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全球疫情大反弹死亡100万!然而揭示了最终结局!
资讯

唐驳虎:全球疫情大反弹死亡100万!然而揭示了最终结局!

2020年09月27日 19:36:33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9月27日数据显示,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已达3300万例,死亡100万例。 面对第二波疫情反弹,大部分欧洲国家没有出台控制人口流动或其他限制措施。 这些国家的基本共识是——无论如何不能回到第一波疫情时的“全面封锁”状态,否则将遭遇第二次疫情、经济双重危机。

2、欧洲国家不着急 最根本直接的原因是,第二波的疫情杀伤力大大降低,在新增确诊人数大幅反弹的同时,病亡人数却一直在下降。 经过半年,相当于10多轮病毒繁衍周期后,自然突变和现实筛选使得病毒的杀伤威力初步衰减。

3、人们不能像“接受”流感一样,“接受”与新冠共存。 按基本同等标准的确诊-死亡率来说,新冠仍然不低于1.5%,而流感只有0.15%。 目前,新冠病毒在隐蔽传播、尽量不引起人们注意这个“技能点”上拓展得很成功,但在发症后降低死亡率,不要引发人们恐慌这方面,“改造”得还远远不够。

4、从理论上,经过不断演化和自然筛选,病毒毒力是可以进一步降低的, 新冠的死亡率会继续降低。 但从现代医学、公共卫生和人道主义的角度,在21世纪依然需要“自然筛选”和大量死亡来完成新入侵病毒的减毒,无疑是巨大的耻辱和荒谬。欧洲各国包括世界各地的疫情还会无限期的持续下去,不可能在近期内消失。

9月27日的数据显示,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已达3300万例,死亡100万例。

从夏末转入初秋,在欧洲,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持续增加,引发各界对疫情反弹的担忧。

第二波疫情席卷的欧洲

例如,法国正在遭遇新冠疫情的最猛烈反扑,近期日均新增确诊病例超过1万例,已经是3月底4月初第一波疫情高峰时(日均5000例)的两倍。

| 法国日新增数值(颜色曲线为近7日平均数,下同)

| 英国日新增数值

| 西班牙日新增数值

在英国和西班牙,日新增病例也已恢复至春季第一波疫情时的水平(分别为5000、9000例)。

| 德国日新增数值

| 意大利日新增数值

在另外两个欧洲大国德国和意大利,日新增数值也恢复到2000例 ,相当于春季第一波疫情高峰的1/3。

| 捷克日新增数值

在一些欧洲国家,疫情的反扑更为猛烈。例如捷克,春季疫情日均新增确诊不过200例。现在已变成日均新增2000例,扩大变成了10倍。

考虑到捷克人口只有1065万,是其他6000万人量级欧洲大国的1/6,疫情显然更为猛烈。中国文化与旅游部发出的旅行警告,并非空穴来风。

当然,不仅捷克,中欧和南欧的一些国家,例如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波黑、希腊等,春季疫情不严重,现在日新增确诊都扩张到了春季的10倍量级。在欧洲,比春季疫情有明显增加的国家还有丹麦、荷兰、波兰。基本接近的还有芬兰、挪威、比利时、奥地利、葡萄牙、塞尔维亚等国。

在最近一周,日均(近7日平均数)新增病例数在1000例以上的欧洲国家,除了英德法意西五大国以及捷克,还有2000例的荷兰、1500例的比利时、1300例的罗马尼亚、1000例的波兰、3000例的乌克兰,以及常常不算欧洲、自成一家的俄罗斯。

诡异的四大疫情大国

| 伊朗日均新增数值

再来看看欧洲之外的一些疫情大国。

伊朗自从5月份“放弃治疗”后,日均新增确诊反弹回2500例。近期又跃上了3000例,超过了3月底的疫情高峰。

| 俄罗斯日新增数值

同样在5月“放弃治疗”的还有俄罗斯。

不过诡异反常的是,在国内并未清零就解除管控之后,俄罗斯新增确诊却一直在缓慢下降,从日均新增10000例,逐步下滑到5000例,近期也只是略有反弹。

| 美国新增数值

美国的新增确诊人数在7月底达到日均70000例的高峰后,下滑减少到40000例。

| 巴西新增数值

巴西在较长一段时间(7、8月)处于日均新增确诊4~5万之后,也于近期回落到日均新增3万。

| 印度新增数值

印度在9月中旬达成日均新增确诊9万的峰值后,近期也有所下降。

不过当下的一个现象却是有人着急,更多人很淡定。

面对疫情第二波反弹,大部分欧洲国家没有出台控制人口流动或其他限制措施。“球照踢、工照做”,而且学校照样开学。

这些国家的基本共识是——无论如何不能回到第一波疫情时的“全面封锁”状态,否则将遭遇第二次疫情、经济双重危机。

为什么他们不着急

为什么这些国家不着急?

