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气候峰会:环保的背后是什么?
资讯

拜登的气候峰会:环保的背后是什么?

2021年04月23日 15:48:25
来源:卢克文

这是一篇科普文,也是个比较冷门的话题,但内容其实很有趣,这篇文章将会解释许多你看不懂的国内外新闻。

4月22到23日,美国将主办一个领导人气候峰会,大家不见面,以视频开会,一共有40个国家领导人参加。

据外媒信息,各个国家将会在这个峰会上做出承诺,美国会主动说我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减少一半以上,英国应该会在2030年前减排68%,德国减排55%,日本会承诺2030年排放比2013年降低45%,中国的目标好久以前就说了,2060年实现碳排放中和。

为了邀请中国来参加这个会议,4月14日深夜,拜登的气候特使克里来到上海,见到了老熟人解振华,两人以前打过许多次交道,都是《巴黎协定》的重要参与人。

这是一年半以来,美国和中国双边最高层级的接触。

克里这个气候特使,用中国人的思维,听起来很像个清水衙门里的闲差,每天喝喝茶看看报纸的那种,其实这是个重要岗位,地位仅次于国务卿、防长,隶属于美国国安会,挂着“总统特使”这一高级名衔,可直接向总统汇报工作,他的意见直接代表拜登。

安排克里这种政治老手担任是有深层原因的。

克里今年78岁,出生在科罗拉多州,爷爷奶奶是1905年移居到美国的犹太人,外公外婆则来自新英格兰有头有脸的家族,因为外婆温索家的血缘关系,克里跟四任美国总统算亲戚,小布什都是他的九代远房表弟。

克里他妈来自上流社会的福布斯家族,他爸是一名外交官,因为要在各个国家工作,克里打记事起就在不停地搬家,搞得他老是交不到朋友。

1954年克里11岁时,全家搬到柏林,克里在这段时间满欧洲乱跑,自己骑单车穿越法国,也坐船从挪威到英格兰,极大的开阔了眼界,他爸去挪威工作后,克里就回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圣保罗学校念书,这是全美排名前十的高中,作为精英子弟,克里一直都在精英圈子里扎堆。

大家应该记得布林肯的人生经历跟克里差不多,美国后面的精英政客很少会来自平民阶层,已经形成了代代相传的内循环。

1962年克里进入耶鲁大学学习政治学,在进大学前他就去给肯尼迪竞选总统做过志愿者,跟肯尼迪有一些接触,大学时他拿过全国辩论冠军(沙利文也拿过辩论冠军),担任过耶鲁政治联盟主席,1965年拿过最佳青年演说家,毕业后去了海军后备役,打过越战,还获得三颗紫心勋章和一颗银星勋章。

克里的人生路线是美国传统政治家的标准套路,出身名门、精英私校、耶鲁哈佛、参军报国、深入政坛,这种人生简历我这两年已经读得太多,他们差不多都是同一条路线。

1970年克里26岁时开始从政,前面十年很不顺利,1982年36岁终于拿到马萨诸塞州副州长的位置,负责的就是环境保护,2004年跟老表小布什竞选总统失败,2013-2017年担任美国国务卿。

一个曾是美国总统候选人、担任过国务卿、有着重大影响力、资历比布林肯高多了的人,怎么可能给他一份闲差?

有两件重大事情跟克里任国务卿时有关,一是伊核协议,这是他在任时达成的,沙利文那时就在他手下做事,不过沙利文算希拉里亲随,是希拉里一手培养大的,另一件事情就是《巴黎协定》。

如果你听过《巴黎协定》,那你也一定听说过《京都议定书》和哥本哈根大会。

1998年,在民主党克林顿政府时,中国和美国都签署了《京都议定书》,这是关于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一份协定,但是到了2001年3月,共和党小布什上台就废除了这一项协定,小布什说“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会影响美国经济发展”,以及“发展中国家也应该承担减排和限排温室气体的义务”。

小布什基本的态度是:“少TM跟我谈减排,要减是吧,叫发展中国家减去。”,他不仅没有减排,还去北极国家野生生物保护区开发石油,开发国家森林,跟环保主义对着干。

民主党这边发起了对小布什的一系列嘲讽,2007年兴起的“地球关灯一小时活动”,我隐约记得就是当年为了对抗小布什开搞的。

这个活动现在还在搞,但据说同时关灯开灯耗能太大,不怎么环保,形式大于意义。

2009年民主党奥巴马好容易将小布什熬走,马上恢复传统在哥本哈根召开大会,要求全球减排,但这次谈崩了,发达国家将减排的份额都往发展中国家头上砸,发展中国家不同意,说这是限制我们的工业发展,我们也要生存,凭什么减我们的?

