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首富
资讯

消失的首富

2021年09月24日 20:31:09
来源:盐财经

▍盐财经

作者 | 张惠娟

22岁临危受命,肄业大学生成为山西规模最大民营企业的掌门人。27岁,跃升为山西最年轻首富。29岁,登上胡润百大富豪榜。同年,因与女星车晓举办的异常豪华婚礼,成为全国聚光灯捕捉的焦点。

2021年,当其再次变成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时,已是赏金猎人全力搜查的目标。

这些故事的主角是同一人,消失的首富——李兆会。

9月15日,上海第一中院发布执行悬赏公告,“举报人提供李兆会下落并成功找到李兆会,美锦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承诺奖励举报人人民币10万元”,若提供有效线索,还最高可获2100万的奖励金。

从乳臭未干的富二代,到一时风光无两的山西富豪,再到全面破产、至今行踪成谜,这短短18年,李兆会以激情的倍速模式,体验了普通人一生都可能无法触及的超级巅峰和深渊。

“败家子”、“行业寒冬的牺牲品”、“精明少帅”、前妻口中的“小孩”……都是他身上的标签。

但哪个真,哪个假,没人敢断言。

继承者,工具人

流传最广的半身照里,李兆会短发,体态肥大,一整坨身子像是在座位上噗开了,但他给人的感觉却一点也不轻松。

他的眉头总是微皱,嘴唇向下抿起时,两边的法令纹也呈八字状,仿佛一直在冷眼筹谋着什么,旁人看不懂。

李兆会

这是李兆会接管海鑫集团多年后的样子。

自从2003年父亲李海仓意外被发小枪杀,李兆会读书时的模样也一同被炸裂的枪声打散。

从墨尔本大学中断学业,仓促接班之前,他还留着长发,笑起来憨憨的。

李兆会并不是自打一出生起,就是富二代。1987年,也就是他6岁时,李海仓才集资创办洗煤焦化厂,之后成立海鑫钢铁有限公司,再到海鑫集团成立。

爷爷李春元、父亲李海仓在当地都很有名望,凡是乡党有事都会想到找他们,李兆会就在这种环境下长大。

父亲最初打拼的那几年,李兆会还未去国外读书,一直在家乡闻喜县的东镇生活。他几乎耳濡目染了这个庞大的钢铁帝国是怎么崛起的,十几岁时还曾说,要给父亲打工,为他分担。

2003年,一声枪响,射向了“山西钢铁大王”李海仓

和很多人眼中的富二代不同,李兆会不是纨绔奢靡的混子。

和李兆会相处过的合作伙伴和同学,对他的印象是“温和、朴实”,前妻车晓也公开评价他“孝顺、善良”、“像小孩”。

然而,据他本人口述,在从香港转机回家时,当前排乘客举起的报纸上印着的头条标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李海仓被歹徒打死”,扎进眼里,22岁的李兆会在一瞬间长大。

“那天晚上,我在父亲的灵前跪了一夜,想了好多好多,想我今后该对这个家庭尽什么样的责任,该对这个公司尽什么样的责任。”他明确表示过,父亲的企业和财富是压力,要对9000多人的饭碗负责,这个压力非常大。

不过,他从心底里似乎并不排斥接班这回事,虽然压力大,但顺理成章地接受了。

海鑫本质上是传统的家族企业,且李海仓的持股占比超90%,李家兄弟都在他手下工作。

海鑫钢铁

大哥是元老级的核心人物,但早已退到二线,老四和老六,一个负责纪检,一个负责销售。剩下老五李天虎,在集团位置举足轻重。他从基层一直做到集团副总、总经理的位置。

尽管如此,在几次讨论接班人后,李春元直接摆明“企业是老三(李海仓)的”。李海仓在世时已经把很多股份给李兆会了,由他接任,众望所归。老家长、集团元老及员工、当地政府,唯一看中他身上的一条:选他最能稳定人心。

李海仓意外离世,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仅用一个月,海鑫就迅速交割到李兆会手中。

在很大程度上,他们以私人财产、遗产的名义,而非现代企业经营的逻辑,把海鑫交给了李兆会。而李兆会本人也没把个人和企业的关系分得很清楚,这在他日后的一系列行为中可见一斑。

这个处理方法稳妥、简省,但未必是万全之策。他们考虑到李兆会经验欠缺,实战的能力还不够,设置了10位辅臣,五叔李天虎、父亲的左膀右臂辛存海也在其中。

巅峰,发生在30岁之前

爷爷李春元认为李兆会是有“爆发力”的人,当时闻喜县党委书记董鹏翔也亲自认证,李兆会“不简单”,受过良好的教育,素质很高。

随会,李兆会上任后的一系列动作似乎逐步印证了,这两位说的可能真的不是场面话。

当初讨论继承权时,李兆会并不积极,但真到了这个位置,他仿佛迅速变了个人。不仅仅是守住家业那么简单,还说过想成为第二个李海仓。

大家把李兆会推上来,表面上群龙有首,但事情实际推行时,李兆会其实难以服众。

李兆会与成龙、韦唯的合影

比如,五叔李天虎就多次与他意见相左,干涉他的指令。还有原来围绕李海仓建立的各种公共关系网、李海仓一手抓的项目……大家对李兆会的信任度不够,缺失了李海仓这一环,很多事情都变得难办。

