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逮捕班农,背后是拜登和特朗普的殊死搏斗
资讯

风向|逮捕班农,背后是拜登和特朗普的殊死搏斗

2021年10月20日 20:43:50
来源:风向

文/凤凰网《风向》特约作者 美第奇效应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高级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图源:IC Photo

核心提要:

1.国会的支持是美国总统施政的关键,但目前拜登在国会的权力基础非常薄弱。而且他的支持率跌至42%左右,低于历来民主党总统的同期水平,这意味着他已经失去了部分民主党基本盘,极有可能在国会中期选举中遭遇大败,连任希望渺茫。

2. 为了保住国会优势地位。拜登很可能在学习“加州经验”——即加州州长纽森通过抹黑特朗普及共和党,在弹劾选举中胜出并保住了州长职位。而以一月六日冲击国会案作为突破口,指控特朗普鼓动叛乱,如此一来特朗普身家性命难保,自然不会成为威胁。

3.但要想指控特朗普,此取得足够的物证极难。所以拜登和民主党集中在人证的突破。虽然知道班农大概率不会交代起对特朗普不利的事实。但起诉班农的意义,更多在于“杀鸡儆猴”,撬开其他几位特朗普前高级助理们的嘴,挖出能够埋葬特朗普的“黑料”,才是真正企图。

Once more unto the breach, dear friends, once more; Or close the wall up with our English dead!再向那缺口再冲一次,好朋友们,再冲一次,否则就用我们英国阵亡的士兵去填补那城墙吧!

——《亨利五世》第三幕第一场

10月20日,美国众议院,一月六日国会骚乱调查委员会,以9票同意0票反对的一致意见,决定起诉拒绝作证的特朗普前顾问,号称“白宫唯一不用穿西装的国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此前一天,班农已经被众议院特别委员会建议逮捕

可以说,民主党和拜登,有点“狗急跳墙”了。

拜登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中期选举”

美国的总统权力,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他所在的政党。我们常说,所谓权力,一个就是管人,一个就是管钱,美国总统也不例外。

总统对于国内事务的管理权主要有三个,第一个就是对关键岗位的任命权,第二个是制定预算,第三个是所谓的总统特别命令(executive orders)。但是任命关键岗位,需要参议院的投票许可,制定预算需要众议院和参议院的表决同意,所以总统的管人和管钱的权力,其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所在的政党是否能够控制国会多数席位。如果自己所在的政党失去了国会多数,那么美国总统要推行他的政策,堪比蜀道之难。

第二任期的奥巴马就曾经遭遇过这样的窘境,以至于他不得不大规模的诉诸总统特别命令来推行自己的政纲,不但效果差了很多,也招致了很多批评(总统特别命令被认为是非民主的管理模式),给他的后任竞选者希拉里败选埋下了导火索。

目前拜登所在的民主党,以非常微弱的优势控制着国会。参议院方面,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席位打平,各占50席,但是哈里斯副总统作为名义上的参院主席,在票数相等的情况下可以投下关键一票(tie breaker),所以勉强控制了参议院。在众议院方面民主党占220席,共和党占212席,空闲3席。可见,拜登的权力基础非常的薄弱,所谓多数优势,仅在毫厘之间。

美国的国会下院,也就是众议院,任期是两年;国会上院,参议院,任期是六年。因此在马上要到来的2022年,全部的众议员和三分之一的参议员,需要重选,因为这种改选发生在总统任期的正中间,所以叫“中期选举”,常常被认为是选民给新上任的总统施政结果的打分。

拜登的支持率变化表

一般来说在任总统的政党中期都会输一点,但是不会输特别多,特别是第一任期的中期选举很少特别大的失败,而拜登目前42%的支持率,说明其没有拿到民主党的基本盘,很可能会丢失国会多数的支持。到时候,寸步难行的拜登,基本上也就可以断了2024年连任的念想了。想要靠外交谋取足够的支持,可能需要取得极大胜利比如“赢得贸易战”或者“让普京认输”,可能性太低。

