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万人在海外打工的中美洲小国,决定用比特币拯救自己
资讯

200万人在海外打工的中美洲小国,决定用比特币拯救自己

2021年06月11日 10:02:50
来源:全现在APP

“我现在是一名光荣的萨尔瓦多法币持有人。”

毫无疑问,6月9日是比特币历史上意义非凡的一天。

萨尔瓦多总统布克莱(Nayib Bukele)宣布,萨尔瓦多国会以绝对多数赞成票通过《比特币法》。

“本法律的目的是将比特币规定为具有自由权利的不受限制的法定货币,其在任何公共或自然人或法人需要进行的交易中都不受限制。”《比特币法》规定,比特币和美元之间的汇率将由市场自由确定。

这个中美洲北部的国家也因此成为全世界第一个正式接纳数字货币为法定货币的国家。

“世界各地持有比特币的人们,时机已到。我们准备好了。我们尽了自己的一份力量,现在球到你们这边了,”执政党成员、投票支持该法案的 62 名立法者之一威廉·索里亚诺说。

该法案通过后,萨尔瓦多商场内的价格将可以用比特币表示,税收可以用比特币缴纳,所有经纪代理人必须接受比特币作为付款方式,无论是购买商品还是服务,比特币交易也将不必缴纳资本得利税。

萨尔瓦多街头@视觉中国

在萨尔瓦多之前,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仅在马耳他、委内瑞拉等少数主权国家中受到欢迎,但这种欢迎也止步于宽松的监管环境而已。

由于其去中心化的特质,从未有国家试图将铸币权交给这个不受监管、涨跌幅不受限制的玩意儿。正因如此,萨尔瓦多此举让币圈人士大受鼓舞。

布克莱表示,在比特币成为当地法定货币后,在萨尔瓦多投资3个比特币的人将可获得永久居留权。这一消息也获得了孙宇晨、赵长鹏等人的关注。

孙宇晨带着祖传的一百万表达了对这一政策的支持,“我现在是一名光荣的萨尔瓦多法币持有人,我坚定的看好萨尔瓦多的发展前景,打算把未来持有的美元都换成萨尔瓦多的当地法币。”

用加密货币自救,大概率是缘木求鱼

如果不是将比特币列为法币,或许没人注意到萨尔瓦多这个生产咖啡豆的中美洲小国。这个面积仅2.13万平方公里的小国,长期内战,直到1992年方才停火。

萨尔瓦多的现任总统布克勒是个年仅39岁的80后,主张强人政治,热爱推特治国。新冠疫情期间,布克莱下令关闭边境,出动军队逮捕违反隔离禁令者。这种做法确保了低感染率,但也引发了违宪争议。

2021年2月,布克莱率领军队进入国会,恫吓议员通过一项价值1.09亿元的贷款案。最终,萨尔瓦多最高法院出面调停,命令布克莱停止使用军队,认为这种做法“违反宪法目的,并危及共和、民主和代议制政府形式”。

和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一样,萨尔瓦多早早就放弃了本国货币,改用美元。2001年1月1日,时任总统佛洛瑞斯所领导的政府,透过所谓的货币整合法开始实施美元化政策,以美元为会计单位,并开放欧元与日元等强势货币的交易。

尽管货币整合法允许同时使用“科朗”(colon),并固定与美元的兑换率为8.75科朗兑换1美元,但是实际上国内各大银行都被告知保留科朗,让本国家的科朗在市面上不再流通。

萨尔瓦多时任政府声称,挂钩美元可以避免货币的贬值以及降低银行贷款利息。

然而,美元化使萨尔瓦多更容易受到美元超发等外部冲击的影响。由于全球性的疫情,萨尔瓦多去年经济萎缩约9%,但“危机时期,挂钩美元令当局无法自行用货币政策刺激经济。”智库中美洲财政研究所高级经济学家里卡多·卡斯塔涅达表示。

@视觉中国

长期战乱,经济结构单一,挂钩美元也无法萨尔瓦多国内结算仍以现金为主的事实。70%的国民没有银行账户或信用卡。现有的服务机构会对国际转账收取10%甚至更多的费用,有时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到账,甚至还需要亲自提款。

国内极端贫困、治安混乱,萨尔瓦多200万人生活在海外,尤其是美国,定期给家里汇款,维持生计。因此,萨尔瓦多每挣10美元,有3美元是来自海外汇款。落后的金融基础设施让该国受困于海外汇款的效率。

