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盖茨离婚谣言背后的唯一真相,她是斜杠青年
资讯

唐驳虎:盖茨离婚谣言背后的唯一真相,她是斜杠青年

2021年05月05日 22:01:06
来源:唐驳虎

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4日早上,比尔·盖茨离婚的新闻刷屏了。名人的绯闻一直是可以引发流量的话题。世界顶级富豪离婚案,更是如此。

仅仅到了4日晚上,比尔·盖茨离婚是因为一位华人“小三”的传言,开始在中文互联网上迅速传播,而且传播者居然说信源可信度极高。

不管是否真实,这种与盖茨相关的传言一旦形成,传播的速度会很快。美国的FOX电视等多家媒体,未经核实就发出了报道。

估计有些好事者根据邓文迪的历史,开始刻意寻找和编造“第二个邓文迪”,结果在网络上找到了王女士。

看到了她是一个华人美女,又是个单身女性,又恰好居住在西雅图,与盖茨基金会有很多工作上的联系,就编造出一个“盖茨出轨华人美女”的八卦来吸引眼球。

然而,这些人选错了对象。

因为,王女士同时开有自己的微博、微信公号等社交媒体,在公号分享读书心得,在微博晒美景与美食,拥有10万粉丝。

只要到她的社交媒体上看一眼就知道,她这两天刚刚忙完工作,和父母周末自驾出游,出游完回到家,又忙了一整天的远程网络同传工作。

这完全不是“上位小三”,准备“岁月静好”,准备享受“胜利成果”,准备嫁给世界首富享受“荣华富贵”的样子。

这一看就能知道,搞错人了。

【传奇经历】

被造谣的王女士,其实也颇为传奇。

她同时具有三个身份——同传译员,达美航空国际航线乘务长,达美航空预备飞行员。还曾经是一名歌舞剧演员。

每个职业之间,差别如此之大,居然能同时存在一个人身上。

王女士生于1985年,从小是在广州长大的,后来随家人移民美国。

2007年,22岁时在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毕业,获得商业/管理经济学学士学位。

由于出身于一个艺术之家,钢琴、舞蹈都很擅长。大学毕业后,王女士没有进入白领职场,而是到迪斯尼实习,做歌舞剧演员,先是在佛罗里达,然后转战到纽约。

两年后,又出乎意料地到达美航空应聘,成为一名空乘。

这因为她的与众不同,作为一个女孩子,她从小喜欢飞机,喜欢看各种飞机的起飞和降落,喜欢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

就这样飞了两年,又开始按原来的设想准备考研。

机缘巧合,2011年,她被蒙特雷国际研究所(Montere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翻译学院录取,考进的是高难度的MACI(会议同传)专业。

然后从航空公司申请了两年停薪留职,专心读书。其实此前她对何为“同声传译”还知之不多。

【同传译员】

同声传译(simultaneous interpreting),是指译员利用专门的同声传译设备,坐在隔音的同传室(俗称“箱子”)里。

一面通过耳机收听源语发言人连续不断的讲话,一面几乎同步地对着话筒,把讲话人所表达的全部信息内容准确、完整地传译成目的语。

需要传译服务的与会者,可以通过无线耳机,调到自己所需的语言频道,从耳机中收听相应的译语输出。

说话者说一段,翻译翻一段,有记录和准备时间的叫交替翻译(简称“交传”),交传多用于规模较小且只涉及两种工作语言的场合,如外交会晤、双边谈判、访问考察、小范围磋商以及一些小型研讨会等。

而同声传译(简称“同传”),由于其具有不额外占用时间的优势,同时照顾多种语言使用者,已发展成为国际会议最常用的模式,几乎所有正式的国际多语言会议以及国际组织都采用了同传作为标准口译模式。