大家记不记得柴静采访丁院士时,被丁院士怼的那个视频,柴静说我们作为一个人口大国,碳排放的基数太大了,丁院士马上说:“中国人是不是人?”

柴静后面还追问丁院士是不是在指责IPCC,为什么要对碳排放做政治解读。

注意柴静的采访时间,是2010年,哥本哈根大会失败后的第二年。

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个人感觉,柴静当时应该是受到了民主党舆论的影响,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柴静应该是自己被政治影响了,却问别人为什么要做政治解读。

奥巴马政府后面拼命补救,在2015年12月12日巴黎气候大会上终于搞定了全球减排,178个缔约方签署了《巴黎协定》。

这份协议能签署成功,主要是因为中美居中调停,会前美国搞定了发达国家不要开价太高,中国则尽量保障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中美还签署了两项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就关键难题达成谅解,美国媒体说,没有中美的努力,《巴黎协定》根本不可能达成。

美国这边负责签字的就是国务卿克里,解振华当时任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两人都是各自国家气候谈判的实际操盘手,在谈判时,解振华应该和克里有过很深的接触。

但是这份《巴黎协定》,在2020年11月4日,被任性的川宝给否了,又退出了协议。

表面上来看,美国各届政府好像有点人格不稳定的样子,对气候协议签了又否,否了又签,其实这背后藏着深深的利益链。

大家应该发现了,只要民主党上台,就会推动气候协议,只要共和党上台,就要否定气候协议。

这背后跟民主党、共和党的利益链条有着极深的渊源。

民主党背后的主要金主,是金融资本家+高科技企业+传媒,比如好莱坞各老板、布隆伯格、扎克伯格、索罗斯这种。

共和党背后的主要金主,是传统石化公司+其他传统行业,比如科赫兄弟,赌王阿德尔森,沃尔玛这种。

上面这个公式只是大概情况,不要一概而论,也有小部分传统企业的支持民主党,小部分搞传媒的支持共和党,有些金主立场也会变来变去,大家知道个大概就行了。

按照民主党一路推进的《京都议定书》、《巴黎协定》,那就要控排,控排的源头在哪里?不就是要打压全球石油、天然气、煤矿的使用吗?那美国的页岩油生产企业,能欢迎拜登上台吗?

按《巴黎协定》的进度表推算,20年内,全球石油、天然气、煤矿企业的利润会减少28万亿美元。

也就是说,民主党天天挂在嘴边的环保,是一种进攻武器,是要打断共和党的金源,这才是环保的最终目的之一。

环保也是民主党的防守武器。

一是现在民主党的主要城市是在美国东西海岸,全球重要势力范围也都是沿海城市,如果气温上升导致海平面上升,会影响到这些城市的生存;二是气温上升导致北极融化,北极航线一开通,俄罗斯将获得极大的战略发展空间;三是如果全球气温升高2度,全球保险业还能应付,如果升高4度,全球保险业将崩盘,而保险,是金融业融资的重要渠道之一,将威胁到整个金融业的生存,金融业又恰好是民主党的金主之一。

明义上是谈环保,实际上关系到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核心利益,所以民主党上台必提环保,共和党上台必砍环保,小布什甚至跑去北极开石油矿,对环保置之不理。

最近这几年,莫名其妙跑出一个瑞典的环保少女格蕾塔,这个人物的出现十分古怪,没有任何伟大的贡献,连一个完整的世界观都还没有建立,怎么就硬生生被炒成了环保偶像型人物?

我用脚趾头都能推理出,这是民主党控制的全球媒体,有意塑造出来的环保先锋,用来打压共和党及其下属势力用的。

因为这位小妹妹是民主党扶持起来的,当然代表民主党的利益,所以在联合国看到共和党的特朗普时,才会那么的咬牙切齿。

也正是因为小妹妹代表美国民主党的利益,所以她会抨击中国人用筷子不环保,但日本打算将核废水倒进太平洋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小妹妹一句话都不说。

环保这事情,跟西方闹得沸沸扬扬的LGBT、黑命贵本质上是一个性质。

哪里有什么环保,背后主要还是利益。

前面写这么长一段,主要是介绍整个西方世界环保观念的由来和链条,现在我们得把视线转回到克里身上,继续说正事。

4月14日克里到上海时,我们没有给予高规格接待,新闻画面里的克里,坐着一辆上海东郊宾馆租用的中巴车,穿过熙熙攘攘的上海街头,深度体验了一把上海的拥堵,谈了几天离开时,中美双方也保持着一种疏离感,拍了张类似于小公司年会的合影,双方连领带都没打。

