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诅咒”的东京奥运会
资讯

“被诅咒”的东京奥运会

2021年05月24日 20:22:12
来源:世界说

东京奥运会到底是办还是不办啊?

作为一名日本留学生,这是我最近最常被问及的一个问题。

5月21日,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上,副会长约翰·科茨(John Coates)被问及,如果7月东京紧急事态宣言仍未解除,奥运会是否还会召开,科茨表示:“当然”。

22日,虽遭强烈反对,但日本政府与大会组委会再次强调“奥运会应有观众现场观战”。

随着奥运会开幕式一天天逼近,我被问了上百遍的“灵魂拷问”的谜底似乎终于快浮出水面。

2021年5月,东京仍然到处可见“Tokyo 2020”标志 / 世界说

原定于2020年7月举行的东京夏季奥运会因全球新冠疫情爆发被迫延期至今年7月。虽然早在去年6月奥运会宣布延期时,科茨就已表示无论2021年东京是否有疫苗,奥运会都会于2021年按时召开,但无论如何那都是一年后的事。第一次宣布延期前日本政府各方也曾信誓旦旦表示一定会召开,但还是在最后一刻变了卦。

眼看着2021年都快过去一半,虽然新冠疫苗已经在不少国家推广开来,但全球疫情仍不乐观。日本疫情过山车式不断反复,从未清零。即使今年4月政府再次宣布东京等地进入紧急事态,5月21日,日本全国感染者数仍高达到5253人。这也是疫情爆发以来东京第三次进入紧急事态,目前政府仍在讨论是否要将紧急事态宣言延长至六月。

在日本与全球疫情长期未稳定的状况下,奥运会究竟办不办,早已成为日本人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

日本雅虎网站的调查显示,72万名网友中,79%认为奥运会不该办,8.3%认为应当再次延期,仅有12.3%认为可以在限制观众数或无观众的情况下召开。东京都医师会会长尾崎治夫甚至在接受日本每日新闻采访时表示,在疫情都看不到头的状况下开奥运会,按照常理来说简直难以置信。

日本雅虎的网络民意调查 / 网页截图

距离奥运会召开还有两个月的节骨眼上,科茨这一句斩钉截铁的“当然”似乎并没有让多少人心中“奥运会办不办”的大石头落下,倒不如说是更像是在大家心中砸下了另一块大石头——

如此疫情下,奥运会,真的要办?怎么办?

抢不到疫苗,强制现场观赛,奥运真的能办?

日本疫情到底怎么样啊?这是我经常被亲朋好友问的另一个问题。每次回答这个问题,我都会丢给对方日本首相菅义伟在国会的一段发言。

菅首相:“蔓...蔓延防止重点策略"

在野党议员:“首相,是‘蔓延防止等重点措施’。”

菅首相:“蔓延防止重点措施”

菅首相:“蔓延防止重点策略”

在野党议员:“首相,‘蔓延防止等重点措施’,您一次都没有说对。”

这段发言非常完美地概括了日本疫情以及日本政府的迷糊——印度变异株横扫全球,日本计划从印度撤侨,而回国后日本人的隔离期仅仅是从3天延长至了6天。希望日本政府的管控能起作用大概已经是痴人说梦,除了被动群体免疫外,我等平民百姓也就疫苗可以指望指望了。

新冠疫苗早在今年年初就已逐渐在中美等世界各国铺开,截止五月,美国已有三分之一人口完成了疫苗接种。而同为发达国家,人口仅美国三分之一的日本,目前的疫苗接种率为4.8%。

虽然针对医护人员的疫苗接种于今年年初就已开始,但针对一般民众的大规模接种于五月才刚刚开始,并且只针对65岁以上老人以及有旧疾的民众。截止5月19日,医护人员共接种约六百万针,而占据日本人口三分之一的老年群体仅接种一百五十多万针。

除了接种数少之又少,疫苗本身数量也有限。日本并没有自己开发的疫苗,目前日本国内有使用许可的疫苗仅美国辉瑞公司(Pfizer)一家。与美国疫苗数量太多相反,根据厚生劳动省的疫苗运输计划,日本政府进口疫苗是根据人口数量决定的。而就在这样按人头算的情况下,神户市还出现了保存不当导致960份疫苗作废的情况,着实让人有些提心吊胆。

日本自卫队也在人口密度最高的东京首都圈与大阪圈设立了大规模接种中心,而预约开放不久,东京第一周的5万针疫苗预约就被一抢而空。日本政府表示争取于六月末完成老年群众的疫苗接种,可光东京的老年人口就有311万,照这个速度,一个月真的能打完吗?更不要说这个IT大臣不会用电脑的国家开发出来的疫苗接种预约系统,第一天开放就出重大技术bug,普遍电脑都不太会使的老年人们能预约上都仿佛是老天开眼。

自卫队大规模接种中心的预约界面 / 网络

而日本一个民间AI应用预测我(22岁,现居东京)最早也要今年九月才可能打上疫苗,最晚甚至要到明年三月。每当我在美国和国内的同学拿着他们的接种卡问我什么时候去打疫苗的时候,我都不得不感叹一句:“还是我太年轻了。”

按这个软件的预测,我应该是最后一批能打上疫苗的 / APP截图

比我更年轻的日本中小学生们似乎更倒霉一些。目前日本承认的疫苗仅针对16岁以上民众,虽然辉瑞公司表示针对六个月到11岁孩子的疫苗正在开发中,但正式投用可能还要等到2022年。

