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圆在被拐58年后
资讯

团圆在被拐58年后

2021年06月09日 08:50:36
来源:澎湃新闻

58年了,再次见到亲生父亲,“罗亚军”都已经当爷爷了。

6月8日下午,在公安部组织的认亲活动上,“罗亚军”跑步冲向已白发苍苍的父亲罗凤坤,两人抱在一起,积压已久的感情瞬间爆发。90岁的父亲,当年热切地想听两岁儿子叫的一声“爸爸”,时隔58年,终于清晰明亮地听到了。

1737名,这是今年1月“团圆”行动开展以来公安机关已找回的失踪被拐儿童数目,“罗亚军”是他们其中之一。

当下,盗抢拐卖儿童犯罪少发且基本实现快侦快破,但仍有一些多年以前失踪的被拐儿童尚未找回,孩子和父母承受骨肉分离、家庭破碎的痛苦和煎熬。

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忠义说:“历史的东西摆在那,你不能视而不见,不能回避,必须得正视这个问题,到什么时候刑侦干警都不会放弃的”。

6月1日儿童节当天,公安部刑侦局全面公布了3000多个公安机关免费采血点信息,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童碧山呼吁,尚未采血的失踪被拐儿童父母、疑似被拐人员和身源不明人员,尽快选择附近的采血点接受免费采集,相信科技寻亲力量,离散亲人团圆就差“一滴血”的距离。

6月8日,90岁的罗凤坤与失散58年的儿子相认。

6月8日,90岁的罗凤坤与失散58年的儿子相认。

被拐

罗凤坤身体还算硬朗,不过他的妻子在10年前就已去世。妻子去世后,他自己住在村子的老屋里,红瓦灰墙,自己照料着自己的衣食。

他在院子养满了花花草草,院墙边的花坛里有,墙角也有,只留了中间的过道。罗凤坤说,儿子被拐以后,他常年想念,“摆花心里好受点”。

1963年1月,家住枣庄的罗凤坤和妻子带着孩子探亲,夜宿薛城火车站。大人和孩子都睡着了,两岁的儿子“罗亚军”放在了椅子上。

大概到了凌晨两点多钟,“罗亚军”不见了。“一直到天明了也没有找着,也报当地派出所了”,现如今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罗凤坤说自己“哭得不行,好长时间都不想吃饭”。为了找孩子,他还到济南、徐州等地登报找过,但都杳无音讯。

那时候罗凤坤的小儿子罗涛还没有出生。罗涛告诉澎湃新闻,自己小的时候就经常听父母说起这件事,二老逢年过节就伤心。母亲去世的时候还很遗憾,叮嘱子女们,不管到什么时间,一定不要放弃寻找这个被拐的儿子。

另一边,在济宁市微山县,男孩“付贵林”有两个姐姐,在父母的疼爱下长大。十几岁的时候,“付贵林”听到邻居无意中说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当时他没敢相信。但听到的次数多了,他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父母遗弃了。

21岁时“付贵林”结了婚,接下来有了孩子。家庭的重担压在身上,他必须在外奔波养家糊口。

“付贵林”说,1993年的时候,自己去了矿上打工,非常累。困难无助的时候,会想到要找到亲生父母,找到家。但当时上有老下有小,要靠他挣钱,他只能强迫自己把这个想法压在心底。

再过两年,养父母相继去世,临终的时候也没有说起“付贵林”的身世。因为养父养母对自己很好,他也没有去问他们,怕伤养父母的心。就这样,这个心病就一直就留在心里。

团圆

2015年,罗涛在电视上看到,通过采血做DNA比对,可以帮助找到失踪被拐的亲人。他带着父亲来到枣庄市公安局报案,警方采集了罗凤坤的血样。

枣庄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丛四新告诉澎湃新闻,因为案件案发时间太长,加上被拐儿童母亲已经去世,通过打拐基因库进行单亲比对,获取的数据非常庞大,不具有可研判的条件,因而没有获得有效线索。

2000年时,DNA技术就被应用于打拐。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信息化处处长刘冰介绍,当时,DNA数据库还未联网,技术能检测的基因座,也就是代表一个人生物特征的点还比较少。21年来,DNA技术经过几次迭代升级,公安机关建立了联网的打拐基因数据库,同时由于仪器灵敏度上升,检测试剂也在更新,可以检测到的特征点越来越多,整个识别的准确率也就变得更高。

事实上,因为我国DNA检验技术及数据库建设处于世界先进水平,检验方法稳定可靠,个体识别精准高效,已成为查找认定亲缘身份最准确的方法。

2021年1月起,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 “团圆”行动,要求全国公安机关依托“打拐DNA系统”,通过积极完善父母寻找失踪被拐儿童信息、广泛采集疑似被拐人员数据、及时组织技术比对核查、扎实开展积案攻坚等工作,全力侦破一批拐卖儿童积案,全力缉捕一批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全面查找一批失踪被拐的儿童。

公安部从全国抽调六十多名刑事技术和情报研判专家,集中力量和各种资源手段,开展“团圆”行动技术比对会战。

专家组成员、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刘峰介绍,专家组在研究罗凤坤一案的过程中发现,老人虽然妻子已经去世多年,但还有四名子女。专家组提出对四名子女的信息进行采集,结合老人的DNA信息,倒推出母亲DNA信息,从而跟老人的DNA信息组成双亲DNA信息,在打拐数据库中进行比对。

一名高度疑似人员就这样出现了。打拐民警迅速行动,6月1日,经复核确定“付贵林”就是当年罗凤坤被拐的儿子“罗亚军”。

6月8日下午,相认后,罗凤坤双手攥着儿子的手久久不愿撒开,几个兄弟和姐姐拉着家常,盘算找个日子,让这个失散的兄弟,带上家人,回到枣庄,摆一次家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