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一家长举报班主任索贿遭其他家长“热水浇头” “浇水者”回应
资讯

河北一家长举报班主任索贿遭其他家长“热水浇头” “浇水者”回应

2020年11月28日 02:44:29
来源:封面新闻

图片

拨通沧州市教育局和该局石油分局的电话,举报自己小孩所在班级班主任曹老师存在索贿的电话后,河北沧州的汪女士信息疑遭遇泄露。

不久,包括曹老师本人在内,校方以及曹老师班里的很多学生家长,都知道了举报内容是从她这里发出的。随后,汪女士没想到自己的举报内容不仅没有得到支持,反而还遭到了以任女士、安某某等为代表的其它家长的“围攻”、“热水浇头”,还因为到学校“理论”,被治安拘留20天。

近日,汪女士“热水浇头”事件引发网上舆论的强烈关注。但是作为事件另外一方的核心当事人曹老师的沉默,以及当地教育局的三缄其口,导致此事陷入一团迷雾。

11月27日,在此事中对汪女士进行浇水的任女士,终于发声。首度对封面新闻记者回应称:“浇水的行为和曹老师被举报无关,而是汪(女士)对小孩子出手,触及到了底线。”

“热水浇头”事件举报人:

我实名举报,教育局说会给我严格保密

27日上午,作为家长举报班主任索贿遭遇“围攻”事件的当事人汪女士,接受了封面新闻记者的采访。她说,至今她的事情还没有得到圆满解决。

这一切,要从今年9月27日,她拨通的沧州市教育局和该局石油分局的那通“举报”电话说起。在电话中,她向教育局反映,自己儿子所在学校——河北省沧州市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四年级某班班主任曹老师存在向家长索贿的问题,从她儿子上小学一年级开始,曹老师就不断通过明示或者暗示的方式,收受家长的财物、现金等现象。

图片

汪女士与当地教育局工作人员的对话

图片

汪女士与曹老师的对话截屏

在这两通举报电话中,汪女士选择的是实名方式,接受其举报的教育局工作人员,也表示会严格保护她的隐私,不会泄露其个人真实信息。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她举报之后没多久,一系列“烦心事”接踵而至。先是她的举报人身份明显是遭人泄露,因为有其他学生家长,在微信群里指名道姓对她进行了公开谩骂,说“你是个小人”,再到后来,汪的儿子被“莫名”取消班干部,其他同学也表现得疏远起来。

汪女士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自己只给当地教育局反映过这些情况,从未向他人提起过这件事,为何家长们会知道是她举报的?记者了解到,后来的事态发展,汪和其他家长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争吵中被水淋头

公安:汪某多次辱骂威胁被拘20日

根据汪本人的描述,很快就有人暗地鼓动其他家长对付自己。新建了一个家长群,挨个动员家长们声讨,给曹老师出气,“甚至还在学校里游行,公开辱骂,要求我撤销举报,不然就让自己孩子罢课。”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姓安的家长,打电话骂了她有15分钟之久,最后还进行了恐吓。

图片

汪女士在自己的头条号反映说,自己把此事反映到学校,再次回到学校办公室,其中班里纪律委员小孩的妈妈任某也到了。任某端起一盆热水,对着汪某淋头浇下,嘴里还在骂着:“总算给曹老师出了口气。”

正是汪自己文章的这个细节,让这个事情迅速成为全国网友关注的热点。此事引发强烈关注的另一个原因是,几天以后,“受害者”形象的汪女士被公安机关拘留了。

图片

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一份编号为冀中霸公(长安)行罚决字(2020)0015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则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第一项和第二项之规定,对汪合并处罚行政拘留20日。处罚事由包括;10月14日上午10时在学校上课间操期间,她到班级拿手机录着对任某女儿说威胁的话;10月14日中午,其指使弟弟在班级微信群对任某进行辱骂和人身攻击;10月15日下午两次到任某家楼下对任某进行人身威胁;10月16日零时和1时两次带着弟弟踢踹任某家防盗门,并对任某进行辱骂和人身威胁。

到底发生了什么?

“浇水者”家长首度回应:

否认是给曹老师“出头” 只因对方伤害了孩子

汪女士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坚称,带头闹事的家长任女士、安某某等人是受曹老师组织,为曹老师出气,而当天用热水浇她头的任女士,浇完之后还说“终于给曹老师出了口气”。

11月27日上午,封面新闻记者电话联系上了任女士。标明身份后,任女士说“我正想找一个公开的机会,好好说一下这个事情,而不是她(汪)在这边胡说八道。”

在电话中,任女士首度回应了与汪女士发生纠纷的原委。她说,自己这几天一直不断接到来自媒体的电话,都没有接听,但当她看到汪女士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那些事情时,她越想越气愤,想找个机会公开发声,“明明就不是事实,全是片面之言。”

任说,当天她确实和汪发生了纠纷,但并不是因为曹老师被举报的事情,而是汪对其家人辱骂,对小孩出手,触及到了作为孩子母亲的自己的底线,她的水也并不是汪女士所说的热水,也不是提前蓄意带过去的水,而是顺手用学校办公室的一盆水,泼了过去,“我感觉不到那盆水的具体温度,但我肯定不是热水,甚至连温水都算不上。”

据任女士描述,当天她和学校几名家长一起,到学校办公室咨询曹老师为何迟迟不来上课一事,期间,她们并不知道是汪女士举报的曹老师,只是有些疑问,想跟校方咨询,结果汪女士一到办公室,就质问其女儿,“你妈妈不是不让你上课吗,你怎么来了?”各种言语挑衅下,任女士没忍住,就拿起水盆向汪女士泼了过去。

对汪女士的举报内容是否属实等问题,任女士说举报是校方和当地教育部门调查组在负责,她们之所以和汪女士发生冲突,跟举报无关,只是因为汪女士期间到她家踹门辱骂。之后却给媒体说是她在“闹事”,任女士觉得气不过。

而经过此事,任女士说,自己正在考虑通过更多的新闻媒体,公开发声和汪女士对质,“我在考虑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我也有我想说的情况,不能单方面地听她(汪女士)说。”任女士还补充,她对汪女士独自一人带着儿子和老人生活,表示挺同情。

记者调查:

谁泄露的信息?当地教育局拒绝回应

向沧州市教育局以及该局石油分局的举报电话拨通后,大概隔了两天后,汪女士被叫到儿子所在学校办公室了解情况。到了以后,发现是自称教育局的调查组,汪女士就认为这样安排不妥,调查组则安抚她,让她不用担心,会保护其个人隐私。

图片

汪女士向当地教育局发去疑问

可现实不是这样。这之后,汪女士先是收到有自称某同学家长发来的短信,让她撤销举报,后来又在家长微信群里遭到人身攻击,说她是小人。她向当地教育部门组成的调查组负责人发去短信询问,对方否认了信息是教育局泄露的,她又向学校校长询问,校长也说不是从学校泄露出的。

27日上午,记者与沧州市教育局取得联系,该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说,对此事他们现在不便接受媒体采访了,也对此不作回应。

与此同时,记者也多次拨打曹老师电话,电话打通状态,均无人接听。到目前为止,他之前曾接受过一家媒体的采访回应,表述汪的举报不属实。相关的细节,没有太多透露。

目前汪和曹老师以及学校,正在接受调查组的重新调查。

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