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种率最高的塞舌尔疫情反弹,国药疫苗被质疑,真相到底是什么?
资讯

接种率最高的塞舌尔疫情反弹,国药疫苗被质疑,真相到底是什么?

2021年05月14日 12:07:41
来源:肿瘤情报局

文/张洪涛 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 副教授

核心提要:

1. 非洲国家塞舌尔是世界上疫苗率最高的国家,但目前出现前所未有的病例激增。作为塞舌尔国内注射的主要疫苗之一,国药疫苗遭到西方媒体的质疑。

2. 塞舌尔总统表示,塞舌尔国内接种的疫苗主要有两种,60岁以上接种的是印度版阿斯利康,60岁以下人群中接种的为国药疫苗。从世卫披露的数据看,两款疫苗对预防突变株感染的能力有限,但是仍可以有效地降低住院率、死亡率。

3. 疫情反弹之所以出现,并不是因为疫苗接种没有效果,而是疫苗的接种还不够彻底。被感染的主要是那些尚未接种或反对接种疫苗的人,以及少部分没来得及接种第二针疫苗的个体。

4. 对于国产疫苗的宣传,应该实事求是,既要突出自己的优点和效果,也不应过度夸大,否则正好给国际舆论提供靶子。

塞舌尔出现“前所未见的病例激增”!

为何外媒会质疑国药疫苗有效与否?

遥远的非洲小国塞舌尔突然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这个位于印度洋的非洲群岛国家,总人口不到10万人,只有9.8万左右。据新闻报道,在今年1月10日,包括塞舌尔总统拉姆卡拉旺在内的主要政治领导人和多名卫生工作者,相继接种了国药集团生产的新冠肺炎灭活疫苗,这标志着该国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新冠疫苗接种的开始,塞舌尔也就成了非洲首个开展新冠疫苗接种的国家。

除了国药的灭活疫苗,塞舌尔还接种了印度血清研究所代工制造的阿斯利康疫苗。

在疫苗接种这件事上,人少好办事!塞舌尔很快就成为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全国人口中已接种完两针疫苗的,占61%!这个比例甚至超过了以色列。不仅如此,18岁以上者为目标接种人群,该人群中完成接种的比率甚至达到了86%.

塞舌尔是一个以旅游业为主的国家,因为疫苗接种率比较高,疫情也比较稳定,该国在3月25日打开国门,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每周抵达该国的游客,有4000人左右。

但是,悲催的事情发生了:在开放了一个月之后,塞舌尔的新冠感染数已经激增,在4月底之前,“7日平均确诊感染数”不超过100人,但是到了5月10日,却超过了250例。

美国《华尔街日报》强调,如果按人均确诊病例计算,塞舌尔的疫情俨然已经“比印度更严重”!因为疫情严重,塞舌尔已经重启封锁模式,学校停学,体育赛事取消,家庭聚会也不被允许。

很显然,塞舌尔出现的“前所未见的病例激增”,已经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而关注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塞舌尔主要使用的一款疫苗,是中国国药的疫苗。而另一款接种达43%的疫苗印度版阿斯利康则被外媒有意识地“忽略不计”。

根据来自国药方面的宣传,这款疫苗是“全球使用最广泛,使用效果最好的新冠疫苗”。

塞舌尔反弹的疫情,似乎正好给对中国不友好的批评者递了一把刀。

但真实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呢?塞舌尔的疫情反弹,真的与国药疫苗有关吗?为何塞舌尔在实现群体免疫后,仍然会出现群体突破性感染?

这些其实不仅是塞舌尔的问题,可能也将是每个接种疫苗即将达到群体免疫国家的问题。

| 图/ 塞舌尔首都维多利亚。这个人口刚刚超过10万的小岛国现在正与新冠病毒感染的激增作斗争,不得不重新采取限制行动的措施。

世卫为什么介入调查?事关国药疫苗能否加入世卫免疫计划?

就在5月7日,世卫批准了国药北生所的新冠灭活疫苗,作为紧急使用。国药有两款灭活疫苗,目前不知道塞舌尔使用的是否是北生所这一款。

在一月初,中国外长王毅访问非洲五国,塞舌尔是最后一站。当地时间1月9日,塞舌尔总统会见了王毅外长,对中国在疫情期间多次所提供的抗疫物资表示感谢,并表达了“愿带头接种中国疫苗”的意愿。第二天,塞舌尔总统就接种了国药疫苗。

| 图/ 中国驻塞舌尔大使馆网站

暂且不管塞舌尔使用的是否是世卫批准的这一款国药疫苗,至少塞舌尔另外使用的印度代工疫苗,也是世卫批准的。世卫最关心的问题,是面对目前出现的重要突变株,现有的疫苗是否还有保护效率?