拜登与历届美国总统支持率对比。

拜登这边原来的计划是,趁着国会多数席位还握在手里,快速的通过一个巨大的“放水计划”:一个高达3.5万亿美元的超级基建和经济刺激特别预算,大水漫灌之下,打了鸡血的美国经济必然短期之内快速繁荣,通过金元和福利赎买选票,保证中期选举的胜利。拜登的过墙梯不可谓是不高明,但是他的智囊们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在美国当下债务盈天的环境下,哪怕拜登本党内部也有很多人对大举债大放水有很大的顾虑,更不用说舆论和共和党了。

疫情控制不力,阿富汗狼狈撤兵颜面扫地,通胀高企物资紧缺,不管从哪个方面看,拜登输掉“中期选举”和国会多数,变成“跛脚鸭”总统进而输掉连任,已经板上钉钉了。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何况于已经在美国政坛最高层混了快四十年的拜登。

救命稻草,“加州经验”

今年在加州也发生了一次类似的选举,给了拜登一个启发。

当时加州的民主党州长纽森,因为丑闻和施政不力,被共和党弹劾,举行了“特别弹劾选举”。本来共和党风头正劲,很有可能将纽森打败,但是因为共和党选出来的州长候选人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纽森在最后时刻通过在加州大举抹黑特朗普,甚至造谣说一旦“特朗普的人”上台,连大麻合法都会被取消,最后竟然靠这招绝地逢生,在弹劾选举中胜出保住了州长职位。

拜登和民主党意识到,共和党里边还是有大量的参选议员身上刻着深深的“特朗普印记”。只要把特朗普抹的足够黑,那么“中期选举”还有希望。“加州经验”推广到全国,是拜登保住国会优势的最后机会。

美国加州州长加文·纽森。图源:IC Photo

加州毕竟白左大本营,抹黑特朗普这事太容易了。但是全国范围内的“中期选举”可是另外一码事。拜登政府目前的支持率已经下降到42%附近,货比货得扔,好多人还挺怀念特朗普在位的日子。这种情况下,就必须出点奇招。

正常美国政客抹黑有三板斧:裤腰带以下故事,贪墨公款(包括竞选经费),违法犯罪(酒驾、偷税、存青少年色情片等等)

但是这三条对特朗普都无效。特朗普属于别人都动手之前,自己先把自己涂成乌鸦,让你黑无可黑。抹黑腰带以下的事情?特朗普直接给色情片明星13.5万封口费,不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还能找到比这更严重的?贪墨公款,特朗普是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的人,能缺钱?

所以抹黑特朗普,只有指控违法犯罪这一条路。但是特朗普因为他亲戚酗酒而死,本人滴酒不沾,怎么酒驾?偷税虽然很可能他干了,但是特朗普税表咬定牙关不公布,你也没办法证明。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震动中外的一月六号特朗普粉丝冲击国会大厦这件事。

“莫须有”

拜登的策略是,证明特朗普鼓动了粉丝冲击国会山,然后找到证据证明特朗普的目的是绑架或者胁迫当天正在投票确认拜登当选结果的国会议员改变他们的意见,胁迫副总统彭斯宣布选举非法。

只要能找到一丝半点证据,就能轻松的给特朗普定一个鼓动叛乱的罪名 ,别说再选总统了,估计连身家性命都不保。而那些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议员们,也都变成“叛国贼”帮凶,民主党的中期选战,自然不战而胜。

当地时间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示威者进入美国国会区域,并攻破了国会大厦。图源:IC Photo

但是这个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

自从尼克松因为录音带被弹劾之后,美国总统的影像录音都被严格控制,当时特朗普还贵为总统,特勤局安保反间谍措施密不透风,想要找到音像证据几乎不可能。

而且特朗普在一月六日事情闹大之后,还发了一个电视讲话,让他的支持者回家,让证明特朗普鼓动叛乱这事更加难上加难。

国会情报委员会和FBI忙活了好几个月,也就是把几十个当时冲进国会里边涂鸦破坏的普通凑热闹川粉定罪,一个高层或者说组织者都没抓到。

如果没有物证,那就只能靠人证了。

图源:IC Photo

被逼到墙角的拜登决定采用极端高压战术。

民主党为首的国会调查委员会,传唤了11个特朗普当时的助理,准备用口供定罪。这十一个人包括当时一月六日活动主办方的行政文员、项目经理、舞台总监、活动运营经理、通讯协调经理、活动主管等。后边又追加了更高级别的前总统幕僚长 Mark Meadows,前代理国防部长Christopher Miller,前国防部高官Kashyap Patel,前总统副幕僚长Daniel Scavino,前司法部副总检察长Jeffrey Clark以及这次被起诉的“国师”班农

