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6000万美国人失业,而亿万富豪资产增加了8450亿
资讯

疫情下6000万美国人失业,而亿万富豪资产增加了8450亿

2020年09月18日 18:21:41
来源:新京报外事儿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截至9 月17 日,全球新冠确诊数突破3000 万大关,死亡数接近95 万。

其中美国无疑是受疫情影响最深重的国家,其确诊数已超过667万,死亡数接近20万。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数据。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最富有的那批人却更加富有了。

据美国智库最新报告,从今年3月18日美国开始封锁至9月15日的半年间,美国643位亿万富豪的累计资产增加了8450亿美元,比疫情前增长了29%。

这样的数据显得相当讽刺,尤其是考虑到有超过6000万美国人在疫情期间失去了工作。

美国亿万富豪3月以来资产增加8450亿美元。/CNN报道截图

美国亿万富豪的赚钱速度:每天47亿美元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智库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近期发布了一份关于财富不平等的研究报告。

报告显示,疫情期间,美国最富有的643位亿万富豪累计资产从2.95万亿美元,增长到了3.8万亿美元。

这是怎样可怕的挣钱速度?相当于他们每个月赚1410亿美元,每天赚47亿美元。

在这些美国亿万富豪中,世界首富、亚马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是获益最大的人。据福布斯杂志估计,贝索斯的个人资产疫情期间增长了732亿美元,增幅达到了65%。目前,贝索斯的资产达到了创纪录的1800亿美元,稳居世界首富之位。

贝索斯的财富直接和亚马逊挂钩。据CNN报道,今年以来,全球封锁致线上购物成为主要的购物方式,亚马逊的股价上涨了60%。作为CEO的贝索斯身价自然也水涨船高,7月,贝索斯的资产最高时单日增加了超过100亿美元。

贝索斯、比尔·盖茨、马斯克。/《商业内幕》报道截图

特斯拉创始人兼CEO埃隆·马斯克疫情期间身家增长了274%,目前总资产近900亿美元。两周前,马斯克的身家一度超越脸书的扎克伯格,成为美国第三富有的人,仅次于贝索斯和比尔·盖茨,但后来因股价下跌资产有所缩水。

脸书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资产增加了84%,目前总资产为937亿美元。他目前是美国第三富有的人。此外,美国第二富有的比尔·盖茨资产增加19%至1160亿美元;创建了沃尔玛的沃尔顿家族(爱丽丝、吉姆、罗伯)资产累计增加了600亿美元;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资产增加了180亿美元,目前总资产为668亿美元。

福布斯美国亿万富豪榜。/福布斯官网截图

美国连续26周失业人数处于历史高点,累计超6000万人受影响

与美国亿万富豪资产增加8450亿美元相对的,则是美国仍然严峻的就业形势。疫情暴发以来,美国陷入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失业危机。

据《纽约邮报》报道,美国劳工部9月17日发布了最新的失业报告。报告显示,截至9月12日的最新一周失业人数为86万人,环比略有下降,但仍是连续第26周处于历史性的失业高点。这也使得美国因疫情申报失业的人数增加至6100万。

从连续申请失业保险金的人数来看,截至9月5日,该数字下降了91.6万,停留在大约1260万。这是5月初达到2490万高峰以来的最低值。

分析指出,连续申请失业保险人数有所下降,某种程度上可能是因为一些在疫情之初就开始申请失业的人已经用尽了各州提供的26周失业救济金。彭博社经济学家艾丽莎·温格指出,这可能会导致申请联邦疫情紧急失业补偿计划的人激增,这个计划可以再提供13周的失业补助。

新冠疫情持续导致美国人民失业。/美联社报道截图

三菱联合银行首席金融经济学家克里斯·鲁普基也表示,“新申请失业的人数仍然比大萧条时期任何一周都高,这显示(美国)经济仍然在原地踏步,无法获得动力”。

劳工部9月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8月份的失业率下降至8.4%,是自3月采取封锁措施来的最低值。但是,这一数据仍然比疫情暴发之前高出许多。

据路透社报道,一些人认为,这些数据显示美国的经济活动已经从第二季度的低迷水平中有所回升,劳动力市场也正在缓慢复苏。但美联储9月16日宣布未来将继续保持零利率,指出疫情短期内将持续影响经济活动,同时对中期经济形势带去挑战。

美利坚大学经济学家布拉德利·哈迪则对《华尔街日报》表示,虽然失业率从峰值回落,但就业市场状况仍然令人担忧,尤其是兼职工作人员和在人流量稀少的市中心、购物中心和大学工作的人群尤其容易受到影响。“如果流感季和潜在的第二波疫情相撞,劳动力市场是否能持续复苏令人担忧”。

美国经济不平等状况凸显,民主党提出“让亿万富豪付费”法案

据CNN报道,美国政策研究所不平等项目负责人,同时也是上述财富报告联合撰写人的查克·柯林斯称,对于报告中的数字,他感到非常震惊。他指出,新冠疫情让“本已存在的美国社会不平等更加严重”。

柯林斯在接受CNN商业频道采访时表示,“我本来以为,也许六个月的疫情会改变这一状况,因为所有人都会受到冲击”,然而,“亿万富豪利润增加、整个国家遭受普遍的经济困境,二者的对比实在太鲜明。这种差异戏剧化地体现了高层财富积累的不平等牺牲和暴利元素”。

柯林斯指出,疫情对美国穷人、中产阶级和对美国富豪的影响再次凸显了美国的经济不平等。他呼吁国会通过政策方案来解决这一问题,要求更加关注美国工人阶层而非投资阶层。否则,持续的财富集中将以可怕、无法挽回的方式彻底改变美国。“一小部分人将拥有决定经济、政治和媒体的巨大力量。我们都不希望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中”。

事实上,据《卫报》报道,美国富豪在疫情期间财富大量增加,导致许多人再次呼吁征收富人税,尤其是对于那些超级富有的科技巨头征收“暴利税”以帮助恢复疫后经济。

来自民主党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和伊尔汗·奥马尔已经提出了一项名为“让亿万富豪付费”的法案(Make Billionaires Pay Act),要求那些在3月18日至今年年底之间获得巨大财富的亿万富豪一次性支付60%的税收。

桑德斯网站截图。

根据这个法案,世界首富贝索斯需要一次性支付428亿美元的税收,而马斯克需要支付275亿美元。

克林顿时期的美国劳工部长罗伯特·里奇称,“美国的资本主义已经脱轨了”,现在亟需“富人税”来修复愈发明显的不平等鸿沟。

文/谢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