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心理咨询室的男人:到了这里,他们才会落泪
资讯

走进心理咨询室的男人:到了这里,他们才会落泪

2021年04月13日 13:01:41
来源:新周刊

2018年8月18日,辽宁大连,人们在海边休闲,一位男士背上有拔完火罐的痕迹。 / 视觉中国

心理咨询室藏着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秘密,尤其是男人的秘密。

心理咨询室,藏着每个人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美国作者迈克尔·金梅尔在其著作《心理学:关于男性》中写到,从非常小的时候,男孩们就被教导“要表现得像个男人”。他们是正常人,有悲伤、困惑、羞愧、忧伤、孤独、低自我价值、 缺乏自信等感情,然而他们却被要求隐藏自己的感情。人们要求他们积极进取,而不是轻言放弃、轻易犯错;要求他们多赚钱,勇于承担责任。最重要的是,他们被告知,男性不应该哭泣。

平日坚强果敢的男人在心理咨询室里却经常泪流满面。这些从小被教导“有泪不轻弹”的男人只有在情绪彻底崩溃、一败涂地时才会走进这里,寻求心理咨询师的帮助。在心理咨询师的眼里,每个前来求助的男性咨询者,都值得体谅、包容和接纳。

那些男人不能言说之“痛”

北京四惠中医医院资深心理咨询师沈荟馨接触过很多从男科转诊的患者,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烦恼——性功能障碍。经过检查,他们在生理上不存在器质性病变,问题主要来自心理。因为没有能力完成传统意义上的“传宗接代”任务,他们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前来咨询的大都是已婚男士,却一两年都没办法过性生活。他们往往是被女方拉到男科检查,之后来到心理门诊。

现代社会男人更累还是女人更累?/《第十一回》

沈荟馨表示,从心理的角度进行干预,一是要看患者原本应对压力的模式,二是要邀请他的爱人加入,一起做家庭咨询。

沈荟馨发现,存在性功能障碍的男性,基本上应对压力的模式都是和自己较劲儿,或者喜欢逃避问题。“当他发现自己存在这方面问题时,心理压力非常大,以至于没有办法专注于与爱人进行沟通和交流。他的所有注意力都被自己的这种所谓失败感吸走了。”

工作压力、夫妻关系矛盾都有可能成为性功能障碍的诱因。有一部分男性因为自己不愿意要小孩,想到当了爸爸以后要承担责任,就会很烦,以至于一提到要小孩就无法勃起。

如果有爱人的帮助,问题往往能更好地解决,女方本身也承担了很多压力。还有一种情况是,女方本来就和男方有一些感情上的过节,男方暴露这类问题之后,女方会不太愿意共情,甚至有些刻薄。

图/《春娇与志明》

“性生活其实是一种沟通、一种爱的表达、一种交流,而不是一个机械化的动作。让妻子加入进行家庭治疗,女方的配合对解决问题有很大帮助。”沈荟馨说。

除了从关系和个人成长入手,有时候心理咨询师还要对患者进行性教育,向患者普及性知识。一些来自欠发达地区的男患者,性知识的获取来源主要是黄片,他们以为黄片中展现的才是“理想状态”,并因此感到自卑。此时,心理咨询师需要向他们耐心解释,黄片里看到的不是真实的性生活,自卑也是无来由的。

在沈荟馨看来,正念是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比较好的方法。这种提倡不加评判、活在当下、体验当下的行为训练,也被运用于职场减压和其他领域。心理咨询师会教他们从前戏开始,通过眼神和皮肤的接触,把注意力专注于身体接触,而不是脑子里“我这次又要失败了”的想法。

图/《春娇与志明》

沈荟馨遇到过一位企业高管,因为要孩子的问题和爱人一起来做心理咨询。这位高管平常应对压力的方式就是死磕,和自己较劲。但在性生活方面,越着急,身体就越不配合。

沈荟馨教给他们一些正念的沟通方法,比如,一方在和另一方说话的时候,只需倾听,脑子里不要想着如何反驳、解释和回应,由此形成专注于当下的沟通模式。经过十几次心理咨询,两人逐渐找到了一些沟通的窍门,并向沈荟馨主动反馈。

“这种身心共处于当下的时刻,往往是我看到他们有成功经验的时候。”沈荟馨说。

职场、家庭、亲子问题

多少有原生家庭的影子

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说过:“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在心理咨询师眼中,男性来访者在职场、家庭和各种关系中遇到的问题,多少能从其原生家庭找到答案。

沈荟馨也遇到过一些无法处理职场关系的男性来访者。有的来访者和父亲的关系不好,在职场上也经常和领导发生冲突,沈荟馨会通过挖掘其成长经历中与父亲的关系,帮助他意识到小时候这种依恋关系如何投射到职场关系上。

“首先让他意识到这一点,然后帮他疏通与父亲的关系。和父亲的关系改善之后,很多来访者就知道如何跟领导相处了。”沈荟馨说。

2013年4月13日,天津,即将拆迁的曙光市场,一家名叫“边缘地带”的男士服装店。 / 视觉中国

有一位来访者,从小就和母亲遭受来自父亲的家暴。他长大后,父亲仍然对他不满,不仅挑剔他的工作、职业,还质问他为什么一把年纪还不结婚、没有孩子。另外,父亲投资失败,欠了债,在挑剔他的同时,还要他给家里贴补生活费用。