民主党下了决心,冒着背上政治迫害的骂名,准备大力出奇迹。

美国的众议院是有调查权的,但是没有司法权。被传唤的证人作伪证会被追究严重的刑事责任(Perjury在美国是非常严重的罪行),但是如果接到传票,不去做证,反而罪责轻很多。

虽然美国建国之初的时候,国会是可以让国会亲卫队(congress sergeant-at-arm)直接出手把不愿做证的证人关到国会地下室的特别监狱,一直关到愿意作证为止。但是进入现代以来,美国国会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估计这次也不会玩这么大。

因为国会不能定罪(除了总统以外),所以如果真的不去做证,国会也只能以藐视国会的罪名,找一个联邦法庭,起诉不作证的证人。理论上说,如果拒绝作证,可以被判十万美元的罚款,或者一年以下的监禁。

这样又要准备开庭,还要启用陪审团,官司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远水不解近渴。说不定拖个几个月,中期选举民主党大败,丢失了国会的控制权,所谓的藐视国会的罪名,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杀鸡儆猴和见招拆招

事实上,班农本身也被国会传唤过多次,不管是“通俄门”还是特朗普弹劾案,国会一直都想从班农身上弄出点情报,去年八月份也以藐视国会的名义准备起诉他。

班农是个计算周密的“国师”,自然知道孰轻孰重。 如果特朗普完蛋,他的下场只会更惨。如果特朗普还在,那么民主党反而会投鼠忌器,毕竟在政治正确的美国,搞“政治犯”可是大忌。所以他就一直牙关紧锁,抱着“坦白从宽、牢底坐穿”的信念拒不配合。特朗普当然也投桃报李,在卸任前一天,使用总统特权,给了班农“完全赦免”。

基于此,卷土重来的民主党必须摆出最凶的脸孔,来恐吓这些国会骚乱的证人。先拿“国师”班农来个杀鸡儆猴。

反正他们也知道班农是绝对不会说一个字的,不如就弄个血光四溅,吓唬一下其他几个“没见过世面”的证人。毕竟现在特朗普不是总统了,也没了特赦的权力,这些高级助理们还都年轻,真的弄上个联邦刑事罪,当律师的要被取消资格(disbar),当智库的“政审”不能过关(没错,美国也是有政审的),以后还怎么混?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19日,美国华盛顿,美国国会众议院“国会骚乱调查委员会”一致通过一份报告,指控前白宫首席战略师、前总统特朗普最亲密的盟友之一斯蒂芬·班农“蔑视国会”。图源:IC Photo

总之,一月六号的国会骚乱已经变成了拜登的最后一根稻草,民主党肯定会用出十足的力气和手段,想办法撬开特朗普的这些“前高级助理”们的嘴。而刑事起诉班农,不过是一到前菜而已。

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民主党打的这个算盘,可以说天下人皆知,不算阴谋而是阳谋了。

离中期选举就剩一年,只要共和党祭出“缠字诀”,想尽办法跟民主党在法律程序和议事流程上不断的纠缠以浪费时间,到明年局面自然会向着共和党有利的方向发展。

而且民主党党内也不是铁板一块,有多位民主党的大佬已经暗示,如果可以在预算上取得共和党的让步和支持,特朗普的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不愿意再去追究。内外夹击之下,拜登的搏命一击,八成是不会有结果的。

特朗普已经把新的竞选条幅做好,名叫“TAB(Take America Back)”,估计明年这个时候,输了“中期选举”的拜登哭丧表情和“TAB”旗帜的海洋会占领各大媒体的头条吧。

我想,在这个“国师”满天飞的新闻里,应该用克林顿御用国师James Carville的一句话送给拜登:“it’s the economy, stupid (经济才是重点,笨蛋)”。

别玩这些盘外花活了,好好把美国经济搞搞好吧。

风向|逮捕班农,背后是拜登和特朗普的殊死搏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