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阿富汗大爆炸,塔利班和美军居然联手了
资讯

唐驳虎:阿富汗大爆炸,塔利班和美军居然联手了

2021年08月27日 23:12:21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8月26日,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外发生爆炸,170人死亡,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宣布对此事负责。“伊斯兰国”被喻为“当今世界上最危险的恐怖组织”,实力雄厚,招募了一批最极端的恐怖分子。2017年,在各大国清剿之下,走向衰落。

2. IS-KP成员大多由脱离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最极端分子所组成。为争夺资源和领土,IS-KP和塔利班结下血海深仇,攻击手段极端残暴。据估计,数次交战后,IS-KP被大幅削弱至500~1200人。IS-KP对喀布尔发动袭击,有迹可循。

3.大量阿富汗人试图通过国际航班逃离,机场秩序十分混乱。16日起,喀布尔机场暂停起降。经过24小时强行清场后,17日下午,喀布尔机场恢复起降。塔利班和美国军队共同执勤,配合默契,仿佛20年的厮杀未曾存在。

4.据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言论,美国已暗示准备承认塔利班政权。喀布尔当局也开始发放入境签证,准备履行国家主权。

当地时间8月26日傍晚,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外发生爆炸,最新消息已造成170人死亡。

在此前消息里公布的108人死亡名单中,站在内线警备的美国军人死亡13人,在外线维持秩序的塔利班至少有28人死亡。

其余遇难的,是在机场围墙外围观看热闹的阿富汗平民。

另外,爆炸还造成至少158人受伤,其中包括140名阿富汗人和18名美军人员。

事件发生后,一个近年似乎已逐渐被淡忘的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已宣布对爆炸事件负责,并且发布了自杀袭击者的照片。

准确地说,是“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lamic State Khorasan Province,IS-KP)。

真正的恐怖组织IS

“伊斯兰国”(IS)自称是统御全世界穆斯林的大帝国,首领巴格达迪自称“哈里发”。

而IS在阿富汗和中亚的分支,则自称是帝国的“呼罗珊省”。

呼罗珊(Khorasan)是中古阿拉伯人对阿富汗和中亚的称呼,意为“太阳升起的地方”。因为这片区域是他们所能认知的最远东方。

▎“伊斯兰国”宣称第一步要统治的地区

IS的前身,其实就是“基地”组织的伊拉克分支“伊拉克伊斯兰国”。

2011年,本·拉登被击毙,叙利亚内战爆发,美国从伊拉克撤军,该组织开始趁机进入叙利亚发展。

该组织更名为“伊拉克与沙姆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 Shams,ISIS),并与“基地”组织的叙利亚分支“努斯拉阵线”(Al-Nusra Front)爆发激烈冲突。

2014年2月,“基地”组织最终宣布将其“赶出教门”。但此时ISIS已经在叙利亚极速壮大,并回头组织军队与伊拉克政府军交战,迅速占领伊拉克北部大片区域。

2014年6月28日,该组织更名为“伊斯兰国”(IS),宣称对整个穆斯林世界(包括历史上阿拉伯帝国曾统治的地区)拥有统治权。

估计当时IS仅从洗劫伊拉克各银行就获取了10亿美元,从控制当地的石油就获得5亿美元的收入。

IS占领了伊叙边境的大片地区,实施极其残暴的恐怖统治,实力雄厚,有钱有势,有“教义制高点”,思维也“现代化”。

每次袭击录个小视频,配个小曲,还放到网上,就是从IS流行起来的。

所以IS在极端穆斯林的年轻群体,甚至欧美白人里都有影响力。

IS由此从全球招募了一批最极端最死硬的恐怖分子,许多伊斯兰世界的恐怖组织,无论大小远近,都纷纷宣布“效忠”。

如2014年10月4日,巴基斯坦塔利班发表声明,宣布“效忠”IS,并称将为IS提供一切可能的支持,“建立全球性的哈里发国家”。

在各大国的协助下,2017年7月、10月、11月,伊拉克、叙利亚政府军终于分别从IS手中夺回了本国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代尔祖尔,以及IS的“首都”叙利亚城市拉卡。

IS本部自此走向衰落,只剩少数逃脱的残余分子,以恐怖袭击显示存在感,并继续被清剿。

到了2019年,巴格达迪也在美军的突袭中引爆自杀炸弹的背心身亡。

但南到莫桑比克,东到印尼、菲律宾,全球各地的不少恐怖组织,仍打着IS分支的旗号在活跃。

血仇:塔利班与IS-KP

在本部的大笔金钱支援下,2015年初第一批IS一来到阿富汗,就在东部跟塔利班抢地盘。

最初,前塔利班指挥官哈蒂姆第一个叛变,在赫尔曼德省和法拉省宣布效忠。

然后巴塔6个指挥官叛变响应,从巴基斯坦白沙瓦和周边的普什图族聚居地进入东部楠格哈尔省开辟根据地。

除了少数外来的“导师”,IS-KP成员多由脱离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最极端分子所组成。

