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司机退回河南抗洪志愿者车费:我没出上力 就出点钱
资讯

网约车司机退回河南抗洪志愿者车费:我没出上力 就出点钱

2021年08月05日 20:47:26
来源:新京报

137.66元,这对以开网约车为生的周国胜来说是个“大单”。之所以退钱,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花时间、冒危险,义务去救灾,我没出上力,就出点钱。”

滴滴平台网约车司机周国胜。受访者供图

全文2398字 阅读约需5分钟

8月4日下午,北京石景山红十字蓝天救援队队员方伟打车从北京丰台丰仪路到朝阳火车站,总共花了137.66元。第二天他发现,车费被如数退了回来。

钱是司机主动退的。司机周国胜告诉平台,退款的理由是,“他是去河南救灾的救援队成员。”

两人在车上聊天时,周国胜得知方伟刚刚参加了河南水灾一线救援,他当时决定不收车钱,但怕方伟不同意,等对方下车后,才向平台申请把车费退回。

137.66元,这对以开网约车为生的周国胜来说是个“大单”。之所以退钱,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花时间、冒危险,义务去救灾,我没出上力,就出点钱。”

方伟说,他想当面感谢周国胜,“周师傅的举动让我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很值得。”

以下是新京报记者与方伟及周国胜的对话。

方伟介绍,在河南,不少餐馆拉出救援人员免费就餐的横幅。受访者供图

“周师傅的举动让我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很值得”

新京报:你是在哪里打的车,当时准备去做什么?

方伟:我是石景山蓝天救援队的一名队员。7月21日,随队去河南救援,7月29日回到北京。之前在河南救援时有一辆救援车受了些损伤,居家隔离一周后,8月4日,我把车开到丰台区丰仪路的中车汽修厂修理。下午5点多,我从修理厂打车去北京朝阳站,打算从那坐火车回密云的家里。我平时很少打车,从朝阳站到密云的列车比较少,我那天急着赶车,才叫了滴滴。

新京报:什么时候发现被免单的?

方伟:下车以后我就正常付款,想开电子发票时发现平台显示,正在退款中。今天早上收到平台的信息提示,才发现打车花费的137.66元全部退回了。平台客服说,司机周师傅主动向平台提出了退款请求,他向平台解释说因为我是去河南的救援队成员,申请退回我的车费。

新京报:你听了有什么感受?

方伟:我特别感动,退回车费周师傅这单就白跑了,还是个比较贵的专车单,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搭时间不说,还有油钱。我觉得周师傅是个特别正直、善良的人,我讲了救援队在河南遇到的一些暖心感动的事,他听了就放在心上了。

我想联系周师傅,当面感谢他,但平台那边没有给联系方式。之后,我就发了朋友圈,想把这个事告诉身边人,也以这种形式表达一下感谢。有很多人不理解我们为什么做公益救援,不发工资,出去吃饭什么都是自己花钱,他们问我,你图个啥呢?这件事很好解释了这些疑问,周师傅的举动让我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很值得。

我还在群里向我们队长反映了这个情况,也是希望更多人加入到公益活动中来,宣传公益,宣传正能量。

收到退款后,方伟向平台核实,客服告诉方伟,司机申请把此次乘车费用全部退回,方伟想联系司机表达感谢。受访者供图

“他们在一线保护我们,我们在后方给他们做点服务不是应该的吗”

新京报:你们在车上聊了什么?

周国胜:提起河南的洪水,他说他去救援了,给我讲了些在当地救援的事,我对洪水的了解就是在手机上看新闻,对他讲的还挺好奇。他说军队过去以后,救援更有序了,情况慢慢好了起来。他还给我讲过一些他觉得感动的事,说当地老百姓对救援人员特别好,就怕他们吃不好,免费给送饭。

新京报:为什么要把钱给他退回去?

周国胜:他下车的时候我就想这单不收钱了,但当时要这么说他肯定不同意。我就等他下车后给平台打电话,要求把钱退回,平台问我原因,我就解释说,乘客是从河南抗洪救灾回来的。

新京报:你以前还做过给乘客“免单”的事吗?

周国胜:去年疫情开始后我加入了滴滴北京医护保障车队,定点接送一些医护人员从家到医院上下班,也是免费的。他们在一线保护我们,我们在后方给他们做点服务不是应该的吗,都是小事,不值一提。

新京报:137.66元对你来说算是大单吗?

周国胜:我开网约车4年多了,每周只在限号那天休息,每天要开车10个小时以上,这是我们家主要收入来源。137元算是数额比较大的单子,最后到我手里的钱能超过100块,钱就是这么一单一单挣出来的。

新京报:乘客今天在找你,想把这钱还给你,他说你挣的也是辛苦钱。

周国胜: 我觉得和他们去灾区救援比,这100多块钱不算什么。我俩还没有联系,其实他也不用感谢我,他们花时间、冒危险,义务去救灾,是全国人民应该感谢的人,我没出上力,就出点钱,这是小事。

▲方伟和队友在河南受灾地区进行消杀工作。受访者供图

“每个人都想出力共渡难关”

新京报:你去河南救援主要参与了哪些工作?

方伟:我们7月21日凌晨3点多到郑州,22日赶往巩义米河镇,当时那边受灾比较严重。巩义山区多,有泥石流的情况,而且上游有水库,很多房屋被冲坏了。那时候很多人都是无助的,当地有一个人跟我说,他活了几十年从来没遇到这么大的事,大水冲过来直接一层楼就没了。他们眼神里透出的惊魂未定,我们都能看到。

我们的任务主要是消杀以及搜救被困者、失联者。米河镇的工作进行了一段后,又去了新乡卫辉救援。

新京报:你在河南遇到过什么让你感动的人和事?

方伟:刚到河南那几天有的队员不适应生病了,有的穿防护服身上会起湿疹,我们去药店买药,人家都不要钱。

有一次我去超市买水,超市老板说什么都不收钱,还往我们怀里塞八宝粥,上车要走时他又追着硬塞到了车里。那个超市也是受过水灾的,我去的时候超市里没电,还很闷热,也是勉强开业。这样的事数不清,后来我们出门买东西都要脱了队服换上便装。

还有些老百姓,在我们驻地外搭了棚子给救援队和其他受灾的人做饭,我们之前吃方便面喝矿泉水,后来就有了热饭吃。我能够感受到人们在共同面对灾难的时候很齐心,每个人都想出力共渡难关。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实习生 吴梦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