来访者对父亲既害怕又厌恶,觉得父亲自认为厉害,其实什么都不是。对父亲的感受,原封不动地反馈在他和男性领导的关系里,他觉得所有男性领导都是纸老虎,不过是位高权重,其实什么都不懂。

因此,这位来访者在公司里会和男领导产生情绪激烈的对抗。每当他向男领导争取或辩解什么时,都会血脉偾张,甚至立马跑到领导办公室拍着桌子对峙。

图/《平凡的荣耀》

“当他来找我咨询的时候,因为他这些行为,他就快被开除了,职业生涯几乎被断送。” 沈荟馨说,“通过几次咨询,我让他意识到,这位领导不是他的父亲,虽然他们在某些方面非常像,比如他们的脾气不好、很专制。当他意识到这种关联性,下一次再和领导爆发冲突时,就会知道自己这个机制又启动了,这样有利于他在职场方面的情绪管理。”

后来,沈荟馨借用了一些认知干预的方法,建议来访者和他的领导进行一次长谈。最终,他没有被开除,而是转了岗。

父亲的暴虐和控制欲,让这位来访者在感情方面也出现了问题。父亲的长期家暴,让他觉得母亲更像一个受害者,因此,成年后的他总想拯救女生,喜欢和那些条件不是很好或者有求于他的女孩子在一起。但这种“拯救”,也带着某种“专制”意味,很像父亲在婚姻中的角色。

图/《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从业多年的心理咨询师王巧玲也有同感:“对男性来说,喜欢什么类型的女性,其实很可能和他小时候母亲的形象,以及和母亲的关系相关。”做心理咨询时,来访者谈论夫妻关系,也会不自觉地将妻子的个性或行为和母亲做比较。

“我们通常不会简单评判来访者的某些想法是错误的,而是提醒他,这是一种惯性思维模式,可能有片面性和局限性。习惯于这种思维模式,你可能无法跳出来看到更广的东西。”王巧玲说。

不愿来心理咨询的男人

却在这里纷纷落泪

终其一生,人们都在处理各式各样的关系,职场、两性、家庭、亲子……这是每个人必须学会处理的人生课题。但对一些缺乏沟通以及解决各种关系中棘手问题的能力的男性来说,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是最后的无奈之选。

“其实,能够接受自己出现性功能障碍原因在于心理问题的患者很少,他们都更多地希望通过像打针吃药这样的方法来解决。” 沈荟馨说,“来做这方面心理咨询的男患者,最多的来过16次,但大多数人只来过两三次。”

王巧玲能明显感觉到,咨询者中男性比女性少很多。来找她咨询的男性年龄在30岁到50岁之间,主要是咨询感情问题,包括夫妻关系、性生活等。“比如人到中年,夫妻关系会出现一些危机,有的男性会犹豫这段婚姻要不要继续。”王巧玲说。

2019年11月上映的电影《阳光普照》剧照。电影以“阳光普照之下,所有人都有阴影”为主旨,直面家庭伤痕式的亲子关系与社会问题。

还有一类人会有亲子关系方面的困扰。因为男性会更多地将精力专注于工作,和孩子的关系比较淡漠,父职基本上处于缺失的状态。随着孩子的成长,这些“不称职的父亲”会突然发现自己和孩子的关系特别生疏,孩子如果出现个人问题,作为父亲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咨询时,王巧玲通常不会给出具体建议,最终决定权在来访者手中。“我们的作用是提供一个安全而私密的空间,帮助他分析当前的困境是如何造成的。同时,引导他了解自己的内心,发现他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王巧玲说,“比如,当一段婚姻出现问题,可能不仅是婚姻出现问题,更是他自己的某些方面出了问题。”

虽然心理咨询不是魔法,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咨询,来访者离开的时候会觉得他的心里大概有了方向,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痛苦程度也有所下降。“和刚来咨询室的时候相比,他们会更有力量。”王巧玲说。

2018年1月18日,广西南宁上林县塘红乡, 网红“三炮”直播团队成员(从左到右):疼叔、阿蓝、小马林、三炮、表哥、大表哥、 酱爆。涉足网络直播领域并爆火之前,他们不是工厂里的打工仔,就是平日里游手好闲的普通村民。 / 视觉中国

王巧玲有时会遇到男性来访者说到触动之处掉眼泪的情况。这是他们平时在家人面前无法流露的另一面。“面对压力,有的男性可能会用喝酒、运动甚至出轨的方式转移压力、摆脱痛苦,但如果他们假装看不见这些问题的存在,这些方式只能暂时缓解痛苦,于事无补。”王巧玲认为。

心理咨询师不会像父母或者其他权威一样,劝说来访者“你应该怎样做”“我这是为了你好”,更不会在道德上批判来访者,而是作为一个相对“健康”和“环保”的出口,为他们排解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