5月10日,在世卫组织负责“免疫、疫苗和生物制剂”的凯特·奥布赖恩博士在简报中提到,“塞舌尔的情况比表面简单的数据更复杂”。在塞舌尔,确实有80%以上的目标接种人群已经完成接种,但所发生的感染,或者是在第一剂接种后不久,或者在第二剂之后14天之内。完成接种两剂疫苗之后,所发生的大多数感染病例是轻症,表明疫苗对严重病例和死亡的预防还是非常有效的。

世卫目前所要搞清的问题有三个:一是当地正在流行的是什么病毒株?二是突破性感染到底在什么时候发生?三是突破性感染者的病情严重程度到底如何?

目前世卫还在继续调查,但是根据目前透露的数据,在所有接种完两剂疫苗后的突破性感染中,57%接种的是国药的疫苗,43%接种的是印度代工的牛津/阿斯利康疫苗。

| 图/ 塞舌尔主要依赖国药疫苗为其60%以上的人口进行接种。

塞舌尔总统否认疫苗无效的说法

塞国60岁以上接种的是印度版阿斯利康,60岁以下人群中接种的为国药疫苗

在5月10日,塞舌尔总统拉姆卡拉旺接受了塞舌尔新闻通讯社(SNA)独家专访,还原了该国疫苗接种和疫情的的一些事实。

塞舌尔为60岁以上居民提供的是印度代工生产的阿斯利康新冠疫苗,为18至60岁的居民提供的是国药疫苗。而在18至60岁的居民中,80%入院接受治疗的人都没有接种疫苗,而且大多数患者都有并发疾病。在该国的“疫情反弹”中,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主要是那些尚未接种或反对接种疫苗的人,以及少部分没来得及接种第二针疫苗的个体。

塞舌尔总统强调,“迄今为止塞舌尔从未出现过完全接种疫苗后仍然死亡的病例,这充分说明疫苗的有效性。”

虽然塞舌尔近期的确诊病例出现了一定增幅,但是“并没有暴尸街头的情景,很多人在接受治疗后便可出院回家”。从1月3日至5月13日,塞舌尔共有8172名确诊病例,死亡病例为28人,死亡率其实非常低。

针对所接种疫苗的有效性问题,塞舌尔总统也表示,“国药疫苗以及阿斯利康疫苗对该国防疫工作起到良好效用。若非疫苗有效,该国死亡和入院的人数势必会大幅上升。”

从总统的专访可以了解到,并不是疫苗接种没有效果,而是疫苗的接种还不够彻底。

由于疫情出现反弹,塞舌尔虽然加强抗疫措施,但是并没有锁国,对于已经完成疫苗接种的游客,该国仍然开放,并且认为塞舌尔仍然是安全的旅游地。

| 图/塞舌尔总统瓦韦尔·拉姆卡拉旺(右)今年1月在接种第一剂国药疫苗前填写有关表格。

塞舌尔疫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目前的关键问题,其实是疫苗对重要病毒突变株的防护效率!现今值得关注的几个突变株,有南非出现的B.1.351,巴西出现的P1,以及印度出现的B.1.617。

因为塞舌尔处于非洲,目前猜测B.1.351流行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在今年2月,该国就已经检测到了B.1.351毒株的存在;但是塞舌尔也处于印度洋,同样也有被B.1.617入侵的可能。到底是哪种病毒株目前在流行?这需要世卫的参与才能明确。

如果流行的是B.1.351毒株,之前在南非进行的临床试验已经表明,阿斯利康疫苗的防护效率非常有限。在2026名受试者中,阿斯利康疫苗对B.1.351毒株的预防能力只有10.4%, 这意味着在接种该疫苗之后,只能将出现感染症状的病例数减少10.4% [1]。正是基于这个数据,南非拒接使用阿斯利康疫苗。

| 图/ 2月份在布达佩斯卸货国药集团的新冠病毒疫苗。中国已向其他国家捐赠了1330万剂国药疫苗

针对B.1.351毒株,哪一款疫苗效果更好呢?辉瑞也在南非进行了临床试验,有800名受试者,对照组中发生了9例感染,接种辉瑞/德国BioNTech疫苗的志愿者没有发生任何感染。从这个数据上看,辉瑞疫苗的保护率似乎达到了100%,但是由于发生感染的病例较少,实际保护效率不见得真能达到那么高。统计分析表明,疫苗保护率的可信范围为53.1%~100%。同时,以色列的真实世界数据也表明,在接种辉瑞疫苗之后,还是有B.1.351毒株的突破性感染。

| 图/ 印度血清研所捐赠给塞国的阿斯利康疫苗

需要指出的是,即便是对最原始的毒株,目前也没有哪一款疫苗能达到100%的保护率,还是会发生突破性感染,但相比之下,B.1.351突破性感染的能力更强一些。5月5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卡塔尔的真实世界数据,表明在接种一针之后,辉瑞疫苗针对B.1.351的有效保护率是16.9%,在完成两针接种之后,有效率提高到75%[2]。

