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塔利班“秘密访华”释放何种信号?崔守军解读
资讯

阿富汗塔利班“秘密访华”释放何种信号?崔守军解读

2021年07月29日 17:42:39
来源:风向

文/凤凰网《风向》作者 宋珂嘉

▎王毅与塔利班负责人会面。图源:外交部

编者按: 7月28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来华访问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此次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访华行程为何“秘而不宣 ”?阿富汗目前国内政治局势如何?中国将如何面对阿富汗的政局变化?阿富汗政局走向对于中美关系有何影响?凤凰网《风向》专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所长、国发院专聘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崔守军教授。

核心提要:

1.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见“秘密访华”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中方政府秉持谨慎态度,稳妥起见,在谈判未开始之前未公布此消息。如果在谈判开始前将消息公诸于众,则谈判结果会受到如美国等第三方势力的影响。

2.中方承认塔利班在阿富汗境内的主导地位,称其为“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具体来说,军事力量指的是从现在控制的领土面积来看,塔利班是具有绝对主导权的。从政治的角度来讲,将来阿富汗选举新的政府,塔利班人员上台组阁,出任政府首脑或部长。

3.中国在阿投资铜矿,助力阿富汗国家经济发展。巴拉达尔向中国承诺,阿富汗不会成为分裂主义势力和恐怖主义活动的大本营,中阿互相释放合作善意。美国的政策和态度是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关键因素之一,中美双方应加强在阿富汗问题的对话。

4.美国撤军阿富汗,无论是阿富汗内战还是组建联合政府,塔利班上台或成定局。但是由于其意识形态的极度宗教性,阿富汗政局仍蕴含巨大危险,或成为滋生极端主义的温床。

巴拉达尔为何“秘密访华”?

凤凰网《风向》:昨天,外交部突然发布了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见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的照片,引发震惊与高度关注,能否请您跟我们谈谈为什么此次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访华行程在结束之后才公布?

崔守军: 我认为主要是防止第三方势力对于此次会谈的影响和干预。从中国角度来看,阿富汗是“一带一路”的沿线国,中国跟阿富汗也直接接壤,中国和阿富汗之间有一个边境长度约为76公里的瓦汗走廊。

▎图源:新华社

因此,与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的会谈是一个重大的关系到中东局势安全稳定和中国西北边疆稳定的事件。中国政府对于此次会谈非常谨慎,而如果在谈判未开始之前公布此消息则很容易受到第三方势力,比如美国或者其它一些势力的影响,因此会对于谈判的成果造成较大影响。所以等双方谈判完成再公布是比较稳妥的选择。

塔利班上台已成定局,阿富汗政局仍存在风险?

凤凰网《风向》:能不能请您简单跟我们介绍一下阿富汗目前的政局形势,以及塔利班上台执政的可能性有多大?

崔守军: 阿富汗的政局形势要从2001年说起。在2001年,美国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到目前为止,20年的战争导致了阿富汗许多平民死于战争。阿富汗的塔利班被美国主导的北约打散之后并没有消失,而是一直以一种顽强的力量在阿富汗存在。

▎驻阿富汗美国安全部队 图源:半岛电视台

我曾在2019年1月份去过一趟阿富汗,当我到喀布尔的时候,当地的朋友告诉我,阿富汗的塔利班已经控制了60%的领土。到了7月份,塔利班自己宣称已经控制85%的领土。虽然这个数据有一定夸大的成分,但毫无疑问的是,塔利班现在是已经是阿富汗政治安全局势走向的一个主导性力量。美国这次非常坚决地撤军,结束美国历史上最长的一场战争之后,我认为局势是基本没有悬念的。虽然在目前看来,美国依然对于阿富汗政府实行空中庇护,通过空袭对塔利班进行打击,但是在8月31日美国撤出阿富汗之后,阿富汗的形势那肯定由塔利班主导。塔利班和政府军从去年开始,就在卡塔尔的多哈进行会谈,就未来的国内安全形势进行磋商,但是一直没有富有成效的成果出现,所以双方目前可能陷入了一个僵局。

▎美军撤离阿富汗

当美国撤出阿富汗之后,力量天平在向塔利班一方倾斜,所以未来无外乎是两种结果,第一种就是最坏的结果,即阿富汗陷入内战,塔利班跟政府军继续进行国内的这种政治斗争。第二种结果就是通过谈判达成一个政治和解,形成一种非常好的政治解决的途径。如果是第一种结果,缺乏了美国支持的政府军打不过塔利班,最后塔利班获胜。

▎ 当地时间2021年7月14日,阿富汗边境的斯平博尔德克,阿富汗安全部队在检查站严阵以待 图源:IC Photo

而如果是第二种结果, 塔利班肯定以自己作为一个主导的政治力量来组阁,塔利班的负责人可能会出任阿富汗政府的主要的首脑。 当然现在的政府军,也就是现任的政府当中内阁的一些成员也可能参与政权,但毫无疑问两种结果都是塔利班来主导的。

凤凰网《风向》:塔利班上台后,阿富汗政局面临什么风险?怎样的政权形式更适合阿富汗发展?

