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领先特朗普,民主党人担心重演2016年大选翻转
资讯

拜登领先特朗普,民主党人担心重演2016年大选翻转

2020年10月20日 07:53:19
来源:纽约华人资讯网

民意调查再次让民主党人感觉良好:拜登(Joe Biden)在全国范围内以每天10、11、12个百分点的优势领先川普总统。他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辛州平均领先8个百分点。技术专家们承认,明年出现新总统的几率超过五分之四。

但随后,大家就想起四年前的那个星期。矛盾的情绪可能会让人无法抗拒。

宾夕法尼亚州的阿宾顿(Abington Township)说:“我感到焦虑,在一种毫无节制的乐观感和纯粹的恐惧之间陷入了困境。”和许多民主党人一样,他从没想过川普能在2016年击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当他击败希拉里时,阿宾顿感到震惊。

他说:“在这种分裂的状态下生活真的很艰难,一方面要观察投票结果,试图从中搜集趋势,另一方面又不能真正把它们纳入自己的思维。”

并非只有阿宾顿这样。民主党人在上次投票时肯定会选第一位女性总统,结果却被川普当选的失望一拳打在了脸上。这一次,他们感到这一拳又要从千里之外来了。拜登在民调中的领先并没有缓解这种发自内心的、广泛的担忧。

“由于2016年发生的事情,人们仍然需要保持谨慎,”密歇根州民主党主席拉维拉·巴恩斯说,“没有人该认为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即使是那些我们在门口见面、在电话里交谈的人。”

事后看来,即便是最具党派色彩的谋士也警告说,选举结果仍不得而知。

“在我从事民意调查的民主党圈子里,我不知道有谁能做到百分之百地放心。” 全球战略集团(Global Strategy Group)的合伙人尼克古雷维奇(Nick Gourevitch)说,他一直在对总统竞选进行民调。“拜登似乎状态更好,但美国仍然是一个两极分化的国家,川普获胜仍有可能。”

这种不确定性已成为川普的一个筹码,他一直将那些对他不利的民调斥为压制选民的“虚假”努力。它也成为了民主党人的战斗口号,他们一直在警告美国和他们自己的选民不要自满。

私下里,川普的顾问们没有他那么乐观,承认他在几个关键州落后。但他们相信,他可以在未来15天内缩小差距,而且没有兴趣对任何缺乏确定性的情况进行报道。

“过去四年来,主流新闻媒体一直在试图摧毁和击败川普总统,那么,为什么会有人相信由这些组织出资进行的民调呢?”川普竞选团队发言人蒂姆·墨菲(Tim Murtaugh)说,"总统将会再次当选。"

周六,拜登的竞选经理奥马利·狄龙在一份致捐赠者的备忘录中写道:“全国性的民意调查几乎无法告诉我们如何获得270张选举人票。我们也知道,即使是最好的民调也可能是错误的,投票率等变量意味着在一些关键州,我们在功能上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民主党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优先美国"(Priorities USA)一年来在其演讲中加入了预测大选结果的震荡情景——拜登在白人工人阶级中获得的支持率比民调显示的少3个百分点,有色人种的投票率比预测的低4个百分点。

截至10月9日,这种情景中,拜登获得257张选举人票,川普获得239张选举人票,剩下内华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这三个州的选举人票数太接近,无法决定。

双方的舆论专家说,这并不意味着拜登的优势是海市蜃楼,只是现实情况比许多人此时所希望的要复杂,也不那么确凿。

相比于2016年此时,拜登在多个方面的地位都强于克林顿的优势,包括在全国性民调中,但这并不总是与选举团结果相关。

"你会有一种大不相同的感觉,即这场比赛已经尘埃落定,因为对川普的看法是如此强烈的负面,但对拜登的看法却不是强烈的负面,"拜登竞选活动的顶级民调专家约翰·安扎隆(John Anzalone)说。"在2016年,川普和希拉里的负面情绪基本相同。"

