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台湾疫情愈发惨痛,蔡当局拒绝了生路
资讯

唐驳虎:台湾疫情愈发惨痛,蔡当局拒绝了生路

2021年06月06日 21:47:06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此轮广州疫情涉及的全民核酸检测,预计将超过3000万人次。超过台湾地区人口数。广州市区新检测出的感染者已经大多收敛到以家庭为单位。

2、南沙病例是一条延迟发现的分支传播链,感染者活动轨迹复杂,目前南沙全区已被隔离检测,省市两级抽调2400名医护人员紧急驰援南沙。历次经验反复证明,“加时赛”也能很快打赢。

3.台湾疫情的恶化已经导致一家三口陈尸家中。此背景下,台湾虽然收到了来自日本的阿斯利康疫苗,但由于台湾视其为二流疫苗,一线医护人员都不愿意打,还有人接种疫苗后出现了血栓等严重不良反应。

4.由于台湾疫情,两岸名人汪小菲和大S的婚姻遭遇政治风浪。而台湾当局始终不肯采纳与大陆“沾边”的防疫措施,只好让疫情延续下去,拒绝主要的生路。

周末,芒种。雨量充沛,气温升高。农事繁忙,大地生机。闲暇之余,关注一下南方疫情。

广州主城,新检出感染者已从社区收敛至家庭

6月1日,广州新增本地确诊7例、无症感染者5例。另有佛山3例无症转确诊。

鹤洞路以北社区:

1-确2:女,84岁,鹤园中路十五巷。

1-无1:女,52岁,鹤园小区东二巷。

1-无3:男,7岁,金光大街。

鹤洞路以南社区(广钢新城):

1-无2:男,58岁,中海花湾。

1-确3:女,51岁,中海花湾。

1-确4:女,58岁,珠江金茂府。

1-确1:男,24岁,西塱花围西约。

1-确6:女,61岁,西塱花围东约。29-无9(海南社区)的密切接触者。

这里是原来广州钢铁厂的地块,现已改造为广钢新城,建成了众多的新楼盘。

广钢是1957年开始建设的钢铁基地。一街之隔,便是历史更悠久的广州造船厂(前身是清代的广东水师船坞)。

1958年7月1日,广钢1号高炉举行点火典礼,广东从此有了重工业。

2011~2013年,广钢旧址停产。原本计划南迁南沙万顷沙建立临海现代钢铁基地的规划项目,最终西迁湛江东海岛。在宝武广韶整合中,广钢也逐渐淡出历史。

广船也于2017年在白鹤洞厂区建成最后一艘5万吨船舶,造船产能转移到南沙区更广阔的中船龙穴岛造船基地。

目前广钢地块、三条村(鹤洞、东塱和西塱)等6.5平方公里已规划为广钢新城,新盘均价已在5万以上、接近6万。

加上刚刚入市的广船地块,这片大体量新开发的区域是广州楼市近年来的热点。老城外迁、改善置换的“老广州”,中产落户、圆梦花城的“新广州”纷至沓来。

当然,还有那些尚在老厂宿舍区里生活的“老广”(广船广钢)们,几万老人们为广州的建设倾尽了一生。

炼钢造船、高温工作、三班倒,为的不仅仅是养家糊口,也为国家的发展默默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华南地区第一艘万吨船、第一艘导弹驱逐舰在这里下水;4艘护卫舰、5艘驱逐舰,2900万吨钢铁……都一一铭刻在历史中。

现在,又全都努力听从安排,居家隔离,为疫情控制尽着一份力。

海南社区:

1-无4:男,17岁

1-无5:女,46岁

其他

1-确5:女,78岁,海珠区昌岗街道晓阳街。

1-确7:女,53岁,番禺区锦绣半岛东区。

2日,广州新增本地确诊11例、无症状感染者5例,另有4例无症转确诊。

鹤洞路以北社区:

2-确1:女,39岁,白鹤洞东十巷。发热门诊排查发现。

鹤洞路以南社区:

2-确10:女,49岁,观鹤小区四巷。

2-确11:男,16岁,观鹤小区四巷。

2-无4:男,7岁,观鹤小区三巷。

均为重点人群排查中发现。

2-无2:男,42岁,西塱湛涌大街。为27-无1(宋阿婆孙子托管班同学)的次密接

海南社区:

2-确2:男,70岁

2-确3:女,51岁

2-确4:女,56岁

2-确5:女,84岁

2-确6:女,14岁

2-确7:男,38岁

2-确8:女,3岁

2-确9:女,61岁

2-无1:男,3岁

2-无3:男,58岁

2-无5:女,58岁

大部分为28-无5(海南社区首位指示病例)的密接。

3日,广州新增本地确诊6例,无症状感染者1例,另有2例无症转确诊。佛山本地确诊1例。

鹤洞路以北社区:

3-确5:女,84岁,鹤园西十七巷。27-无2(女,85岁)的密接。

3-确6:男,37岁,鹤园小区。居家隔离期间排查发现。

鹤洞路以南社区:

3-确2:男,24岁,保利海德公馆。

3-确3:女,22岁,保利海德公馆。

3-无1:女,21岁,保利海德公馆。

三人均为中海花湾1-确3(女,51岁)、1-无2(男,58岁)的密接。

海南社区:

3-确4:男,45岁,2-无1的密接。

其他:

3-确1:男,58岁,海珠区沙地直街。28-无2(男,45岁,西塱)的密接。

3-佛确1:男,33岁,住佛山市盈康包装有限公司宿舍,5月28日被甄别为密切接触者,并实施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4日,广州新增本地确诊6例,无症状感染者2例,另有3例无症转确诊。佛山本地确诊2例、无症状感染者1例。

鹤洞路以北社区:

4-无1:女,37岁,鹤园小区。

4-确5:男,11岁,鹤园小区。

均为鹤园小区3-确6(男,37岁)的密接者,似为一家。

鹤洞路以南社区(广钢新城):

4-确6:女,4岁,珠江金茂府。

4-无2:男,64岁,珠江金茂府。

两人均为珠江金茂府1-确4(女,58岁)的密切接触者,似为祖孙一家。

4-确2:男,25岁,中海花湾。

为中海花湾1-确3(女,51岁)、1-无2(男,58岁)的密接者,似为一家。

其他:

4-确1:男,31岁,越秀区惠福西路。发热门诊排查发现。

4-确3:女,63岁,海珠区南洲名苑。

4-确4:女,92岁,海珠区南洲名苑。

两人均为26-确2(广船宋阿婆)、26-无2(宋阿婆侄女)的密接者。

佛山南海区:

4-佛确1:男,66岁,金域名都。

4-佛确2:女,63岁,金域名都。

两人为夫妻,曾与28-佛无1(王某,女40岁,佛山禅城区绿茵鸣苑)同餐厅就餐。

4-佛无1:女,37岁,金域名都,系1号和2号确诊病例的女儿。

广州市区的新检出感染者虽然仍不少,但已经大多收敛到以家庭为单位。

如广船鹤园小区一家、广钢新城金茂府一家、中海花湾一家、海德公馆一组,海珠区南洲名苑一家(宋阿婆亲戚)、佛山南海区金域名都一家等等。

而首位病例陈家祠郭阿婆所在的锦龙汇鑫阁,由于14天无社区新增,已经从中风险降为低风险。郭阿婆自己也已经准备治愈出院了。

新区南沙,追踪延迟带来的新麻烦

6月5日下午2点,广州最南端的南沙区突然发出公告:全区封闭管理,全部离南沙通道暂时关闭,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

这显然是又发现了新的感染者。

第二天,根据公告,广州新增6例本土病例,3例无症感染者,另有无症转确诊1例。9例新增分别是:

鹤洞路以北社区3例:

5-确1:女,74岁,鹤园中三巷。

5-确2:男,75岁,鹤园中三巷。两人均为26-确2(宋阿婆)的密接。

5-确3:女,81岁,鹤园小区。为27-无2(女,85岁,宋阿婆密接)的密接。

南沙区珠江街道嘉安花园6例:

5-确4:女,52岁。

5-确5:男,53岁。

5-确6:女,34岁。

5-无1:男,32岁。

5-无2:女,1岁。

5-无3:女,5岁。这是一家三代。

可见,暴发疫情的白鹤洞、海南社区疫情持续收敛,仅在已经隔离的密接者及家庭中检出。

但60公里外的南沙区,意外情况就有些特殊。

据介绍,这是南沙区在疫情防控主动排查过程中,发现珠江街嘉安花园采样点3日采集的一个5混1样品阳性。

4日白天对涉及的人员进行了单管单采核验,4日晚上一个家庭6人均呈阳性,5日凌晨复检仍均为阳性。

应急响应随即启动,当晚连夜封控嘉安花园等地区,对病例和密接者进行流调。

流调结果显示,5月25日中午,这个家庭的青年夫妇在知名烧鹅餐馆“鹅公村”的芳村店用餐。

而这家获得米其林餐盘奖的名店,虽然与南沙相隔60多公里,却就位于感染者群发的海南社区边上。

经初步调查,这对夫妇与某确诊病例同时在这里用餐,因而被传染。

虽然这家“鹅公村”已经在5月29日、6月1日两度名列感染者活动场所公告,但密接者追踪还是略晚了一步。

从初步的流调情况来看,感染者的活动轨迹比较复杂。

从5月25日被感染,到4日被检出,10天内足迹遍布整个南沙,因此需要全区封控。

目前,感染者所住的嘉安花园执行封闭管理,严格居家,足不出户。周边区域人员只进不出。

全区所有区域,执行严格的健康管理,非必要不外出,实行住家、单位“两点一线”闭环管理。

南沙区虽然已经定为广州城市副中心,但仍处于开发早期。大部分地区仍是万顷良田。

嘉安花园是一个孤零零的新建小区,和附近的万顷沙镇有一定距离。

珠江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只有一河之隔,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设在小区内,因此,对封控较为有利。

但是,感染者夫妇10天来去过大大小小数十个场所,有很多还是餐饮场所。另外,5岁的大女儿(无症感染者)在上幼儿园中班。

这些区域需要排查的人员很广,为确保及时防控疫情,果断南沙全区隔离检测是必须的。

南沙区5日的全区全员采样工作,共组织医护人员2809人,动员超过1.5万名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其中省市两级抽调2400名医护人员紧急驰援南沙。

全区设置采样点近200个,全力以赴开展全员核酸检测,在12小时内基本完成检测任务,其中5日下午17时,率先完成嘉安花园及重点区域4327人单人单管采样。

至6日早上,已累计采样82.4132万人,采样率超98.11%(南沙七普常住人口84.6584万人);已送核酸检测62.1116万份,已出结果21.2万,均为阴性。

目前,南沙区初步甄别密接者93人、次密接者280人,均已集中隔离。

采集病例涉及的重点场所环境样本80个,除患者家中样本呈阳性外,其余均为阴性。

南沙的病例是一条延迟发现的分支传播链,给广州的防疫工作带来了新的意外。

但历次经验反复证明,“加时赛”也能很快打赢。

广佛核酸检测人数已超台湾全省人口

南沙能在半天时间内做完82万人口的采样,背后是许多民众排了5、6小时队配合检测,许多医护人员夜以继日。

更重要的是其他友邻城市的快速支持,在半天时间内集合起采样检测队伍。

据广东省卫健委介绍,此次全省抽调人员达5600人,支援广州南沙、增城、从化、花都四区核酸检测工作。

具体包括深圳、珠海、中山分别派出1000、600、600人,共2200人支援南沙;

惠州600人、各省级医院400人,共1000人支援增城;

东莞1200人支援从化;清远、韶关各600人,共1200人支援花都。

现在,除了南沙区,广州南部的番禺、黄埔两区在4日,北部的增城、从化、花都三个远郊区在5日也发布通告,对全区现有人口开展全员核酸检测工作。

其中,荔湾区北部、越秀、海珠,以及佛山的主城区禅城区已经进行或完成第二轮,疫情重点荔湾区南部(原芳村区)已经进行第三轮。

至此,全员核酸检测工作已覆盖广州全市11个区,以及佛山的禅城区、南海区、顺德区。

涉及的广佛常住人口已接近2700万(七普数据广州1867+禅城133+南海367+顺德323=2690万),并且大大超过了台湾省人口(2351万)。

6日,佛山的另外两个区——三水(80万)、高明(47万),以及中山与广州南沙区相邻的六个镇(翠亨/南朗、黄圃、三角、民众、东凤、南头,共约89万人)也决定开展全员核酸检测。

这一轮广州疫情涉及的全民核酸检测,预计将超过3000万人次。

这得益于广大民众的支持配合,对抗疫情众志成城,全民抗疫才能成功。

继续沉沦的台湾

截止4日,台湾省疫情已累计10956人确诊,死亡225人。

疫情最严重的台北新北地区,目前已有超8000人确诊。苗栗县多家电子厂暴发群聚感染,累计140人确诊。

截至目前,京元电子厂共有131人确诊,包括14名本地员工、117名外籍员工;超丰电子厂则累计9人确诊。

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5日召开记者会,宣布总共新增511例本地确诊病例,新增死亡病例达37例,再创新高。

