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陕西7名感染者来自同一旅行团,大概率在这里被感染
资讯

唐驳虎:陕西7名感染者来自同一旅行团,大概率在这里被感染

2021年10月18日 22:31:10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陕西通报的旅行团传染链已致8人感染,其中7人从上海出发。根据上海方面的排查情况,以及他们的行程流调。如果感染点是在上海、西安,近10天内必然已经报出其他的感染者。所以,更大可能是在额济纳旗旅游期间感染上的。

2.目前来看,由于疫情发现比较及时,社区传播扩散的可能性相对较低。但一对大学退休教师夫妇的疏忽,为防疫工作增加了难度。

3.中国的几个陆上邻国,都在经历疫情高峰的冲击。与这些国家接壤的黑龙江、内蒙、新疆、云南、广西,都面临疫情从边境输入的压力。

4.边境输入,现在是继归国入境人员、境外冷链输入之后的又一大防控难题。据介绍,目前西北边境的物防设施比较健全,西南边境物防设施缺口较大、尚在完善之中,工作压力和强度很大。

10月17日星期天下午,西安卫健委的通报又打破了半个月的国内疫情平静。

西安卫健委的通报时间线稍显混乱,经与各地稍晚公布的病例活动轨迹,综合梳理后如下:

姜某,男,62岁,闫某,女,62岁;两人系夫妻,均为上海某高校退休教师。

10月9日早8时,两人由上海浦东机场搭乘国航CA1216航班,于10时40分抵达西安咸阳机场;

13时54分转乘东航MU9649航班前往甘肃张掖;16时06抵达张掖甘州机场。租用一嗨车辆,入住张掖宾馆,步行至祁连羊肉馆包厢用餐,步行回张掖宾馆。

10月10日,上午在平山湖大峡谷游览,午餐在车上吃了自购食物;下午在七彩丹霞景区游览,后在景区门口购买玉米,途径中国石油丹霞加油站加油,进入丹霞高速入口前往酒泉市金塔县。

11~14日,在内蒙古额济纳旗自驾旅游;其中13日在内蒙古额济纳旗人民医院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

15日上午9时在甘肃嘉峪关中医医院进行1:10混检,两人获知检测结果异常时,已到西安

中午13时38分,该夫妇2人搭乘东航MU2165航班(嘉峪关—西安),于15时抵达抵达咸阳机场,17时乘坐出租车入住唐隆国际酒店。

16日上午8时15分,两人搭乘出租车前往西安市第八医院(新冠定点医院)进行核酸采样检测,9时由八医院搭乘出租车前往大雁塔,在大雁塔北广场及大慈恩寺游玩;

11时步行至侗庆楼古法面新陕菜就餐,随后于12时20分步行返回酒店休息;

下午14时30分,搭乘出租车前往市八医院查看结果(结果待出),15时40分搭乘出租车返回酒店;

傍晚17时,初筛结果显示阳性,随即对2人落实隔离措施。当晚陕西、西安省市两级疾控中心复核为阳性。

大西北疫情再起升

有人问,怎么又飞机又能自驾呢?

从行程看,显然是落地张掖,然后从张掖租车,行经酒泉,去内蒙古最西端的额济纳旗,看著名的金秋胡杨林去了。

然后返回嘉峪关,在嘉峪关异地还车,飞往西安。

嘉峪关和酒泉本来就是一体的,后来因为酒泉钢铁公司,分立出嘉峪关市。“酒嘉合并,敦煌升级”的提议说了很久。

国内的新冠感染,当然不是凭空变出来的,也不会是孤立的 。姜某闫某必有“上家”。上海?西安?酒泉?额济纳?

简单分析一下,如果两人的感染点是上海、西安,那么必有其他感染者,近10天时间,其他感染者早就暴露了

所以,更大可能是在额济纳旗旅游期间感染上的

额济纳旗与蒙古国接壤,有重要的策克口岸 。策克口岸位于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境内,与蒙古国南戈壁省西伯库伦口岸对应。

这里对外辐射蒙古国南戈壁、巴音洪格尔、戈壁阿尔泰、前杭盖、后杭盖等5个畜产品、矿产资源较为富集的省区。

这里是中国国内陕、甘、宁、青四省区和内蒙古所共有的陆路口岸,同时也是内蒙古第三大口岸

运煤送货的大卡车会经此出入,有边境输入的可能 。10月13日,蒙古国驻华大使巴德尔勒还到策克口岸考察访问。

而从社交网络上游客发布的参观照片看,这里至今仍可以参观游览,实在是有点大意了。

本来可以在嘉峪关酒店就控制住的感染,一下涉及了 嘉峪关机场、15日的MU2165航班众多乘客、咸阳机场、西安5辆出租车及后续乘客、大雁塔的众多游客,还有一家陕菜餐馆

这实在是闹大了。当然,现在更大的问题是他们到底是在哪里被感染的呢?源头在哪里?