甚至人在中国的克里后面跟中国高层谈事情时,也只采用了视频沟通的方式。

接待克里的方式如此低调,其实是当前政治关系下的最好方式。

现在美国目前不停主动进攻中国,你天天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我们总不能还一脸陪笑说打得好吧?所以中国这次必须低调。

我们对克里的印象其实还不错,对他的评价是“比较温和,做事务实”,是个实大体的人,以前担任国务卿时,就被美国政坛看作“知华派”,至少他那时也将中国视为合作伙伴而不是敌手。

但美国那边整体上敌视中国,反华狂魔参议员卢比奥,跟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麦考尔就在克里出发前,喷克里来中国,“是对中国发出错误信号”。

那个卢比奥跟克里斗了快十年了,克里搞伊核协议,他反对,克里抨击以色列,他反对,克里下台之后,他还在2018年敦促司法部对克里进行调查,恨不能赶尽杀绝。

为了政治正确,克里也在离行前接受CNN采访,只能说“气候问题要与其它问题分开谈,不会在经济问题与人权问题上与中国妥协。”

就在克里与解振华会谈的同时,拜登派出三名美国前高官到达台湾与蔡英文见面,这三人分别是前参议员多德、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前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克里到达上海时,这三人同天到达台湾,纪念所谓“与台湾关系法”通过42周年,三人跟拜登私下都是亲密好友,私交甚厚,他们没有官方身份,但代表的就是拜登的意思。

在这样紧张的政治环境下,中美双方都只能低调处理克里这次来上海的会谈。

但克里应该还是谈了许多实质性内容,不是来走过场的,德国之声说他和解振华“常常谈到深夜”,主要议题之一应该就是邀请中国高层出席全球峰会。

我们现在都知道了,中国高层同意参加这次拜登全球峰会的视频会议。

在中美关系这么紧张的情况下,为什么中国这次答应了拜登的请求?

因为这次中国的利益,跟民主党的利益是一致的,美国想要搞绿色能源,离不开中国的支持。

拜登想要达成他宣布的美国2050年零碳目标,已经承诺停止许多输油管道运营、承诺停止北极海上勘探、中止化石燃料补贴等,既然打压了传统石化能源,就需要有新能源进行补充,而中国现在,刚好是全球新能源产业的领导者。

中国的风能、光伏产业产能及装机总量,锂电池产量都位居世界第一,中国企业参加市场竞争后,风能发电成本在十年内降低了50%,光伏发电成本和锂电池价格也在10年内狂降了90%。

根据中国新能源发展白皮书的数据,截至2019年底,中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总装机7.9亿千瓦,占全球的30%,其中水电、风电、光伏发电、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分别达3.56亿千瓦、2.1亿千瓦、2.04亿千瓦、2369万千瓦,都是世界第一。

2019年煤炭消费占能源消费总量57.7%,比2012年下降了10.8个点,天然气、水电、核电、风电等清洁能源占比为23.4%,比2012年提高8.9个点,2019年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了48.1%。

从2005年到2020年,全球风能增长了11倍,太阳能发电增长了118倍,一半的增长份额是中国贡献的。

未来10年,中国新增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机容量将达到1亿千瓦左右,10年会增加10亿千瓦左右,中国将在事实上引领世界经济低碳发展的潮流。(数据来源:《中国报道》)

全球能源转型已经不可逆,中国又是新能源这块最优秀的玩家,美国急需中国的新能源技术。

美国要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全美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的占比就要从2020年的14%提高到2050年的56%,就需要大量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拜登最近不是提出了2万亿美元的大基建计划吗?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新能源领域的基建。

而中国不仅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消费国,也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生产国,中国生产了全球72%的多晶硅、90%的晶圆、占有61%的精炼锂矿,我们制造的东西又便宜又好,美国想搞新能源大基建,就只能找中国买。

如果不找中国买,按《华尔街日报》的估算,拜登的新基建成本将增加一倍,至少再印钞2万亿美元才行。

而拥有巨大产能的中国,当然也愿意多卖点东西,毕竟谁会有钱不赚呢?

这就是克里前段时间访华时,我们要谈的核心问题,也是为什么在这么紧张关系的背景下,我们高层仍会出席拜登主持的全球气候峰会。

其实双方整体上的竞争还是不可避免,该骂的骂,该打的打,但能做生意的时候,我们还是愿意坐下来,心平气和,好好谈一笔利国利民的大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