同声传译是口译中最高级别的要求,是一种受时间严格限制、难度极高的翻译活动,同传译员自然也是翻译界“金字塔”的塔尖。

翻译活动必须在原语发言人一句话结束后,瞬间(或同时)结束,因此不能等到接收全部信息以后,再进行翻译。

因为接下来又是新的一段话,若要一边听新内容,一边回忆思考前一句,一边翻译输出上一句,那就会被打乱阵脚。人无法双路输入输出,那就只能边听边译,争取时间。

为了缩短输入-翻译-输出时间差,首先要提前推测讲话者会说什么,有时间的“提前量”;其次要具备迅速提取信息、迅速翻译的能力。

而各种语言的语序差别较大,有些信息真是防不胜防,还需要随时根据接受到的新的内容调整信息,并且根据根据目的语的语言习惯,重新组织顺畅的信息输出,这都需要很强的语言组织功底。

因此,除了语言条件纯熟,同声翻译还需要进行专业的技能训练,

除了临场反应技巧外,同声传译人员事前的准备工作难度也相当大。

即使再有经验的同传人员,也要认认真真地做前期准备工作,因为每次同传会议的主题内容都不同。

这就要求同传工作者事前了解会议的主题内容、与会人物的头衔名称,然后熟悉相关的汉语表达,做好很多准备工作。

在实际工作中,它要求译员在听辨源语言讲话的同时,调动自己的一切知识储备和经验,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完成对源语言信息的预测、理解、记忆和转换,同时要对目标语言进行组织、修正和表达,说出目标语言的译文。

