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人口增长放缓看全球:出生率下降是好还是坏?
资讯

从美国人口增长放缓看全球:出生率下降是好还是坏?

2021年05月11日 07:35:36
来源:澎湃新闻

近日,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人口增长速度在过去10年中下降到近100年来的最低水平。

截至2020年4月1日,美国人口为3.315亿,比2010年增长了7.4% 。这是自美国1790年开始人口普查以来历史第二低的增长率,仅次于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Great Depression)的7.3%。

多位专家指出,与大萧条时期的人口增长放缓不同,此次的放缓是一个早已开始的长期趋势的一部分,背后的原因与美国白人人口老龄化、生育率下降和移民减少有关。

不少人口统计学家对于这样的官方数据并不吃惊,这只是证实了他们在世界各地早已观察到的现象;它们也不是美国独有的,从东亚到整个欧洲都面临着同样或更严峻的情况;这也并非是新冠疫情所造成的——因为大部分人口数据的统计都发生在疫情暴发之前,而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一趋势。

“所有这些国家的不同之处在于速度,而不是方向。日本、韩国、意大利已经向世界展示了未来的画面,现在美国,也包括印度等国,以及最终的非洲,都会朝着这一方向发展。”人口问题专家、全球最大的调研公司之一益普索(Ipsos)公共事务CEO 达雷尔·布里克(Darrell Bricker)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

如何理解当前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的人口变化?为此,澎湃新闻专访了布里克。布里克是社会调研以及政治选举预测领域的专家,曾作为公众意见研究总监服务于加拿大总理办公室。

2019年,布里克花了三年时间与多国政府官员、学者、研究机构和贫民窟里形形色色的年轻人进行了深度交流,其研究成果汇成了《空荡荡的地球》一书(Empty Planet)。他在书中得出结论——2050年前后,或者更早,人类将迎来全球人口拐点的结论。

“人类已经经历了高生育率、高死亡率的过去,以及低生育率、 但更长寿的现状。我们的未来则是从未发生过的:在人类的主动选择下,世界人口将越来越少。”他在书中写道。

假使人口变化在今天只是某些政府报告里一些令人担忧的统计数据,那么这道“火花”何时会最终引发更大的变化?

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对于这个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每个国家都需要根据自身情况尽快做好准备。

美国的“新变化”

“我最惊讶的是,不少媒体和观察人士对美国人口普查的结果感到如此惊讶。事实上,使这一现象发生的因素已经作用好多年了。”布里克对澎湃新闻说。“另一点令我惊讶的是,许多人把这归咎于新冠疫情。尽管疫情加速了这些趋势,但肯定不是造成这些趋势的原因。 ”

对于美国而言,人口增长放缓是一件“较新”的事情。长期以来,美国人口一直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然而,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人口增长放缓将成为美国的常态。

两个因素构成了美国的人口增长:一是移民,二是出生人口。

在过去十年中,美国移民人数增幅在放缓。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前的两年里,美国每年移民人数(包括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大约为100万人。到特朗普任期结束时,其已降至不到50万人。

“对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其他依赖移民来弥补出生率下降的国家来说,新冠疫情导致的边境关闭使这些国家更清楚地看到了出生人口下降的影响发生得有多么快。 ”布里克说。

最新公布的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全美有360万人出生,低于2019年的374万人,同比下降4%,这是美国出生人数连续第六年下降,也是自1979年以来新生儿数量最少的一年。美国目前的生育率为1.73,低于可以维持人口替代率的2.1。

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美国新生儿出生率曾下降。尽管当人们处于经济困境时,往往可能推迟生孩子,且通常经济开始回升后,出生率就会回升,但是2008年后美国的出生率仍在不断下降。

更糟糕的是,移民家庭的出生率也在急剧下降。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甚至在本世纪00年代初,来自墨西哥的移民妇女通常会生六七个孩子,但是当她们的孩子在美国出生长大后,他们的行为举止更像其他在美国出生的人——他们养育的孩子数量与父母相比少得多。

过去十年中,几乎所有的美国人口增长都来自有色人种,拉丁裔美国人增长最快,而白人人口几乎没有增长。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分析显示,1965年至2015年间,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口增长来自移民,仅移民就使美国人口增加了约7200万人。与此同时,人口增长最快的群体之一是65岁及以上的人群,而该人群仍以白人为主。

