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020”会成为奥运衰败的转折点?日本:哭着也要办下去
资讯

“东京2020”会成为奥运衰败的转折点?日本:哭着也要办下去

2021年07月23日 20:07:28
来源:Vista世界派

2020东京奥运会开幕式,观众席十分空荡

开幕式的烟花腾空飞起,照应出东京国立竞技场空空荡荡的观众席。

北京时间7月23日晚上,东京奥运会正式开幕。19.2万平方米的场馆里,除了各国代表团外,只有不到1000名观众。

奥运开幕式前,很多人都决定放弃出席,这其中包括日本三大经济团体之一的领袖。

7月19日,丰田章男,日本市值最高的公司、丰田汽车公司的社长,对外公布放弃出席开幕式。而且,作为日本的企业代表,同样也是奥运会的全球合作伙伴,丰田汽车竟然还决定,奥运会期间放弃在日本投放任何与东京奥运有关的广告。

丰田公司没有透露原因,共同社分析认为,该公司可能担心投放广告反而会影响公司形象。毕竟,在对举办奥运会褒贬不一的情况下,相关广告很可能会引起反对者的反感。

丰田的奥运广告,“开启不可能”

图源:网络

“东京奥运会正在变成一届许多事项不被理解的奥运会。”丰田汽车公司负责公关的执行董事长长田准以说。

确实,虽然奥运会常被视为一个国家展示实力和形象的重要机会,但日本人真的不想办这场奥运会了。开幕式前,日本新闻网站做了一项民调,结果显示65%的受访者希望奥运会取消或者再度推迟。

这可能是奥运会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进入21世纪后,奥运这门买卖越来越不讨喜了。尤其是希腊和里约因承办奥运会而陷入债务危机后,国际奥组委甚至一度难以找到“买家”。

即便如此,这两届奥运会依然办成了全球的狂欢,体育盛会。从主办国到参与的各国,都投入了巨大热情。

东京新国立竞技场,奥运会开幕式将在此举办

图源:网络

这一次奥运会,低调、冷清,甚至带着一些压抑。再加之必赔无疑的奥运经济账,更是向全世界实力劝退。

专家预测,“东京2020”可能是奥运“急速下坠”的开端。

奥运会的“内卷时代”

很多人可能没注意到,单以经济论,奥运会一直是个赔钱买卖。对于大多数东道主而言,只是赔得多与少而已。

1960年以前,一方面因为规模适中,另一方面由于承办国相对富裕且基础设施比较完善,奥运会预算大多在可控范围内。从20世纪60年代起,奥运会规模快速膨胀,赛事数量和参赛人数都显著增多,运营成本也跟着水涨船高。

这逐渐导致收支失去平衡,各国申办奥运会的意愿下降。1972年,由于民众投票反对为奥运会增加额外公共预算,美国丹佛直接放弃了1976年冬季奥运会的主办权。

一个被废弃了的logo

图源:网络

1976年蒙特利尔夏季奥运会更加凸显了这项“生意”的高风险。据悉,那届奥运会的实际成本比预算高出了近10亿美元,使该市纳税人背负了将近15亿美元的债务,最终用了将近30年才还清。

1976年蒙特利尔夏季奥运会

图源:网咯

蒙特利尔的血泪直接导致洛杉矶成为唯一申办1984年夏季奥运会的城市。从“生意”的角度,这给了洛杉矶不小的“议价”空间。

由于不用费力讨好国际奥组委,那年的洛杉矶奥运会没有新建任何华丽的场馆,赛事几乎都在既有设施中进行。外加当年电视转播费、企业赞助收入上涨,洛杉矶最后竟然净挣2.15亿美元,成为屈指可数盈利的奥运会主办城市。

