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旅行团传染链涉8省市,这家餐厅成扩散源头
资讯

唐驳虎:旅行团传染链涉8省市,这家餐厅成扩散源头

2021年10月20日 17:19:47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 西安大雁塔景区已经暂时封闭

核心提要:

1.根据各地发表的流调,内蒙古额济纳旗之外检出的19位感染者,都指向一个共同源头。几个旅行团都在达来呼布镇的同一家餐厅用过餐,而这家餐厅也检出5名员工确诊。但它只是传染扩散地,也是受害者,并非感染源头。

2.病毒的来源极大概率是达来呼布镇向北80公里的策克口岸。现在国内煤炭供应紧张,从蒙古进口煤炭能有力补充国内能源供应。策克口岸就是蒙古国煤炭入境的一条重要通道,大量货运司机往来,百密必有一疏。

3.中国周边都是疫情高发国,在保证经济运转的同时,病毒输入难以杜绝。这次西北输入疫情,公众普遍自觉配合,迅速完成流调,搞清感染来源,及时阻断了传播。但暴露的弱点就是有时信息传输互联互通慢了一步。

4.同样“为国守边”的云南瑞丽,最近几天也还在新增感染者。但是,瑞丽和诸多沿边口岸一样,未让一例本土病例向内地流动。同时,云南还要接收数以万计的归国投案的电诈人员。无数个边境抗疫一线人员,用汗、用血、甚至用生命换来了来之不易的防疫成果。

10月19日星期二,全国多地接连检测出西北疫情相关的感染者,但也快速明确了感染扩散源头。

额济纳旗外的19位感染者

先从首发报告的西安说起 。18日白天西安新增1例本土确诊,为接待陪伴旅行团的本地老同学王某。

另外,旅行团所住的唐隆国际酒店从17号凌晨获知阳性报告后已封闭。目前密接者已转移集中隔离,在酒店的其余人员全部就地隔离,其中员工164人,客人229人,首轮核酸均为阴性。

酒店已成立46人专班,分医护、消杀、安保、后勤保障等对内部隔离人员提供日常保障。

▎ 封闭后的酒店 图源:澎湃新闻

然后是兰州 。18日下午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报告一管10人混检结果出现阳性,立即将10名被检者转入隔离管控、进行单采单管核酸检测。

经甘肃、兰州两级疾控中心复核,其中的张某为阳性。而与张某同行的4人,以及因上学未去的张某儿子(小学五年级)也为阳性。

张某陪同父亲张某某、母亲祝某某,以及2位大龄亲友张某某(从上海来)、石某某(从贵州贵定来)一行五人,也于10月11~15日从兰州前往张掖、嘉峪关、额济纳旅游。

可见,每年10月中旬的大西北,的确是胡杨林黄、天高静蓝的旅游旺季。

兰州疾控部门仅用一晚上就整理出了这个家庭旅行团的详细行程轨迹,为“破案”提供了重要线索。

他们11日乘动车D2703到达嘉峪关,由朋友自驾车到嘉峪关城楼游览。

12日上午自驾车前住额济纳旗,下午在黑城弱水胡杨林游玩;晚上驾车到达民宿;随后驾车前往桐楠阁家常菜馆大厅就餐。

13日早上驾车前往桐楠阁吃早餐;然后出发前住策克口岸参观;中午返回前往居延海;下午参观居延海胡杨林景区。

14日早上驾车前往桐楠阁吃早餐,后驾车前往张掖;下午参观张掖七彩丹霞,晚上与张掖朋友一起喝酒。

15日早上由朋友驾车送至张掖西;中午乘坐动车D2746返回兰州。

17日报道有额济纳游客在西安核酸检测阳性。 18日上午,张某便主动步行前往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核酸采样,让这组感染较早显现。

另外,同行的父亲张某某、母亲祝某某,以及亲友张某某、石某某16日返回兰州后,已出现咽痛不适。

17、18日这两天,他们或去医院门诊购药(父母有本地医保),或去诊所输液治疗(外地亲友)。

再就是从西北出发,不知不觉接触被感染后扩散到全国的:

18日晚上22点,北京丰台区报告1例相关阳性。该人员乘坐K42次列车16日抵京,为9车厢18号下铺宁夏病例艾某(上海老友旅行团成员)的密切接触者。18日16时,该人员主动报告个人行程。

K42次列车是从敦煌开往北京的长途旅游列车,艾某曾于15日12时自嘉峪关站乘坐K42次火车(9车18下),16日凌晨0时46到达银川站,途经酒泉、张掖、武威等站。

