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后默克尔时代 “中国通向欧洲门户”将陷入两难
资讯

美媒:后默克尔时代 “中国通向欧洲门户”将陷入两难

2021年10月24日 16:05:17
来源: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鞠峰】

一座城市,浓缩了德国在“后默克尔时代”对华态度的走向。

9月底,德国四年一度的联邦议院选举中,肖尔茨领导的社民党以微弱优势击败了拉舍特领衔的联盟党,成为联邦议院第一大党。目前,联合组阁谈判已经达成初步共识,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领导人希望在年底前达成协议,组成新政府。

有望接班默克尔的现任副总理、财长肖尔茨是土生土长的汉堡人,且从2011年开始在汉堡市长位置上坐了8年。随着选举胜利,他重新回到中国观察人士的视野中。而彭博社10月24日发文分析,汉堡这个德国最大的港口,成为德国对华“困境”的中心,将在贸易和政治之间“选择困难”。

汉堡港口

中国通向欧洲的“门户”

据彭博社介绍,汉堡这个因自由贸易而兴起的港口,现在将自身定位为“中国通向欧洲的门户”(China’s gateway to Europe)。

例如,中国国企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COSCO)在欧洲的总部,就坐落在汉堡的黄金地段。上个月,中远刚刚达成收购汉堡Tollerort集装箱码头35%股权的协议,即将扩大其业务。

然而彭博社称,汉堡和德国的困境在于,随着中美局势蔓延到全球供应链,这种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是否会让汉堡暴露在变幻莫测的大国政治之中。

据汉堡商会外贸部负责人多丽丝·希尔格(Doris Hillger)介绍,5年前,许多公司积极响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但现在他们更多的是犹豫。

“与中国的任何深化互动从一开始就或多或少受到批评,这就是让企业选择困难的原因,而且对于像汉堡这样的港口城市也是如此。”她对彭博社说。

而如何处理这种微妙的利益平衡,是即将上任的德国政府从第一天就开始面临的挑战。有望担任下任总理的肖尔茨是汉堡本地人,于2011年至2018年任汉堡市长,现任德国联邦政府财政部长。截至2019年,中德贸易总额迅猛增长至突破2000亿美元,其中一半的贸易经由汉堡。

汉堡地理位置

彭博社称,肖尔茨足以称为一个“亲华派”。2017年,他在汉堡举行的G20峰会上与中国领导人会晤,还在2018年11月亲自邀请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席“汉堡峰会”(第8届中欧论坛)。肖尔茨2019年初访问中国时,因为没有提及所谓“人权问题”,还被立场偏自民党的《南德意志报》批评。

然而,这时的肖尔茨还不是总理。

联邦议院选举前后,肖尔茨对于对华政策态度模糊,他所在的社民党在选举计划中也几乎没有提到中国,竞选活动中也缺少外交政策方面的表态。

彭博社认为,随着拜登政府敦促欧洲在和中国的“对峙”中更“旗帜鲜明”地和美国站在一起,肖尔茨即将面临压力。

9月27日,社会民主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中)赢得议院选举,社民党开始筹划组阁谈判

“异见”

然而,选举结果却显示,起码在执政初期,他会是一个比默克尔更“弱”的总理,对于外交政策的把控力度不会比默克尔刚上台的时候强。

央视援引德媒报道称,当地时间10月15日,德国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领导人共同宣布,将正式建议其政党开启联合组阁谈判,朝着组建新一届联邦政府迈出了一大步。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在气候目标、是否增税、外交政策以及最低工资等议题上相互妥协。

10月15日,三个党发表声明,宣布已达成联合组阁的初步共识。声明说,各党相信可达成一个长远可持续的组阁协定。肖尔茨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三党都希望在今年年底前达成协议组成新政府。

然而绿党和自民党对于中国的批评声音都比默克尔时期更大。绿党刚在汉堡爱姆比斯特尔区当选的议员蒂尔·斯特芬(Till Steffen)透露,关于联合组阁的谈判刚开始,党内就决议先推出他们的外交政策优先项,即对于中国涉台、“新疆人权”等议题应当加强批评。

斯特芬说,与默克尔时代相比,德国“对中、对俄的政策会起变化。”但他也补充,“我不确定任何政府能够减少对华贸易,因为德国经济太过依赖中国。”

据彭博社介绍,默克尔上台后打出的对华政策叫“以贸易促改变”(Wandel durch Handel),意思是通过和中国的经济交往让对方接受西方的价值观。然而现在来看,这个政策失败了,却造就了汉堡的成功。

如今,汉堡州是德国最富裕的州,德国和欧洲经济中心之一,人均GDP位列德国首位。中美等100多个国家的领事馆坐落在此。

汉堡城市旅拍

值得注意的是,汉堡是欧洲第三大港口,更是欧洲最大的铁路港。此外,作为中国“一带一路”的一部分,汉堡每周和中国有200多列集装箱列车往来。某种程度上,中国是汉堡最大的贸易伙伴。

据汉堡港管理部门的数据,2019年,每3个从汉堡发出的集装箱就有1个运往中国;2021年上半年,与中国的贸易航线上海运集装箱的数量,是德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美国的4倍多。

除了中远集团,还有550多家中国企业在汉堡设立了办公地点。

汉堡商会的希尔格说,当然,汉堡的企业期望下一届政府在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以及社会和环境合规等问题上,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

“对汉堡企业来说,中国无论在现在还是在未来,都很重要,所以我们要以某种方式和中国打交道,每个人都同意这一点,”她说。

德国乃至欧盟都在加大投资审查的力度,以及设计新的贸易保护机制。德国已经制定了旨在增强供应链弹性的法律法规,并将于今年秋季在欧盟层面实施。“没有一项措施专门针对中国,但每项措施都考虑到了中国。”彭博社宣称。

彭博社认为,如果肖尔茨在圣诞节前达成联合组阁的目标,他的对华政策将面临直接挑战。到时候,是否“抵制冬奥会”、“阻止华为进入德国5G市场”等决定也要做出。

中国欧盟商会会长约尔格·乌特克(Joerg Wuttke)称,“中国政府觉得默克尔是一个诚实、正直的人。她没有‘对北京和柏林摆出两幅面孔’——这是中国政府欣赏的。而肖尔茨同样也是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