嘉峪关市、西安雁塔区都有全民核酸检测的必要。当然,还有额济纳旗,以及近日从额济纳旅游返回的游客。

这样才能找出病毒传播的路径与源头。

中国的几个陆上邻国——北边的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南边的越南、缅甸,都在经历疫情高峰的冲击

像俄罗斯的日新增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000人,达到了美欧的疫情高峰规模——

据俄防疫指挥部16日通报,该国新增新冠死亡病例1002例,这是去年疫情开始以来该数值首次突破千例,累计死亡222315例。

而且这些国家的疫苗接种率,除了蒙古之外,都不高。

与这些国家接壤的黑龙江、内蒙、新疆、云南、广西,都面临疫情从边境输入的压力

感染追踪与流调情况

在西安确诊2人之后,各地随即展开密接者追踪和流调工作。

原来,他们这是一组退休夫妇旅行团,7人来自上海,1人来自银川。

8人从张掖共租2辆车辆,到内蒙额济纳旗旅游,观赏金秋胡杨林。15日1人乘火车返回银川,其余7人飞往西安。

抵达西安后有老同学来接机,分乘私家车、出租车抵达唐隆国际酒店。

16日周六病例1、2去八医院做核酸检测,游玩大雁塔;其余5人去朋友家做客,乘朋友私家车前往曲江池、西安世博园、大唐不夜城等地游玩。

17日周日凌晨6时,其余5人被疾控部门集中隔离,后转往市第八医院核酸检测阳性。4人为确诊病例,1人为无症感染者。

截至18日周一上午8时,西安已追踪到7人的密接1553人、已在外地266人均转当地协查。次密457人,已在外地37人均转当地协查。

目前,包括与病例接触最为密切、接触时间最长的3个同学、1名司机在内,已出的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同时对病例活动过的18处相关场所实行封闭管控,累计检测环境样本2043份,结果均为阴性。

累计消杀面积约53万平方米——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足球场的面积也就7000平米即0.7万平米,这是消杀了76个足球场。

目前来看,由于疫情发现还是比较及时,社区传播扩散的可能性相对较低

想起了7月底南京机场相关超级复杂大疫情中的那位西安旅游澳门女孩,希望西安还能有那种好运。

银川市艾某某10月9日和7人在张掖汇合,15日中午12时自嘉峪关站乘坐K42次火车(敦煌-北京)卧铺,16日凌晨返回银川家中。当天中午在家附近就餐,下午随家人朋友去看房。

17日中午得知同伴确诊后,自驾车到医院采集核酸,回家后由当地疾控中心转入集中隔离。当晚结果阳性、凌晨复核阳性

银川17日周日下午已对艾某某的密接、次密接开展全面排查追踪管控。

自15日周五17时30分起,嘉峪关市已经安排部署对10人混管弱阳性结果展开调查。

市中医医院对全院各区域进行环境物表采样,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对475名医院职工和392名住院患者及陪护人员进行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市疾控中心对2人行程涉及到的酒店、租车行、洗车行、加油站等重点地区和重点人员开展流调、采样,共采集环境标本59份,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嘉峪关市经初步流调,排查出密接者26人,核酸结果均为阴性,已全部落实集中隔离。

对入住酒店的133名旅客和工作人员,以及179名机场工作人员进行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但嘉峪关仍决定,18日用一天时间完成全民核酸检测。

上海方面,截至18日周一上午10时,已筛查在沪相关人员308人,排查相关场所的物品和环境样本277件,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相关场所已进行终末消毒

另外还反馈,离沪7人都完成了全程疫苗接种。显示目前两针疫苗的抗体水平不足以阻断感染与传播。

这也再次说明,感染源不在上海,而在边境地区的额济纳旗。这个老年旅行团,大概率是在额济纳被感染的

这个老年旅行团在额济纳旗的行程如下:

11日上午甘肃省酒泉市金塔县胡杨林景区,傍晚黑城弱水胡杨景区,晚上达来呼布镇民宿。

12日居延海胡杨林景区

13日一道桥胡杨林景区,傍晚在额济纳旗人民医院做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14日白天自驾7小时,傍晚到达甘肃嘉峪关关城景区,入住嘉峪关诺金酒店。

