部门和国会部门政治组组长的亲身经历,我的回答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虽然台湾学习美国,实行美式民主,并未学习到其民主的精髓和优点。在台湾的美元时代,台湾民众对于美国充满了向往、期待与羡慕。但是当我在华盛顿工作的时候,我与美国政界朋友们讨论,连他们也认同美国大选中的抹黑、丑化、毁谤和“越选越贵”的各种问题。但是,美国两党之间的竞争是在大选期间愈演愈烈,而就职典礼的时候,落败一方会参加新总统的就职仪式,这或许是两党制发展成熟的一种标志。但是,台湾只学到了两党争斗的皮毛,也造成了后来的“蓝绿恶斗”,却没有学到美国两党之间的成熟相处。

2021年1月20日,拜登就职典礼,前总统克林顿和小布什在典礼上与拜登寒暄。小布什是唯一参加拜登就职典礼的共和党前总统 图源:路透社

台湾民众一直非常关注美国大选,会分析哪位总统上台对台湾发展更有利。事实是, 无论谁当选,没有“亲陆”或“亲台”之分,只会“亲美”!美国对台的政策都是基于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对比杜鲁门和尼克松对台湾的态度,我们能够轻松得到此结论。当时,蒋介石在内战中一败涂地,退居台湾,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后,杜鲁门立刻派遣第七舰队到台海驻扎,并与台湾签订共同防御条约。虽然美国当时并不喜欢台湾,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支持台湾。上世纪70年代,台湾经济迅速发展,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当时正值珍宝岛事件爆发,中苏分裂。美国尼克松政府为了联中制苏,对台湾慢慢冷淡,并且1978年宣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交。因此, 美国对台湾的态度,并不取决于台湾的表现,而取决于美国的利益需求。

凤凰网《风向》:从立陶宛到捷克,台当局是否想突破欧洲?有说法称台湾是美国的棋子,而蔡英文则称台湾是棋手,您认为台湾是地区形势的塑造者吗?

赵麟: 过去台湾有一些人在探讨,我们要做全球事务上的棋手,不要沦为棋子,因为棋子被人摆布。这个看法大家都懂,这是个理想。但是台湾就这么一点大的地方,要如何变成国际事务上的棋手?这不能光靠嘴巴讲,光靠脑袋的憧憬和幻想,而是要靠智慧跟耐心去探索。

1993年4月,新加坡,第一次“汪辜会谈”。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右)和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辜振甫(左)握手 图源:视觉中国

邓小平会见王永庆。台塑集团王永庆先生(左一)曾计划在厦门海沧投资“901工程”,虽然受各种因素影响项目未能推动实施,但台塑集团先后在海沧布局南亚塑胶(1994年),并投资创办大陆第一家大型综合性医院——厦门长庚医院

当年王永庆的“海沧计划”胎死腹中,我觉得是很可惜的事情。假如台湾开始重新自我定位,不再做所谓的“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或“前哨”,能否在中国大陆和美国中间扮演一个平衡、等距的角色?就中国大陆来讲,台湾跟中国大陆是同文同种,血缘一样,历史背景也一样,有共同的语言、历史回忆和文化渊源。同样对于美国来讲,台湾是比较接近西方化的。所以在两强之间,台湾与两个要吵架的大国都有共同之处,那其实台湾是扮演中美“调人”的最佳角色,而不是沦为“棋子”!北京跟华盛顿要吵架?我们台北给你们两边提供谈话的所在地,不是很好吗?

可惜我们的领导人并没有这种智慧和远见,把今天台湾搞得到处碰壁。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领导人,智慧太重要,你不能顺着民意的流水,被民意牵着鼻子走。今天台湾有些政客去误导民意,洗脑一些年轻人,给他们灌输很浅薄的意识形态的对立想法,我个人是深深不以为然。所以我觉得回到你的问题,台湾是要做棋子还是棋手,当然看台湾自我的智慧了。这个定位要靠自己努力,而不是靠嘴巴讲。

“天然独”并不天然,台湾“去中国化”绝无可能

凤凰网《风向》:您曾提到,马英九在任期间为了党派和平,允许改课纲等。在蔡英文上台之后,民进党透过“认知作战”,包括教育影响和媒体影响等,导致 “天然独”心理的蔓延。您认为岛内其它力量如何抵消这种影响?