最根本最直接的原因便是第二波的疫情杀伤力大大降低,在新增确诊人数大幅反弹的同时,病亡人数却一直在下降。

现在翻回去看与新增确诊曲线相伴的新增病亡人数曲线,可见出现了明显的背离。

英、德、法、意、西五个欧洲大国,近一周的日均病亡人数分别是30、9、60、19、106人,除西班牙较为严重之外,其他国家很难以此让民众重回封锁状态。

在上一篇分析印度疫情的文章中,就首次简单提到了一个新动态——

经过历时半年的人间传播,相当于大约10多轮病毒繁衍周期,经过自然突变和现实筛选,病毒的杀伤威力初步衰减。

当时不少人不相信这个结论,主观武断地认为是印度疫情造假。

这里同时引入美、俄、巴、印四个疫情大国,英、德、法、意、西五个欧洲大国以及瑞典,还有伊朗、墨西哥两个发展中国家同时也是疫情高发国,还有在中国之外防控算是做得不错但始终并未真正切断疫情传播的韩国,一共13个国家的数据,进行分析。

大片大片的原始数据,是看不出任何趋势的,因此必须经过计算、分析。

首先要先将三个阶段的确诊-病亡率分别单独计算。

| 一阶段确诊-病亡率(疫情爆发-4月底)

| 二阶段确诊-病亡率(4月底-6月底)

| 三阶段确诊-病亡率(6月底-9.25)

除了英法曾做过数据核验调整,大部分国家的数据都是连续的。

确诊标准在同一国家之内理论上也是统一的(但实际上还是会有很多变动),同一国家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医疗救治条件短期内也是不变的,这就有了分析的基础。

计算每个国家不同阶段的确诊-病亡率变化,这就得到了我们想要知道的量化数值:

从表格中可以直观地看到,俄罗斯的病亡率变化最为诡异,二阶段增加到一阶段的177%,三阶段更是增加到238%。比起一阶段极低的病亡率不降反增。

从数值上看,俄罗斯的病亡率从主要国家中最低的0.92%,持续增加到近2.2%,接近巴西的水平。

这是俄罗斯的医疗条件突然大幅下降了吗?是俄罗斯人口突然老龄化了吗?当然不是。

结合俄罗斯诡异的确诊人数新增曲线——5月份全面解除封锁之后,不增反降,一路走低。就可以得知,比起4~5月期间较为充分的检测,俄罗斯在解除封锁后,核酸检测也不再普遍严格,进而减少了确诊人数增长,尤其是轻症无症患者的基数。

但是,重症患者和病亡患者则不会有那样的降幅。

排除了俄罗斯和其他几个国家因为检测变得不充分的不正常增加数据,欧洲几个国家则有异乎寻常的大幅降低。

这主要是一阶段疫情大爆发,医疗系统全面超载,不少中青年、轻症无症患者未获检测确认,减少了确诊人数的基数。

目前德、法、西的确诊-病亡率已从春季的近15%大幅下降到0.6%左右。

在医疗条件、老龄化程度未有大幅变化的情况下,实际上说明的是春季检测严重不足,而近期检测系统扩容较快,检测程度已较充分,扩升了确诊基数。

而伊朗、墨西哥的确诊-病亡率仍维持在近7%、10%的高位,说明这两个国家的检测仍是很不充分的。

大半年下来,本系列的读者都应该知道,各方媒体热衷播报的“确诊人数”,仅仅是一个辅助性的参考,受制于检测充分程度的千差万别,这项数据的变动性非常大,参考性非常一般。

只有病亡人数,相对标准更客观可信一些,当然也有局限性。

只有把各方面的数据纵横对比,减少干扰因素,深入分析之后,才能获知疫情的更真实面貌。

排除了“检测深度”的变动,从世界主要疫情国家的总趋势能够看出,在同等条件下、二阶段的确诊病亡率降低到了一阶段的60%、三阶段降低到了40%。

像美国、巴西、印度这些检测不充分的国家,大致从5%降低到了2%。像韩国这样检测相对充分的国家,则从2.4%降低到了1%。

新冠病毒的演化趋势

但即使是“检测相对充分”,也只是相对而已。不可能仅用核酸检测的办法找出全部曾感染者,只有抗体检测才可以。

从印度一直在抽检的抗体数据看,现在曾被感染的人数已经可以是核酸确诊人数的35~40倍。

比起上半年时所核验的10倍左右差距,可以认为D614G等变异,在加快传播的同时,也降低了毒性,让症状变得更加不明显,乃至产生大量的无症状人群。

这意味着新冠病毒真实的感染-死亡率可能已经低至0.05%,已经接近于流感——每年冬天约50%的人感染,10%的人发病较明显,最终0.015%的人——每1万人中有1.5个老人因流感带来的并发症去世,感染-死亡率为0.03%,症发-死亡率为0.15%。

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年冬天都是病亡尤其是老年人病亡的高峰期,冬季的死亡人数是夏季的1.5倍左右。

但这是否意味着人们能够像“接受”流感一样,“接受”与新冠共存?

