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困境:培养中产阶级 还是培养新一代农民工?
资讯

职业教育困境:培养中产阶级 还是培养新一代农民工?

2021年08月05日 07:36:08
来源:中国慈善家

职校毕业生的社会地位是目前职业教育面临的最棘手问题之一。

2020年11月,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职教中心的学生正在练习打磨零件。

“你不努力,可能连高中都上不了!”不知不觉间,这句话成为了家长群里的一句流行语。

孩子如果考不上高中,如果不想辍学,唯一的选择就是上职业学校——在“普职相当”的政策背景下,中国有一半的中考生面临着这样的人生选择。

中考定终身?

今年年初,刘昕在湖南怀化某中级职业学校就读一学期后,选择了辍学。她是去年怀化清退的近800名高一学生中的一位。

2020年9月初,湖南怀化近800名刚刚升入普通高中的新生接到通知:他们将被学校清退,分流至其他中职学校。学校给出的理由是,这些学生的中考成绩没有达到当地的普高分数线,按规定,这些学生是没有办法进入普通高中就读的,只能进入职高就读。

家长表示难以接受:“我们又没有隐瞒成绩,就是在民办高中正常报名后被录取了。”刘昕的家长告诉《中国慈善家》。

刘昕从小喜欢拉丁舞,初中的时候就多次在各种比赛中获奖。不过,也因为练舞耽误了学习,她中考分数为500分出头,没有达到当年570的普高分数线。公立高中是上不了了,刘昕家长就想着花点钱让女儿去上民办高中,于是在怀化海天中学报名,随后被录取。

但在办完入学手续并参加完军训后,刘昕就接到清退的通知。仅在海天中学,与刘昕同样遭遇的学生多达300名左右,而全怀化市范围也有近800名学生。

家长们被告知:往年政策没这么严,在民办校的招生指标上放得比较宽,民办校给这些未上线的学生提供了读高中的机会,但今年各民办校的招生指标突然收缩了。

刘昕父亲告诉《中国慈善家》,他和一些家长想了很多办法,都解决不了上高中的问题,就只好在将目光投向职业学校。可是在当地找好几家中职学校,都不太理想。家长在了解情况后一致认为,这些学校教学质量非常一般,在这里很难真正学到一技之长,未来的就业情况也非常不乐观。

刘昕最终选择了一家职业院校,上了一年后,感觉既没学到太多东西,也看不到前途,于是选择了退学,出去一边打工一边学习美容美发。

“孩子特别不情愿,但也没有办法。”刘昕父亲无奈地说。

2021年7月,贵州省仁怀市中等职业学校汽车工程部的学生在维修汽车发动机。

刘昕的遭遇并不特殊,许多就读中职学校的孩子也会面临这样的处境。“孩子现在在职校上了一年,在学校就是玩游戏,说学不到东西。”一位家长告诉《中国慈善家》,除了学不到东西,未来的就业也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连研究生毕业都面临就业危机,孩子连高中都上不去,将来又该怎么办呢?”

早在1983年,中国就提出普职比(职业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比例)大体相当的政策。《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再次强调,今后一个时期总体保持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普职比“大体相当”的模糊规定,并不是简单的5:5刚性要求,而是一种“柔性的表述”。 但从去年开始,在很多地方这项政策变成了一个刚性要求,比如今年上半年,陕西省教育厅发布了《陕西省教育厅关于做好2020年普通高中招生工作的通知》,明确职高和普高5:5的招生比例。

教育部职业教育中心研究所副所长曾天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高中阶段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大体相当,并非机械地要求5:5,历史数据也是在左右摆动的,有的时候职业教育占比多一些,有的时候普通教育占比多一些,摆幅大体在6:4或4:6之间。

职教短板

近几年来,职业教育越来越受到重视。但从整体来看,相比于普通高校,中国职业教育在生源方面的表现明显冷清。

根据教育部提供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全国职业院校一共有1.15万所,在校学生有2857万人。职业院校每年培养1000万名左右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人社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20年底,全国技能劳动者总量超过2亿人,占就业人员的26.8%;高技能人才达到5800万人,占技能劳动者的近30%。

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总规模减少了4524万人,占比也从70.14%下降到了63.35%。曾经依靠“人口红利”增长的经济,正在向“人才红利”转变。当前的职业教育体系并不能满足我国的发展需求。

舆论普遍认为,职校毕业生的社会地位问题是目前职业教育所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之一。