在银川之后,K42次停靠包头、呼和浩特东、大同、张家口等站,终点站为北京(16日19时39分到达)。

18日晚上22:50,宁夏吴忠市人民医院发现1例阳性。感染者为游客许某。初步流调结果显示,活动轨迹如下:

12日中午许某一行10人从杭州飞抵银川;12日~13日,乘坐包车先后到水洞沟、沙湖、贺兰山岩画、韩美林美术馆游玩;

14日~16日,乘坐包车到内蒙古额济纳旗胡杨林景区游玩,期间在桐楠阁家常菜馆就餐;

17日乘坐包车到巴丹吉林沙漠游玩,深夜抵达甘肃武威;18日乘包车中午抵达宁夏中卫,傍晚17:10到吴忠市人民医院核酸采样;

18日中午,湖南长沙县报告1例阳性。感染者蒋某为甘肃嘉峪关人,来长出差参加由江苏某企业举办的智能洗涤观摩活动。

蒋某某,男,40岁。17日13:15-17:45乘坐成都航空EU2446航班从嘉峪关抵长,乘坐出租车从黄花机场入住华良华天假日酒店。在酒店晚餐后到酒店附近的湘菜馆吃宵夜。

18日蒋某某在酒店用完自助早餐后,乘出租车到达长沙县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核酸检测。采样后乘坐出租车赶上参观公司的大巴,前往3家洗涤公司参观后回到酒店就中餐。

中午,经长沙县第二人民医院告知核酸检测阳性后,进行隔离。目前3名随行人员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北京丰台、宁夏吴忠的感染来源都能明确。但唯独在长沙发现的嘉峪关人蒋某,单从湖南方面的通报来看感染来源不明,难道在嘉峪关市也已出现了社区传播?

很快在19日白天,嘉峪关市疾控部门便清楚通报了蒋某的感染来源。原来,他就是兰州家庭旅行团到嘉峪关负责接待的那位朋友。

而且蒋某从11~15日,和张某一起驾驶自己的大众SUV,搭载张某父母亲友一行6人,共同去额济纳、张掖游玩。

15日中午张某一家从张掖乘坐动车回兰州后,蒋某独自驾驶自己的SUV返回嘉峪关。

也就是说,蒋某也是这个兰州旅行团的一员,被共同感染是正常的,并非嘉峪关市已出现了社区传播。

嘉峪关市高度重视疫情防控工作,从10月18日早上8点开始,在全市重点区域开展核酸检测,截止19日早上10点30分,已完成核酸检测197369人,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另外,18日晚上22:50,贵州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也复核出1例相关阳性:

确诊病例男,66岁。10月9日从遵义飞往兰州,后乘火车10日凌晨到达酒泉,出站后乘坐旅游大巴前往黑水古城,11日到金塔县胡杨林景区。

12日前往额济纳旗游玩,13日从八道桥景区包车到酒泉,后乘高铁至张掖。14日游玩张掖七彩丹霞后,15日前往青海西宁,乘长龙航空GJ8796于晚上22:40抵达遵义。

16~17日乘坐旅行社大巴车跟团到重庆黔江大峡谷等地游玩。18日上午从家乘公交车到医院做核酸采样。

截至18日深夜,在额济纳旗之外,已经检出了19位相关感染者。而已公布详细流调的感染群体,都指向了一个共同源头。

额济纳旗桐楠阁餐厅5名员工确诊

根据各地发表的流调,上海老同学旅行团、兰州家庭旅行团、杭州10人包车旅行团,在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期间,都有过甚至是多次在桐楠阁餐厅就餐的经历。

这家餐厅的正式名称是“桐楠阁酱骨家常菜”,今年7月才新开张。

餐厅位于居延名邸小区的西门北侧,一楼是大厅,二楼是5个包厢,同时还经营早餐。

由于街道两边都是开满了民宿的小区,不少游客在品尝后觉得味道不错,此后几天都来这里就餐。

在网络上,到此一游的游客点评留言:菜品丰富美味、分量够大、富有特色,服务热情周到、环境整洁。

可见在这旅游旺季,这家用心经营的新餐厅欣欣向荣的势头。

但谁想到一场无妄之灾,新冠病毒隐秘传来,让这里成为了疫情的扩散地

根据餐厅经营者何先生介绍,共有11名员工,5人在18日已确诊,加上他另外6人目前隔离无症状。

在这样的形势下,额济纳旗改变了18日仅仅是“达来呼布镇较大范围核酸采样检测”的计划,从19日起在全旗范围内开展全民核酸检测工作(含常住人口、流动人口、短暂停留人口等)

