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若疯狂到投放核武,能被阻止吗?学者刘亚伟解读
资讯

特朗普若疯狂到投放核武,能被阻止吗?学者刘亚伟解读

2021年01月15日 21:48:31
来源:香港號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

1、1月6号在华盛顿发生的事,不仅对美国的政治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也让美国在全球的地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人把这件事与1814年英军冲入国会相提并论,言下之意就是1月6号冲击美国国会山实际上是国耻。

2、如果特朗普突然要对哪一个国家投放核武器的话,有没有办法制止?美国国防部当然斩钉截铁地说,虽然总统是有这样的权威,但是整个制度的设计本身,他一个人如果作出这样的决定的话,下面一层一层的是完全可以阻止这样的决定。

3、特朗普2016年能够当选,一方面是他迎合了美国整个政治社会上的一些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美国被全球化的列车抛在上一个车站,他们落伍了,所以心里边有很多怨愤,特朗普巧妙地准确地调动了他们的怨恨;另一方面,说明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如果你有足够的支持者足够的钱,你是可以坐到你想坐的位置。

4、美国人意识到言论自由是有限度的,不能所有的人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尤其是像特朗普这样。所以推特脸书还有其它的社交媒体,都是在对他的言论做了充分的评估。社交媒体不仅仅是让人们的交流变得更容易,它有很大的爆炸性,可以给公共治安造成巨大的冲突。

凤凰网香港號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节目,我是陈笺。离特朗普交出政权只有短短几天的时间了,我相信1月6号美国国会山受到冲击一幕给大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让世人咋舌,美国到底怎么了?但这个事件之后,美国国会依旧确认并宣布拜登的当选。为什么4年前在美国的政坛上会出现特朗普这样一位总统?4年之后又成为在美国历史上第一个经历两次弹劾而离任的总统?特朗普执政的4年到底给美国留下了什么?又给美国带来怎样的影响和冲击呢?相关的话题,今天节目时间陈笺为大家请到的是美国卡特中心中国事务高级顾问刘亚伟教授来给我们做详细的分析。

冲击国会山是美国国耻

让更多人人意识到特朗普是个很大的危险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刘教授您好,我们看到距离特朗普交权只有几天时间了,外界有人认为共和党和军方都罕见的表态会抛弃他,您认为是这样吗?

刘亚伟: 首先我觉得共和党没有抛弃特朗普。从第二次弹劾总统投票的结果,在众议院只不过只有10名共和党人投票支持第二次弹劾特朗普。对军队来说,我觉得也不是抛弃,因为在美国军队从来都是国家的军队,不是共和党的,也不是民主党的军队。但是他们担心特朗普在最后执政的这几天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因为有了1月6号发生了冲击国会的事,所以他们态度表明拜登已经是当选总统。当然军队是服从总司令,那总司令就是总统。但是如果他下任何类似像要老百姓、他的支持者去冲击国会的话,他们态度很明确,不会参与这样的事,所以用“背叛”这个词好像有点过。

特朗普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对1月6号的事做出任何的表示不安或者是承担责任。因为他前天到德州去了,而且坚持说他1月6号发表的讲话,没有任何问题。我觉得这完全是胡说八道。如果是在一个法庭里的话,我觉得陪审团可能都会判他煽动罪。这个人到这种地步,大家都很担心。虽然有不少共和党包括少数党领袖麦卡锡也说特朗普要对1月6号发生的事承担责任,但是去弹劾他应该算是一个政治上的举动,民主党认为必须有人对1月6号发生的这种丑闻要承担责任。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2021年的1月6号,国会山受冲击这一幕让全球咋舌,这对美国带来怎样的冲击呢?