国际社会民意调查机构皮尤中心最新一项社调结果显示,66%的台湾民众认为自己是“台湾人”,在30岁以下的年轻人当中,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身份的受访者更高达83%

赵麟: 我现在也担任台湾几所大学的兼职老师,通过与学生的交流,我深切感受到了我在学生年代了解的中华文化与现代年轻人了解到中华文化的不同。在我小的时候,我对于大陆各省省会,铁路线的交汇城市,山川河流等如数家珍。而且,台北市和高雄市的街道是以大陆各城市名字命名的,比如南京东路、汉口街、武昌街等。非常有意思的是,民进党的办公地点位于北平东路。所以我们这一代,是在一种“大中国”的氛围下成长起来的。

台北市南京东路

但是,今天的台湾年轻一代,在他们成长过程中,从小学到国中、高中,教科书都是台湾编制的,而且他们一直生在台湾长在台湾,没有太多机会走出这个岛,所以观念有些狭隘。但是还有一部分年轻人,比如选择我的纯英文授课的学生们,拥有较强的国际视野与国际观,看问题角度也会截然不同。当年轻人意识到台湾现在百无禁忌之后的一塌糊涂,并开始有改革意识,台湾还有希望。所以,所谓的“天然独”并不是天然的,而是台湾的政客或媒体制造出来的口号式名词。对于年轻人,我们需要教育、帮助、引导和启迪。

来自福建湄洲的妈祖在台湾受到尊崇,右一为现任国民党主席朱立伦

并且,所谓的“独”,就是当局政治人物主张“台独”,甚至可以理解为“去中国化”。但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大家知道,台湾拜的神,是中国的神,是妈祖、三太子、关公等。拜中国神、吃中国菜、姓中国姓,如此刻在骨子和基因里的中国化,怎么去除?甚至日本、韩国等许多亚洲国家都受到了中华文化的影响,它们都无法“去中国化”,我们又如何去得了?几年前,我曾担任中华航空集团子公司华夏公司的董事长。华夏是古代中国之称,一位民进党的政治人物跟我讲道,华夏这个名字不好,应该要改一改。我没有选择正面与他反驳,但是依旧用了很多办法捍卫了“华夏”这个名称,我也不认同政治意识形态化的做法。

所以我认为,“天然独”也是有些政党欺骗台湾年轻人选票的幌子。 但是,要想降低甚至消去“天然独”的影响,在台当局任内恐怕不太容易。需要老师和家长引导年轻人进行更多元化的学习方式,少看网络上的无聊文章,保持多渠道学习。

凤凰网《风向》:如您所说,“天然独”一部分原因是年轻人比较少走出台湾岛,因此视野不够开阔所致。由于文件限制,两岸间交流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减少。您认为,这是否影响了台湾民众对于大陆的认知?从您任职期间到现在,您认为政府内部对于大陆的态度和认知发生了哪些变化?

赵麟: 这个问题分为两个层面,一是由于文件限制,台湾与大陆之间的互相认知是否会受到影响,第二是,台湾政府官员对于大陆认知是否有变化。

1970年蒋介石与宋美龄在台北。“外省人”由蒋介石带到台湾,大多在政治上支持国民党 图源:Getty Images

针对第一点,我认为一定会有影响。接触才能增进了解,我们沟通交流才能够判断对方的思想。之前,两岸交换生的交流学习,医疗或者农业的交流,使得两岸增进了彼此的了解,这样的了解能够使得双方更好的换位思考。但是,两岸文件限制之后,两岸间的交互少了很多。同时,两岸的“网军”一些言论更加深了两岸人民之间尤其是年轻人之间的“仇恨”。因为大家在网络上,会寻找符合自己口味的文章,这些文章就像是“心灵鸦片”,看得很爽,但是会毒害心灵与智慧,让人丧失一些思考的能力。