1984年洛杉矶夏季奥运会开幕式

图源:美联社

本来因为“营收陷阱”落得只有一个城市申办的尴尬处境,却又因为洛杉矶的成功向世界展示了其盈利的可能,不得不说,这颇有些因祸得福的意味。

看到洛杉矶办奥运会赚了大钱,各国政府纷纷想复刻那年的奇迹——1988年奥运会共有2个申办城市,到了2004年奥运会,这一数字直接增到了12个,足以见得其火热程度。

由于“买方”过多,供不应求,各国为了赢得举办权相继提出十分有野心的计划,不知不觉中,国际奥委会的胃口也被养大了,更加青睐于那些昂贵的规划。奥运会的营运成本,也在各国政府的“内卷”下,再次达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

2004年雅典奥运会开幕式,回到故乡的奥运会间接把故乡经济搞垮了

图源:网络

2004年雅典奥运会,希腊为新建场馆投入巨额费用,外界普遍认为,这些花费直接加速了希腊的债务危机。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投入更是高达200亿美元,将这座城市推向了经济崩溃的边缘。

2012年里约奥运会开幕式

图源:网络

这给那些寄希望通过奥运会挽救经济的城市泼了盆冷水,在意识到奥运会实际花费很可能远高于预算后,奥斯陆以及斯德哥尔摩退出了2022冬季奥运会竞标;进入争夺2024年夏季奥运会举办权决赛的布达佩斯、汉堡和罗马也决定放弃申办,独留洛杉矶和巴黎。

眼看有可能面临无人申办奥运会的局面,国际奥组委慌了神,破天荒地同时决定让巴黎和洛杉矶分别举办2024和2028年奥运会。

巴黎奥运会logo,灵感来源于优雅的女士和圣火

现在看来这个选择是明智的,如果按照惯例在新冠疫情中的2021年确定2028年奥运会主办城市,估计更没有国家申请了。

难以复刻自己的东京

“奥运账”有时比较复杂,目前,学者多是用“效益减支出”计算一届奥运会的净收入,但是这种只考虑短期经济效益的计算方式,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奥运会对经济与社会的长期影响力。

对于这一点,已举办过一次奥运会的东京深有体会。

标准普尔曾估测,1964年东京首次承办奥运会时,几乎动用了当年所有的国家预算。如果以经济效益看,这肯定是笔不划算的买卖。但如果理性地回望过去,那届奥运会对战后日本经济又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1960年的东京

图源:网络

二战以后,战败国日本的经济倒退严重,制造业生产能力尚且不到战前最高水平的40%,三至四成工业设备遭到破坏,就连农业也缩减至之前的78%,整个国家用“一片狼藉”形容也不为过。

面对情绪消沉的国民,日本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解散大财阀、改革农地制度,以及有针对性地扶持钢铁、煤炭产业,政府为经济社会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加之借助朝鲜战争引来的美国支持,日本经济终于实现了迅猛复苏。

但他们又遇到了新难题。由于在二战时期的侵略行为,当时国际社会对日本的印象普遍比较负面,这给他们带来了外交阻碍。为了洗刷军国主义形象、赢得国际好感,日本将希望寄托于举办一届世界级的盛世——奥运会。

一拿到1964年奥运会的举办权,日本当局就将其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并纳入到“国民收入增倍计划”。为此,他们不计成本地投入了1兆日元(约合当时的30亿美元)进行准备工作:

1964年10月1日,东海道新干线正式投入运营

图源:GettyImages

据公开信息显示,其中约1000亿日元被用在了比赛设施、奥运村、运营等领域,其他9000亿日元均被用于兴建东海道新干线、首都高速公路,扩建东京地铁及交通网等大型项目。

总之,用“倾全国之力支持东京一城”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上述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带动了制造业、建筑业、服务业、交通运输、通讯等众多行业的强劲发展,催生了1962至1964年的“奥林匹克景气”。

1962年,东京为奥运建高速

图源:GettyImages

由于高速公路网和新干线等基础建设在奥运后还能源源不断带来收益,使得当年的投资变得可以持续。

而且,日本似乎真的通过奥运会扭转了口碑。1964年,除了成功举办奥运,他们还加入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史称日本“国际化元年”。此后,克服了国际阻力的日本更是顺风顺水,一度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1964年东京奥运会海报和标志

图源:网络

50多年已经过去,二度办奥运的日本显然意在重现当年的“奥林匹克景气”。只是,时过境迁,日本经济结构早已与往昔不同,奥运会效益也不再处于洛杉矶之后的坚挺状态,外加新冠疫情的突然来袭,“奥林匹克景气”注定不能再现了。

谁来拯救奥运会?