刘亚伟:我觉得1月6号在华盛顿发生的事,不仅对美国的政治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也让美国在全球的地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按照一些专业人士说的,上一次美国的国会被冲击是1814年8月24号。1814年8月24号发生了什么事呢?那是美国和英国交战,英军入侵,在马里兰海岸登陆,最后一路杀到华盛顿,不但冲进了国会,而且把国会一把火烧掉了。所以这两件事相提并论的话,言下之意就是1月6号发生在美国国会山的事实际上是国耻。

在美国的宪政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位总统拒绝承认在总统大选中败选,更没有任何一位总统利用自己的支持者到华盛顿,希望通过宪法规定的一个程序,最后推翻选举的结果。从1月3号选举之后,特朗普基本上不是在当总统,而是一直在抱怨选举舞弊,但是他选举舞弊的事,美国各级法庭从州一级的到联邦到最高法院,没有任何一个法庭认定说选举舞弊有任何证据。所以那天发生的事,我觉得很多人觉得像特朗普这样的人当总统中可能有点危险,但是那天终于让那些半信半疑的人意识到他真的是一个很大的危险,如果不做一些限制的话,可能会给美国造成更大的伤害。

特朗普若疯狂到投放核武,

能被阻止吗?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假设特朗普一意孤行疯狂到想向别国投放核武的话,在美国现有制度下有没有制止他的机制?

刘亚伟:这就是为什么议长会给国防部这些掌管核武器的人打电话,说如果特朗普突然要做出对哪一个国家投放核武器的话,你们有没有办法制止?国防部当然斩钉截铁地说,虽然总统是有这样的权威,但是整个制度的设计本身,他一个人如果说作出这样的决定的话,下面一层一层的是完全可以阻止这样的决定。所以从世界的角度来说,很多人都说了,美国1月6号发生的事,让我们想起来委内瑞拉或者是中亚一些国家最近发生了选举,老百姓走上街头。

四年前,为何是特朗普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或许之前没有人会想到特朗普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下台。那四年前,在美国政坛上为什么出现了特朗普这样一个总统,当时选民支持他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刘亚伟:我觉得在美国这个国家就是不管你有什么样的背景,做过什么样的事,只要你努力,可能都可以通过民主的程序,比如说像里根,之前是演员,后来做了总统。施瓦辛格不仅是演员,而且是移民,英文都说不到一块,最后也能做州长。像特朗普这样的就是说从来没有从政过,我估计可能是不是在学校的时候都没有参与过学生会的这种选举的人最后能当总统。说明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实际上如果你想从政,如果你有足够的支持者,你有足够的钱,有时候支持者跟钱的多少是连在一块的,所以你是可以坐到你想坐的位置,这是第一

第二,特朗普2016年能够当选,是他迎合了美国整个政治社会上的一些正在发生的巨大的变化。所谓的变化,特别是跟他当选有关的这种变化,是美国有这么多人被全球化的列车抛在上一个车站,他们落伍了,所以心里边有很多的怨愤,然后特朗普巧妙地准确地调动了他们的怨恨,让他们出来投票选他。其次除了这些人经济上的失意,从以前中产阶级的地位掉到现在,他们认为有点像贫穷的白人,poor white是一样的。还有对美国最近一段时间这一二十年甚至二三十年出现的这种所谓的政治正确的一种反弹,就是有些话你是不能说,说了就有可能被贴上一个标签。所以很多人对这种政治正确也有一定的厌倦,所以他是在这种情况下当选。

当然还有之前的奥巴马做了8年总统,对于很多美国的白人认为在这样一个国家,他做总统,这个应该是不对。所以这些人也有怨气,而且特朗普开始从政就是说,奥巴马不是出生在美国,他的当选实际上是“违宪”的。这是他走上政治道路的开始到现在,因为煽动自己的支持者冲击国会,离开白宫,我觉得刚好给他的政治生涯是不是可以画上一个句号。从开始从政到最后离开,他所做的这点事儿,我觉得是利用了美国的民主的制度,但是利用这种制度调动了美国政治潮流中的潜流,而且是如果不加以限制的话,可能给美国的国运甚至全球的持续都造成重大的冲击。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特朗普4年前说是冲着要给美国纠错而来的,但是这一次尤其是到了1月6号,除了他的铁粉之外,在美欧日韩他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但是也有人说特朗普在经济上还是做出一些成绩的,比方说股市的表现或者创造就业等。在他执政的四年,到底有没有留下一些政绩呢?