安扎隆指出,拜登在独立人士、老年人、白人大学毕业生和郊区选民中的领先优势,这些都是克林顿所缺乏的。本轮选举中,第三方选票也明显少了很多。

拜登竞选活动的高级顾问安妮塔·邓恩(Anita Dunn)表示,与四年前克林顿的努力相比,民主党人在2020年的民调假设中更加谨慎,有意减少对民调作为先导的依赖。

"他们的错误是他们在2016年相信了民调,并认为希拉里将根据民调结果获胜,"邓恩说,"我认为民主党已经吸取了教训。"

民调人员也从2016年竞选中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在2016年的竞选中,民调显示出选民因教育程度不同而产生的巨大差异,而许多调查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调整大学毕业生的过多代表性是至关重要的,但许多民调并没有这样做,"美国民意研究协会在上次选举后的一份报告中得出结论,其中包括《华盛顿邮报》民调团队的意见。

自那以后,包括蒙茅斯大学在内的一些最多产的州级民调,已经开始按教育程度对样本进行加权,以确保他们不会因学历越高的选民越有可能接听电话而出现调查偏差。然而有几家公司并没有这样做,包括马里斯特学院、梅森·迪克森和为《底特律自由报》进行密歇根州民意调查的EPIC-MRA。

川普的党派人士指出了其他因素,他们认为结果会朝着他们的方向摆动。

四年前,距离大选还有三周,根据Real Clear Politics平均值,克林顿在密歇根州上升了12个百分点,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辛州都上升了7个百分点。川普赢得了所有这些州,最后一周的民调显示,克林顿的优势正在消退。

川普的一名竞选顾问因未获公开发言的授权而要求匿名,他记得在2016年最后一场辩论结束审查了数据后,曾认为克林顿会赢。但一些选民改变了主意,摇摆不定的选民脱离了民主党。

一项民调后分析显示,2016年从10月初到最后一周,川普将希拉里在全国民调中的领先优势缩小了3个百分点,将她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领先优势缩小了4个百分点,将她在佛罗里达州的领先优势缩小了5个百分点。民调显示,川普在关键州以两位数的优势赢得了最后决定投票的选民。

长期以来,民主党人一直认为,川普在竞选最后几天的崛起,是由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B. Comey)的声明推动的。科米表示,该机构正在重新调查与克林顿有关的私人电子邮件。

詹姆斯·科米(James B. Comey)

这种情况不会影响到拜登,尽管川普继续谈论克林顿在任期间的情况,最近还关注着据称存在于拜登儿子亨特(Hunter)曾经拥有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中的电子邮件。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分析,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领先优势实际上要比希拉里在2016年大选三周前的领先优势稍小。

其他难以预测的因素包括,川普在选民投票率和登记方面的大量投入将对最终结果产生何种影响,以及总统最近恢复举行大规模集会是否会带来另一种势头。

民主党人也有同样的担忧。他们已经看到选民在今年早些时候投票,包括邮件投票和其他形式的提前投票,但是在选举日之前他们不会知道这些提前投票是否会蚕食他们在选举日可能看到的人数。相比之下,共和党人预计他们的大多数选民会在选举日当天投票。

威斯康辛州民主党主席本·威克勒(Ben Wikler)说:“我们有点像跳高运动员,在还不知道门槛会有多高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跳得高,因为共和党人会在选举日设定这个标准。民主党人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感觉,那就是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出问题,所以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

现年47岁的伯乐(Bole)是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名乡镇专员。说起2016年大选后的一个早晨,他年幼的女儿醒来问:“我们的女孩赢了吗?“他说,在投票结果出来之前,他“百分之百”确信克林顿会击败川普。

伯乐去年上任,他已经看到宾夕法尼亚州的蒙哥马利县和其他郊区社区发生了“强烈的蓝色波浪”,预示着川普遭到拒绝。但这还不足以让他这次确定。

他说:“我认为,今年有些沉默是因为不知道两次民意调查之间的生活该如何。有多少人只是在一旁等待,然后安静地投下他们的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