这是一件大脑必须全力以赴的工作,才能克服一句又一句、一个信息点和又一个信息点,听-译-说多重任务间的交织和干扰。

做同传工作要精神高度集中,劳动强度非常大,所以身体素质一定要好。

除了具备扎实的语言功底、成熟的翻译经验之外,在同传行业站稳脚跟、脱颖而出,还需要有很强的求知欲望,有意识地扩大自己的知识面。

机构译员因为翻译的内容相对固定,熟能生巧之后比较轻松。而自由职业译员是给不同的行业、不同的机构做口译,需要极其丰富的知识。

由于职业的需要,每场会议,译员都要与很多不同领域的知识打交道,接触到各个领域最前沿的思想。

因此有人称“同传是任何领域的半个专家”,掌握广博的知识、有求知欲和快速学习能力是做好同传的重要前提。

深厚的双语功底、很强的脑力体力、丰富的临场经验,思维敏捷、反应灵敏、记忆力强、思维清晰,这行的从业门槛如此高,能满足这个条件的人才自然稀缺。

同声传译自然是翻译中难度最高也是收入最高的。

按现在已经“大不如前”的行情,4小时内算半天,税后薪酬4000元起;4个小时以上到8个小时算一天,税后薪酬8000元起。

但由于一整天做下来实在太累,大部分人脑力体力都受不了;所以一般是2名译员组成一个翻译组,2个人轮换翻译和休息,平分薪酬。

虽然译员不可能一年到头每天都有会议等着他们去译,但每年100天的工作日还是有的,这样算下来,年收入超过40万是基本水准。

这还是近年来同传人才增多、竞价竞争之后的结果。如果是专业翻译(医学、法律),或者小语种,日入2~4万都很正常。

很久(15年)以前,偶然接触过一位同传翻译。从北外毕业没两年,他就已经是优秀的同传翻译了。

在羡慕他的高收入(2006年,收入就基本是这个价位了)的同时,也注意到他头顶的白发、疲惫的神情、眼角的皱纹……

这也是相当摧残人的工作,一般35岁是职业生涯的顶峰,之后强度就得降下来,转向专业翻译领域,或者教学教练。

而在欧美,工作强度就没那么高,同传译员一般按小时甚至半小时计算,但小时均价就基本相当于把人民币换成美元欧元。

无论在那个国家,同传译员都可跻身“金领”行列。

至于这项职业会不会被AI人工智能翻译迅速取代?与同传译员打过交道的人大多认为,目前还不可能。

因为人的自然语言,尤其是即兴发言,口音、口癖,以及逻辑乱序、文化差异、多意隐喻、感情情境,都是需要人的思考与处理的。

相对笔译、交传,高规格、高级别的同传被誉为考验人工智能翻译的“圣杯”, 具备相当的挑战性和技术难度。

然而,相对笔译,同传其实是一项很小的市场。还不值得AI公司把人工翻译迅速提升到如此高度。

【飞行梦想】

2013年4月,王女士从蒙特雷毕业。很快在要求严格的同传圈站稳了脚跟,并且在国内的同传届小有名声。

王女士除了流利的中文(包括粤语、普通话)和英文,她还能说西班牙语、法语、德语和日语。

长期合作的客户包括:哈佛大学商学院,哈佛大学医学院,剑桥大学,亚马逊,微软,盖茨基金会,波音,卡特中心,亚洲金融协会等等。

仅仅同传译员的收入,就足以让王女士过上优渥的生活了。足以让她在翻译工作之余周游世界,思考人生。

然而,她依然做为一位达美航空的空乘在飞行。空乘的休息时间较多(这也是王女士能够兼职从事同传译员的保证),但工作时也是很辛苦的,而且收入尤其是小时收入远远没有同传译员那么高。

这只能解释为,她确实非常热爱航空与飞行。

同传+空姐,这已经是很传奇的职业构成了。但王女士并不满足,前两年她又去学习了飞行,已经考下了飞行执照,成为本公司的预备飞行员。

考飞行执照也是一个非常辛苦的历程。

王女士生活在美国大陆西北角的西雅图(微软总部也在这里,这大概也是谣传的一个根源),而学飞行的航校却在美国东南角的佛罗里达,直线距离超过4000公里。

而且学飞行她并没有辞职,在国际航班、同传工作、航校学飞之间轮轴转,过着忙碌的飞行人生,还要读书、健身,把自己的单身生活经营得充实和丰富。

王女士努力、勤奋、强韧、自立,达到了一般人无法达到的人生高度。

这种很快就能辟谣的绯闻,不太可能对她造成伤害。但也让我们见识了一个人的传奇。

王女士在个人拥有10万粉丝的中文社交媒体上表示:

“本来觉得空穴来风会不攻自破,没想到越传越疯。好好的五一假期,能读多少本书呢,何必把时间浪费在毫无依据的谣言上。感谢大家在过去24小时里通过私信留言给予我的关心,帮我辟谣的朋友们,希望别因为此事破坏了假期好心情。”

【斜杠青年】

当下,身兼数职的“斜杠青年”正成为一种“潮”标签。疫情以来,“斜杠青年”的队伍更加庞大。

“斜杠”(“/”),是最早由美国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在《一个人/多重职业》一书中提出的概念,用以指代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人。

中国青年报一项调查显示,全国“斜杠青年”规模已突破8000万人,高学历者占据主流。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满足于单一职业和身份的束缚,开始追求自我的多元实现,成为年轻群体的一种流行风尚与生活态度。

“斜杠”,是个体的不定项选择,也是大环境的映射。

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和运用,商业新业态的蓬勃发展,新兴业态急速发展……都成为“斜杠青年”旺盛生长的“土壤”。

“斜杠青年”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社会开放、进步、变革的必然产物。

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把人类限制在固定的土地和工作场所,从事不具挑战性的重复劳动。专业化成了时代的理所当然。

而互联网和共享经济时代,使得很多拥有相关技能的人可以摆脱机构、职业的束缚,把个人的兴趣与专长交叉,成为拥有多元身份的人。

这种进步使人类摆脱工业革命带来的限制和束缚,探索人生的各种可能。

其实,150年前,马克思就曾这样设想:

“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每个人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但并不因此就使我成为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

马克思将这样的生活状态,视为人的自由解放的一部分。

社会分工的不断细化,现代技术的深入发展,曾使许多人认为马克思预言的情景不太可能实现。然而,这在今天居然已经成为了现实。

“斜杠青年”,是经济社会变革和个体观念转变等多种因素产生的化学作用,更是一种不给人生设限的态度。

‘斜杠青年”的本质,其实是“内核青年”——以内在驱动、自我比较以及内在评价为核心的人。

一种更积极的、更多元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

注:出于保护个人隐私尊严的动机,我们认为无论是采用王女士照片,还是局部模糊都是很不妥的。

因此本文仅极克制地采用了两张王女士担当空乘出勤时的口罩照和学习飞行时的墨镜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