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富商还是假大亨?“避税大师”特朗普竞选总统为赚钱?
资讯

真富商还是假大亨?“避税大师”特朗普竞选总统为赚钱?

2020年09月28日 20:11:10
来源:东方网

稿 | 记者 程靖

据《纽约时报》披露,过去15年中,特朗普有10年没有缴纳任何所得税,他当选美国总统的2016年和2017年,他每年也仅缴纳了750美元的所得税——因为特朗普曾表示,自己当选总统后“亏损的比赚的多”。

(图说:《纽约时报》独家报道特朗普避税细节。)

据悉,《纽约时报》获取了特朗普和他商业帝国中的数百家机构超过20年的退税数据,其中包括了他担任总统前两年(2016和2017年)的详细数据。

报道指出,2020年大选临近,特朗普的财务压力日益严峻:他个人担保的数亿美元债务即将到期;商业实体亏损严重;他与美国国税局之间长达十年的“审计之战”还悬而未决——申报巨额亏损后,特朗普获得了7290万美元的退税,而这笔退税正在接受联邦政府审计。

针对《纽约时报》披露的内容,特朗普集团的律师艾伦·加滕发布声明称,“大多数(即使不是全部)事实似乎都不准确”。加滕称,“在过去的十年中,特朗普总统已经向联邦政府支付了数千万美元的个人税,其中包括自2015年宣布参选总统以来所支付的数百万美元的个人税。”

《时报》则反驳了加滕的说法,称加滕律师混淆了“个人税”和特朗普所支付的其他联邦税收,后者包括社保、医保和家庭雇员税等税金。

特朗普本人在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否认了《纽约时报》的报道,称该报道“完全是假新闻”。特朗普称,美国国税局处处针对他,“在奥巴马政府期间,他们就将目标对准了共和党成员”。

真有钱还是假大亨?

特朗普的报税单显示,尽管他每年能够赚取数亿美元,但为了避税,他采用了大胆的亏损策略——《纽约时报》称,这种刻意隐瞒的避税行为,与他长期兜售给美国公众的“成功商人”形象大相径庭。

特朗普正是通过参演真人秀《学徒》打造的亿万富翁形象,为自己挣得通往白宫的名气和基本盘。《时报》因此总结道,特朗普“扮演”商业大亨时,远比其在现实的商业战场中更为成功。

(图说:1986年的特朗普。图/The LIFE Picture Collection/Getty Images)

特朗普2016年接受美联社(AP)采访时,曾声称自己的税务报表“没什么可看的”;而他担任总统所需的年度财务报表,更能显示他是个精通业务、能大量创收的商人。

然而,公开的财务报表只含收入,不计利润。《纽约时报》发现,2018年,特朗普的财务状况披露显示,当年其收入达到了4.35亿美元,但税务记录显示,他亏损了4740万美元。

《时报》指出,退税只能说明特朗普商艺不精——其投入远比收入多:从2000年起,特朗普所有的高尔夫球场亏损了超过3.16亿美元;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饭店”到2018年底,亏损了5500万美元;房地产公司“特朗普集团”自2000年以来亏损了1.34亿美元。如此庞大的亏损由特朗普自己填补,每一年的现金注入,也让他的贷款总额逐年增加。

收益较好的是位于纽约的特朗普大厦,每年为特朗普带来约2000万美元的净利润。而他经营个人品牌(如出演真人秀)也取得了巨大成功。特朗普拥有《学徒》真人秀50%的股份,截至2018年,他累计从该节目收入约4.27亿美元。

但据报道,由于旗下实体的巨额亏损,特朗普此前出演真人秀《学徒》所获的版权和代言等收入正在消耗殆尽。几年前,他还把大部分股票售出,以填补房地产生意的“黑洞”。未来4年,特朗普有多达数亿美元的贷款需要偿还 。

避税高手?

《纽约时报》讽刺地指出了一个事实: 1973年的《普罗维登斯日报》报道披露时任总统尼克松在捐赠论文并获得“慈善扣除”后,其1970年为20万美元年薪缴纳的个税仅为792.81美元——50年后,现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其一年缴纳的个税竟然没有“通货膨胀”。

彼时,尼克松的逃税事件引起了舆论轰动,此后,美国总统和候选人都被要求公开纳税申报表。

总统公布纳税申报表并非法律义务,而是一项政治传统。 特朗普从未公开过自己的税务记录。他曾说,如果奥巴马愿意公开自己的出生证明(有舆论认为,奥巴马出生证明系伪造,以证明后者没有资格竞选美国总统),他就愿意公开税务记录。

