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美国分裂为“四个美国”
资讯

俄媒:美国分裂为“四个美国”

2021年06月22日 16:00:28
来源:参考消息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6月20日刊登题为《美国的分裂——美国民众没有共同的目标和价值观,没有共同的历史》的文章,作者是弗拉基米尔·普罗赫瓦季洛夫。全文摘编如下:

四种美国人的美国

美国著名记者兼作家乔治·帕克在《大西洋》杂志发表题为《美国如何分裂为四部分》的文章,称“美国民众没有共同的目标和价值观,甚至没有共同的历史和国家理念”。帕克指出,存在四种类型的美国人和四个美国:

1.“自由美国”:相信保守主义理想的美国人。

2.“聪明美国”:享受自由教育环境的美国人。

3.“真正美国”:对世界秩序持怀疑态度的民众及其所在地区。

4.“公平美国”:关注种族和社会不平等的千禧一代等群体。

每个美国都“指定赢家和输家”。在“自由美国”中,赢家是创造者,输家是那些想把一切推托给政府的人。在“聪明美国”中,赢家是精英,输家是受教育程度低的人。在“真正美国”中,赢家是努力工作的白人基督徒,输家是向民众渗透灭国意图的叛国精英。

两党争斗导致分裂

帕克认为,这种分裂是在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多年争斗的过程中形成的。在20世纪60年代末之前,两党区别明显。共和党人支持个人奋斗,而民主党人倾向于社会团结。上世纪70年代,这样的战后两党制美国终结了。帕克写道,取而代之的是“四种相互竞争的话语体系”和“将国家一分为二”的新分裂。

“自由美国”是近半个世纪以来最具影响力的政治术语,它基于自由主义思想。自由主义的自由是一种基于“别踩我”原则的消极自由。安·兰德的小说《阿特拉斯耸耸肩》是一本受到自由主义者膜拜的书,该书颂扬了“一个白手起家的孤独开拓者的美国神话”。

在推崇“自由美国”的罗纳德·里根掌权时期,很多工会被摧毁,一些社会项目被关闭,沃尔玛、花旗集团、谷歌、亚马逊、摩根大通和美孚石油的垄断时代开始了。查尔斯·科克和戴维·科克这两位自由派亿万富翁,向“自由美国”的政治运动投资,充当企业权力的代表。帕克认为,“自由美国”崩溃的原因是以权贵资本主义为根基和领导者素质的下降。

而当“新知识经济创造出一个新的阶层:受过高等教育、擅长使用符号和数字的男性和女性”之际,“聪明美国”大声宣扬自己;它需要政府的支持,让每个人都有平等的发展机会。在政治上,“聪明美国”与民主党联系在一起,但这导致它脱离民众。

聪明的美国人相信各种组织机构并支持美国在军事联盟和国际组织中的领导地位,但他们不喜欢爱国主义。帕克写道,对他们来说,这是“更原始的时代留下的令人不悦的残余,像香烟的烟雾或赛狗一样”。

“真正美国”是“人人管好自家事,没有人比别人更有钱的村庄”。2008年秋天,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萨拉·佩林宣布“美国最美好的东西都在这些小城镇,我称之为真正美国”。佩林的政治生涯失败了,但从她手中掉落的“真正美国”旗帜却被特朗普捡起来。

最反体制的力量是“公平美国”,千禧一代和“黑人的命也重要”运动的积极分子加入了这一行列。他们团结起来抗议“白人至上主义的地狱……反对作为地球上最邪恶力量的美国”。

难觅摆脱僵局出路

在这四个美国缺乏共同目标和价值观的情况下,乔治·帕克看不到美国摆脱社会僵局的出路。他没有解释一个国家在社会文化方面如此分裂的原因。他也没有开出消除社会分裂的良方。

美国历史学家彼得·图尔钦通过“精英生产过剩”、社会上层与其他部分的自我隔离来解释美国的社会分裂现象。他说,“情况变得如此极端,以至于社会规范遭到破坏,机制崩溃”。对美国而言,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是军队里的政治紧张局势正在升级。

从苏联移民到美国的政治学家德米特里·赛姆斯认为,乔·拜登在2020年大选中获胜一事将加剧社会分裂,因为民主党的所有政策都按照种族、阶级、道德和思想特征的范畴划分社会。一些对某些群体有益的事情对其他群体来说无法接受。

重返政坛的特朗普也无法克服分歧。倘若共和党人重返白宫,将意味着“聪明美国”和“公平美国”的失败,他们不会在没经历一场可能演变成全面内战的斗争的情况下,就放弃自身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