第二点,对于台湾政府官员对于大陆的认知,根据我的观察,台湾政府的官员,无论“蓝”“绿”,对于大陆这些年的变化,包括经济的成长,社会的变化等,都非常清楚。这些官员深知大陆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这些年也在进行科技创新,经济改革等。但是在这样讯息交流充分的情况下,民进党利用政府官员和民众之间信息的不对等,对年轻人持续灌输“天然独”观念,怂恿年轻人“反抗大陆”,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施政利益的刻意为之。

大陆惠台政策失效了吗?台湾人民受益很多,目前政治对抗是蔡英文刻意制造

凤凰网《风向》:文件限制、“天然独”、民进党执政等都是影响两岸关系的重要因素,您认为还有哪些是影响两岸关系的重要因素?您如何看待两岸关系前景?您认为和平统一还有多大实现可能?

9月29日,台湾陆委会公告修正《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条例》,规定未来只要接受政府补助达一定标准,“从事涉及‘国家’核心关键技术业务”人员赴陆要先申请,未申请而赴陆者最高可罚1000万元。(约合人民币231万元)

赵麟: 我希望站在历史的、宏观大局发展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翻开过去半个世纪的历史,从内战结束后,蒋介石退居台湾后,对台湾进行了一些建设,比如“三七五减租”。之后,台湾发展从从农业到轻工业,再到重工业,再到科技工业,也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在70年代后期,大陆开始进行改革开放,进入现代化,如今已成为经济、军事实力超强的国家。

纵观两岸过去70年,各自有不同阶段的不同成就与表现。直到今天,两岸呈现一个让人遗憾的对抗和牵制的局面。这种情况是台湾内部和外部局势的变化产生的。更直白地讲,台湾受到的外部影响就是美国。美国现在与中国竞争,台湾跟着美国一起对抗大陆。再加上目前执政的民进党“独台”政策,造成了台湾与大陆的对立。

非常讽刺的是,虽然台湾试图与大陆对抗,蔡英文这几年期间,两岸贸易数字不断攀升。政治上的对抗,经济却愈发密切,这是不太合理的,是有人刻意制造的局面,而蔡英文政府就是始作俑者。

海关总署10月13日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至9月,大陆与台湾进出口贸易额同比增长29.8%,两岸贸易额为2395.2亿美元 图源:中国海关总署官网

但我认为,两岸对峙的局面大可不必继续下去,两岸关系的扭转也没有那么困难。我认为,想要缓和两岸关系,双方首先应该各自表达友好且温和的态度,表明缓和关系的意愿。在寒风中,我们会把衣服越裹越紧,但是春风到来的时候,我们会自然敞开胸怀。

台湾当局不应该被拜登政府的强硬“抗中”政策迷惑。拜登的强硬态度是为了赢取更多选票,是从个人的政治利益出发。无论谁当选新的美国总统,中美都无法脱钩,中美双边关系注定回归到有竞争又合作的常态中。拜登现在的首要任务,不是要如何继续发展西方民主政治,而是明年的中期大选。

国民党前主席连战访问北京时街上出现的标语 图源:Getty Images

我相信两岸人民的智慧,不会首先选择兵戎相见,骨肉相残。两岸现在要做的是重新恢复到和平且正常的交流。交流的前提是,台湾匡正现有的缺点,也就是现在台湾的焦虑感、自卑感和矛盾感。希望大陆更多了解台湾目前的现实环境和台湾人的想法,以“老大哥”的胸怀和气度,保持宽容和耐心。

凤凰网《风向》:您提到,希望北京方面如《伊索寓言》所讲“做太阳,不要做北风”。实际上,大陆对台湾对让利不可谓不多,惠台政策也一直不断,太阳温度不可谓不高,但很多措施都被岛内独派扭曲,台湾对大陆对好感度反而一降再降,大陆网友认为太阳政策早已失败,现在只是民进党在拖时间。请问老师您怎么看