IS-KP更极端,更不要命,打仗不怕死。塔利班好歹算是武装民兵,还是要正常过生活的。

在活跃的东部省份,几百个IS-KP就把基地和塔利班赶得满山跑,逼得塔利班上山打游击。

最多的时候,IS-KP控制了好几个省的不少地区:

东部通往巴基斯坦白沙瓦的门户楠格哈尔省(省会贾拉拉巴德)、

南部的赫尔曼德省(临近坎大哈,塔利班大本营之一)、

西南部的法拉省、东南部的扎布勒省。

直到2016年美军也对他们一通轰炸,塔利班反攻,才慢慢削弱。

2015年IS-KP有2500战斗人员,2017年减少到1000人。

因为“生态位”相近,互相视对方为异端,而且这两个组织实际上是在为争夺资源和领土而战。

塔利班和IS-KP互殴起来,下手那叫一个狠。塔利班杀了很多被俘的IS-KP,因为IS-KP抓到塔利班是直接割头。

到2018、2019年的两次大战,IS-KP都是拼死突围出去找政府军投降。

2019年以后,IS-KP被大幅削弱,转为分散蛰伏,偶尔搞一些爆炸袭击。

据估计,该组织现有成员约500至1200人。

今年8月16日,塔利班接管首都喀布尔后,第一件事就是冲进Pul-i-Charkhi监狱,打开牢房门。

在放走其他囚犯的同时,当场杀掉了IS-KP的前头目阿布.奥马尔.霍拉萨尼(Abu Omar Khorasani)。

这位是2020年5月被阿富汗前政府军特种部队抓获的。结果,最后还是被塔利班处决了。

但就在8月18日,东部楠格哈尔省7名塔利班遇袭身亡,应该就是IS-KP干的。

这说明,当塔利班成为了“现政府”,这两家的血仇仍在继续。

有趣的是,他们还互相指责对方是“美帝的走狗”,而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

塔利班高级官员毛拉.海鲁拉.海尔赫瓦(Mullah Khairkhwa)对记者说:

“IS-KP是异类,是极端分子,他们的信仰不属于阿富汗,他们是美帝的走狗”。

IS-KP的声明则是:

塔利班的胜利是虚假的,是与美国达成公开交易的结果,塔利班的反攻实为美军的和平移交。

塔利班已经成为叛教者、十字军的新代理人。IS将会继续圣战,直到整个地球服从真主的统治。

在这样的情况下,IS-KP对当前阿富汗的聚焦点——喀布尔机场发动袭击,就毫不为奇了。

撤离是美国和塔利班的密切合作

其实,在IS-KP发动袭击之前,机场内外已经至少有25人因为混乱、踩踏、枪击、“扒机”死亡。

因为这里实在是太混乱了,塔利班勉力维持秩序,仍抵不过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看热闹,甚至幻想能混入机场登上飞机的几万阿富汗人。

机场外滞留多日的大批看客也吸引了生意人,各种手推车、小货车在出售各种商品:

汽水、冰淇淋、炒米饭、韭菜土豆饼,卖家越来越多。大家都把这里当成了来凑热闹的秀场。

当然,8月16日的C-17运输机“挂人”“掉人”惨剧依然成为2021年的标志性时刻。

那一天,塔利班军队正式接管喀布尔,美军的控制区只剩机场。

而因为商业航班被美国强行叫停,造成数千名已经订了票的阿富汗人滞留机场航站楼。

而由于一度有传言“无须任何证件,哪怕没有护照和签证,也能坐飞机去欧美”,导致上万阿富汗人拥到机场。

于是,数千阿富汗人聚集在停机坪、滑行道甚至跑道,很多人占领商业航班,一些人争着扒上军机,C-17挂人起飞,机场一片乱象。

从16日下午开始,喀布尔机场临时暂停起降。

经过整整24小时的强行清场后,当时在机场的2000美军(原有1000增援1000),才费力地把来凑热闹的阿富汗人赶出机场。

到17日下午15:30,喀布尔机场恢复起降,到18日,已经有4500名美军部署在机场。

现在喀布尔机场地面有约6000美军警戒,主要分工是:

第82空降师师部带3个步兵营,加第10山地师、国民警卫队等部分兵力,由师长克里斯托弗-多诺霍少将带队,负责机场安全警戒,防守大门以外长达几公里的所有围墙。

第24陆战队远征队(陆战8团1营,以及第24战斗后勤营),受过撤侨训练,在大门负责配合领事官员,甄别安检有资格撤离的人员(外国公民/特殊签证)。

同时在机场的还有还近20个美国盟国的特种部队。还有约500~600名阿富汗前政府军的精锐突击队员,他们和家属将会随美军一起撤走。

总体任务由美军驻阿富汗前线司令海军少将Peter Vasely负责。

但最神奇的是,场内是美国和盟国的士兵,场外就是派来帮助维持秩序的塔利班,不时对天鸣枪制止拥堵。

双方士兵仿佛不曾厮杀过20年一样,就站着距离彼此1米的地方共同执勤。

这是因为美军在该地的最高指挥官,中央司令部司令弗兰克-麦肯奇,已经在多哈会见了塔利班的高官,双方谈妥的结果。

而在现场,双方指挥官每天都保持着沟通,配合非常默契。

由于想趁机浑水摸鱼冲进去的阿富汗人实在太多,西方国家只好通知人员在市内内部地点集合,VIP乘接送直升机飞抵机场,普通人就被安排到大巴上。

美方会告知塔利班,车辆牌号、车载人数和人员构成等具体信息,要求他们通行特定车辆,而塔利班也配合放行了这些车辆。

有时候,塔利班还会派出搭载机枪手的皮卡车组织护送和开道,确保人员安全。随后,人员乘车顺利经过警戒线和路障,进入机场。

而少数没有接到信息又有资格搭机的人员,则自行抵达机场,费力穿过拥挤的人群,然后通过塔利班的检查站,最后通过外国军队的检查站才能进入机场。

至于为什么那么多阿富汗人试图登上飞机,塔利班发言人沙欣的解释完全准确,说了大实话:

这不是因为害怕塔利班,是因为他们太穷了。

他们想去西方国家,因为阿富汗是一个贫穷的国家,7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之下。

所以每个人都想去西方国家定居,过上富裕的生活。这与害怕无关。

对,这就是国际定义的“经济难民”,落后国家的国民试图通过偷渡等手段,非法进入到发达国家,以图过上好得多的生活。

这次IS-KP的自杀袭击,并不是在机场的真正入口附近,而纯粹就是一段机场围墙和排水沟外。

这里看热闹的、幻想浑水摸鱼的阿富汗人很多,伤亡也最惨重。

时代又翻过了一个篇章

事实上,提前5天,有关各方都获得了IS可能发动自杀袭击的情报预警,警告公民不要自行前往机场。最终也证明这不是空穴来风。

塔利班发言人透露,是他们向北约通报了IS-KP针对喀布尔机场的潜在恐怖阴谋。

塔利班发言人还表示,这次袭击目的是为了败坏塔利班的名声。

至于一些人认为,这是中情局的内鬼希望美军留下来。在这种形势下,还有可能吗?

拜登已经铁心要走了,而且遵照8月31日离开的承诺。

现在,各国都表示,平民撤离工作已经结束,转入军人撤离阶段。

昨天晚上,喀布尔机场内又发生了五次爆炸,不过那是美军自己在炸毁带不走的设备——这是由塔利班发言人证实的。

10多天来,美国和西方一共运走了大约10~12万人,最高峰一天运走2万人,大部分都是获得特批签证的阿富汗人。

俄罗斯也派出4架军用运输机从阿富汗撤回500人,涉及俄罗斯、白俄罗斯、中亚诸斯坦等。

目前还有大约2000名“西方公民”没有进入机场,但其实基本上是过去几十年移民和入籍西方的那20万阿富汗人。

过去几年,他们往返两国之间工作生活做生意,现在又试图趁机把本地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部亲戚都一起带走。

这些企图遭到了拒绝,他们也没有进入机场。西方国家也就不再试图带走他们。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说:“一个与世界其他地方有某种关系的政府,需要一个正常运作的商业机场。”

“我们正在与塔利班就此进行讨论。”

这里的意思,一是以后想走的人自己买商业机票,走正常的移民程序;二是暗示准备承认塔利班政权了。

还有消息人士称,美国正在研究支持塔利班以对抗IS的选项——“因为现在的塔利班已经是阿富汗现政府了。”

但这将只是与塔利班协调的一些无人机空袭行动,美国在这个“帝国坟场”受到的教训已经够多了。

翻云覆雨政客脸,巧取豪夺贼子心。

但时代又翻过了一个篇章。

回顾历史,人类的第一次空运撤离也发生在喀布尔。

1920年代末期,阿富汗国王阿曼诺拉因进行欧式改革被毛拉定义为卡费勒并引发内战。

1929年1月14号,哈比布拉攻陷喀布尔,英国驻喀布尔公使馆决定撤离,到2月25日586人全部撤离。

而26日,一架搭载有著名的公益组织“无国界医生”成员的小公务机从塔吉克斯坦飞抵阿富汗坎大哈机场。

塔利班当局为机上人员发放了入境签证,这是他们入主喀布尔后首次向外国人发放签证。

塔利班已经开始准备履行国家主权了。

毕竟,相对4000万人口,能坐飞机走掉的10~20万人,只是阿富汗人口的极少数。绝大多数人都得留下来面对这个国家。

那么,真正值得关心的是,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将向何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