2013年,东京拿下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权前,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丝毫不掩饰对第一次办奥运时的怀念:“过去我们比现在穷的多,但那时日本人对承办奥运会十分有热情。”

《华盛顿邮报》分析,安倍之所以张嘴闭嘴都是1964年,就是希望21世纪的这次奥运,也能对刚从泡沫经济中复苏的日本产生积极影响。

2013年,拿下2020年奥运会主办权的日本是兴奋的

图源:《日本时报》

就在新冠疫情暴发前,东京都政府还乐观地估计,2020年夏季奥运会及残奥会可以给全日本创造2835亿美元的经济效益,提供约194万个就业岗位。

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们就都知道了。这届东京奥运会不仅成为了历史上首次被推迟举办的奥运会,也极有可能成为最赔钱的一届,日本国民更是对这场盛会意兴阑珊。

图源:美联社

一方面,考虑到推迟举办产生的重复花费,以及不得不增加的防疫支出,专家预测此次奥运的预算已经从2013年时的73亿美元上升至260亿美元。另一方面,由于空场比赛造成的门票收入损失和赞助商撤资等因素,收入也大幅下降。

如果说以前的雅典和里约奥运会显现出了这项赛事在经济模式上的顽疾,那么这次东京奥运更是暴露出国际奥组委在制度层面的问题——没有完善的沟通及退出机制,“霸王条款”将主办国架在进退两难的地步。

(按照合同,如果奥运会取消,日本需要赔偿国际奥组委约1.8万亿日元)

分析人士认为,东京奥运会很可能成为奥运史上的重要拐点——走下坡路的拐点。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一场线上讲座上,经济学家、《奥运的诅咒》一书作者安德鲁·辛巴里斯,还透露出国际奥组委是“自作自受”的意味。

回顾下北京2008!

图源:网络

确实,能够拯救奥运会这个“品牌”的,只有国际奥组委自己,为了挽救其走下坡路的颓势,能做的其实有很多。

首先,就是减少东道主国家的支出。目前,奥运承办国的预算主要用在四大方面:申办费用、场馆和基础设施建设费用、运营费用,以及设施在后奥运时期的维护成本。其中,光是申办费用就高达5000万美元至1亿美元(计划成本、聘请顾问等),而且一旦申请失败就等于打了水漂。

其次,就是增加东道主国家的收入。奥运会产生的直接经济效益中,电视转播费是最大头,对于这笔钱,国际奥委会或许应该给承办城市让出更多利益。

最后就是制度层面的转变。研究体育商业的早稻田大学教授武藤泰明指出,“现在已经进入一二十年就可能发生一次疫情的时代。今后,考虑举办奥运会的所有国家都会面临东京所经历的风险”。国际奥委会应该修改其退出和赔偿机制,打消未来东道主的顾虑。

辛巴里斯甚至建议,应该选择两个城市,让他们一直举办夏季和冬季奥运会,以免去每隔两年就要兴建场馆的浪费。

国际奥组委新大楼

图源:网络

但这样一来,意味着国际奥委会要损失巨大的利益,他们会愿意吗?

目前距离选定2032年奥运会举办地至少还有4年时间,那时,世界是否能完全从疫情阴影中走出?国际奥委会是否会面临无人申办的窘境?一切还是未知。这次东京奥运会,是否能成为奥运“急速下坠”的转折点,到时也就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