刘亚伟:我觉得刚才你说了,对特朗普的政绩大家众说纷纭。从我个人来讲,他的政绩,如果说有政绩的话,是说美国国内面临这么多的情况,为什么要在海外花这么多的钱,部队为什么非要在阿富汗?为什么非要在伊拉克?为什么还要参与所谓的伊拉克或者阿富汗的重新的建立国家这样的事?第二,他说deep state就是认为联邦政府现在是积重难返,这种官僚体制需要做一定的冲击。我觉得这两方面虽然他的做法值得商榷,应该是美国应该反思的一个问题。特别是从911之后,美国的大规模的反恐造成了阿富汗和伊拉克这两个国家,至今为止还是失败的国家,而且花这么多钱几万亿。所以对特朗普来说,他当时说他如果当选总统以后,他要结束美国在海外的这些冒险。当然到今天为止,他是想在他离任,就是在1月20号,伊拉克、阿富汗的驻军要降到5000人以下,但是美国撤军能不能降到这个数字?我不知道。

至于联邦的democracy,我觉得浪费,是叠床架屋,应该是有很多问题需要搞行政改革。但是特朗普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它的路径是不对的,而且把本来很多应该是客观中立的,特别是情报部门完全政治化了。实际上对整个美国国家的领导力应该是有巨大的伤害。刚才你说到的经济股市,我觉得股市这个事自从发生了选举之后,按理说大家觉得拜登要来了,股市应该往下降,跟当时大家说特朗普如果当选了,因为他的不靠谱,所以股市会一泻千里。实际上这个事并没有发生,拜登当选以后,股市相对来说也还是比较稳定。所以美国的股市我觉得更多的还是跟着美国整个的经济的实力、经济整个体制上有没有问题来的,并不是哪一位领导人就能够决定股市。说把股市的飞涨,所有的功劳都记在特朗普的账上,我觉得可能有点不够公平。刚才你说的创造就业机会,因为这个不是说进入白宫以后,就业机会马上就来了,这是一路走过来的。就是说在之前奥巴马8年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到他任内刚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形成了这样的问题。当然你说很多企业会说,因为有了特朗普的减税,他们的钱多了,他们可以再投资,又有了更大的生产力,我觉得这个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所以这样一个人我觉得他更多的是成了一个美国非常大的一部分人,7400万,就是这次这么多人投他的票,这些人认为特朗普是他们的主心骨,因为他们心中有无比的愤怒。他们认为特朗普做总统就可以改善他们的生活,实际上我也没看到。至于这些人的愤怒,最后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他们看上了特朗普的什么东西,我觉得可能还需要社会学家、政治学家,还有其他的一些专家学者做更多的研究,我们才能准确地给美国号脉。我觉得美国发生的事,在其他国家包括俄罗斯,包括巴西,这种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实际上中国也都面临这样的挑战,所以美国发生的问题不仅仅是美国独家的,应该是全球化给全球带来的一种后遗症。

特朗普的政治遗产:搞坏跟中国的关系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经历了1月6号,国会正式确认拜登当选。特朗普的4年的任期就此可以画上句号了。您觉得他给美国留下了一些什么样的遗产,是值得借鉴,或者是吸取教训的呢?

刘亚伟:我觉得当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特朗普2024年能不能卷土重来,他自己本人虽然没有明确的表态,但是应该是做好了2024年卷土重来的一切的准备,而且已经通过他的高级助手表明,2022年他会全方位地参与美国的中期选举。我觉得2022年他对美国中期选举的影响力有多大,将会决定2024年他会不会卷土重来,再次参选美国的总统。