特朗普曾说自己的税表“很大、很漂亮”,但在被要求公开税表时,他表示,“流程很复杂。”特朗普总说,在审计过程中无法提交税表,但这一说法遭到了美国国税局的驳斥。

《时报》指出,当特朗普2015年以“大富豪”和“拥有一家伟大公司”的名号宣布竞选总统时,他已经连续第四年没有缴纳所得税了。

特朗普是如何做到的?《时报》称,特朗普的避税手段堪称“炼金术”:用真人秀的收入来收购、投资风险企业,然后用亏损来抵消税款;他的职业生涯中经常有大额亏损,这些亏损超过了他的其他收入税收减免的总和。但美国税法规定,在某些条件下,企业主可以把差额延迟到下一年计算,以减免下一年的税收。

( 图说:特朗普与真人秀《学徒》。图/Zuma Press)

《纽约时报》此前报道称,20世纪90年代初特朗普亏损了约10亿美元,足以让他在未来的18年里年年可以减税。

2005-2007年,《学徒》的版权交易和代言给特朗普带来了1.2亿美元的净利润,由于此前的减税“亏损额度”已经用完,他史无前例地支付了高达7010万美元的联邦所得税款。

此时的特朗普和1980年代大肆挥霍财富的青年特朗普不同,他将出名后的收入用来投资高尔夫球场、度假村和大楼,到了2015年,他已拥有15家高尔夫球场。

(图说:特朗普国家多拉尔度假村,位于迈阿密。图/The New York Times)

报道指出,如果按照美国最富裕阶层(占人口1%)的所得税税率,特朗普至少要缴纳1亿美元的所得税。过去18年里,他本来一共缴纳了近9500万美元的联邦所得税。但通过申报巨额亏损,从2010年开始,特朗普申请并获得了7290万美元的退税,从而收回了缴纳的大部分税金及利息

这笔退税让他从2000年到2017年间的联邦所得税总额降至了平均每年140万美元的水平。作为对比,同时期,收入水平位于美国前0.01%的美国人,平均每年缴纳的联邦所得税约为2500万美元。

此外,特朗普将大部分生活支出归为企业成本:住宅是家族企业的一部分;高尔夫球场、乘坐飞机往返各处住宅都属于企业支出;甚至拍摄《学徒》时的发型设计也被算作同类支出。

这还不包括作为业务费用冲抵报税时所计利润的“咨询费”——特朗普的公司都预留了约20%的收入,用于支付原因不明的“咨询费”。《纽约时报》对比公开资料发现,其女儿伊万卡·特朗普2017年可能通过特朗普集团在夏威夷和温哥华的酒店项目获得了约75万美元的“咨询费” 。

竞选总统只为赚钱?

《时报》指出,特朗普的税务记录揭示了他在入主白宫后,因拒绝放弃他的商业利益时 引发的各种潜在的利益冲突。

比如,遍布全球的特朗普家族房地产已成为“集市”,特朗普可以利用会晤场所,直接从说客、外国官员和其他有求于他的人处赚钱:2015年,佛罗里达州马阿拉歌(Mar-a-Lago)庄园俱乐部的新会员激增,每年给他带来500万美元的额外收入;2017年,葛培理福音派布道团(Billy Graham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给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饭店”支付了至少39.76万美元,用于举办基督教活动。

特朗普的海外收入也极其可观:任职总统头两年,他的海外收入达到了7300万美元——大部分来自他在苏格兰和爱尔兰的高尔夫球场,小部分来自美国(尤其是自由派政客们)不认可的威权国家:菲律宾、印度和土耳其。

不过,与在美国本土支付的、几乎微不足道的750美元所得税相比,特朗普在他国缴税可谓“大方”——2017年,特朗普在巴拿马缴税1.56万美元,在印度缴税14.5万美元,在菲律宾缴税15.7万美元。

(图说:特朗普授权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一座大楼使用“特朗普”之名后,为这笔交易向菲律宾缴税超15万美元。图/The New York Times)

随着真人秀《学徒》的收入下降,特朗普“赚钱-收购-亏损-避税”的策略陷入了困境——亏损能够帮助他避税,但赚钱的核心问题没有解决。到2015年,他的财务状况开始恶化。《纽约时报》认为,特朗普2016年参加总统竞选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为了重振自己的“品牌”。

据悉,特朗普名下企业2018年报告了约3470万美元的现金流水,比5年前下降了40%。目前特朗普还有着约4.21亿美元的贷款和其他债务,其中大部分将在4年内到期。

特朗普的财务状况在2019年有所好转,但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特朗普的商业地产(包括高尔夫球场、度假村等)关闭了数月。分析师预测,酒店业要到2023年下半年才可能完全恢复。

2019年10月,特朗普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场集会上说:“总有人说特朗普当总统以来越来越有钱了——但我担任总统以来,亏损了几十亿美元。我不在乎。做富人很好,但我真的亏了几十亿。”

或许在特朗普的话语体系里,商业帝国的亏损是自己担任总统以来作出的“牺牲”,而2020年大选或许是决定他的商业帝国繁盛与否的另一场豪赌。

(图说:2009年,特朗普宣布放弃新泽西州大西洋城特朗普赌场的股份。图/The New York Times)

来源: 东方网·纵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