2015年5月,重庆云阳职教中心教师对航空班学生进行微笑礼仪训练。

华东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名誉所长、教授石伟平在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时表示,目前,对职业教育政策宣传力度不够,国家政策出台后,对政策的解读是欠缺的,很多家长都不愿意接受职业教育和此相关。

“都去上高中考大学了,谁去当工人?”这种观点看似有较高的站位,但家长无法接受。“那么多学生,为什么偏偏我的孩子要去当工人?”这是家长普遍的疑问。此外,家长普遍认为,如果孩子不上大学,是家长没有尽到义务,在亲戚朋友中没有面子。

社会上对职业教育也存在诸多歧视。近日,某网站发起的调查结果显示,学生和家长选择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的最大困难,均把社会认可度排在前列,他们对自己就读的学校以及将来的文凭、就业竞争力等严重缺乏自信。

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不同,除了文化课的学习之外,尤其注重实践能力,是以就业为导向。因此在教学安排中,学生的操作实验课占比更多。然而,许多职校并未安排大量实操课程。原因是没有专业的仪器设备,或设备过于陈旧,难以满足现代技术需求。

“职教院校在资金投入方面存在明显短板。”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原副会长、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创校校长俞仲文在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时说,“虽然国家提倡两类教育要均衡发展,但在十年前搞职业教育百所示范校,却只投入20个亿,还不及一个211院校的投入。”

俞仲文认为,虽然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强调职业教育的重要性,包括办学方向也做出了一系列规划,但配套政策并没有跟上,尤其是投入方面。根据其他国家的经验,职业教育应该比普通大学投入更大,大致是3:1的比例。

尤其是在一些欠发达地区,职业教育处于“政府部门哭穷,企业不愿担责,学校无从下手”的尴尬境地。办学经费不足,直接导致的结果是师资缺失,硬件跟不了,进而缺乏优质生源。

2021年4月,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学校开放式实训中心,数控专业学生在教师指导下赶制产品。

职教要培养中产阶级

《中国慈善家》梳理近10年教育部公布的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后发现,从2011年到2018年,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在内的中等职业教育招生人数持续下滑,从2011年的870.42万人降至2018年的557.05万人。而随着国家政策推动,2019年开始,招生人数呈增长态势。

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中等职业教育招生人数为644.7万人,离达到“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大体相当”仍有一定距离。

2020年9月22日,中央召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领域专家代表座谈会,会上提到,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和培训,有效提升劳动者技能和收入水平,通过实现更加充分、更高质量的就业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释放内需潜力。

“过去的职业教育首先是经济发展属性,其次才是民生属性,而中央领导在座谈会上的谈话,显然是把民生属性放在第一位去发展。让孩子有更多更好的职业教育培训,然后获取更加高级的职业等级证书,可以胜任更加复杂的工作岗位,可以获得更高的薪酬,享受更美好的生活。”一位参加上述座谈会的职业教育领域的代表告诉《中国慈善家》,“职业教育出来的学生应该成为中产阶级。”

这位专家指出,如果发展职业教育和提高收入不挂钩,那么一切都是空谈。

石伟平认为,中国社会正在由学历社会走向能力社会,如果学生读完职业学校,拿到相关技师等级证书,他们的薪酬相对来说会比较高。

石伟平建议恢复“八级工”制度。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技术最为高超的技工师父被称作是“八级工”,每个月的工资可以达到126元,在当时属于高薪人群。“从一级工一路奋斗到八级工,就相当于二级教授。这个奋斗路径要打通,才能体现行行出状元,职业教育之路也才能走得通。”石伟平说。

眼下正值中职学校招生季,部分省市公布了具有招生资质的的中等职业学校名录。从报考情况来看,仍然是“冰火两重天”,发达地区好的中职学校“门难进”,欠发达地区的一般中职院校“没人进”。

为了做好今年中职招生工作,教育部早在4月6日就公布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21年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对中职招生工作进行部署。通知明确,要坚持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大体相当,积极拓宽生源渠道,积极引导学生接受中等职业教育。

舆论认为,职业教育还需练好“内功”,提高人才培养质量,这样才能有效填补制造业企业技工人才缺口,实现职业教育良性发展,吸引更多人才和生源。

专家呼吁,针对职业教育的短板,国家和地方层面都应该出台更加详尽的配套政策。“不能让职业院校出来的学生成为新一代的‘农民工’。”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刘昕为化名)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图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