虽然他们没有去策克口岸参观,但病毒从80公里外的策克口岸传入,感染达来呼布镇是很有可能的。

毕竟,内蒙古的第一大口岸满洲里、第二大口岸二连,都出现过边境感染的情况。

国庆假期已过,这个老年旅行团在地广人稀的胡杨林景区内感染概率略低,但在达来呼布镇的3个晚上,都有餐馆就餐的情况,有被感染的几率

额济纳旗针对感染游客团体的行程轨迹,已第一时间对密接、次密接者进行追踪排查和隔离管控。

经核酸检测,已出现初筛为阳性情况,正在进一步复检。

从10月18日早上9点起,旗(县)城达来呼布镇的城区人员,已安排进行较大范围核酸采样检测。

从即时起,额济纳旗行政区域封闭管理48小时,各交通出入口实行交通管制,所有景区关闭。

现在看来,西安、上海、嘉峪关、银川的情况应该都还好,就是额济纳旗需要重点筛查

当然,额济纳胡杨林的最佳旅游季节就快过去了。 问题在于已经从额济纳返回的全国各地游客,为人为己,应当都做一次核酸筛查。

通知追踪的罗生门

对于最早的西安方面的通报“混检结果异常,两人自行离开”,引发了网络的一片愤怒指责。

其实这里面有些细节还是可以厘清的

从嘉峪关方面的更详细通报来看,15日上午9时,上海退休教师夫妇在嘉峪关市中医院检测采样;

下午17时,医院发现上午的10人混检采样结果,显示为可疑阳性(弱阳性),通知10人回医院再次采样。

而这时上海退休教师夫妇两人已经抵达西安宾馆。

晚上21时,除已到西安的两夫妇以外的8人,复检结果已出,均为阴性。

晚上21时40分,嘉峪关疾控电话联系到2人,要求在当地尽早检测。

从15日21点之前的信息来看,退休教师夫妇上午在嘉峪关做的核酸检测,希望拿到一个证明。

这种核酸证明检测很多人都做过,并不要求结果出来之前不能活动。

而且该夫妻还有13日傍晚在额济纳做的核酸检测报告,所以符合登机条件,飞往西安也并没有问题

有人会问,自己觉得没问题,为什么要两次跑去做核酸?

因为西安在开完全运会之后,还将在10月22日至29日举办残运会(实际上相关比赛10月10日已经展开)。所以,进入西安需要持48小时内的核酸证明。

他们应该是不太确定13号傍晚在额济纳做的核酸证明,是否符合“48小时之内”(采样时刻还是出结果时刻)的要求,能不能用。

为保险起见,15日一早在嘉峪关又去做了核酸。本来,这是一个很好的主动筛查机制。

但直到10月17日上午8时30分,西安疫情防控部门才接到嘉峪关方面协查通报,两夫妇核酸检测结果异常

这时两夫妇16日在西安的核酸结果、两次复核早已出来,已经隔离、列入全国统计了。

按正常的行政信息呈递交换流程,嘉峪关疾控上报给上级即甘肃省疾控。甘肃省疾控再发函给陕西省疾控,陕西省疾控再转发函件给西安疾控。

一般这个流程一个小时就能走完,不知道这次在行政流程递送上出了什么岔子

但是,从15日21点之后的信息来看,两人16日在西安自行打出租车去做核酸,然后继续去景区游玩一天,是非常不应该的。

在10人混检,其他8人已经复核阴性的情况下,这2人阳性的可能性已经非常非常大了。

自觉的做法应该是当晚拨打110、120,联系西安当地警方和疾控部门,要求派负压救护车来接送核酸检测,在结果出来前进行自我隔离,而不应该去公共场所。

而且嘉峪关市疾控中心发布的信息强调,工作人员电话联系上2人后,要求他们在当地尽快尽早做核酸检测,并以电话询问的方式,持续追踪检测结果。

(这说明嘉峪关方面双管齐下,直接联系追踪当事人方面是通畅的,就是不知在跨省行政通知上流程出了什么岔子)

17日11时07分,嘉峪关疾控才接到陕西方面的正式《告知函》,知悉这两人16日17时核酸检测结果初筛阳性,晚上复核阳性,已隔离并上报列入全国名单

在嘉峪关方面15日晚上明确直接告知之后,在知晓自己大概率会是核酸阳性的情况下,16日虽然打车去做了核酸,但他们仍然继续像没事人一样,游玩大雁塔、餐馆吃饭

为了不影响自己的行程,不吭声不通气,这对大学退休教师夫妇仍然是实在不应该!

小结

边境输入,现在是继归国入境人员、境外冷链输入之后的又一大防控难题。

据介绍,目前西北边境的物防设施比较健全,西南边境物防设施缺口较大、尚在完善之中,工作压力和强度很大

面对严峻的防控压力,需要防线前移,有新的举措和思路。

根据中国驻缅甸大使馆消息:中方已向缅甸提供2660万剂疫苗,其中590万剂由中国向缅无偿援助,2070万剂由缅方采购。

在中方援助下,专用于中缅边境地区的100万剂疫苗和防疫物资大半已落地实施,在中缅边贸最重要的木姐-瑞丽口岸105码货物集散中心修建的方舱医院已投入使用。

中方希望缅方,在防疫关口前移、边贸货物机械化通关、打击非法越境等方面加大投入,为中缅边境贸易有序恢复,为云南减轻防控压力,创造条件

这些举措将为统筹云南缅甸疫情防控和保障边境贸易提供助力。

同样的措施,可以用于其他依然有边贸来往,特别是大批量货物输入输出的陆上邻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