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酒店坍塌致29死事故一审宣判:20人获刑
资讯

泉州酒店坍塌致29死事故一审宣判:20人获刑

2021年10月18日 19:39:56
来源:澎湃新闻

2021年10月17日,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所辖丰泽、安溪、南安、德化等4个基层人民法院,对泉州市欣佳酒店“3·7”坍塌事故涉及的杨金锵等13名被告人犯重大责任事故罪,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行贿罪一案,以及7起职务犯罪案件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依法对杨金锵等13名被告人和7名失职渎职、受贿公职人员判处刑罚。

2020年3月7日,位于泉州市鲤城区常泰街道上村社区南环路1688号的欣佳酒店所在建筑物发生坍塌事故,坍塌的建筑物系泉州市新星机电工贸有限公司综合楼,因长期违法违规建设、改建和加固施工导致坍塌,造成29人死亡、50人不同程度受伤,直接经济损失5794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新星机电工贸有限公司、欣佳酒店实际控制人杨金锵违反国家有关城乡规划、建设、安全生产规定,为谋取不当经济利益,在无合法建设手续的情况下,雇佣无资质人员,违法违规建设、改建钢结构大楼,弄虚作假骗取行政许可,安全责任长期不落实,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杨金锵等人将欣佳酒店建筑物由原四层违法增加夹层改建成七层,达到极限承载能力并处于坍塌临界状态,加之事发前对底层支承钢柱违规加固焊接作业引发钢柱失稳破坏,导致建筑物整体坍塌。相关责任人及欣佳酒店承包经营者在发现重大安全隐患后,未履行安全管理职责,未及时采取紧急疏散等措施,最终造成重大伤亡事故及严重经济损失,杨金锵及相关责任人员、欣佳酒店承包经营者应对事故后果承担刑事责任。杨金锵还伙同他人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用于骗取消防备案及特种行业许可证审批,使违规建设的欣佳酒店建筑物安全隐患长期存在,应依法追究相关人员刑事责任。杨金锵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单独或伙同他人向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致使欣佳酒店建筑物违法违规建设、经营行为得以长期存在,亦应承担相应刑事责任。

另查明,福建省建筑工程质量检测中心有限公司建筑物可靠性鉴定与抗震研究所承担检验职责的有关工作人员,在对欣佳酒店建筑物进行房屋质量检测时,明知存在安全隐患,仍违反技术标准要求,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应承担相应刑事责任。李泉生等2人在不具备相应资质的情况下,明知杨金锵未取得相关规划和建设手续,为欣佳酒店建筑物建设、夹层隔间、消防备案绘制建筑施工图纸,应承担相应刑事责任。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原副局长张汉辉、泉州市消防救援支队应急通信与车辆勤务站原站长刘德礼、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治安大队一中队原指导员吴家晓等7名公职人员存在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受贿、徇私枉法、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等犯罪行为。

根据各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情节、危害结果及认罪悔罪表现等,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对杨金锵以重大责任事故罪、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二十万元;对其余12名同案被告人分别以重大责任事故罪,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行贿罪等罪名,分别判处十三年至二年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对其中部分被告人并处罚金。对张汉辉以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徇私枉法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对刘德礼以受贿罪、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零二千元;对吴家晓以滥用职权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对其余4名公职人员分别以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判处四年至二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部分被告人亲属等旁听了案件的宣判。

相关报道:

泉州欣佳酒店坍塌致29人死亡,事故内幕曝光,违规细节触目惊心…

2020年3月7日,用作集中隔离的泉州欣佳酒店发生坍塌,事发时楼内共有71人被困,大多是从外地来泉州的需要进行集中隔离健康观察的人员,经过救援,42人得以生还,另外29人不幸遇难。

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的调查结论表明,这是一起主要因违法违规建设、改建和加固施工导致建筑物坍塌的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些党员干部、公职人员搞形式、走过场,失职渎职,没有守住安全底线,终酿成惨烈事故的整个过程被逐步揭开。

行贿一万元顺利建起违章建筑

调查结果显示,坍塌的欣佳酒店,从2012年地基开挖的第一天起,就是一栋违章建筑,它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

杨金锵是欣佳酒店建筑的业主,事故的直接责任人。2012年7月,杨金锵要建设一栋四层钢结构的建筑,为了省钱省事,他没有办理任何法定手续,将工程包给无资质人员就直接开工了。

