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基础设施有多差?你或许想不到
资讯

美国基础设施有多差?你或许想不到

2021年07月09日 16:45:35
来源:新华社

文|欧阳为 新华社国际部经济问题首席调研员

继今年2月得克萨斯州大面积停电事故之后,近期发生的佛罗里达州住宅楼坍塌事故再次暴露美国基础设施窘境。

一方面,美国基础设施已严重老化,其破旧不堪不仅威胁民众生命财产安全,也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梗阻;另一方面,在美国政治极化加剧、财政赤字高企背景下,政府重振基础设施的努力面临巨大挑战。

这张当地消防局6月25日发布的照片显示,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戴德县一栋发生局部坍塌的住宅楼。新华社发(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戴德县消防局供图)

这张当地消防局6月25日发布的照片显示,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戴德县一栋发生局部坍塌的住宅楼。新华社发(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戴德县消防局供图)

“汽车跳,纽约到”

美国民间流传着一句话,“汽车跳,纽约到”,意思是当你发现路越来越差,坑越来越多,就说明纽约快到了。大面积停电、水坝失修溃决、道路损毁、交通堵塞、高铁建设延宕……美国基础设施现状触目惊心。

据统计,美国近四分之一的桥梁存在问题,其中10%属于结构缺陷,14%属于功能过时;超过一半的致命交通事故与道路设施条件差有关;客运列车的平均速度仅为欧洲的一半

美国存在明显的“宽带鸿沟”,农村和低收入社区缺乏高质量的网络基础设施。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约1800万美国人无法使用任何宽带网络,其中大部分人生活在农村地区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就美国基础设施状况定期编制“成绩单”,从“A”至“F”分成六个级别,每4年进行一次评估。

2020年10月31日,在美国华盛顿,鸟儿落在白宫附近一座停止施工的吊车上。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2020年10月31日,在美国华盛顿,鸟儿落在白宫附近一座停止施工的吊车上。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在其2017年的报告中,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将美国基础设施平均级别定为“D+”,这一评级意味着基础设施条件“大多低于标准”,表现出“严重恶化”,具有“很大的故障风险”。2021年的评级略有提升,为“C-”,即“有重大缺陷的平庸水平”。这是近20年来,美国基础设施评级首次跨越“D”级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各项基础设施普遍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按照基础设施质量指标衡量,美国在全球的排名从2002年的第5位大幅下滑至2019年的第13位,落后于法国、德国、日本、西班牙等国家。

昔日“基建狂魔”缺钱

美国曾被称为“基建狂魔”,铁路、高速公路、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起步较早,一度领先全球。特别是经过罗斯福新政时期的大规模建设后,美国的基础设施一度达到其他国家难以企及的高度,并长期保持多项世界之最。旧金山金门大桥、纽约帝国大厦、胡佛水坝等标志性基础设施曾享誉世界。

然而,大约从上世纪70年代起,美国基础设施建设几乎进入停滞状态。使用耗损和人口增长等因素导致公路、机场、桥梁等设施越来越老旧,不堪重负。

美国基建停滞不前的最大原因就是缺钱。据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估算,到2025年之前,美国基础设施资金缺口将超过2万亿美元

6月15日,建筑工人在美国纽约一处工地工作。新华社发(郭克摄)

6月15日,建筑工人在美国纽约一处工地工作。新华社发(郭克摄)

一方面,基础设施建设因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难以吸引私营企业投资。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基础设施投资不足。

与大多数工业化国家不同的是,美国高度依赖地方和州财政支出来满足基础设施建设需求,仅有25%的公共基础设施投资来自联邦政府,而地方财政往往难以支撑基础设施投资。

美国联邦政府为交通基础设施提供资金的主要机制是向各州直接拨款,由公路信托基金支付。然而该基金正面临破产,到2022年赤字将超过60亿美元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坦言,美国在基础设施方面与他国的差距主要归因于不同的资金投入水平。平均而言,欧洲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护方面的支出相当于GDP的5%,而美国则为2.4%。

1月8日,工人在美国纽约一处工地工作。新华社发(郭克摄)

1月8日,工人在美国纽约一处工地工作。新华社发(郭克摄)

党争掣肘基建

专家认为,政党间的斗争也是美国基础设施建设举步维艰的重要原因。

《大西洋月刊》直言,美国拒绝基础设施现代化的动机是政治,而非理性的经济。英国《金融时报》曾刊文说,对基础设施落后的忧虑在美国已经成为一个“政治上具爆炸性”的话题,反映民主与共和两党关于公共支出的“意识形态纷争”。

专家表示,美国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实施所谓“新联邦主义”或“合作联邦主义”,联邦政府将财政资源转移给地方政府,由地方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但通常会附加“政策诱导”。

3月31日拍摄的视频直播画面显示,美国总统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发表讲话。拜登当日宣布一项总额约2.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一揽子计划,并表示希望国会今年夏天批准该计划。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3月31日拍摄的视频直播画面显示,美国总统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发表讲话。拜登当日宣布一项总额约2.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一揽子计划,并表示希望国会今年夏天批准该计划。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比如,民主党联邦政府可能会以执行控枪等政策为条件,促使各州政府为接受联邦财政资源而执行政策。而共和党州政府可能会选择拒绝这一条件,导致缺乏足够资源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此外,许多基建计划由于两党对资金来源存在分歧而搁置。民主党支持直接动用更多联邦资金,并通过发行债券或提高税收来提供资金。而共和党普遍赞同通过鼓励更多私营部门投资基建,以更低的成本取得更好的结果。

舆论认为,美国各级官员和议员都面临改选压力,只关心自己任内的业绩。在此背景下,耗时耗力耗钱的基础设施项目提出易实施难,往往难逃“烂尾”结局。(编辑:孙萍、钱泳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