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曾轰动全球的沙特记者卡舒吉案终审背后:王储其人其事
资讯

深度 | 曾轰动全球的沙特记者卡舒吉案终审背后:王储其人其事

对于萨勒曼王储而言,杀掉一位异见人士并不会威胁到他的地位。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清洗计划”是否能够顺利进行。

全现在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字数 5400

阅读约11分钟

两年前,沙特记者贾马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土耳其被杀害一案,终于等到了最终结果。

9月7日,沙特法院对8位涉案人员进行了终审判决,他们分别被判处从7年到20年的监禁。

但是,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该事件的直接策划者——沙特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简称MBS)却丝毫没有受到惩处。他不仅安然无恙,还依然在国内大肆清除异己,而策划卡舒吉之死正是他消除反对者的一部分。

从死刑到有期徒刑

卡舒吉案曾经是轰动全球的事件,因为杀害他的手段极其残忍。

2018年10月2日,卡舒吉来到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领事馆,为即将举行的婚礼办理必要手续,随后却不知所踪。

沙特政府开始声称此案与其毫无关系,但随着土耳其方面提供的证据不断出炉,面对全球范围内的巨大舆论压力,沙特终于决定展开调查。10月20日,沙特官方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卡舒吉已经死亡。

随后,更多细节慢慢浮现。一个月后,沙特副检察官艾尔·沙兰(Shalaan al-Shalaan)表示,此次谋杀是由沙特情报部门副主管派往伊斯坦布尔“谈判小组”的负责人下达的,目的是“说服”卡舒吉回国;如果说服失败,则将“动用武力”。

沙兰援引调查人员得出的结论称,卡舒吉在经过搏斗后被强行制服,并被注射了大量药物导致死亡。他的尸体随后被这支特工小队肢解,又交给了领事馆外的当地“合作者”。

在沙兰表态后不久,沙特公诉机关又发布声明称,共有31人因这起谋杀案接受调查,其中有21人被捕。另有五名高级政府官员被解雇,包括情报部门副主管艾哈迈德·阿西里和萨勒曼王储的高级助手沙特·卡塔尼。

但是在2019年12月,利雅得刑事法庭发起的对卡舒吉谋杀案的庭审中,上述21人中只有11名嫌疑人走上了被告席。

审判结果是,5人因“犯下或直接参与谋杀被害人”而被判处死刑,3人因“掩盖罪行和违法”被判处总计24年的有期徒刑。其余三人则被判无罪,这其中就包括情报部门副主管阿西里和王储助手卡塔尼。公诉机关称,前者因为“证据不足”被宣告无罪,而后者虽然接受了调查,却并没有受到指控。

案子并没有就此完结。今年5月,生活在沙特的卡舒吉的长子萨拉赫(Salah Khashoggi)宣布,他和他的兄弟们“宽恕那些杀害我们父亲的人,以求真主的奖赏”。

沙特阿拉伯没有成文的法律体系,整个国家的法律实践主要依赖于伊斯兰法。而根据伊斯兰的法律传统,受害者家人对加害者的宽恕可被视为一种正式的赦免。有了受害人家属正式的宽恕表态,沙特法院对此案又进行了二审,这便有了9月7日的终审判决。

根据沙特官方媒体报道,法院最终裁定,原定判为死刑的5人改判为20年监禁,1人被判10年监禁,还有2人是7年有期徒刑。另外,和初审一样,此次庭审也是闭门审判,所有被告的姓名都未对外公布。

王储才是幕后黑手?

判决结果出炉后,卡舒吉的未婚妻哈提斯·辛吉兹(Hatice Cengiz)表示,卡舒吉案的犯罪嫌疑人并不只有这8人,在她看来这是“对正义彻头彻尾地嘲讽”,真正的凶手并没有得到惩处。

从各种证据来看,沙特王储萨勒曼才是此事的幕后策划者。

由于土耳其情报部门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安装了窃听器,他们因此掌握了这名记者被制服并被杀前最后几分钟的重要录音。这份录音内容显示,暗杀来自沙特王储萨勒曼的直接命令。

2018年11月中旬,土耳其政府表示,他们已与沙特阿拉伯、美国、英国、德国和法国分享了杀戮录音。联合国相关调查机构也获得了录音。

此后不久,美国中央情报宣布,综合多种情报来源,他们确认,此案的确是由王储默罕默德·本·萨勒曼亲自下达的命令。

对于这一指控,沙特政府一律予以否认,他们声称王储与此事毫无关联。王储本人也在去年9月25日接受PBS采访时表示,他对卡舒吉被杀这起“流氓行为”“毫不知情”。尽管如此,王储认为他还是应该为惨案负责,因为事件发生在他统驭的区域。