额济纳旗还关闭出入通道和策克口岸,实行48小时临时管控,启动全民核酸检测,暂停呼和浩特至额济纳K7911/K7912次列车,暂停所有景区、公共活动场所以及营运车辆运营,学校停课,线下各类会议、展销、演出、竞赛等聚集活动,一律取消或延期。

需要注意的是,桐楠阁餐厅是传染扩散地,是病毒受害者,但并非感染源头。

病毒也不是在餐厅后厨炒菜就炒出来的。

在疫情追踪已经追到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的情况下,已经可以进一步明确,病毒的来源极大概率是向北80公里的策克口岸了。

这本来也是明显的逻辑,17日当晚就能判断。现在国内煤炭供应紧张,从蒙古进口的煤炭是国内能源供应的有力补充。

策克口岸就是一个蒙古国煤炭入境的重要通道。 大量的货运司机往来,百密必有一疏。

毕竟与此同时,与蒙古国接壤的内蒙二连口岸,也在发生输入性疫情。18日新增了2名、19日新增了3名间接感染者。

现在,疫情清零的一个关键,是额济纳旗的全民核酸检测,查出感染来源。另一个则是要靠各地对从额济纳返回旅客的检测与阻断传播

以目前检出旅客的表现来看,大家都很自觉 。北京的K43同乘者18日下午看到信息,主动报告。

兰州带父母亲友出行的张某,以及嘉峪关接待的朋友蒋某,还有遵义跟团出游的66岁老人,都在18日一大早就自行主动去做了核酸检测。

来自杭州的10人旅行团,18日傍晚包车返程抵达吴忠市后,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医院做核酸检测。

有公众的普遍自觉配合,外传的病毒感染链就能迅速查清和阻断。 这就是动员起来群防群治的效力。

需要再次强调,在常态化防疫形势下,拉动边境旅游经济、享受晚年生活的被感染游客是受害者!

病毒不是餐厅后厨炒菜炒出来的,也不是景区胡杨林里长出来的,更不是旅客行李箱里变出来的,是境外病毒从口岸入境带来的。

艰苦卓绝的云南边境

不要忘了,遥遥南疆,“为国守边”的云南瑞丽,最近几天都还在一直新增感染者。

3个月来,因为新冠疫情,根据国家传染病防疫法执行全城封控。 一切为了控制疫情传播,不停的核酸检测。

从国内疫情开始到现在,瑞丽人民已经倾尽所有为疫情防控努力,把疫情防控作为压倒一切的工作了。

什么办法都尝试过了,边境隔离墙修了两道,缅甸人遣返了一批又一批,抵边村寨也撤离了,路上的监控密密麻麻。

病毒还是防不胜防,零星病例如影随形,不断出现。

但是,瑞丽和诸多沿边口岸一样,都从未让一例本土病例向内地流动。

能够取得今天这样的防疫成果,是无数个边境抗疫一线人员用汗、用血、甚至用生命换来的。

2021年4月10日凌晨,35岁的德宏州交警支队瑞丽高速公路交巡警张峻珲,在疫情防控一线突发疾病殉职。

2021年6月29日下午,40岁的德宏州梁河县一线民兵曹德才,执行完疫情防控任务,准备轮休时,因劳累过度出现呕血。7月1日抢救无效殉职。

2021年7月31日凌晨,34岁的盈江县昔马镇团结村红木树村民早爱国,发出当天工作图片后,在疫情防控值守点上突发疾病,再也没有醒来。

2021年8月23日中午,44岁的瑞丽市畹町镇混板村委会委员吞静,在防控一线突发心梗,抢救无效殉职。

在边境疫情防控的“战场”上,还有许多人像吞静、曹德才、早爱国、张峻珲这样,用实际行动践行“镇守边关、视死如归”的誓言,用生命守护着生命。

为了入境,偷渡客们无所不用其极。有的游泳,钻下水道,有的挖地道,有的搭梯子,还有的身带长刀,跑进香蕉地躲避追捕,被发现后还攻击守边人。

有一名守边人在值守时大腿被刺伤,缝了十几针。

云南还要接收数以万计的归国投案电诈人员

除了瑞丽姐告口岸正对着的缅甸木姐(缅政府控制),缅北还有三座城镇与中国云南省直接接壤——老街、邦康、勐拉。

临沧市镇康县城南伞镇,毗邻掸邦一特区的果敢(老街);