强生的新冠疫苗也在南非进行了临床试验,保护率为64%,这是整体保护效率,虽然没有具体针对B.1.351毒株的数据,但是由于当地主要流行的就是该突变株,强生疫苗对其感染应该也有一定的预防能力。

Novavax的重组蛋白新冠疫苗也在南非进行了一个2b期临床试验,总体保护率为60%,针对B.1.351毒株的保护率为49.4%[3]。目前Novavax的疫苗尚未在任何国家获得批准。

国药疫苗的临床并没有在南非进行,目前并没有针对B.1.351毒株的临床数据。从塞舌尔的真实世界使用数据上看,如果真能做到预防重症、消除死亡率,结果其实也不错。

值得一提的是,阿联酋是进行国药疫苗3期临床试验的国家,也是最早批准国药灭活疫苗的国家。从阿联酋的数据上看,疫情虽然有所缓解,日增确诊感染病例减少到之前峰值的一半,但仍有1600人左右。相比之下,死亡人数的降低更为明显,如今每日死亡病例只有2例。

国产疫苗的宣传应该实事求是

对于国产疫苗的宣传,应该实事求是,既要突出自己的优点和效果,也不应过度夸大。非专业领导尽量要说专业的话。

中国国药、科兴的灭活疫苗在多个国家获得批准,国药北生所疫苗在上周获得世卫批准,预计在这一周,科兴的疫苗也将获得世卫批准。这意味着这两款疫苗都已经走上了世界舞台。

对于中国的疫苗企业来说,这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是值得赞扬的。但是,这也带来了新的问题。

既然走上了世界舞台,就必然会受到来自各方的评头论足,这其中敌意、负面、不客观的评论自然不会缺席。

但是,不管评论如何,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数据可靠。如果中国生产的疫苗,能实实在在地给世界的疫情防控提供帮助,那么公道自在人心,最终理性的评论还是会成为主旋律。

5月7日, 《华尔街日报》报道了巴西小镇塞拉纳(Serrana)发生的一个真实世界的试验。这个小镇人口为4.5万,在过去3个月,当地正在尽可能地为成年人接种中国科兴疫苗。目前,实验结果逐渐明朗:虽然疫情在巴西持续肆虐,但该小镇居民的感染率和死亡人数大幅下降,小镇的生活开始恢复正常。

这个实验叫做“S项目”,在所有27700名符合条件的成年人中,有27150人接种了疫苗,接种率为98%。3月时该镇平均每天有67例新增病例,本月下降到每天约17例。与3月的疫情高峰相比,感染率下降了75%。重点是在完成接种疫苗的人当中,没有出现死亡病例!巴西目前流行的是P.1突变体,该地区的官员和居民认为,科兴疫苗对P.1突变体的防护是有效的。

目前世卫对塞舌尔疫情的调查还未得到最后结论,也不清楚到底流行的是来自南非的突变株,还是印度的“双突变”株。但是从目前的数据推测,国药的疫苗不太会对突变株完全失效。如果能大大减少重症率、住院率、死亡率,那对于面对疫情的各国来说,也是非常重要和急需的。

对于国产疫苗能达到的实际效果,只要有数据的支持,我们当然可以毫不犹疑地夸赞,但是确实不应该先给自己戴上“最XX”的高帽子,毕竟走上世界舞台,中国的疫苗企业希望给世界各国带来的是实实在在、能救民于水火的产品,而不是其他。

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的疫苗企业、制药企业之前都很少有机会走向世界,如今也许是厚积薄发的时候,但在这个时候,也正是一个竖立国际形象的时候。非专业的企业领导,如今也许需要接受专业的训练,了解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只有实事求是,避免说国际市场认为不专业的话,才能更好地将自己定位为国际企业,更好地面对世界舞台。

参考文献:

1.Madhi, S.A., et al., Efficacyof the ChAdOx1 nCoV-19 Covid-19 Vaccine against the B.1.351 Variant. New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1.

2. Abu-Raddad, L.J., H. Chemaitelly, and A.A. Butt, Effectiveness of the BNT162b2 Covid-19Vaccine against the B.1.1.7 and B.1.351 Variants. New England Journal ofMedicine, 2021.

3. Shinde, V., et al., Efficacy of NVX-CoV2373 Covid-19 Vaccineagainst the B.1.351 Variant.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