值得玩味的是,他的原话是“It happened under my watch”,直译过来更像是“此事是在我观察下完成的”。

卡舒吉遇害后,土耳其爆发抗议游行。有民众将手涂称红色,又戴上萨勒曼王储面具,谴责这位沙特阿拉伯政权的实际掌控者 图片:AFP

外界普遍认为,王储确实有杀害卡舒吉的足够动机。后者作为沙特国内知名的异见分子,经常批评王储主政下的政府。而萨勒曼王储此前也曾经下令,对持不同政见者实行零容忍政策。

王储之所以会对异见者的态度如此强硬,说到底是和他获得权力的方式密切相关。

本来,如果按照沙特王室一贯遵循的“兄终弟及”的传统,现任王储作为国王的儿子,是不能获得储君宝座的。不过2015年,国王萨勒曼却废除了这一规定,改立同母兄长的儿子纳耶夫,也就是他的侄子为王储。到了2017年6月,他又废黜了自己侄子的王储身份,正式让儿子萨勒曼成为新王储。

通过这种方式成为王储的萨勒曼,并没有感到轻松和惬意,他非常担心自己的王储宝座被自己的叔叔或堂兄弟夺走。

2017年11月,王储以反腐败为名,逮捕了包括11名王子、政府部长、商业大亨在内的500多人。其中的知名人士包括沙特最富有的投资者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Prince Alwaleed bin Talal),以及对于王储权力极具威胁的竞争对手——已故国王阿卜杜拉(King Abdullah)钟爱的儿子米塔布·本·阿卜杜拉(Prince Mutaib bin Abdullah),同时刚被废除的前王储纳耶夫也被软禁。

这场“反腐风暴”直到2019年1月底才算暂告一段落。沙特官方当时宣布,通过对涉案人员的处罚,该行动让国库增加了1000亿美元。

由于此次逮捕并没有遵循任何法律程序,也没有给出涉案人员的犯案细节,同时据多家外媒报道,被逮捕的王室成员还曾遭遇刑讯逼供,这些都让王储萨勒曼在国内遭到了诸多非议。

卡舒吉就是其中一个反对者。

卡舒吉祖父是沙特开国国王的私人医生,叔叔又是大军火商,他本人还曾是前任沙特情报机关首脑图尔基·本·费塞尔·艾尔萨乌德(Turki bin Faisal Al Saud)的顾问,其对沙特上层内部政治内幕了解颇多。

从政治立场上看,他更偏向于前王储纳耶夫。卡舒吉在《华盛顿邮报》担任专栏作家期间,他的文章内容主要趋向两个方向:一是基于2017年那次缺乏法律程序的“反腐行动”,对王储和国王进行严厉批评;二是呼吁沙特国内实行新闻自由,在他死后出版的遗作中,还有这样的句子——“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自由表达 ”。

卡舒吉死后,英国独立媒体《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引述消息人士的情报称,沙特派出的暗杀小组在卡舒吉仍然活着的时候,斩下了其多根手指,目的是给王储复命,“因为王储常说,他会砍断批评他的作家的每一根手指。”

一落千丈的王储形象

卡舒吉遇害之后,沙特王储在西方世界的形象彻底被颠覆。德国、芬兰和丹麦等欧洲国家立即取消了与沙特阿拉伯的武器交易。2018年10月23日召开的沙特投资峰会上,萨勒曼王储也遭到了广泛抵制。

最大的外交危机出现在沙特和美国之间。沙特本来准备和美国签署一份价值1100亿美元的军售协议,但在卡舒吉死后,美国国会两党通过一项决议,试图阻止这笔交易的发生。虽然特朗普最终否决了国会的决议,两国军售协议依然达成,但不可否认的是,美沙两国之间已有隔膜。

卡舒吉之死虽然让王储承受了巨大舆论压力,但这种压力依然只停留在外交层面。在国内,王储从未遭遇下台危机。

2017年那次“大清洗”行动后,他早已掌握了沙特国内的主要军政大权,王室内部就算有不满声音也是敢怒不敢言。从政体上看,该国也没有独立的司法机构,奉行君主专制的沙特政府对内控制力极强,就连社交媒体Twitter上的沙特人的声音,也几乎都是对政府清一色的赞扬。

