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山村4死命案调查:58岁受害者案发前与小16岁嫌疑人分手
资讯

四川山村4死命案调查:58岁受害者案发前与小16岁嫌疑人分手

2020年09月25日 17:43:33
来源:红星新闻

9月25日,小雨,海拔1260米的丰水村雾气缭绕。张某刚家院子里的猕猴桃吐新芽,正在努力生长。但是,42岁的张某刚再也回不了家,他养的十来只鸡,一条土狗,孤独地蜷缩在院子里,看到生人靠近,转身就跑。

9月24日凌晨,四川泸州市古蔺县大村镇丰水村村民张某刚,潜入村民安某芬家,将58岁的安某芬及其26岁儿媳李某、12岁孙子戴某甲、6岁二孙子戴某乙残忍杀害。同室之中,仅有安某芬2岁小孙女戴某丙幸免于难

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张某刚作案后,逃到四公里外的工友罗庆刚家讨要打火机抽烟,并拒绝了罗庆刚让他自首的建议。此后,罗庆刚儿子罗杰华果断报警,一个多小时后,张某刚被警民携手抓获归案。

事发后,9月25日,古蔺县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称,9月24日4时,古蔺县大村镇丰水村发生一起命案,致4人死亡。公安机关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处置,并迅速将犯罪嫌疑人张某刚(男,古蔺县人)抓获。张某刚对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

【案发现场】

“我杀了四个人”

杀人后半夜敲工友门借火,随后消失夜幕中

5f6da08907271_副本.jpg

案发地示意图

9月24日凌晨3时30分左右,古蔺县大村镇丰水村三组,73岁的罗庆刚被敲门声惊醒,他以为是小儿子罗杰华夜归打不开房门,遂起床开门。

开门一看,罗庆刚吃了一惊。来人不是罗杰华,而是自己的工友、风水村二组村民张某刚。“你半夜来做啥子?”罗庆刚问。“我来借个打火机抽支烟。”张某刚回答。

不等罗庆刚邀请,张某刚就进了房间。罗华刚也没多想,到隔壁罗杰华居住的房间取打火机。罗庆刚回忆,张某刚当时显得局促不安,也比较警惕,抽烟时张某刚主动告诉罗庆刚:“我杀了人”。

“他说‘我犯了错,我杀人了’。”罗庆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说着话,张某刚把双手伸出来,借助电筒光,他看到张某刚的双手及颈部确实有血迹,才知道对方所说“杀了人”不是开玩笑的。

“张某刚主动说:‘我只给他留了最小那个女儿’,我就问他‘你杀了几个’?他说‘我杀了四个’,我就突然害怕了。”罗庆刚回忆,自己听完张某刚的话,吓得双脚打颤,又问张某刚到底杀了谁?

“张某刚反而问我:‘你说我会杀了谁嘛’?我确实猜不到他杀了谁,他就说杀了他屋头的(老婆)安某芬。”罗庆刚劝张某刚自首,但被其拒绝。张某刚说,自己去山上躲几天,等风声过了他就逃到外地去。

两人的谈话惊动了隔壁房间的罗杰华,趁罗华刚被儿子叫回房间的机会,张某刚离开罗家消失在了夜幕中。罗杰华只看到一个身穿白色上衣、外套搭在肩头的男子,快速从院坝里离开……

村民报警协助抓捕

机耕道上,嫌疑人被抓获“没有抵抗”

当时,罗杰华很好奇,谁会半夜三更来家里找父亲?

罗庆刚也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把张某刚所说的杀人一事,和盘托出告诉了儿子罗杰华,父子俩当即决定报警。

罗庆刚(右)和大儿子罗先华

罗庆刚(右)和大儿子罗先华

“我们那个地方,有好几户村民,我担心凶手返回,继续行凶。于是一面叫醒我哥哥罗先华,一面让父母把房门顶死。”据罗杰华回忆,就在大家决定报警时,他的电话没信号,罗先华的电话也无法呼出。

凌晨3:50时,罗杰华用母亲的手机,拨通了古蔺县公安局大村镇派出所的电话。接警后,大村派出所民警很快赶到。与此同时,丰水村支书刘攀接到派出所电话,前往安某芬家,发现果然发生了命案。

此时派出所民警兵分两路,一路前往安某芬家保护现场、报告上级请求支援,一路前往罗庆刚家追捕嫌疑人。

罗杰华、罗先华兄弟俩也兵分两路:罗先华和一位民警守在罗家附近,防止嫌疑人折返伤人;罗杰华则找来木棒等工具,和两名民警前往嫌疑人张某刚逃跑的路口设卡拦截。

据罗杰华回忆,凌晨5点多,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大山深处小地名叫“鸭子嘴”的机耕道上。但该男子外套已经穿戴整齐,民警上前询问时,该男子承认他就是张某刚。

