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丨处分学生未婚性行为 高校怎么当起了卫道士?
资讯

风声丨处分学生未婚性行为 高校怎么当起了卫道士?

2021年09月15日 15:08:47
来源:風聲评论

近日,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学生手册中的一条规定引发热议:学习期间发生未婚性行为者,给予记过以上处分。有媒体从国内20所高校官网发现,包括浙江大学、复旦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等都有相同规定,另有多所大学对宿舍留宿异性做出禁止。

随着社会观念的变化,婚前性行为的发生率不断提高,其社会评价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至少在主流舆论视角中,它逐渐褪去不检点的负面标签,开始逐渐中性化。所以,这几所高校的禁令,很快引发了开历史倒车的质疑,让人有今夕何年的穿越感。

法律上来讲,高校学生基本已经成年,而且像大连理工大学的规定,针对的是研究生,研究生大部分已经达到了男22岁、女20岁的法定婚姻年龄。是否有婚前性行为,完全是属于成年人的私事,也是一种个体权利,高校的介入,难免存在者合理、合法性的疑问。

高校当然有权自主制定校规。一般来说,校纪校规确实要比法律,比传统的社会道德规范更严格一些,毕竟校园是象牙塔式的空间。但对于一种社会已经普遍接纳的行为,理应更开放和更包容的高校,是否还有矫枉过正地干预的必要?

随着高校扩招,大学生生源质量整体下降,对当今大学生的一些行为,外界很容易带着消极否定的视角,来指责他们堕落了,尤其在开房、未婚性行为、堕胎等议题上,给他们扣上败坏社会风气的帽子。

但这里需要纠正一个误区——有机构在1991-2015年进行了9次性调查,调查显示,大学生性行为确有显著上升,但“他们在性爱、同居、多性伴等方面的发生率都明显低于同年龄段的社会青年,反而是社会中相对保守的一批人”。

原因很简单,大学生受教育水平更高,他们对法律规章和社会伦理道德的认知更成熟,懂得理性地决策,大学生堕胎这些糟糕的例子,更多还是样本基数太大的例子。因此,用校纪校规来约束他们的性行为,本身就显得多余,更何况这也是一项无法落地执行的规定。

当然,对高校来说,将很难执行的禁止未婚性行为写入校规,更多还是一种预防策略——等到发生相关的负面行为后,高校有处理的依据。但换个角度看,这种做法却呈现出一种怕担责的“甩锅”心态。

随着社会观念更开放,过去受风气保守影响,延伸到道德伦理领域的法律条文,比如非法同居等,已经慢慢地成为了历史。这是一种法治的进化,也是个体权利的回归。

这些高校的校规,的确也在不断随着社会观念变化而演变。比如曾经开除怀孕大学生的重庆某大学,删除了相关条例内容;而这次备受质疑的大连理工大学,之前版本的校规中,甚至还有“非法同居、道德败坏、生活作风越轨者”等表述,可见高校也在与时俱进。

但这些高校的“与时俱进”,依旧透露着浓厚的保守、陈腐气息,传递出一种抱残守缺的卫道士观感,和高校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气质,显得格格不入。

其实,即便校规无法执行,如此管太宽的做法,不仅有悖于开放、包容的精神,更会造成权利层面的误导。因为它模糊了公域和私域的界限,让公共权力不当地延伸到了私人领域。

高校作为教化人才、传递价值的场所,不仅应该开放包容,引领社会风气之先,更应在在倡导法治精神,厘清个体权利和群己权界上,起到示范和表率作用。如果高校的权力之手,可以以卫道士的形态肆意伸向私人领域,那么大学之大,到底又大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