显然还不能。

按基本同等标准的确诊-死亡率来说,新冠仍然不低于1.5%,而流感只有0.15%。差异仍有10倍。(这里的确诊标准都是症状明显,需要求医问药;而非经过充分检测,把轻症无症等携带者也查出来,扩大基数)

改用熟悉的10万人感染模型,则更加直观明显。

这说明,经过大半年的演化与自然筛选,新冠病毒在隐蔽传播、尽量不引起人们注意这个“技能点”上拓展得很成功。但在发症后降低死亡率,不要引发人们恐慌这方面,“改造”得还远远不够。

尽管人、禽、畜共患的流感年年都来,始终不停地侵扰人类,每年还都引发约10%的人明显症状。

但在大部分年份里,因为流感症发而导致死亡的比例很低(0.15%),因此大部分人也就不已为意,甚至一无所知了。只有严格的公共卫生统计才能揭示流感对人类侵袭的严重性。

这就是观感的不同。

冠状病毒的减毒历程

那么,新冠的死亡率还会继续降低吗?

从理论上,经过不断演化和自然筛选,病毒毒力是可以进一步降低的。

到目前为止,大约有15类不同冠状病毒被发现,能够感染多种哺乳动物和鸟类。至于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除2019新型冠状病毒,还有另外六种。

其中四种会引起普通的感冒症状,分别为229E、NL63、OC43、HKU1;剩下的两种则是令人闻之丧胆的SARS(非典型肺炎)以及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目前能引发人类普通感冒的近20种常见病毒中,就有这4种冠状病毒。有20%到30%的感冒就是由这4种冠状病毒引起的。

从理论上分析,229E、NL63、OC43、HKU1这些冠状病毒在初次进入人类世界之时,也会引发严重的症状和死亡。

事实上也是。

OC43是1967年在英国索尔兹伯里发现的。现在把它的序列与在其他动物身上的毒株进行比较,研究人员得出结论,OC43肯定起源于牛或猪。

进一步通过突变率逆推计算,生物学家们计算出,OC43进入人类的跳跃发生在1890年左右。而流行病学历史已经找到了这次大流行——

1889年,最初在中亚爆发的一场疾病蔓延到了全球,引发了一场大流行,并且一直持续到次年。

这种疾病会让患者发烧和感觉疲劳,并导致全球大约100万人死亡。这次流行疾病通常被归咎于流感的范畴,并且被称为“俄罗斯流感”。

现在我们可以知道,1889~1890年的这次疫情肆虐,实际上就是OC43进入人类世界。但这种病毒现在只会导致普通感冒,并没有严重后果。

同样,NL63的相似毒株在猪、猫和蝙蝠身上被发现。通过计算,它们在563年至822年前拥有共同的祖先,此后分化的病毒在13世纪到15世纪的某个时候跨越到了人类。

另外,NL63和新冠都是靠细胞的受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入侵,这种受体在肺和肠道中大量存在。

229E病毒的计算结果则是在1686年至1800年间的某个时间节点,从蝙蝠跨越到了人类。以上这些,就是生物学一门新门类——计算生物学的效能与贡献。

2005年,在香港一家医院一名71岁的肺炎病人身上发现了第四种普通感冒冠状病毒HKU1,一度引发医学界紧张。但之后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现记录。

它的近亲似乎是一种啮齿动物冠状病毒,由于差异较大,尚无法计算出它是什么时候开始感染人类的。

但与1889年入侵的OC43和18世纪入侵的229E相比,13~15世纪入侵的NL63和HKU1患者严重程度更低,这表明前两者在人类种群中有更古老的根源。

仅从生物学、病毒学角度分析,每种冠状病毒在首次传染给人类时都是致命的,然后不断减毒,以“更好地”在人群中传播繁衍。

如果新冠病毒持续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也会变得更温和。

这,就是病毒学的常识。而新冠疫情的大半年历程也最后证明了这一点。

现代视角的新冠疫情

但从现代医学、公共卫生和人道主义的角度,在21世纪依然需要“自然筛选”和大量死亡来完成新入侵病毒的减毒,无疑是巨大的耻辱和荒谬。

2020年的新冠入侵,和1890年的OC43入侵,都已经造成了100万人死亡。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欧洲各国包括世界各地的疫情还会无限期的持续下去,不可能在近期内消失。

印度、印尼、巴西、南非、秘鲁,超半数中央部长已感染,印度的铁道部长、核弹元勋都因此病亡。

在放任病毒传播的同时,美国、欧洲、印度、俄罗斯、拉美,今年的经济也是彻底凉了。韩国、越南好一些。中国将是唯一的正增长国家。

对于全世界极少数靠社会组织和公共卫生动员,在短短1-2月内彻底清除社会面病毒的中国而言,接下来能做的就只有继续把好国门和加快疫苗生产。

新冠入侵对全世界的影响,预计还要持续3-5年。

疫情的最终结局,如果疫苗不能彻底普及,清除这个病毒的话;最后就是如很多专家之前所预测的一样,最终变成一个普通冠状病毒,在人类中流行,就像普通感冒一样。

但是,在这个最终减毒的过程中,还要付出很多人生命的代价,这真是人类世界的无奈和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