至于他留下的政治遗产,每一个总统这个都很牵挂自己的政治遗产。现在来评估特朗普的政治遗产,我觉得为时过早,但是我们可以在几个点上做一些简单的评估。首先在外交上特朗普搞坏了跟中国的关系,搞坏了跟中国的关系就影响了中美特别是美国的经济发展,同时也让世界的局势变得更不稳定。同时他搞坏了美国跟所有盟国的,包括刚才你提到的欧洲的、亚洲的、日本,韩国的关系,拜登政府需要花很大的精力去修复跟盟国的关系。第三,特朗普要撤军,我觉得这个事可能是好事。但是美国在过去几十年,特别是二战之后,一直是“世界警察”,如果美国沿着特朗普(路线),因为显然他做的这个事,美国至少有将近一半的老百姓还是蛮喜欢的,也就是说我们能不能关注我们自己的基础设施,少去管一点阿富汗的事,少去管一点伊拉克的事。美国不做“世界警察”的话,这个世界有谁来取代美国这样的角色?我觉得目前形势还不明朗。这是从外交的角度来说。

从内政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最大的遗产可能是美国对选举安全(的关注)。虽然这一次选举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系统大规模的舞弊,但是今后的任何一次选举,大家都会关注投票的安全。美国的选举不是由中央政府、联邦政府管的,是各个州,实际上最后做出的各种各样的决定都在各个郡,也就是县这一级。所以在今后4年,我觉得美国可能在选举投票的改革方面,可能会有一些动作。

其次美国选举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金钱和竞选这种密不可分的关系,今年又创了新的记录,包括佐治亚州最后两个参议员的复选,整个的投入大概是将近5亿美金。你想就是一个州最后参加投票的人,不过就是400万出头。你可以除一下,就是说5亿美金除出400万人,每一张票大概合多少钱?所以这个钱和票的这种紧密的挂钩,这是美国一直积重难返,想要改改不掉的。我想今后4年能不能在这方面大家能够有更多的关注。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所谓一人一票的事,因为美国实际上是间接的选举,虽然特朗普输了,这个就是说一人一票,结果他收了7400万票,拜登是8100万,输了700多万张票。因为美国有选举制度,所以这也给特朗普想最后翻盘提供了一个机会,但是要改革美国的这种选举制度,需要修宪,难度应该说是比较大。

最后我觉得这次选举包括特朗普的4年执政,让拜登让美国国会的新的和旧的领导人都意识到美国本身自己制度的一些问题,整个族群的这种矛盾,政府给老百姓不能够带来安全感和信任感,我觉得这些都是问题,让大家看得更清楚。所以美国有特朗普这样的人,我觉得也不是一件坏事。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或许1月6号这一幕把问题推到了最极端的这样的一个层面,让大家对他所有的奢望也就在那一天全都破灭了。刚刚您就说到,其实他还是希望在4年之后卷土重来的。记得他当选的时候,创了共和党候选人最多得票记录。但是经历了这4年尤其是1月6号,您觉得他在共和党党内还有这么庞大的支持力量吗?

刘亚伟:我觉得如果你要说是共和党这些国会议员,大家对他的支持率应该是在下降。前年12月第一次弹劾特朗普的时候,共和党在众议院没有一个人投票支持弹劾,在昨天投票就有10个共和党人。10个共和党人,我觉得还有很多人实际上都认为特朗普要承担责任,他们没有投票支持第二次弹劾,是因为他们觉得特朗普实际上在白宫也就剩下一个礼拜的时间了,没有必要再花精力再搞第二次弹劾。

所以我觉得在明显的,在共和党人里面他的支持力正在下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7400万人对他的支持会大幅度下滑。我听到美国一个专家,当然专家是比较保守的专家,就是说他没有看到任何的数据,任何的这种焦点群体Focus group的访谈和平常他自己遇到的共和党人,(有)这种证据表明说特朗普现在已经成了孤家寡人,所以我觉得对他的政治的动员能力,他对美国政治程序,特别是选举程序的影响,目前还不能低估。但是我觉得2022年的中期选举,实际上可以对他的政治生涯做最后的鉴定,如果在2022年他还能够影响共和党选举,特别是预选的这种提名。