李兆会的秘书透露,他几乎住在了办公室,拼命补钢铁市场和经营管理知识。另一边,他也跟着李天虎、辛存海等前辈去拜访父亲的生意伙伴、投资人。

李兆会接班一年,借助爷爷的力量、李天虎和辛存海之间的嫌隙,先后扳倒五叔李天虎、公司元老辛存海,开始实质性掌权海鑫。这一年,他才23岁。

对于海鑫这种地方性传统企业,如此心急地改朝换代,可能不一定是件好事。但无论如何,李兆会迅速迎来了自己的时代。

他刚上任的那几年,钢铁市场行情看好,加上海鑫的既有优势,李兆会的成绩连续看好。

李兆会接手海鑫钢铁初期,推动高炉和转炉的改造,2003年,中标跨海大桥工程钢筋采购,价值1.6亿。那年,海鑫总产值超50亿,缴税超10亿,2004年,总产值高达70亿

2003年,李兆会推动高炉和转炉的改造,同年,中标跨海大桥工程钢筋采购,价值1.6亿。那年,海鑫总产值超50亿,缴税超10亿,2004年,总产值高达70亿。

与此同时,李兆会又像很多富二代一样,开始玩投资。上海交通大学做过一项调查,80%以上的受访者都不想接管家族企业,主要原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他们,想追求新兴领域。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华谊的王夫也、七匹狼的周士渊……都是资本市场的熟悉面孔。

虽然不能断言李兆会对父辈、对钢铁实业是什么态度,但是事实是他从2004年就进入资本市场了,而且第一笔就是花6亿入股民生银行,再通过迅速抛售获利26亿。

此后李兆会不断在金融资本领域进进出出,2008年,其身家高达125亿。在大众视野中,李兆会最风光的时候,大概是2010年他与女明星车晓结婚。5000万豪华婚礼、给每位宾客送红包、富商与女明星……这一系列字眼都极其夺人眼球。

坊间关于这件事的传闻,有无数个版本。不论真假,传播本身已经给李兆会本人及海鑫集团赚足了关注度,也无形中为他们的形象资产做了背书。

新病旧疾齐发,输光了

30岁之后,离婚、全面破产、巨额负债、成为被执行人、失踪,接二连三发生在李兆会身上。

9月15日,上海第一中院发布的悬赏公告仅仅是九牛一毛。

9月15日,上海市一中法院发布悬赏公告

盐财经记者从企查查获取的公开资料获悉,李兆会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的6家企业,只有北京的惠宇投资是存续状态,山西的实业均已处于吊销和注销状态;

涉及的司法案件有50多起,原因多为借款合同和金融纠纷,并被北京、上海、宁波、太原、三门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这么多极端的事离谱地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并非毫无来由。

2007年、2008年时,市场大环境萧条,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但海鑫集团却在资本市场获得了亮眼的收益,只不过钢铁主业的收益其实不算好。

据当时报道,从2014年开始,由于产能过剩,大宗商品电商化,传统钢铁行业持续进入寒冬,能健康活下去的,都要全面转型升级。

李兆会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的6家企业,只有北京的惠宇投资是存续状态,山西的实业均已处于吊销和注销状态

海鑫集团的影响力虽然在当地首屈一指,但拗不过时代趋势,它没熬过寒冬。2014年,因资金链断裂,全面停产,进入破产程序。

当然,也有各种复杂的人为因素。

一名曾在海鑫工作10多年的前高管,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宁德项目的失败,为海鑫的破产危机埋下了伏笔”。他说的宁德项目,由李海仓生前主力筹办,是在沿海布局的主要抓点,用来弥补地理劣势带来的高成本。

然而,李兆会上任后,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全力推,导致项目流产。接班稳定后,似乎他也没继续这个路线,间接使得海鑫在行业寒冬时抵御风险能力不足。

李兆会似乎有意转型,2004、2005年他先后成立了和嘉投资和惠宇投资,房地产、影视动漫、游戏、教育都有涉猎。此外,在金融市场,他也动作不断。

和很多大型的企业一样,他想多栖发展,钱生钱,只是李兆会的投资成绩总体很平庸。民生银行那次辉煌的战绩,还很大程度上沾了老爸李海仓的光,因为李海仓在生前已经开始谈了。

涉及的司法案件有50多起,原因多为借款合同和金融纠纷,并被北京、上海、宁波、太原、三门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经多方信息证实,李兆会在海鑫接近破产的几年里,对钢铁主业有些疏于管理,他转去做投资了。

这时历史遗留问题就因此显现出来了,海鑫钢铁是传统实业。按李海仓的作风,不管跟当地普通人,还是商界、政界都维护着特别亲密的关系,时刻关注钢铁全产业链情况和变化。

李兆会和父亲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不要说甚少接受媒体采访,连当地政府官员都难得见到他。

对于传统大家长式氛围浓厚的海鑫来说,李兆会的做法很难笼络人心。而且但他转移精力去投资时,能撑起公司的核心人物李天虎、辛存海早已被架空,新的班底又没建立。海鑫再次陷入六神无主的境地。

更可怕的是,李兆会并未把海鑫和投资切割清楚,互相粘连,导致责任连带。海鑫沦为投资的背台,而实业尤其忌讳资金链断裂。李兆会这么冒险的行为,无疑踩了雷。

当海鑫陷入危机时,几个叔叔拒绝帮他一把,传统大家族终究时散了,李兆会也再没凭自己破开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