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新冠之殇是谁之过?莫迪这次失算了
资讯

印度新冠之殇是谁之过?莫迪这次失算了

2021年05月05日 11:27:34
来源:冰汝看美国

4月17日,在印度联邦选举日之前,印度总理莫迪对着台下的人群高呼:“我从未在竞选集会上,见过如此多的人群!”台上的他并没有戴口罩。同一天,印度走到了一场人道主义危机的边缘:当天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数突破了26万人,这一惊人的数字,甚至超过了很多国家的感染总人数。

随后的2周,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每日新增感染人数很快就超过30万,数字达到了全球感染人数的一半以上。首都新德里的医院人满为患,然而氧气的供应不足导致很多病患无法呼吸,连火葬场的木材也几乎用尽...此时,印度全国的疫苗接种人数只有2%。

选民欢送莫迪的直升机

中央和地方互相甩锅

尽管印度的执政印度人民党(BJP)表示,应对第二波的新冠疫情是如今政府的“首要任务”,但印人党认为这场危机是无法预见的,在全球范围内出现的新的病毒变异体,让无数国家遭受了重创。

莫迪政府也将问题抛给了各个联邦政府,称该由各个州实行地区封锁,并且对于医疗系统管理不善。就在本周,卫生部长哈什·瓦尔德汗(Harsh Vardhan)表示,医院中的氧气短缺,并非是供应问题,而是分配问题,他表示这是各个州政府的责任。

印度卫生部长哈什·瓦尔德汗

各个州当然不会背锅,他们反击说:莫迪和他的印度人民党要为此次疫情负有主要责任,政府不仅没有为第二波的疫情做任何准备,是鼓励民众参与印度教的节日与政治集会,这包括正在进行中的各个州的竞争激励的选举。

莫迪为第一波疫情“邀功”

从新冠疫情爆发之后,莫迪热衷于将自己的形象与印度积极抗疫的举动联系起来。当印度人完成疫苗接种之后,会收到一份疫苗接种认证,而认证书上则印着莫迪的头像。印度的“新冠救济金”,则是由民众捐款用于救助新冠感染者的慈善基金,也被命名为“PM Cares”,也就是“总理救济金”,在其官方网站上,同样放着莫迪的照片。

这些积极的举措,让全球专家所担心的第一波“疫情灾难”并未发生。与此同时印度国内的制药公司全线开工,并且自发研制了疫苗。当时的印度努力在疫情中帮助其他国家,并出口了6600万剂疫苗。

在1月28日的世界经济论坛上,莫迪自豪地说道:“印度通过有效的手段,控制了冠状病毒,拯救了整个人类免于重大的悲剧。”

由于很多印度人以为大流行病已经结束,因此民众对于疫苗的接种速度要慢于预期。而在印度的13亿人口中,约有3亿是文盲,这也意味着他们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缺少科学认知。

但是大流行病并没有结束。到了2月份,感染病例开始增多。不过,印人党依然在对外宣称:在莫迪敏锐且充满远见的领导下,印度击败了新冠病毒。

3月7日,印度每天的报告是18000例新冠感染,卫生部长瓦尔汗德表示,印度正处在“新冠流行病的终结之战”。在3月30日,印度的新冠感染人数飙到了81000人次时,瓦尔汗德却说:“情况得到了控制。”

新冠的变异病毒在海外已经流传了几个月,印度国内的流行病学家认为,另一波新冠感染即将来临。新德里普林斯顿大学的流行病学家拉马南(Ramanan)表示:“很多人过早的乐观情绪是完全不必要的,事后看来,这种情绪造成的结果是非常致命的。”

亚洲政治学专家塔内亚(Taneja)表示:“莫迪的自满,甚至是自大,认为印度在抗疫中取得了成功。看看那些医疗体系更健全强大的发达国家,仍然在苦苦挣扎。”

第二波疫情引发全国愤怒

目前印度的新冠感染和死亡人数都在与日俱增,与一个月前莫迪高调邀功相比,此时莫迪基本上保持沉默,印度开始了第二次全国范围的封锁。而就在上个月的一次全国性的讲话中,莫迪还坚决反对全国范围的封锁。

莫迪的无所作为,引起了印度人民的愤怒,批评者在Twitter上发表#ModiMustResign(莫迪必须辞职)和#ModiMadeDisaster(莫迪造成灾难)的标签。

本周,印度医学学会的全国副主席纳福特·达利亚(Navjot Dahiya)称莫迪是“超级传播者”,因为他举办了大规模的政治集会,并且号召上百万朝圣者前往印度北部的哈里德瓦尔,在恒河水中沐浴,庆祝印度教的节日“大壶节(Kumbh Mela)”。