比如你要看很多选举,特朗普支持的人最后就当选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国会里有这么多人,这个还不敢公开地挑战特朗普,参议院里边有些人敢公开挑战,你看一下这些敢公开挑战的人,一个是要退休的,就是说他不会在2022年再去参加选举,另外一种是比较年轻的,另外是来自这样的州——就是说这州里的选民相对来说比较温和,他们认为自己连选连任没有任何问题,只有这些人敢于批评特朗普。

像犹他的参议员罗姆尼,他是一直批判批评特朗普,他在1月6号之前到国会参加,最后认定拜登当选,居然在飞机场和在飞机上都被他的选民骚扰。这也是为什么最后他在国会发表演讲的时候,你明显地看到他真的是意识到美国的政治环境的险恶。你是民选的参议员,你也可能被没有权利的人骚扰到这种程度,他自己本身并没有带保镖这些人,真的是可以伤害他。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特朗普到最后在权力交替的时候会发生这样一幕确实不只是美国的盟友,就连所有崇尚美国制度的人们都是非常跌眼镜。您作为生活在美国一个华人学者,您觉得这件事之后,美国到底改变了没有?美国到底是怎么了?因为特朗普的存在对美国的打击到底有多大?我们看到另一个不堪就是抗疫的情况,美国作为医药科技这么发达的一个国家,特朗普执政期间会把把疫情搞得那么糟,在这个方面您又怎么看?

刘亚伟:我觉得不能简单的地拿疫情或者是这次选举作为证据说美国超级大国从现在开始就要走下坡路了。疫情的话,中国的控制疫情的措施,这个能力我们是感同身受。中国比如说石家庄发现了一两百个病例,这就变成了全中国的大事了。佐治亚州每天可能都有四五千的这样的病例,加州就更不用说了。实际上美国也对这些事好像有点习惯了。虽然生活不如以前那么方便,但是也没有这种感觉好像就不能出门,出门以后兵临城下那种感觉。所以我觉得首先是美国不是一个像中国这样的大一统的这种国家,各个权威都在地方,所以没有一个联邦政府的统一的这种措施,所以在抗疫上面有些不力。

其次,有些做法我觉得跟特朗普自己对疫情从一开始就不够重视,到后来因为完全转到自己选举是败选还是能不能翻盘的这种事,更没有任何精力和也没投入任何资源去搞抗疫的事。另外我觉得美国的宪政民主到最后,完全就崩溃了。现在发生的事,刚才你说到的共和党对他的抛弃,军队出来表态,各个地方政府这个的表态,包括共和党人的表态,说明美国的制度本身还是有自己的韧性resilience,美国人爱用这个词。而且美国人说了,过去我们也碰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包括内战,包括珍珠港,包括国会山被英军烧毁,包括911,但是我们都能够从头做起来的,我们能做到我们想做的任何事。如果说因为有特朗普这样的人干了4年总统,因为有了1月6号发生的事,因为有了美国的抗疫不力,美国就开始要走下坡路,其他国家可能就可以取而代之,总觉得说这样的话可能为时过早。

但是美国要回到之前那种国际地位,回到克林顿、奥巴马甚至小布什那个时候美国内政的那种稳定,我觉得可能还有一段路,如果刚才我提到的方方面面的改革不够落实的话,再4年之后我们可以拐回头来看我今天说的话,就是说首先美国是受了伤的一个国家,但是并不是致命的伤。这个应该是说在今后4年像拜登这样的国会领导人能够正视自己身上的缺陷,能够正视全球正在发生的变化,而且能够做出调整,美国应该是还可以回到超级大国的位置,现在还没有从这个位置上下来,但是有点危险。

推特封号,美国的言论自由是有限度的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您认为美国的制度还是有纠错能力的,是不是?特朗普对美国造成的打击,也给了美国一次反思的机会。我们看到特朗普他另外一个特点就是 Twitter治国,他每天发布很多消息,而不是通过主流媒体来发布消息。1月6号事件之后,他的 Twitter被封号了,这在美国也引起了关于言论自由的讨论。有人质疑特朗普被封号,是不是背离了美国主流媒体的所谓言论自由的这样的一个做法,您怎么看?