“在民警给他戴手铐时,他说他杀人了。”罗杰华说,抓捕张某刚的过程很顺利,嫌疑人没有抵抗。

9月25日,古蔺县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确认2020年9月24日4时,古蔺县大村镇丰水村发生一起命案,致4人死亡。

通报称,案发后古蔺公安机关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处置,并迅速将犯罪嫌疑人张某刚(男,古蔺县人)抓获,张某刚对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9月25日上午,案发现场,警车还未离开

9月25日上午,案发现场,警车还未离开

【行凶背后】

曾与大16岁的受害人办过结婚酒

事发前签“分手协议”,约定不再来往

这起突如其来来的命案,震动了整个大村镇。虽然丰水村很多村民都知道张某刚与安某芬之间的情感纠葛,但两人关系最终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收场,却让人始料未及。

嫌疑人张某刚和受害人安某芬都是大村镇丰水村村民,两家相距约500米。在过去两三年里,单身的张某刚和丈夫意外去世多年的安某芬发生了一段感情,还组建过家庭。

不过,他们的“婚姻”似乎注定难以长久。据村支书刘攀介绍,张某刚今年42岁,而安某芬已经58岁,两人在年龄上相差了整整16岁。安某芬已经是三个孙子的奶奶,而张某刚还没有自己的孩子。

张某刚的一位远房亲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前两年他就劝过张某刚,认为他和安某芬组建家庭不合适,但急切地想有个家的张某刚没有听从他的建议。

刘攀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7年,张某刚和安某芬按照当地农村风俗,办了喜酒,算是结为了夫妻。但是,两人并没有办理婚姻登记手续。在刘攀的印象中,两人结婚后经常为一些家庭琐事争吵。

案发前几个月,两人的关系彻底决裂。通过村组干部参与并见证,张某刚和安某芬正式“分手”,并签订了分手协议,约定此后双方相互不再来往,也不得干涉彼此的家庭和生活。

有当地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案发前一天即9月23日,看到张某刚一个人闷闷不乐,在别人面前抽了一支烟,也没和他人交流。

曾称杀人因受害人说他闲话

嫌疑人是文盲,一直在农村,性格内向执拗

惨案发生后,大村镇丰水村很多村民无法接受平时老实木讷的张某刚会下此毒手杀害四人。“既然都签字分手了,说好的好聚好散,为什么还要杀人?而且还杀害无辜的媳妇和孩子?”

大村镇当地干部分析,张某刚行凶是临时起意,不是预谋的事情。而从张某刚家的生产活动情况看,也未发现蓄谋作案的痕迹。红星新闻记者在张某刚家看到,屋檐下堆着几十个刚刚收割的黄南瓜、鸡舍里养着大大小小十来只鸡、种植猕猴桃的地里杂草锄得干干净净……

张某刚家的鸡舍

张某刚家的鸡舍

张某刚家的鸡舍和玉米堆

张某刚家的鸡舍和玉米堆

据刘攀介绍,42岁的张某刚是文盲,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起,一辈子待在农村,也没出过远门,没有外出打工经历。也因为这个缘故,张某刚到了快四十岁的年龄还娶不上媳妇。“当然,张某刚也是个法盲。”村支书说。

在村民们的印象中,张某刚勤快,但性格内向,不大喜欢与人交流,而且性情有点执拗。“他要是想把猕猴桃管好,就可以一整天在地里干活;要是他突然想耍了,就会几天不干活,甚至不回家。”刘攀说。

另外,张某刚也没什么不良嗜好,不喝酒不酗酒。

丰水村多位村民证实,在跟安某芬“结婚”生活期间,张某刚不但自己发展了十多亩猕猴桃,也帮安某芬发展、管理家里的十多亩猕猴桃。在与安某芬“分手前”,村民们经常看到张某刚带着安某芬最小的孙女戴某丙玩耍。

张某刚的家和猕猴桃园子

张某刚的家和猕猴桃园子

作案后在罗庆刚家借火时,罗庆刚曾询问张某刚为什么要杀害安某芬一家。张某刚回答是因为安某芬说他的闲话,他半夜越想越睡不着,于是起来磨刀,然后摸进安某芬家行凶杀人。

在这起惨案中,张某刚对安某芬的2岁小孙女戴某丙未加以伤害,他也告诉过罗庆刚“只给他(戴家)留了个女儿”。对此,有村民分析,或许是张某刚经常带这个孩子,他内心喜欢这个孩子。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案发前,安某芬的儿子、女儿等都在外打工,目前已经返乡处理善后事宜。

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