在落后的金融条件下,现金转账成了一种奢侈品。从这个角度考虑,比特币成为海外萨尔瓦多人汇款回国最经济、便捷的途径。

布克莱上任后,热衷于改变该国落后的经济面貌,他为加密货币的跨境支付业务大开绿灯。比特币闪电网络钱包Zap旗下初创公司Strike,就曾在萨尔瓦多推出比特币闪电支付应用程序;萨尔瓦多国有银行Hipotecario也从今年3月开始使用RippleNet进行实时跨境支付。

Amherst Pierpont证券在一份针对此事的报告中写道:“在日益专制的政权下,比特币计划可能只会加剧对腐败、洗钱和监管机构独立性的担忧。”

中美洲专家兼移民与经济中心主任Manuel Orozco则表示,由于萨尔瓦多去年政府赤字扩大至国内生产总值的近10%,政府可以在高价时兑换流入的比特币,以弥补赤字。但考虑到比特币最近的巨幅波动行情,这个计划对于一个拥有巨额财政赤字的国家来说,可能是极其危险的,连其挂钩美元银行系统的资本缓冲也可能耗尽。

萨尔瓦多当地支持比特币付款的店铺@视觉中国

并不意外的示范效应

在萨尔瓦多之后,许多美洲国家的权威人士开始期盼本国政府开放比特币进入国内经济体系,甚至可以被确立为法币。

巴拿马国会议员加Gabriel Silva在推特上发布了关于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将加入该国法币的消息。如果消息属实,巴拿马将成为第二个支持加密货币加入法币的国家。

Gabriel Silva认为,“这很重要,不能让巴拿马掉队。如果我们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技术和创业中心,我们就必须支持加密货币。”

巴拉圭众议员Carlos Rejala也在推特上表示,计划在本周晚些时候发布与比特币相关的“重要的项目”。与萨尔瓦多相似,巴拉圭的经济也以农牧业为主,工业相当落后,是南美洲最为落后的国家之一,社会分化严重,1%的人口占有75%的土地,有26.4%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一下。

除此之外,阿根廷、墨西哥等国的多名政要,将自己的推特头像换成激光眼,以响应这股数字货币风潮。自马斯克开始,激光眼头像已成为比特币支持者的代名词。

图片来源于网络

此前,许多经济水平较低的国家都曾经试图通过加密货币的手段来摆脱美元依赖。

2017年,马耳他首相Joseph Muscat就宣称数字货币是金钱不可避免的未来,并且将为未来的经济铺路,打下基石。数字货币将为马耳他带来工作与财富,激活经济活动。这一言论吸引了多家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注意,在当地开设办事处等机构,马耳他因而成为数字货币世界的金融中心之一。

试图通过数字货币走捷径失败的案例也并不缺乏。最为著名的是2018年,委内瑞拉推出的石油币,由于特朗普政府的制裁,这一计划最终破产。

比委内瑞拉更早,2018年2月,南太平洋主权国家马绍尔群岛表示,将发行世界上第一个主权法定加密数字货币——Sovereign(SOV)。依照该国计划,这一主权数字货币会和美元一起在马绍尔群岛流通,当地国家议会已通过了这项决议。

然而,这一决议在国际上并不受欢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国财政部等金融机构质疑和批评了马绍尔群岛这一决议。

由于没有中央银行,马绍尔群岛的SOV并非类似Libra或者央行数字货币的稳定币。SOV依赖于区块链技术的计算能力来监管货币,所有新发行的货币都会直接流入利益相关者手中,包括马绍尔群岛共和国公民和其他投资者。

基于这一逻辑,2020年5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再次发布官方声明,反对马绍尔群岛共和国即将发行的国家数字货币SOV,认为这一举措将增加宏观经济及金融稳定性风险。

相比之下,此次接纳比特币,萨尔瓦多的姿态放得更低。依照《比特币法》,美元仍是萨尔瓦多的计价标准。萨尔瓦多商务部长米格尔·卡坦也表示,美元将继续是萨尔瓦多的法定货币。日常运营操作可以用比特币结算,当然也与它的美元价值相关。“这和我们今天的情况没有什么不同。对于消费者和商家来说,最终挂钩的都是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