刘亚伟:美国人意识到言论自由是有限度的,不能所有的人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尤其是像特朗普这样。如果你要看他那天在白宫的后花园里边讲话的话,他明显的是煽动他的支持者去冲击国会,虽然他自己不认为他的讲话有问题。所以推特脸书还有其它的社交媒体,都是在对他的言论做了充分的评估,包括Parler,就是亚马逊云最后决定把这家社交媒体公司不再挂他们的主机,也是认为Parler的社交媒体是没有任何监管,就是说没有人会去盯着你在这里边都说了什么,你哪怕说是杀人放火的话,也可以在那说,没有任何的这种公益的或者社会的这种道德。所以我觉得这个是美国开始认为社交媒体不仅仅是让人们的交流变得更容易,而且它有很大的这种爆炸性,可以给公共治安造成巨大的冲突。

现在的情况就像19世纪到20世纪转型的时候,美国的这种电力公司或者是电话公司,因为当时已经成了垄断,如果政府不去规范它们的话,它们就有可能给老百姓的生活在带来方便的同时又带来很多不方便。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应该说是一种进步,倒不是一种退步。

另外我想说的是,之前我们说美国有“三权”,后来说媒体是第4权,我觉得现在应该再加第5权。所谓的第5权,就是大的这种企业,包括社交媒体公司。在1月6号事情发生之后,很多美国大的企业都有政治行动委员会,政治行动委员会做两个事儿,一个是在国会在美国华盛顿游说,另外就是给候选人捐钱。所以有很多的500强的这种企业就宣布所有支持特朗普选举翻盘的这些当选的国会的议员,这些企业都终止了对他们的捐赠。

还有最近去世的拉斯维加斯的赌场的老板,包括在澳门威尼斯人的老板,在他的去世之前,实际上他是能够左右美国大选一定的结果。2016年他给特朗普一次性捐赠2500万,所以对特朗普最后的当选应该是起了相当大的作用。所以这个企业对美国政治程序的这种渗透,就是金钱。刚才我说到的这种金钱,很多钱实际上不是来自个人,是来自来自企业,因为企业的捐赠跟个人的捐赠是不一样,对企业的捐赠没有任何限制。如果这个问题不改变的话,美国的选举会变得越来越金钱化,选举越来越金钱化,最后的结果大家可想而知。选出来的人大概是像特朗普这样的,不一定是有那样的能力或者有那样的品格去做美国国家的领导人。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有人说特朗普就是美国的一个负资产,你觉得能这样定论吗?特朗普在美国历史上将留下怎样的笔墨?

刘亚伟:现在盖棺定论应该是为时过早,说他是负资产,我觉得有很多证据表明它是负资产,但是坏事也能变成好事。所以有这样的负资产,对美国长远的来说,我觉得也不一定是什么(坏事),或者是让美国及早地尽快地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制度出现的问题,自己在海外的形象受到了损伤,自己很多的政策实际上是虚伪的,我觉得有这样的认识对你刚才说的纠错会有很大的好处。

实际上特朗普当选是对奥巴马8年的一种调整,我们不一定说是纠错,特朗普想纠错,但是基本上因为他的个性,因为他的野心,因为他的虚荣,他自己没有能够很好的利用自己当时当选的这种势头,搞更多的改革,但是我觉得也没关系。拜登的当选实际上就是对特朗普就过去4年的纠错。虽然当时大家看特朗普竞选造势的那种局面,认为拜登不可能当选,但是我觉得每个选民心里都有一杆秤,最后还是有更多的美国人认为让特朗普这样的人做总统,于山头不利,于美国超级大国的地位不利,于美国老百姓的福利不利,所以最后还是选择了拜登。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好的,非常感谢刘教授给我们详尽的总结了特朗普这个人,四年前为什么会出现在美国的政治舞台上?民众为什选择了他?而四年后的今天为什么又以这样的方式来告别?以及他的四年执政对美国所产生的影响,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