崔守军: 塔利班是一种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其原教旨主义的性质给政权造成的风险是始终不能排除的。它的原教旨主义性质表现在运用沙里亚教法对社会进行治理,比如偷东西要被砍手,妇女不允许上学等。如果塔利班上台后,按照其伊斯兰教法进行统治,阿富汗将成为一个高度宗教化的国家。而现在的政府是美国打造出来的一个西方化的世俗化的政府。一个是高度宗教化的政府,一个是世俗化的政府,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不同的意识形态导向,而这样的意识形态导向使得阿富汗极容易成为伊斯兰极端势力滋生的温床。

▎ 2001年10月,塔利班控制了坎大哈通往赫拉特的高速公路 图源:BBC

但是,塔利班在1996年到2001年美国进入阿富汗之前进行执政,有一定的执政经验。我认为在塔利班上台后,其作为一个反对派力量和作为一个执政力量,会对于意识形态进行一些修正。但是,如何进行意识形态的修正,和修正到何种程度,取决于国内政治势力博弈的情况。

我认为,巴基斯坦的政府模式对于阿富汗是比较理想的,即塔利班和目前的阿富汗政府形成一个联合政府,一方势力当总统,另一方当总理。2019年我去阿富汗调研的时候,双方正在就此事进行谈判,但是最终无法达成妥协。如果能够妥协,依旧有非常多复杂的问题,比如国家是否需要制定宪法,如果有宪法要进行哪些规定等。

凤凰网《风向》:在报道中,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提到,阿塔是阿富汗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如何解读这句话?

崔守军: 目前塔利班已经控制了阿富汗的大部分领土,在美国撤出后是唯一的政府反对势力,所以被称为“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具体来说,军事力量指的是从现在控制的领土面积来看,塔利班是具有绝对主导权的。从政治的角度来讲,将来阿富汗选举新的政府,塔利班人员上台组阁,出任政府首脑或部长。

▎ 塔利班组织 图源:BBC

中国在阿投资铜矿,助力阿富汗经济发展,中美应在阿富汗问题上更多对话

凤凰网《风向》:您刚刚提到,阿富汗是我国“一带一路”上非常重要的国家,并且中国也是阿富汗的最大邻国,阿富汗的稳定对于中东局势和我国西北边疆的稳定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应该如何应对阿富汗变局?

崔守军: 阿富汗对中国的影响体现在两个维度,一个是安全维度,一个是经济维度。

▎ 中阿边界”瓦罕走廊“ 图源:BBC纪录片

从安全角度来 讲,因为阿富汗与中国接壤,中国也是阿富汗最大的邻国,所以阿富汗的政治安全局势与中国西北边疆的安全形势息息相关。 众所周知,新疆问题是中国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一个涉及到中国主权领土的重大议题。 但是新疆的一些分裂势力,比如东伊运(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 东伊运与许多其它势力现在伏在阿富汗的境内。 所以新疆的安全或者中国西北边疆的安全,跟塔利班和阿富汗未来的局势有比较重大的关系。 除此之外,其它一些伊斯兰的极端力量跟阿富汗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像“基地”组织等。 中国主动参与阿富汗和平局势演变的斡旋行为,也是中国希望在阿富汗未来政治和解进程当中扮演更重要角色的一个体现。 中国政府任命岳晓勇先生为新任中国外交部阿富汗事务特使,折射出对推进阿富汗和平进程的重视,中国将继续为阿富汗早日实现和平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

从经济角度来看,阿富汗既关系到中亚地区,也关系到中东地区,这些都是中国“一带一路”重要的沿线国家和地区,所以阿富汗局势的安全稳定对“一带一路”的建设非常地重要。2019年我去阿富汗调研的时候,当地的朋友告诉我,2007年中国以30亿美元的投资获得了喀布尔附近艾娜克铜矿的开采权,但是由于阿富汗国内局势的不稳定,铜矿一直未得到开发。在2019年1月份,我跟阿富汗总统安全事务助理见面的时候,他提到希望中国能够尽快开发这个铜矿。

▎艾娜克铜矿区上的帐篷和阿富汗公共保护部队。图片来源:Franz J Marty

塔利班的意思是伊斯兰的学生军,在普什图语里叫“塔利班”。而这些人大多来自社会底层,未受到良好的教育,比较擅长打仗。但是,如果真的要建设国家与政权,是需要经济方面的支持的。在此之前,阿富汗的主要作物是鸦片,没有太多财政收入来源,再加上连年征战,整个国家极度贫穷。而如果塔利班上台执政,需要解决的第一个就是发展的问题。国家的发展需要因地制宜,吸引更多的外来投资。中国是一个与阿富汗接壤的,矿产(特别是铜)进口的大国,并且中国一带一路也将阿富汗纳入其中,所以如果中国和阿富汗能够就矿产资源开发能够达成一些共识,对于阿富汗国家的重建和经济社会的发展都是非常非常关键的。并且,如果两国进行贸易,不需要经过第三国,物流和运输的成本也是相对较低的。

凤凰网《风向》:舍曼访华之后第二天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见了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这是一种巧合还是中间存在着某种博弈?美中央司令部司令提及将继续空袭塔利班以支持阿富汗部队,对中美关系又有何影响?

崔守军: 我看到美国的表态,希望在阿富汗重建问题上跟中国展开一些安全合作。至于这两个事件,我认为不需要过度解读,可能巧合的概率高一点。 阿富汗向中国伸出橄榄枝,希望中国开发阿富汗的一些经济资源,并且也向中国承诺,不会成为分裂主义势力和恐怖主义活动的大本营。 同时,塔利班向中国表达了一些善意,中国政府也在跟阿富汗相关的一些领导人在进行接触。

▎当地时间28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美国认为中国和其它国家参与和平解决阿富汗地区冲突的事务具有积极意义

从另一个角度看,目前中美之间的合作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布林肯在阿拉斯加会谈上提出的),气候变化问题,安全问题,包括核扩散、伊朗和我们现在所讨论的阿富汗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公共卫生问题,主要是新冠疫情。虽然美国撤出阿富汗,但是美国也进行了撤出之后的安排,只是这些内情和细节目前并未对外公布。阿富汗政府的态度与美国的态度有着非常大的关系,如果中美在阿富汗问题上能有一些务实的合作,会增大中美之间一些对话的渠道,也可以加强中美之间的相互认知和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