普洱市孟连县勐马镇的勐阿口岸对面,是掸邦二特区的佤邦(邦康);

西双版纳州勐海县打洛镇对面,就是掸邦四特区的小勐拉(为了区别于云南的勐腊)。

这里战火纷飞,势力盘根错节,却仍靠着与中国比邻的地理优势,疯狂汲取生存养分。

这里能收到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的信号,却又不在中国的管辖范围内,也因此成了电信诈骗犯罪分子的天堂。

现在,一方面是疫情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多个地方政府,对这些非法出境的人员已经掌握了情报,下了最后通牒:

再不回国,户口就要注销了。

从6月开始,中缅边境排起了长长的人流,大批人拖着行李,排队等候入境。

在重大利害面前,这些滞留缅北的人员宁可入狱,也要回国投案自首。

随后,在境外经过5天集中隔离、3次核酸检测呈阴性的入境人员,分批从专用通道陆续进入镇康南伞、孟连勐马、勐海打洛等地的集中隔离点。

以孟连县为例,已建成隔离场所40个,有房间10862间,其中单人独卫标准的有7534间,以隔离21~23天计算,平均每天可新接纳入境隔离人员475人。

而平均1间隔离板房、1个入境人员,就要配备1位管理工作人员。他们组成医疗专班、保安专班、后勤专班,为服务入境人员管理做好准备,

工作人员在这里连续执勤28~30天,然后再经14天隔离,历经50多次核酸检测之后,才能休假14天。然后又是一次历时2个月的循环。

白天进入隔离区,工作人员有的要穿着防护服工作3个半小时以上,接近40摄氏度的高温挑战着身体极限。

边境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一年多来,孟连县实现了“输入疫情零扩散、医务人员零感染、本地病例零出现、远程传播零发生”的防控目标,取得了来之不易的抗疫成果。

云南与缅甸、老挝、越南三国山水相连,有8个边境州市、25个边境县,有19个国家级口岸、6个省级口岸和65条边民通道。

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东南亚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经历着确诊数、死亡数的新高,情况远比去年严重。

云南是现在全国收治新冠感染病人最多的省份,境外输入累计确诊病例1156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007例,现有确诊病例149例。

在云南4000公里边境线上,军人、警察、医护人员和全体边民值守人,以“镇守边关、视死如归”的决心意志,睡工棚、吃泡面、熬长夜,战蚊虫、防偷渡、保平安,打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阻击战、持久战。

守边境很难,但再难也要守。

小结

中国的几个陆上邻国——北边的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南边的越南、缅甸,都在经历疫情高峰的冲击。

与这些国家接壤的黑龙江、内蒙、新疆、云南、广西,都面临疫情从边境输入的压力。

从新疆到东北,从内蒙到云南,一年来已发生了多次病毒在边境入境的情况。

新疆边境地区已经实施了每3天一次的常态化全民核酸检测,云南瑞丽已经把姐告国门社区等沿边居民统一后撤安置,依然不能彻底杜绝外来的意外病毒感染——

可能来自边境口岸的通关货物或者司机,还有动物跨境传播的可能,毕竟动物也是新冠病毒的宿主。

但如果没有这3天一次的常态化全民核酸检测,发现时间必定会延迟、病毒也会扩散。

这就是现实的常态化防疫态势——防不胜防,但依然要枕戈待战。

从这次西北输入疫情的防控来看,大部分地区的疾控中心表现都很优秀,迅速完成了流调,搞清感染来源,及时阻断了传播。

暴露的弱点就是有时信息传输互联互通慢了一步,内蒙边境的额济纳旗防控意识略淡了一点,没有意识到策克边境的病毒输入风险。在胡杨林旅游高峰,全国各地游客涌入,在接待的同时本来更应加强防控。

其实,新疆边境的常态化检测就是一个尽早发现的好办法。早发现,早阻断,是控制传染病的最根本举措,尤其是面对新冠D毒株这样传播能力超强的病毒,常态化检测至少应覆盖高风险人群。

现在回想国庆时期的新疆霍尔果斯疫情,常态化防控迅速阻断了传播,减少了内地的损失。国庆期间在伊犁行程被阻的游客,也应多一些理解。

在这个周边都是疫情高发国的地球上,想要在保证经济运转的同时绝对“零输入”,事实上已经证明是不可能的。

但常态化防控的能力体现,就是尽早发现,及时阻断,保证国内的正常生产生活。

只有经济运转,社会繁荣,疫情防控阶段性成果才会更持久、更扎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