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病毒外溢至黑龙江?十一前福建这波疫情还能结束吗?
资讯

唐驳虎:病毒外溢至黑龙江?十一前福建这波疫情还能结束吗?

2021年09月21日 20:30:46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本轮福建疫情检出感染人数已累计408人,超过了去年7月北京新发地疫情。病例分布结果显示,仅靠密接追踪无法迅速、完整跟踪D毒株。但从检出至今10天的筛查情况来看,疫情局限在闽南区域,溢出风险较低。在及时、有效的防控措施下,福建疫情预计将于国庆节前结束。

2.9月21日,黑龙江哈尔滨报告的首例新增感染者,于14天前从江西返回哈尔滨。从时间推断,该感染者基本不可能是在江西被福建外出人员传染。根据近来的一般规律,其应该是正常接触了刚回国、已隔离28天以上的友人。

3.在福建疫情起源中心莆田,又有一例解除隔离后才发现的境外输入个案。该患者自开始隔离到检出阳性,已经过了26天。个例的超长隐蔽期不在少数。有时按规定解除隔离后,还会造成新的传染,应想出归国管理新对策。

9月21日中秋节,国内疫情再次牵动亿万人关注。

厦门183例,多管齐下追病毒

至9月20日,厦门本轮疫情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83例,其中同安区166例,海沧区6例,思明区10例,湖里区1例。

厦门疫情呈现出以同安区吴某付(1号)、梅某斌(47号)的两大传播中心。

1号感染者吴某付(女36岁)是莆田仙游协胜鞋业首位被感染员工王某某(女39岁)的亲属。

吴某付9月4日、5日利用周末回莆田,与王某某有过接触。

9月6日乘坐动车返回厦门,继续在厦门同安区新民镇晨明工艺品公司从事车间管理工作。

从9月6日到12日检出核酸阳性期间,吴某某接触的车间作业及管理人员较多,造成了多人感染的聚集性疫情。

至9月15日,首例吴某付及其密接关联病例共57人。

其中42人为同事关系(晨明工艺品),15人为吴某付的密接确诊同事的家人或其他密接。

而47号感染者梅某斌(男44岁),住同安区新民镇梧侣村。

梅某斌的工作地毗邻晨明工艺品公司,9月15日经重点筛查发现。该传染群组近日新增较多。

至20日,同安区共检出166例感染者。远离同安的海沧区6例,厦门岛内的思明区10例,湖里区1例。

在同安区新民镇的两个感染群组外,还有相当比例的感染者,是通过全民核酸筛查、主动重点筛查,以及发热门诊发现报告的。

至17日,厦门市完成第一轮全民核酸检测。共检测出29份混管阳性样本,27份来自同安,1份来自湖里、1份来自思明。

至19日,厦门市完成第二轮全民核酸检测,共检测出17份混管阳性样本,16份来自同安,1份来自海沧。其中发现27例感染人员,26人位于同安,1人位于海沧。

20日,厦门在一天时间内完成500多万人的第三轮全民核酸采样工作,创造了厦门速度。

另外,思明区厦大一附院后勤人员及其关联病例共4人,测序结果显示与首例吴某付高度同源,流行病学联系未知。

在发热门诊被动发现及其关联病例共11例,其中7人为发热门诊就诊患者,4人为患者家人。

以上数据和事实说明,仅靠密接追踪,是无法完整、迅速追踪隐秘传播的D毒株新冠病毒的。

必须多管齐下,密接追踪、重点筛查、全民核酸混管筛查、发热门诊哨点一齐发挥作用,结合区域封控,才能彻底查清隐秘感染者,把追踪速度赶上病毒传染的迅疾速度。

正如厦门新闻发布会所说,“我们太阳很大,大家都不容易。我们看到,汗流浃背的市民朋友,与汗如雨下的医生护士,彼此说谢谢。把生活的魔方拧回原位,我们越快越好。”

福建疫情追踪可控

至9月20日,毗邻莆田的泉州本轮疫情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5例,其中与仙游镇紧密相连的泉港区18例(11~16日检出,之后未检出)。

剩下的都是厦门、莆田报告并追踪的关联病例。泉州的情况比较稳定。

泉州鲤城区14日追踪发现1位从厦门同安区返回的工艺品公司员工。至今未报告相关感染。

安溪县龙涓乡长新村这两天发现一家4例,65岁的爷爷肖某9月6、9、10日随女婿到厦门厦大一附院血液科就诊,居住在集美区女儿家中。11日返回安溪。

肖某应该是在厦大一附院就诊期间感染,回家后传染了家人(老伴、2个孙子)。

晋江市陈埭镇19日报告2例,但实际上12日已经隔离。

足浴城员工廖某(男34岁)9月8日下午自驾到莆田接儿子回陈埭。9日一家四口自驾到厦门眼科医院,当天返程。

12日上午到医院核酸采集点,下午因儿子核酸初筛阳性,一家四口当即集中隔离。足浴城同事当晚也集中隔离。

至19日,廖某、同事易某(女39岁)核酸阳性并确诊,转运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比较特别的是,泉州各地的确诊病例,都转运到莆田、厦门的定点医院,一起集中隔离治疗;