谁知东京有81万连疫苗影子都看不到的孩子们还被政府要求到奥运会现场观战。

“因为疫情延期了孩子学校的运动会,为什么奥运会却能按时举行呢?”东京中野区一位妈妈的疑惑大概也是全东京妈妈们的疑惑。

让东京公立学校的学生们现场观战其实是于2018年,疫情爆发前制定的计划。截止19年8月,东京都政府以低价票募集到了东京约81万名学生现场观战,其中甚至包括幼儿园小朋友。虽然是低价票,但总票价也高达41亿日元。随着奥运会延期,这个计划并没有被取消,而是同样被延期。

今年4月,相关机构甚至组织学校老师提前到奥运会场踩点。据日媒AREA 5月22日报道,东京都教委表示除非最后奥运会决定以无观众的形式举行,小朋友们观战的环节依旧会按照原计划进行。至于不参加是否会被当成缺席,东京都教委则表示这将交给各校校长进行抉择。

东京一家超市推出了消费者抽奖活动,奖品包括奥运会门票 / 世界说

更令人窒息的是,这些孩子观战是以学校为单位分小组乘坐公共交通前往会场。东京一公立学校男教师对此计划表示非常不安,大热天为防感染戴口罩,孩子们可能会中暑。万一感染无症状,还有可能传染给家里人。

“学生本来很喜欢体育活动,疫情前非常期待可以现场观战奥运,现在自己也亲口说不想去看了。” 这位男教师说道。

你说东,我说西,奥运会到底怎么办?

如果奥委会与日本政府最终还是一意孤行执意要举办奥运会,那也必然需要一套具体执行方案,但根据近期各方的各执一词互相打脸的状况来看,这节骨眼上似乎大家都还并没有达成一致。

早前,日本政府举办奥运会的一大目的是为刺激经济复苏,尤其是在2011年3·11大地震后,日本急需一个机会重整旗鼓。为此,日本政府与东京都政府都为奥运会投下了血本。

据报道,按照原定计划,延期前东京奥运会的举办经费为1.35万亿日元,其中东京奥组委负担6030亿日元,东京都负担5970亿日元,日本政府负担1500亿日元。由于疫情延期又产生了一笔高达2940亿日元的延期费与疫情应对费。除了举办奥运会本身的费用外,不论办还是不办,奥运会所带来的一连串经济影响也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如今不要说重振经济了,各方都已经开始思考起了血本无归后的解决方案。而至于如何填补这个天文赤字,奥委会与东京都政府都各执一词。

5月21日,日本奥运会大臣丸川珠代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奥运会亏损的部分会由东京都政府负责填补,连东京都政府都无法负担的部分则会根据国家的相关法令来确定责任分担。

丸川珠代在新闻发布会上 / 视频截图

不料,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随即表示:“不用说,现在大家都冲着奥运会成功举办的方向在全力以赴。如果有意料外的情况发生,国际奥委会、政府与组织委员会将重新进行协商讨论。”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 视频截图

这也不是小池知事与丸川大臣第一次公开说反话。

4月27日,丸川大臣对于东京都政府在奥运会期间医疗方面的安排表示不满:“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在东京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到底要做怎样的准备工作。”

小池则回应称:“东京都政府的责任等方面已与组织委员会协商决定,详情请咨询他们。”

至于奥运会期间如何确保医疗系统正常运作,东京都与其他承办地政府恐怕也着实让组委会焦头烂额了一番。

组委会曾要求包括东京都在内的几个赛事举办地(东京都周围的千叶县、神奈川县、埼玉县与茨城县均有奥运会赛事场馆)为奥运会运动员准备“选手专用床位”。不料该要求均被当地政府驳回。

东京都作为主要承办地态度暧昧,表示目前对于需要准备多少专用床位,如何准备等,今后会进行调整。

神奈川县熊谷俊人知事则直接回绝了组委会的请求:“我们不考虑为奥运会相关人员准备而拒绝当地民众使用宝贵的新冠病床。”

埼玉县、千叶县与茨城县也表达了同样想法:将对运动员一视同仁。

周边的县都拒绝了组委会保留床位给染病运动员的要求 / 视频截图

在日本,同样宝贵的新冠医疗资源还有新冠疫苗。虽然中国奥委会曾向国际奥委会提出提供疫苗支援,但日本政府并未接受。同时,日本政府于4月提出考虑为奥运会运动员优先安排疫苗接种。根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考虑于六月末完成运动员的两针疫苗注射,以保证选手有充分时间在大赛开始前恢复。这样一来,运动员可能会在日本老年人们之前完成全员接种。如此特权安排,少不了民众一顿痛批,甚至参赛选手新谷仁美也认为“这很奇怪”。

奥运会志愿者们更是觉得意外。为了保障赛事安全举办,为什么只给运动员打疫苗,志愿者与工作人员怎么办?一位现居土耳其的奥运会志愿者告诉我,她原本与奥委会签订的合约延期至了今年,如果主办方不取消,她依旧会从土耳其飞来日本为奥运会工作。当我问及组委会是否有告知她来日本后的隔离与疫苗接种相关消息,她表示关于这些方面组委会什么都没跟她说。距离她原定来日本的计划还有三周不到,她依旧无法下定决心买机票。

“我感觉说不定他们还是会取消奥运会。”这位土耳其友人说道。

“被诅咒的奥运会”

去年,奥运会宣布延期前,日本大臣麻生太郎曾表示奥运会每四十年就出一次事,1940年的东京奥运因二战取消,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也因故取消,四十年后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再次遇到危机,可谓是“被诅咒的奥运会”(麻生太郎语)。

2021年,四十年后又过去了一年,从奥运火炬传递途中莫名熄火,到组委会成员相继被曝出歧视性言论辞职下台,再到政府官员们一出又一出仿佛黑色幽默般比奥运会还精彩的闹剧,这一被政治权力与经济效应紧紧缠绕的“诅咒”到底还能否被打破?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个谜题:东京奥运会到底是办还是不办啊?(责编 / 张希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