赵麟: ECFA(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制定之后,虽然这两三年蔡政府一直大肆宣扬“反中”、“抗中”、甚至“仇中”,可是两岸贸易量、进出口数量一年比一年增加,这是一个很讽刺的现象。去年ECFA即将届满十周年之际,有一些台湾人评论说,两岸关系陷入僵局,ECFA届满后是否就面临失效?台湾各行各业,包括农、林方面都会紧张。当时我在一个企业界公司担任企业主,一些台湾商界的朋友很担心地问我“ECFA会不会就停掉?”根据我的观察和判断,我大胆地跟他们说应该不会。从宏观层面上来讲,大陆方面为了维持与台湾人民的感情关系,不会这样做。大陆方面反对的是台湾民进党政府,并不是台湾的广大人民。如果ECFA停止,伤害最大的反而是台湾各个行业的人民。所以我当时的判断是正确的,到现在还没有看到ECFA被停止的迹象。

蔡英文到高雄凤梨田推销凤梨 图源:BBC

大陆对台湾这种友善、正面的态度,我认为是很正确的举措。我之所以举寓言里面“太阳”跟“北风”的例子,不是意指今天大陆做得不够多,而是希望大陆方面能更长久地保持这份温度和耐心,台湾人民会慢慢地感受到大陆的这种善意。民进党执政只是眼前,不是永远,所以大陆方面不能光看眼前,要看长远。如果大陆方面的善意持续保持下去,我想台湾人民迟早会慢慢地认清民进党的愚昧和短见。就像美国总统林肯所说“你可以一时欺骗某些人,你不能够永远欺骗所有的人。”

岛内排队接种无望 台湾民众飞往关岛接种新冠疫苗 图源:IC Photo

回到两岸关系,我认为今天台湾民进党政府对整个台湾采取“玩票”的做法。我个人很喜欢听相声,也蛮喜欢戏剧,以前有句俗话说“您不是专业的京剧演员,你是玩票的‘票友’。”我觉得可以把“玩票人”套在今天民进党政府的施政方面,它们玩票是玩哪两种?一个是选票,一个就是钞票。现在很多媒体和网友开始批评民进党这两年的防疫和疫苗措施破绽百出。台湾去年的表现不错,但今年5月开始每况愈下,连最基本的疫苗需求都千疮百孔。民进党政府一直仰赖别的国家供给疫苗,自己在采购疫苗方面的施政,不但受到蓝营群众的指责,目前绿营内部也有一些反对的声音。我周围有些原本许多支持民进党的网友,他们也开始在网络上提出对民进党疫苗措施的不满。

最后一点,两岸的网友其实都有一些“鹰派”的声音,虽然我个人可以体谅,但这也是我一向引以为忧的。两岸知性、理性的人士不少,应该尽可能地让两岸的理性、冷静声音慢慢地上来,而不是让那些“鹰派”的声音恶性循环下去。我想大陆网友的鹰派声音,可能对北京政府制定对台政策上造成一些困扰。

大陆战机不断在台海上空飞来,几乎每隔两天台湾的新闻就会报道这个事情。当然我个人从一个宏观的角度来看,我想大陆做飞机、战机的巡航,有它自己的考量,可是对台湾的一些“反中”的群众来说,他们就得到一个批评的借口。

我希望两边都应该建立一个相互了解、相互体谅的氛围和机制,形成良性循环,而非恶性循环。所以我个人觉得网友的看法的确是很令人遗撼的,民进党的作为是给网友们添了把柴火,让这种“鹰派”的声音越烧越旺,也希望大陆方面能够采取适度的应对做法。

台湾这边,民进党已经是如此了,现在台湾在的情况之下,让民进党做出改变太难,目前要观望未来台湾人民的选择,看他们能否在未来的选举中做出一些正确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