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军高超声速导弹测试遭遇连续失败
资讯

美空军高超声速导弹测试遭遇连续失败

2021年08月05日 15:59:31
来源:澎湃新闻

 美国空军AGM-183A高超声速导弹试射再次遭遇失败。

据美媒报道,试射工作在7月28日进行,当天携带该导弹的B-52H战略轰炸机飞往加利福尼亚沿岸的太平洋海域上空,导弹安全从飞机上分离,但是发动机没有按计划点火。

这是AGM-183A高超声速导弹测试遭遇的第二次失败,在美军规划中,该导弹将是列装的高超声速导弹,但连续失败将给项目推进带来不少的冲击,能否按时服役有待观察。

B-52H战略轰炸机挂载的AGM-183A高超声速导弹。

B-52H战略轰炸机挂载的AGM-183A高超声速导弹。

求胜心切的美国

近年来,随着美国重回“大国竞争”,俄罗斯等国则被其视为未来的主要对手。俄罗斯为了应对美国北约东扩、反导围堵等战略挤压,在保持核威慑力量的情况下,注重研发新型核武器投射平台,以此来维持俄罗斯与美欧的战略平衡,这些投射平台包括核动力巡航导弹、核动力潜航器和高超声速导弹等,其中发展高超声速武器是最重要的选项。俄罗斯认为,虽然高超声速导弹并非无法防御,但对现有防御系统极高的穿透能力,可以大大抵消美国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对全球战略平衡的影响,尤其是对核威慑稳定的破坏。2018年3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国情咨文中高调公开了两种高超声速武器,凸显了俄对于发展此类武器的倚重。

虽然美国在高超声速技术领域的发展要比所有国家都早,1996年就进行了X-43A高超声速飞行器的飞行试验,其最大飞行速度突破了9.8马赫,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最早研制出高超声速飞行器的国家,但当时美军认为自己在这一领域并不需要过多的发展,导致被他国弯道超车。数据表明,2010-2019年美国开展的主要高超声速飞行试验不足10次,而俄罗斯等大国已经开始列装这种武器。

B-52H战略轰炸机发射AGM-183A高超声速导弹设想图。

B-52H战略轰炸机发射AGM-183A高超声速导弹设想图。

2018 年1月美参联会副主席鲍尔·塞尔瓦在评估俄罗斯等国高超声速技术进展时称,“我们已经丧失了在高超声速领域的技术优势”。而由美国退出《反导条约》所引发的国际战略稳定失序与失衡加剧,也为美国高超声速武器的发展注入了动力。为了继续维持超级大国的军事优势,美国近年来在探索对高超声速武器防御路径的同时,也对自己的高超声速武器研发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为此美国开展了涵盖海陆空多平台,涉及吸气式和助推滑翔不同种类的高超声速导弹的研发项目,主要包括海军常规快速打击项目(CPS)、陆军远程高超声速武器项目(LRHW)、DARPA战术助推滑翔项目(TBG)、作战火力项目(OpFires)和吸气式高超声速武器概念项目(HAWC)等。

“欲速则不达”的尴尬

此次美军试射的AGM-183A高超声速导弹属于美国空军空基快速响应武器项目(ARRW),该项目是战术助推滑翔(TBG)项目的延续。资料显示,AGM-183A导弹采用助推器+楔形滑翔弹头的方案,最大马赫数为20,射程约925千米,主要打击地面和海面目标。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美国空军正式给予ARRW项目AGM-183A的编号,标志着美国高超声速导弹从关键技术演示验证向型号研制转变,可以看出美军对于该型导弹的重视。

ARRW项目一开始就突出一个“快”字,不但导弹飞得要快,导弹的研发也要快。2018年美国空军公布了ARRW项目的审批文件,要求在合同授予36个月内形成初期作战力量。由于需求紧迫,计划采用TBG导弹项目的研究成果,如气动力/热分析、热防护材料、制导与控制算法、软件代码等成熟技术用于ARRW研制,以缩短研发周期。在美国空军同年12月向国会提交的有关《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第804条“快速采办模式”授权项目的报告中也提及了ARRW项目,美国空军称期望通过采用第804条,使ARRW武器研发周期缩短5年。2019年12月,美国空军与洛·马公司签订了一份9.89亿美元合同,明确了在2022年12月31日前完成ARRW详细设计方案、实验测试与生产保障工作的要求,届时导弹将具备初始作战能力。

 AGM-183A高超声速导弹被寄予厚望,在美军规划中将是最先列装的高超声速导弹。

AGM-183A高超声速导弹被寄予厚望,在美军规划中将是最先列装的高超声速导弹。

但是正应了那句话——“欲速则不达”,在一开始美军内部就有意见认为该项目进度安排具有挑战性,而随后研发进程的一波三折也似乎印证了这一点。2019年1月根据美国空军提交给国会的报告,ARRW项目的初步设计评审(PDR)节点推迟了1个季度,推迟到2019年3月完成;子系统关键设计评审(CDR)推迟了2个季度,推迟到2019年9月完成。美国空军本计划在2020年进行第一次该导弹助推器发射测试,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一再被推迟。

今年4月,美国空军使用B-52H轰炸机搭载了AGM-183A飞抵预定试射空域,准备对AGM-183A的第一级助推器进行飞行测试实验,但结果却是“导弹无法完成其发射程序,因此被飞机安全地带回了空军基地”。事后有分析认为,导弹未能从挂架上完成投放,很可能是挂架的分离装置出现问题,或控制电路出现问题,导致导弹投不出去(2020年6月美“吸气式高超声速武器概念”项目原型弹,在测试期间意外脱离B-52H运载机最终被迫自动销毁,据称就与挂架有关)。另外也有可能是在发射前检测中,发现试验弹参数存在问题,而终止发射。

AGM-183A导弹采用助推器+楔形滑翔弹头的方案。

AGM-183A导弹采用助推器+楔形滑翔弹头的方案。

AGM-183A的连出意外让美方自己对该项目的信心也出现了动摇。如之前美国空军在2022财年预算中寻求获得约1.61亿美元的资金,以生产首批12枚AGM-183A高超声速导弹,但是在美国众议院版本的2022财年预算案中,该项目被砍掉了近三分之一的经费,只有4400万美元。据称该预算被砍就与AGM-183A导弹的不成熟有关,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成员担心,如果今后测试中出现更多的问题,将导致“并发”问题——试图测试、纠正问题和生产导弹同时并存,从而会增加生产第一批导弹的风险。

而对于此次的试射,美国空军在新闻稿中称:“导弹与飞机完全分离,并成功演示了完整的释放导弹的流程,包括GPS定位、连接器断开和从飞机到导弹的电力传输。该导弹还展示了尾翼操作,确保机组人员安全运作。在安全分离机动之后,火箭发动机没能点燃”。笔者认为,此次失败可能发动机系统故障,未能顺利点火,这也反应这一项目有点操之过急。

尽管美国空军坚持认为,这次失败的发射仍然提供了有价值的测试数据,但这对于AGM-183A的服役之路无疑又多了一道阻碍。而且AGM-183A项目的反反复复,也让各界感到美国因急于抵消他国的局部战场优势而对高超声速武器发展项目进行“拔苗助长”的行为,最终可能使自己陷入更加尴尬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