这大概是为了集中资源,避免多医院治疗,增加感染外传风险。

至9月20日,本次福建疫情的爆发点莆田仙游共检出了186例确诊、3例无症感染者,都集中在枫亭镇,近日新增检出感染者在逐步减少。

在仙游枫亭镇之外,14日莆田的荔城区报告1例。19日莆田的秀屿区医院检出本院关联感染者3人:

35岁护士杨某、47岁职工余某,以及余某86岁的岳母何某。这条传染线的路径尚有待明确。

另外,9月15日,漳州医院发热门诊报告1例感染者何某。经查,何某为返回漳州的同安区湖里工业园某服饰公司员工,感染来源为同事。

15日下午6时,何某因喉咙痛、低烧到发热门诊就诊。核酸确诊后,17日集中隔离的丈夫查某(39岁)、女儿查某(4岁)也确诊。

目前漳州共集中隔离144人。而莆田、泉州、厦门三地已分别集中隔离观察4453、607、370人。

总的来说,本轮福建疫情集中在莆田仙游县枫亭镇(含邻近的泉州泉港区界山镇)、厦门同安区新民镇两地爆发。

福建其余零散感染者都是密接者对外扩散的结果,主要集中在厦门的海沧,以及岛内思明、湖里两区。

虽然本轮福建疫情检出感染者累计人数已达408人,超过了去年7月北京新发地疫情。

但是从检出至今10天的筛查情况来看,疫情局限在闽南区域,溢出风险较低。

福建各地的密接追踪、通报协查机制相当得力,省外各地的追踪,已经涵盖了二次密接(密接者的密接者)。

在福建各地采取及时、有效的防控措施下,福建疫情预计将于国庆节前结束。

黑龙江新增1例

9月21日,黑龙江哈尔滨市巴彦县第二人民医院(兴隆镇)报告新增新冠感染者1例江某,并当即通报。

目前哈尔滨方面公布的流调结果,已经追踪到14天前的省外:

9月7日,在江西吉安市乘坐G492高铁(赣州西-北京西)到南昌,从南昌乘坐川航3U8266航班到达哈尔滨机场。

9月7日—9日,道里区中央大街君逸酒店。

9月8日,道里区中央大街老厨家,索菲亚教堂外广场,南岗区哈西万达金街大碗麻辣烫,子不语剧本杀。

9月9日,南岗区金爵万象众创书店,子不语剧本杀。

9月10日,南岗区子不语剧本杀,道里区群力冬日假日酒店。

9月11日,自驾回到巴彦县兴隆林业局利民家园。

9月12日,巴彦县兴隆镇蜜雪冰城,小酒馆铁锅炖。

9月13日,巴彦县兴隆镇红事会浴池。

9月14日,巴彦县兴隆镇刚子烧烤,烨竹园饭店。

9月15日,巴彦县兴隆林业局明顺酒楼。

9月17日,自驾到南岗区哈西万达金街大理米线,金爵万象密室逃脱,桔子水晶酒店。

9月18日,道里区斯美诺医美整形医院,南岗区凯德广场,桔子水晶酒店。

9月19日,自驾回巴彦县兴隆林业局,名洋烧烤。

官方流调一出,很多人问:怎么感染的?

是不是在江西被福建外出人员感染的?

首先说,这不太可能。莆田疫情,从归国人员林某8月26日回到家中,进行居家健康管理。先在8月底感染了家人。

然后分别通过儿子林某某就读的铺头小学、妻子吴某某工作的协胜鞋厂对外扩散。

最早的林家之外成人感染者,是吴某某的工友王某某(女39岁),9月4日出现身体不适。

同时厦门同安区新民镇工艺品公司员工吴某付(女36岁),9月4日、5日利用周末回莆田,与王某某有过接触。

被感染后,病毒在9月6日带到了厦门。

莆田仙游县枫亭镇、厦门同安区新民镇两地的感染者,相关密接轨迹,都经当地疾控调查队伍,向外地发出通报协查。

9月7日中午就离开江西吉安的江某,基本不可能是福建相关疫情的感染者。

所以,根据近来国内疫情的一般规律。她大概率还是正常接触了刚从国外归来,结束了老家集中隔离(14+7=21天),甚至已按规定结束居家隔离(14+7+7=28天),甚至更久,期间历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的友人。

实际上,就在福建疫情的起源中心莆田,就在21日又发现了一例解除隔离后发现的境外输入个案。

张某某,男,27岁,8月26日-9月2日在印度尼西亚集中隔离7天后,9月2日从印度尼西亚乘飞机入境福州(厦航MF856航班),入关后即进行集中医学观察(期间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9月18日解除16天的隔离后,由专车“点对点”接送回福建莆田荔城区新度镇家中,实施居家健康监测(经属地评估,符合居家健康监测条件),期间严格居家无外出。

9月21日核酸检测为阳性。经排查,张某某在莆密接人员1人(专车同车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驻印尼使馆也已经实施了归国登机前7天集中隔离。从开始集中隔离到检出阳性,已达26天。

再次可见,个例的超长隐蔽期不在少数。有时按规定解除隔离后,还会造成新的传染。

坚决反对污名化不知情的不幸感染者,但也应考虑如何更好地避免这种情况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