从公布的数据看,死亡数据公开延迟平均至少3天以上。但到现在这一波疫情累积也已经病逝212人了。

4日上午,日本向台湾空运提供124万剂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

日本买了1.2亿剂阿斯利康疫苗,自己不敢用,九月就要过期了,但也仅仅提供了百分之一给台湾。

就这些,一些台湾人还“感激涕零”。

其实,台湾也一样视阿斯利康疫苗为二流疫苗,首批30万剂疫苗打了几个月,才打了20万剂,连一线医护人员都不愿意打。

最后疫情暴发,强令之下才把这些疫苗给医护人员赶紧打完。

虽然台湾收到124万剂疫苗,即使一周后开始施打,也救不了目前确诊的重患或是其他老年的高风险族群。

而要等到他们都打到疫苗,并产生效力之前,台湾的病亡人数,估计是上看4位数甚至5位数了。

人伦悲剧和血栓事故均已出现

2日,台湾一名30多岁男子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经专家讨论,确认其为台湾首例因接种AZ疫苗引发“血栓并血小板低下症候群(TTS)”之病例。

患者在5月12日接种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后,曾出现发烧等身体不适症状,3天后逐渐缓解;

自5月19日起,出现微烧、持续头痛、腹痛等症状,就医抽血检查后发现血小板低下、D-dimer异常升高等。

这位患者自费70万元新台币(16万元人民币)打免疫球蛋白,保住一命。

3日,再报三例严重不良反应:

第一例为20多岁女性,接种后两天出现呼吸喘、持续支气管炎,疑似过敏反应,目前仍住在ICU加护病房。

第二例为50多岁男性,接种后6至10天后出现持续头痛、恶心呕吐等症状,抽血检验后疑似血栓并血小板低下症候群,也已住进ICU重症室。

第三例为40多岁女性,出现发烧、肌肉酸痛等症状,疑似血小板低下症候群。

4日下午,台北市北投区有一家三口被发现陈尸屋中,而同住的女儿也因高烧紧急送院治疗,进行快筛检测后结果呈现阳性。

93岁的高先生、88岁的林女士以及他们70多岁的儿子分别倒卧在三间卧室的床上。三人被发现时,尸体已呈僵硬状态。

而53岁的女儿则有发高烧的症状,生命迹象微弱,被紧急送往阳明医院治疗及做快筛,结果呈现阳性,而另外三名死者筛检结果则尚未出炉。

据悉,老夫妇一共育有两男三女,夫妇俩平时和患有轻度精神疾病的53岁的女儿同住。

而去世的70多岁大儿子心脏装有支架。日前在弟弟的建议下,从万华回到北投,照顾患有慢性疾病的双亲。

同样高龄的二儿子还在台中工作,他三天前打电话回家时,妹妹告诉他“爸妈跟哥哥都在睡觉,起不来”,便相信妹妹。

不料接连几天打回家,都不是父母接电话,连妹妹也没接,他于是察觉有异,4日上午北上,才发现家门被反锁。

图片

他立刻联系当地里长和警方,消防人员中午破门而入,才发现父母和哥哥早已身亡。有精神方面疾病的妹妹,恐怕已经伴尸三天。

这3例死亡应该未被纳入新冠死亡名单,会被当作自然死亡。因为生前没检测到阳性,就跟新冠没关系了。

半年缺水的台湾,这几天终于下了几场大雨,暂时解渴了。

然而,疫情的苦难饥渴,短期还看不到解救的希望。

两岸名人婚姻遭遇政治风浪

5日,两岸婚姻的名人汪小菲和大S(徐熙媛)曝出正在闹离婚。

徐熙媛声称:“离婚手续正在办了,他的言行本人不予置评。”

汪小菲则在社交媒体上回应:“因为实在担心家人,昨天说了一些不好的话。疫情期间确实情绪容易激动,希望家人能健康平安。”

汪小菲说了什么话呢?如图:

汪小菲现在在大陆,忙着一家又一家的餐饮新店开业,一切繁荣。

但大S是台湾人,现在正在台湾。汪小菲这么说了以后,她就要承担当地的很大压力。

而且只要疫情问题还在,他们一家人就很难相聚。

但台湾岛内的“媒体”,也会一直盯着大S一家人,逼他们就“政治问题”表态。

感情无是非,家国有大义。两个名人的婚姻,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一个时代的投影。

拒绝所有生路的台湾当局

在名人的八卦之外,是更广大民众的疾苦。

封城、普筛、隔离、方舱、疫苗,能救台湾的无外乎这五条。

但因为都和大陆“沾边”,台湾当局就死也不肯采纳,就这样疫情延烧下去。

现在,台湾的重症患者已经高达1500人以上。第一线的医生非常担忧的是,因为呼吸机已经短缺,有些还能救的人,很可能因为没有呼吸机而熬不过去。

而这些需要呼吸机等救治的,10天内的存活率也相当悲观。

看来,现在就连大陆生产的呼吸机,台湾当局也会拒绝。如果再没有外来支援,很可能印度的那一幕要在台湾出现了。

所有的生路一概拒绝,那就只剩下死路可以走了。

所以,汪小菲说得一点没错:历史书里一定记着这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