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嫁给德国的女人
资讯

默克尔,嫁给德国的女人

2021年09月27日 01:59:11
来源:极目新闻客户端

极目新闻记者 张扬

德国当地时间2021年9月26日上午8点,德国正式开启第20届联邦议院选举。竞选德国总理职位的三位主要候选人是拉舍特(基督教民主/社会联盟党)、舒尔茨(德国社会民主党)和贝尔博克(绿党)。

其中,拉舍特和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同属一个政党。即将离任的默克尔在连任四届16年后,宣布不参加本次大选,并将于卸任后退出政坛。

时间倒退回1954年7月17日,安格拉·多罗特娅·默克尔,一个德国女孩在这一天诞生于德国汉堡。当时谁也不会将这个名字和德国总理联系在一起,谁也不会想到,她日后将会是联邦德国第一位女总理。

安格拉·多罗特娅·默克尔

安格拉·多罗特娅·默克尔

生于西德长于东德,双博士学位的学霸

汉堡,是德国第二大城市,同时也是北方地区的经济文化大城,在当时属于西德地区。不过,在默克尔出生当年,她的父亲就带着全家移居迁往勃兰登堡的坦布林市,这在当时属于东德地区,默克尔的少年时光就是在那里渡过的。

默克尔的父亲叫霍斯特·卡斯纳,是一位新教牧师,母亲则从事教育工作,教授拉丁文和英语。威严的父亲自默克尔很小的时候起就向她灌输了一种观念:必须永远比同龄人更出色。后来,这个信条便成了默克尔毕生的座右铭。

青年时期的默克尔

青年时期的默克尔

严父的教导是默克尔小时候行动的信条,她在学习期间一直都是班上的学霸。1973年,19岁的默克尔以1.0的满分成绩从高中毕业,进入莱比锡大学攻读物理学专业。

1978年,她从莱比锡大学毕业,获得了物理学硕士的学位。之后一直在原民主德国科学院物理化学中心研究所工作,并在1986年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之后她又拿到量子化学博士学位。

除了母语德语外,她还通晓俄语、英语、法语等多国语言。多年后,在与普京会晤时,默克尔一口流利的俄语曾让普京大为吃惊。

默克尔在学习期间尽管成绩出众,但外貌平平无奇,当年生活十分简朴,衣着的色彩总是很浅淡,以致曾有同学讥笑她是“灰老鼠”。

不过不管如何,那时候的默克尔从来没有想过和政治会有什么紧密的关联。

受贵人青睐提携,成了政治花瓶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了,德国分裂的时代就此结束,这一重要事件也影响了了默克尔今后的人生。

默克尔当时加入了一个小党派——“民主崛起”组织,这本只是一次无心之举,可这竟成了她命运当中的一个转折点。

不久之后,默克尔加入的政党组织并入了德国当时的执政党基民盟(CDU),默克尔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基民盟的一份子。1990年底,在两德统一后的第一次大选中,基民盟的科尔成为东西德统一后的第一任德国总理。

而默克尔出色的个人能力、高学历女性的身份、还有来自东德的背景,这些吸引了科尔的注意,自此之后一路受到科尔的提携。从联邦部长到后来的基民盟领导层,在科尔的关照下,默克尔很快地成长起来,在基民盟内平步青云。可以说没有科尔,就没有默克尔的今天,因此很多媒体当时都称呼默克尔为“科尔的小女孩”,视她为科尔身边的政治花瓶。

反戈一击登上权力巅峰,“小女孩”变身“铁娘子”

1999年,科尔领导的基民盟爆出政治献金丑闻,整个社会一片哗然,媒体和政治对手纷纷谴责,基民盟陷入了千夫所指的舆论风波,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危险的打击,而科尔身边的大红人——默克尔,也是各路人马准备下手的目标。

默克尔和科尔

默克尔和科尔

不过,默克尔这个当时人们眼中的政治花瓶,科尔的跟班,没有坐以待毙,她的选择却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她公开在报纸上发表声明谴责科尔,希望他引咎辞职,并呼吁基民盟的成员与科尔划清界限。

默克尔出人意料地反戈一击,使得科尔迅速被孤立,不过基民盟的政治形象也因此得以转变,一个政党的问题也转成了科尔的个人品质问题。

默克尔回应别人对她“忘恩负义的”抨击时说:“我这么做会被视为无情,但党派利益应高于个人感情,我要拯救基民盟于危机之中。”

不过当时也有评论指出,默克尔的行动可能来自科尔的授意或者默许,牺牲一人以达到保存整个政党的目的。

此后,默克尔利用此次事件中树立起来的正义形象,牢牢抓住权柄,几个月后,默克尔成为了基民盟主席。

数年后,她正式代表基民盟,与时任总理施罗德角逐下任总理。

2005年11月22日,默克尔正式成为德国第一位女性联邦总理,成了日后人们口中的那位欧洲“铁娘子”。

连任四届总理,德国人眼中的“默妈妈”

国家经济和安全问题,无疑是德国人最关心的两大问题。默克尔上任后便针对于此推行了一系列相关政策。在经济上,她施行紧缩的财政政策,下调个人所得税、削减医保缴费、失业救济金,刺激失业人员再就业,虽然这很大程度上是延续上任总理施罗德出台的经济政策。