3月12日,在印度艾哈迈达巴德市的萨尔达·帕特尔体育场,印度与英格兰之间的板球比赛开打,能够容纳20万人的体育场人山人海。

4月12日,上百万人聚集到印度北部的北阿坎德邦,在印度教最神圣的朝圣地之一的哈里德瓦尔德,半裸上身进入恒河中沐浴。

过去一个月在阿萨姆邦,西孟加拉邦,喀拉拉邦和泰米尔纳德邦以及Puducherry联盟领土举行的立法选举也可能是一个因素。其中有两个是由人民党执政的,而一个是西孟加拉邦,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州。当被问及为什么人民党继续举行集会时,该党发言人塔内贾说,印度“自治”选举委员会允许举行选举活动。

西孟加拉的印人党集会

在位于德里的政策研究中心的智囊团阿希姆·阿里(Asim Ali)表示,如今对于莫迪的批评非同寻常,因为许多人认为莫迪是代表国家利益的“圣人”。莫迪在2019年取得连任,而在他第二个5年任期中,他通过手中的权力来广泛推动印度教民族主义,而在印度的全国人口中,印度教选民高达到了80%。

尽管疫情严峻,但是专家们看来,莫迪之所以默不作声,是因为他担心再次施行全国范围的封锁,会让他失去民众的支持。

莫迪并未第二次全国封锁

就在2020年的3月24日,当时印度仅仅报告了519例新冠疫情后,莫迪宣布了前所未有的全国范围的封锁。公共汽车与火车停运,禁止跨州的旅行。除非购买生活必需品,大多数人不得离开家,有人称这是世界上最严格的封锁措施。

第一次的封锁在印度的部分地区持续了数个月,而最终感染人数在9月达到顶峰之后开始下降。但是延长封锁令让印度的经济受到伤害。第二季度印度萎缩了24%,去年印度全年的GDP萎缩6.9%,上百万人失业,而领日薪收入的打工人叫苦不迭。

这次,莫迪却反过来提倡“微型收容区”,将限制集中在几个地区,并且由各个州来决定何时以及如何来实施。到目前为止,印度有八个州实施了这种小范围的封锁,卡纳特卡特和古吉拉特邦都采取了宵禁,而疫情严重的德里则是全面封锁。

对第二波疫情缺少准备

在今年年初时期,印度处于一个相对平静的时期,莫迪本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来准备同新冠疫情的另一场战斗,这包括弥补医疗缺口,为未来可能爆发的第二波疫情做准备。

根据印度当地媒体报道,医疗部门曾两次发出警告,先是在去年4月,然后是11月,称氧气的短缺迫在眉睫,但是政府似乎并未采取任何行动。

此外,印度的当地媒体《大篷车报(The Caravan)》称印度的国家科学工作组,职责是向中央政府就新冠疫情的应对提供建议,但是这个工作组在2月和3月竟没有召开过任何会议!

印度的医疗系统常年以来存在资金短缺的问题。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印度在2018年将全国GDP的3.5%用于医疗保健,这一数据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准的10%,而印度每千人中有0.9位医生,这也远低于世界水平的1.6。不过这并不能完全归咎于莫迪,印度在最近的几十年中,始终对于公共卫生系统的投入杯水车薪。

这不堪一击的医疗体系,不仅仅造成了如今的医院不堪重负,也远远影响了印度对于病毒的检测能力。根据2月份的一篇论文表示,印度对于可能感染的人数的测试,仅仅是真实感染人数的0.06%,这一比率甚至远远低于其邻国斯里兰卡与孟加拉。

印度大部分的地区都没有足够的监测系统来追踪疫情,这也导致了大流行病在印度一旦开始传播,几乎就无法再得到有效控制。

这一切是否是莫迪的错?

如果莫迪要为印度第一次新冠疫情的胜利而邀功,那么他就需要为此次大流行病的失败而承担责任。但印度是一个神奇的国度,他的历史、文化、民族、还有经济基础和崛起的诉求,都是这场疫情爆发得的助推器。

所以第一波新冠以疫情席卷印度之时,就连印度人自己也很惊讶:诶?控制得还不错哦!

小王采访印度友人的时候,曾经问他们是不是怪莫迪政府造成这样的局面?令人颇感意外的是,他们并不是痛骂莫迪,而是说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谁都没有料想到。而且即使政府出台严格的防疫措施,人们很难遵守。无论是从生活水平、文化认知还是传统习俗,要在印度执行严格的抗疫,都非常困难。

不过莫迪此时应该会想起他的另一个好朋友吧,就是因为“抗疫不利”,最终导致选举失利,权力旁落。莫迪政府不顾疫情举行大规模集会、拒绝第二次全国封锁、缺乏准备等失误似成相识,而这些措施正在一个更大的规模上重蹈覆辙。

目前还不清楚印度这次的疫情危机,是否会动摇莫迪的地位。毕竟距离下一次的印度大选还有三年时间,而莫迪现在也没有明确的挑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