为了先建后批,杨金锵找到时任泉州市鲤城区常泰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的张惠良,希望他和城管打招呼,并当场送上一万元。杨金锵还请托张惠良,希望他向区里申报“特殊情况建房政策”审批。 这个所谓的政策,是以 会议意见代替行政许可,违规越权审批建设项目,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有了这个挡箭牌,这个违章建筑顺利建起来了,未经竣工验收备案就投入了使用,相关部门也没有进行后续的督促监管。

违法改建埋下重大隐患

消防部门干部受贿十万帮忙通过审核

2016年,杨金锵又私自违法改建,在建筑内部增加夹层,从四层改为七层,隔出了多个房间。正是这次改建,埋下了最终导致建筑坍塌的重大隐患。

泉州市各级住建部门对建筑活动和工程质量负有监管主体责任,但对于欣佳酒店建筑的长期违法违规行为从未发现和查处。

消防部门也负有重大责任。当时消防备案采取的是抽检制度,杨金锵知道自己的建筑不合法,一旦被抽中肯定通不过。于是,他找到消防中队对面开茶叶店的黄志图,提出把消防工程包给他做,条件是帮他顺利过检。

黄志图找来常来茶叶店的消防部门干部刘德礼帮忙,刘德礼收受了杨金锵十万元贿赂,就采取一些手段使得他没有被抽中检查,自动审核通过。

调查发现,刘德礼不止一次帮助杨金锵蒙混过关。到2018年,杨金锵对建筑加层改建之后打算开酒店,就必须再次经过竣工验收消防备案,拿到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才能到公安部门申请特种行业许可证。 杨金锵于是再次找到刘德礼,向他要了一张空白合格证,自己制成了一张假证。

到2020年3月7日酒店倒塌时,刘德礼作为消防人员也参加了现场救援,那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后果。

时任泉州市消防支队后勤处战勤保障大队副大队长 刘德礼 :七天救援,我们都在现场。我们的职责是救人,反而因为我的徇私舞弊,害了这么多人。人生一下子全部颠覆了,全都没了。

申报材料造假、缺失

当地公安局把关不力层层失守

杨金锵提交的申报材料存在严重造假和多项缺失,如果认真审核绝不可能获批。调查人员却发现,鲤城公安局从窗口到专管民警,再到副大队长、副局长,每个经手的人都没有认真审核,导致层层失守。

收件窗口是第一关,按照职责要对材料进行核验,但窗口工作人员实际上却只收件,不核验。随后的第二关是到现场检查,但也变成了走过场

有着明显错误的检查验收意见表和杨金锵提供的存在诸多问题的材料,随后又经过了鲤城公安分局治安大队领导、分管副局长两级审批,但他们都是随便翻了翻就直接签字。

就这样,杨金锵获得了特种行业许可证。2018年6月,在这栋有严重安全隐患的建筑里,欣佳酒店正式营业。

有关部门草率选址

存有严重隐患的欣佳酒店被选为隔离酒店

到了2020年1月10日,杨金锵对建筑局部重新装修时,发现有三根钢柱严重变形,杨金锵却要求工人不要声张。

杨金锵毫无安全意识和责任心,自认为加固一下就没有问题。由于春节工人要回家,他就决定春节后再加固,不料春节前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

由于相对远离居民密集区,欣佳酒店就被选为外来人员集中隔离健康观察点。 实际上,这一选点未经认真调研、安全排查就草率作出,各级领导也都没有到现场检查

事故发生前三天,杨金锵还组织工人到酒店开始进行焊接加固作业,连续三天随意进出集中隔离健康观察点施工,也无人来过问。

2020年3月7日,这栋建筑的结构长期严重超荷载,早已不堪重负,不专业的焊接加固作业的扰动,最终打破了处于临界点的脆弱平衡,引发连续坍塌,29个鲜活的生命随之骤然而逝。

副省长抗疫走过场终酿恶果:很内疚!

在欣佳酒店倒塌前不久,福建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常务副省长张志南还曾到泉州市检查疫情防控工作。然而,张志南既没有到防疫隔离点检查,也没有就相关工作对当地作出任何布置、提醒。

张志南:我们平时下基层调研,基本上都是被安排,就变成了一种形式主义的惯性,也是一种官僚主义。

围绕这起事故,纪检监察机关对49名公职人员进行了追责问责,其中7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41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1人受到诫勉。在这49人中,从杨金锵那里收受过财物的人只有少数几人,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利益关联,却由于工作不认真不尽责,共同造就了这座违法违规的夺命建筑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这种隐性作风问题,难以发现和整治,一旦显现出来又往往容易酿成严重后果,必须警钟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