在这种稳定的国内统治之下,王储当然可以继续推进他的“清洗计划”。2018年,13名倡导维护沙特妇女基本权利的活动人士被沙特政府逮捕,直到现在仍在关押在监狱。

2019年斋月后,沙特阿拉伯政府处决了三位穆斯林学者,理由是他们 “鼓吹恐怖主义”。

到了2020年3月初,萨勒曼王储再一次对王室王子进行清洗,这一次又有20位王子被捕。据路透社援引一名消息人士称,萨勒曼王储“指控他们与外国势力(包括美国和其他国家)进行接触,以发动政变”。

萨勒曼的叔父艾哈迈德及堂兄穆罕默德·本·纳伊夫,成为了本次被清洗的主角。艾哈迈德被看作是萨勒曼继任王位的潜在对手,两人多年来立场相反。英国独立新闻媒体“中东之眼”称,艾哈迈德无意策动政变,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这种实力。

另一位王储继位的主要敌人纳耶夫其实自从2017年那次“反腐行动”后就已经被软禁了,这次王储干脆把软禁变成了直接的逮捕。

在清洗了纳耶夫之后,流亡加拿大的萨阿德·贾布里(Saad al-Jabri)成了下一个目标,他曾在沙特情报局担任过高级职务,并且与被罢黜的王储纳耶夫关系亲密。

据这位前情报官员的家人说,王储最近几个月对贾布里的亲人施加了更大压力,包括逮捕他的两个成年儿子,以试图迫使贾布里回国。

据路透社,萨勒曼之所以将贾布里作为攻击目标,是因为他对沙特最敏感的信息拥有深入了解,并且在西方政治界广受欢迎。尤其是在美国,国会两院都有贾布里的同情者。因此萨勒曼担心,如果今年美国大选特朗普落选,其王储地位会收到冲击。

于是到了今年8月,沙特新一轮清洗运动又开始了。先是在8月下旬,新一批穆斯林学者被逮捕。接着8月31日,沙特国王又发布皇家法令,下令解除涉嫌腐败的联合部队指挥官法德·本·图尔基·沙特的职务。按照“中东之眼”主编大卫·赫斯特(David Hearst)的说法,这位深受军内欢迎的将军也是王储堂兄纳耶夫的心腹大臣,解除他的职位将有利于萨勒曼王储进一步控制军队。

考虑到如今沙特国王已把实权交给了王储,这份以国王之名下达的解职令,大概率也是出自萨勒曼王储之手。

“这是对正义的嘲弄”

由于王储对国内的强力掌控,血风腥雨腥的“宫廷政治”在沙特国内并没有引起多大波澜。卡舒吉案的最终结果出炉后,也没有多少沙特人敢将此事跟萨勒曼王储联系在一起。

Twitter上的沙特网民表现得一片欢腾。有人表示,这一裁决结束了沙特面临的最为困难的政治案件之一,另一些人则说,该裁决表明沙特阿拉伯是“正义之地”,是一个“个人权利永远不会丧失的国家”。

只有卡舒吉的未婚妻哈提斯·辛吉兹(Hatice Cengiz)敢直接发布声明说:“直到结案,沙特官方机构也没有告诉世人,究竟谁是杀害贾马尔(卡舒吉)的主要负责人?主谋是谁?谁下达的暗杀令?”

联合国法外处决、即决处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艾格尼丝·卡拉马德(Agnes Callamard) 也认为,这次审判既不公平、也不透明,“有关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责任甚至都没有被提及。沙特阿拉伯没有惩罚幕后主使的更多高级官员,这是对正义的嘲弄。”

跟沙特关系不错的美国也在案子判决后做了表态,只不过态度略显暧昧。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位官员表示,华盛顿已看到了判决报告,目前正“密切关注沙特在此案中的法律程序”。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沙特国王萨勒曼此前已将卡舒吉之死定性为了‘令人发指的罪行’,基于此,我们呼吁沙特当局确保所有与卡舒吉之死有关的人都要承担相应责任。”

(封面图:卡舒吉和萨勒曼王储。来源:AFP)

————————

请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参考资料: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45812399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3276121

https://www.middleeasteye.net/opinion/saudi-purges-why-mohammed-bin-salman-can-never-rest

https://www.trtworld.com/magazine/as-concerns-grow-why-is-this-former-saudi-crown-prince-so-important-39548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saudi-arabia-mbs-final-threats-saad-aljabri-mohammed-bin-nayef-2020-8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0/08/saudi-arabia-detains-law-top-intelligence-agent-family-200826174140135.html

https://www.middleeastmonitor.com/20200811-co-option-of-religion-by-saudis-mbs-spells-disaster/

https://www.ft.com/content/5b960ada-8300-11ea-b6e9-a94cffd1d9bf