“对于美国来说,即使疫情得到控制,移民可以恢复到过去的水平吗?从目前美国国内的政治共识来看,这将是非常难以实现的。”布里克说。

美墨边境的移民

美墨边境的移民

背后的原因

如何解释美国出生率的下降?《纽约时报》分析指出,最直接的原因来自于经济问题。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了许多人的发展机会,尤其是千禧一代,他们难以找到高薪工作,结婚越来越晚,或者干脆不组建家庭。

而从根本上来看,大量的美国女性,尤其是年轻的千禧一代(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出生的人)女性正在推迟生育时间,这不是因为她们不想生孩子。而是她们觉得负担不起。

这些女性在成年进入社会后,与她们的父母相比,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经济体系:学生债务堆积如山;房屋价格和租金飞涨;贫富差距正在不断拉大,许多中产阶级陷入困境,不得不同时打多份工;美国的社会保障网又非常薄弱,不少州没有育儿假,没有病假,很难获得育儿补贴。

“基本上所有的年轻女性都将原因归为经济问题,实质上,不少民众现在无法承受生育一个孩子的麻烦,‘这太贵了。我生不起。’”上述报道写道。

实际上,眼下在美国发生的情况早已在世界上所有的发达经济体中发生。大多数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出生率都在下降,如德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等欧洲大部分国家以及亚洲的韩国、日本、新加坡、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

“从根本上讲,这是女性想要的,她们想要更少的孩子,她们已经变得更加依赖劳动力市场,更看重自己的职业发展,她们的薪水相对于男性而言也在上升。”《华盛顿邮报》分析道。

然而,一个更令人担忧的问题是,这代美国人只是延后生育,还是完全放弃生育?没有人知道答案。

布里克在书中分析道,倘若没有强有力的移民潮,那么美国看来将会无法避免地走上日本、德国和意大利已经踏上的道路——三国的出生率和新移民的数量已经无法跟上人口老龄化的步伐,这些给社会保障体系和劳动力市场都带来了负担。

医院里的婴儿

医院里的婴儿

影响几何?

应当如何看待美国人口增速放缓这一趋势?人们应该为出生率下降担忧吗?

虽然答案很复杂,但事实是,许多经济学家和人口统计学家已经提出了一些警告。

首先,倘若人口真的非常缓慢地增长,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劳动力将大大减少,这可能对经济增长带来重大挑战:美国将很难和像中国、印度这样的大型经济体竞争。与此同时,依靠社会保障来养老的老人会更多,而支付税金来支持这么多老年人口的年轻人则会更少。

“假使将我们的社会视为金字塔,就需要有一群年轻人为支持少数居于最高层的老年人付出代价。若我们没有足够的婴儿,没有足够的年轻人,那就糟透了。”布里克说。

在最新的人口数据公布之前,就有迹象表明,许多美国人认为未来的机会可能更少,而不是更多。皮尤研究中心两年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大多数美国人对未来持悲观态度。

人口增长减缓将会对美国经济和社会的各个方面都产生影响。而真正的问题是,决策者将采取何种策略来应对?是试图阻止它发生,或扭转它?或接受这一趋势并适应它?

布里克指出,前者的思路指向直接解决出生率本身的问题,尝试鼓励妇女更多地生育孩子,同时另一个关键是移民。就美国经济增长以及人口的未来而言,移民绝对是其中的关键部分。不过,并非所有国家都像美国一样有接受移民的文化环境。

倘若选择接受和适应的策略,那么政策制定者将有很多工作要做,以准备如何照顾未来数量庞大的老年人口。美国政府必须制定政策,使年轻的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更容易兼顾工作和家庭,可以获得负担得起的高质量儿童保育、教育和住房等基本需求。

美国总统拜登在2021年4月推出的《美国家庭计划》(American Families Plan)中提出了一些帮助美国家庭的政策,其中包括为3岁和4岁的儿童提供免费学前教育,在社区大学接受两年免学费教育,提供儿童税收抵免,提供平价儿童保育服务和带薪家庭假等政策。

那么,假使美国有可能顺应这一趋势发展,那么出生率下降会否是一件好事?

支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首先,人口减少可能对应对气候变化有利。同样,在经济中,工人人数略少会增加工人的议价能力,从而获得更高的工资。对于下一代孩子来说,更少的孩子可以使每个孩子获得更多资源……

然而,从总体上来说,未来美国若想维持其经济活力和它在世界上的地位,那么美国就需要更多的人、更多的创新和更多的增长。此次的人口普查数据将使人们更加关注长期趋势,以及它们带来的挑战——政治、经济和社会方面的挑战。

“从这个角度来说,人口下降既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但它是一件大事。”布里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