2008年底,欧洲爆发欧债危机。最先从经济基础最薄弱希腊开始,席卷了整个欧洲。得益于经济紧缩政策,同时,欧元疲软让以出口贸易闻名全球的德国最为受益,在整个欧洲都陷入了经济危机时,德国经济反而在默克尔的带领下逆势上升,开启了德国经济的“黄金十年”。

默克尔和民众合影

默克尔和民众合影

在国家安全方面,她积极配合美国,参与国际安全事务。她执政期间,德国的犯罪率一直都处于很低水平。在遭受恐怖袭击方面,虽然国内零星有发生,但相对于美国和英法,德国要好得多。

2015年,默克尔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共同为解决乌克兰危机而努力,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

不过在默克尔执政后期,因为难民问题使得德国社会动荡,安全形势不如以前,但难民危机高峰期已过,德国经受住了考验,总体而言还是瑕不掩瑜。

在德国,人们亲昵地称默克尔为“妈妈默克尔”,视其掌政就是让人安心的象征。不过,2018年10月29日,默克尔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她将不会再次寻求担任总理一职,这个表态也一直没有改变过。

在其执政期间,民调显示她的满意度一直维持于60%至80%的水平,可见在德国人心中,默克尔的地位有多高了。

由对抗到合作,12次访华建立的战略伙伴关系

在对华关系上,默克尔一开始并非像现在人们印象中那么友好。她放弃前总理施罗德的对华政策,采取“价值观外交”战略,打算以“文明力量”来迫使中国全盘接受西方模式,这使得中德关系急剧恶化,在其执政初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低潮与冰点。

转折发生在欧债危机期间。德国迫于经济压力转而向中方示好,“经济主导”重新成为对华政策主线,之后的中德关系更是发展成为“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寻求在全球领域进行经济、政治、安全、环保等全面合作。

2018年,默克尔第11次访华

2018年,默克尔第11次访华

从2006年起,默克尔在其执政期间共访华12次,为中德两国之间的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德国也逐渐成为了与华交往密切的友好西方国家。2019年9月,外交部发言人评论道,默克尔总理12次访华,应该是访华次数最多、对中国情况最了解的西方国家领导人之一。

“铁打”的默克尔,“流水”的美国总统

在默克尔的执政生涯中,她先后与四位美国总统打过交道。外界戏称,这是“铁打”的默克尔,“流水”的美国总统。

2006年,在德美双边关系仍处于低温状态的时刻,默克尔访美选择主动与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握手。小布什在日后接受德媒采访时表示,德美关系之所以能迅速改善,同他和默克尔从一开始就相当合拍大有关系。

默克尔和奥巴马的分歧较多,但外界普遍认为,两人私交不错。据《欧洲时报》报道,奥巴马卸任前最后一通电话,正是打给默克尔。

特朗普在美国上台后,对于美德之间600多亿的贸易逆差感到非常不满,提出“美国优先”的口号。2017年3月,特朗普上台后默克尔首次访美,而二人之间的分歧之大使得会见场面无比尴尬。之后,默克尔意识到德国和欧洲不能再依靠美国了,德国必须靠自己保护自己。

默克尔和特朗普针锋相对

默克尔和特朗普针锋相对

拜登在担任副总统期间就和默克尔打交道了,二人可以说是老熟人。2021年7月,默克尔作为德国总理最后一次访美,试图改善之前德美陷入低谷的紧张关系。

其实,德美关系一个重要关键点就是对中关系。美国一直将中国视为最大的对手,而以德国为首的欧洲大多数国家却不想搞全面对抗。这个重大分歧,既是中美德关系的真实写照,也是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在处理对中美关系的态度。

执政十六年,享誉全球

安格拉·默克尔,素有“铁娘子”之称。在德国媒体眼中,她“工作认真勤奋,沉稳务实”。

作为一个女性政治家,默克尔创下了多个纪录——她是德国第一位女性总理;她还追平科尔,成为德国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16 年)的总理。

在国际政坛,默克尔也是誉满天下。2015年,默克尔登上《时代》周刊,是1986年以来《时代》选出的首名女性年度风云人物,也是史上第四位当选《时代》年度风云人物的女性。同年,默克尔名列《福布斯》全球最有权力人物排行榜第二位。2019年,《福布斯》发布的全球最具影响力女性榜 ,默克尔连续第9年蝉联榜首,也是第14次上榜。

默克尔和她的丈夫在散布

默克尔和她的丈夫在散布

柏林自由大学政党分析家卡斯滕・克什米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她被称为黑寡妇,各党派都惧怕她。”

德国当代历史学家沃尔夫鲁姆认为:“默克尔从不张扬,是一个优秀的中间派,这样就能拉拢住每一个人,这正是她成功的关键。”

《默克尔传》的作者戈尔德・朗古特曾如此形容默克尔:“她很低调,总有自己的坚持,一般人很难读懂她,认为她是个谜。”

默克尔投身政界至今已有三十二年,十六年漫长的总理生涯耗尽了她绝大多数精力,即将卸任她已67岁,膝下并无一儿半女,她的现任丈夫曾戏称:“安格拉,是一个嫁给德国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